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绝密校史·Shoot卷·(五)

南瓜灯博士Share:

>>>


绝密校史·Shoot卷·序


绝密校史·Shoot卷·(一)


绝密校史·Shoot卷·(二)


绝密校史·Shoot卷·(三)


绝密校史·Shoot卷·(四)




>>>


绝密校史·Shoot卷·(五)




Shaw庆幸自己不懂什么叫孤独。中午从寝室里搬出来的时候,Root睡得像具尸体;搬进隔壁的时候,Martine站得像尊蜡像。




Shaw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懂什么叫孤独。搬出来时忍不住最后看了一眼前任室友床头的照片,搬进隔壁时忍不住先对新任室友说了“你好”。




“你也好啊”,蜡像活了,“占用卫生间不得超过半小时,熄灯之后不许说话,未经允许不得乱动对方物品,后出去的要锁门,一三五我打扫,二四六你打扫,周日一起大扫除,有意见吗?”




“有。我凭什么听你的?”Shaw条件反射般驳斥,其实心里对这一套规定很满意。




“就凭我是先住进来的,还凭我说的都没毛病。”Martine理直气壮地反驳回去。




“行吧。”Shaw觉得她说的确实在理,这样一想,新室友倒是比上一任好相处多了。




井水不犯河水最好。可以自己去食堂吃饭,可以自己给苹果削皮,可以自己和自己下跳棋,安逸得很。




*




一个人住的第一天,Root过得不太顺。先是午觉睡过头,没吃到午饭。一开始是装睡来着,听着手下败将收拾东西的声音顺便畅想下美好的单间生活,思路却被Shaw的停顿打断了:想不通她那种干脆利落的人关个门为什么要停顿,不知道她在那个停顿里干了什么,无论最后看一眼自己还是最后看一眼住过的房间都绝不是她会做的事。想着想着就真的睡着了。




接下来是娱乐项目进行得不太愉快:跳棋少了一颗,翻遍角落也没找到。再接下来是事业受挫:打开电脑挖邻居Martine的料,结果和学校档案里的没分别,太干净意味着有假,可搜寻到天黑也没什么新发现,于是晚饭也错过了。




(东点防范森严,只有校董事会成员的电脑能连接到外网,当然,这对Root来说是小菜一碟。)




最后是洗澡:浴巾忘在卫生间外面了,又不想湿着脚穿拖鞋,张口就要喊人,“Sameen”卡在喉咙里,Root上了一股无名火。饿着肚子坐在马桶上晾干的时候,小Sam突然又想下跳棋了。




*




本着“熄灯之后不许说话”的原则,Shaw直接摔门把Root晾在了外面。客气点还好说,上来就质问“你是不是偷我跳棋了”是什么态度?




第二次敲门声响起,大Sam下床从棋盘上随便拿了一颗塞到小Sam手里。




第三次,Martine使大劲翻了个身,眼看新室友要发火,Shaw推开Root,自己也走出屋把门带上。这次Root倒是不那么咄咄逼人了,侧身靠在墙上把玩着刚刚Shaw塞给自己那颗跳棋,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我的那颗是红色的。”说完把手举到Shaw眼前。




“我明天给你找行了吧。”Shaw从Root手里捏出跳棋,完美断绝了再次与Root发生手部接触的可能。




Root一歪头:“那你别忘了啊。”




目送并确认Root回到房间、看样子不会再出来之后,Shaw终于迎来了她在新寝室里的第一个、来之不易的睡眠。




第二天醒来却开始对着自己那盘黄色绿色的跳棋犯难。Martine也不问,洗漱完毕站在门口对Shaw说了句“别忘锁门”就走了。




*




入学以来第一次,大小Sam没坐在一起吃早餐。




几乎食堂里的所有人都在偷瞄背对而坐、相距很远、独自吃饭的大小Sam,毕竟,在“刚开学就把脚崴了、大Sam天天搀着小Sam去上课”的亮丽风景线之后,这两个人又凭借“第一次打靶就双双打出100环事件”、“课堂互殴事件”、“操场互殴事件”、“被校长亲自驾车带出校园神秘事件”、“换寝事件”一直占据东点热议排行榜冠军位置。




有一个人没偷瞄她们,就坐在大Sam右前方,也没怎么好好吃饭,嘴里叼着半根油条,手上在拆一盒新跳棋,一不小心还洒在了地上。




七零八落的两个颜色跳入眼帘,Shaw立马起身一个箭步冲过去,弯腰捡起一颗红色,正要往自己兜里揣,跳棋的主人开口了:“谢谢你啊。”




Shaw一愣:“啊?哦。”赶紧帮他把地上的跳棋拾到盒子里。




盒子扣上之前,Shaw伸手一拦:“等等。”




“嗯?”




“那个……”助人为乐的Shaw笑着从盒子里拿出一颗,“能不能给我一个?就一个。”




“可是这盒棋数是正好的,一个多余的都没有,你拿走了我怎么玩?再说,你拿一颗也没什么用啊。”




“有用,急用,帮个忙,毕业我还你十盒!”




“好吧。”




“谢了啊。”Shaw揣好棋子就往门口走。




身后的人扯着嗓子喊起来:“唉,等会,咱俩又不认识,你怎么还啊?你叫什么?几年级的啊?我是二年级的,我叫Cole,Cole!”




*




一个人住的第二天,Root过得还可以。三餐都没落,白天课很满,充实,晚上也有事做,Shaw来砸门的时候,Root正在读Cole的档案。




合上电脑去开门,却不见Shaw的影子,只有一颗红色跳棋立在门口。




熄灯之前Martine问Shaw:“今晚不会有人来敲门了吧?”




“不会。”Shaw斩钉截铁。




“真的?”




“真的。”




Martine斜一眼:“要是又有人敲门怎么办?”




“那你就把我锁外面。”Shaw的话音刚落,灯就熄了。而Root的敲门声像卡着点一样到来。




“你有完没完?跳棋不是给你了吗?”走廊里,Shaw尽量控制着自己不吼起来。




Root还是侧身靠着墙,还是把玩着棋子自言自语般说:“我的那颗……”




“你的那颗是红色的!”Shaw从Root手里抢过棋子,也顾不上什么接触不接触的了:“这不是红色吗?你色盲啊?”




“你着什么急嘛”,Root面露无辜地解释,“这颗是红色的没错,可大小不对啊,放在棋盘上那么大一颗,占了俩格呢!”




Shaw仰头叹气道:“我明天给你找。”




“你昨晚也是这么说的。”




“我现在就找行了吧!”Shaw丢下一句,转身开门。




门把手按下去了,门却推不动。




“唉我说,你还真锁啊?!”Shaw狠拍两下门,没回应。




“看来你只能明天找喽。”Root耸耸肩,打着哈欠回屋了。







一个人住的第三天,Root也尝到了被敲门声搅醒的滋味,还好是早晨,反正也该起床了。




站在面前的却不是意料中那位邻居,Root忍不住向外张望。




“别看了,她这会应该在食堂。”Martine说着,拿出一颗红色跳棋。




“这个……”Root接过来,一时不知道该回答、或是该问点什么。




Martine问:“我今晚能睡个安稳觉了吧?”


 


Root反问:“你找到的?”




“对,我找到的。”Martine似笑非笑。


 


“在哪找到的?”


 


“Shaw的枕头底下。”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11)

  1. No.20160418南瓜灯博士Shar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佚名啊南瓜灯博士Shar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