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绝密校史·Shoot卷·(一)

南瓜灯博士Share:

>>>


绝密校史·Shoot卷·序




>>>


绝密校史·Shoot卷·(一)




Sameen Shaw喜欢Samantha Groves。这人有好好的名字不用,偏叫个“Root”,有点儿意思。




Root不喜欢坐在对面的Shaw。她对自己查不到资料的人都没法产生好感,远房叔叔Finch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他想保护好的人,Root就是查不到,这也是Root答应Finch去东点上学的主要原因,她相信,三年之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对对方一无所知就要见面的情况。




Shaw倒是从小就立志要上东点,远房叔叔Reese总给她讲自己智斗歹徒的故事,Shaw对那些故事很着迷,尤其是打打杀杀的部分,听说去东点第一个星期就能摸到枪。




“以后你们俩就是同学了,要互相照顾啊,Finch叔叔已经把你们安排进一间宿舍了,当年我和你Finch叔叔就是室友。”Reese要交待的就这么简短,接下来整顿饭的时间里,Reese基本都在夸Root。




Finch苦笑着说:“咱们平时太忙了,这两个孩子本应该挺投缘的,居然都成年了才见上面。”接下来整顿饭的时间里,Finch基本都在夸Shaw。




Shaw不喜欢Root了,这丫头就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乖巧,文静,懂礼貌,还特别爱看书。尽管她叔叔说她其实特淘气,总开别人家后门什么的。哦对了,她叔叔也有点烦人,他在Shaw吃第三份牛排的时候一本正经地问Shaw胃会不会受不了。




Root开始喜欢Shaw了,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丫头埋在菜单甜品页里钻研的样子有点可爱。




还有她那两绺龙须一样的头发。在从餐厅驱车前往东点学校的路上,Reese和Finch在前面聊天,Shaw在后座侧着身子睡着了,车窗没关,Root担心她会感冒,但是微风吹起小龙须的动态画面很好看。




Root心想,未来的三年应该会很有趣。




Shaw其实没睡着,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Root专注的眼神。未来的三年可怎么办啊?——从记事以来,这是Shaw遇到的第一个没法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解决的麻烦。




车还没驶到学校就停了,Shaw和Root被撵了下去,Reese和Finch急匆匆地往回赶。




女孩儿们很理解。叔叔们总是要去帮助别人,他们就像蝙蝠侠一样酷,这是Shaw和Root虽然之前从未谋面但从小就共享着的秘密。




(校史撰者注:其实那天Reese和Finch根本没有急事,他们是怕被曾经教过自己、如今仍然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的几位老教师们看见,这些前辈之中只有老校长Fusco知道二人还活着的秘密,但侄女们去东点上学的事,他们没告诉Fusco。)




*




步行开始了。




路程不远,但Shaw走得无比艰难,她宁愿Root像个居委会大妈似的向自己查户口,也好过像现在这样都保持沉默,只能听见两只行李箱滑轮在地上摩擦的声音。




Shaw的感情史几乎为零,因为她不谈恋爱,但调情史和前任床伴名单并不短,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她也是这样不说话,身边的男男女女会主动贴过来,她只要挑顺眼的稍微回应一下就够了。所以沉默不是个好兆头,Root要是也贴过来,Shaw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回应,三年同窗,住的又是同一间宿舍,若是回应了,岂不是以后就被彻底缠上了。那就不回应吧,可是……她长得……还真挺顺眼的。




“那个”,Shaw开口打破僵局,“你知道你学号多少吗?”




“我是067,我叔说给咱俩安排中间一点的成绩,不用太起眼,你的也差不多吧?”“嗯,我是041,也是你叔安排的。”Shaw回答完就有点后悔,先开口可比等倒贴难多了。




还好Root很会接茬:“你觉不觉得这样直接编好成绩进学校挺遗憾的,我还挺好奇的,要是拼真才实学,咱俩都能考什么名次。”茬接得再好也架不住Shaw把话题碾得稀碎:“就你那小细胳膊小细腿儿,体能测试肯定过不了。”




没有反驳,高个子Root走在前面,矮个子Shaw看不见她的表情,开始觉得没劲了。




其实Root挺开心,“你那小细胳膊小细腿儿”,这话像个老朋友说的,虽然对身后这个嘴笨的人只是有点好感,也算不上多在乎,但她能脱口而出这种形容,说明自己已经在她心里占个座儿了,开心自然是因为得意。




得意地崴脚了。




吓了Shaw一跳。




按照正常的剧情发展,这时候该Shaw背着Root去上学了。但是我们的两位主人公可能都不太正常——Root不由分说坐上了行李箱——是被Shaw拉到学校的。




Shaw很心疼。




因为Root坐的是Shaw的行李箱。




*




下午,两个人在宿舍收拾,Shaw开始怀疑Root崴脚是个阴谋,什么活都不能干,全看Shaw一个人做了。Root像个监工,指挥着Shaw放置各种物品。累倒是不累,但是有些东西实在太过私密,比如洗漱用品,比如,内衣。 




Shaw极力压制火气,想着先听叔叔的,不就是“互相照顾”嘛,“等你脚好了,看我怎么还招。”更何况,由自己来安排宿舍的布置其实还挺合心意的。尽管两个人的东西都不算多,但在空间的划分上,掌握主动权对Shaw来说总是必要的。




洗漱用品和内衣显然在Root心里还不及一张照片私密,只有这张照片是她亲自摆放的。Root把它小心翼翼地装入相框、放在了床头柜上。




Shaw下楼之前瞥了一眼,那是两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的合照。




正式入学前有心理评定,是逃不掉的,现在还没出结果。Shaw突然很期待。她觉得Root精神一定有问题。




“还要吃苹果,吃你叔叔的苹果啊吃苹果!”Shaw嘟囔着,拎着一袋刚从楼下买的苹果和一瓶云南白药回了宿舍。




一进门就看见Root手里拿着一张纸:




“回来啦?看!测试结果说你有第二轴人格障碍呢!”




>>>


绝密校史·Shoot卷·(二)

评论

热度(119)

  1. No.20160418南瓜灯博士Shar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More of you less of me南瓜灯博士Share 转载了此文字
  3. 佚名啊南瓜灯博士Shar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