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浮生

M-237:

合照


 


Root:“sweetie,保持微笑。”


Shaw:“……好了没,我脸快僵了。”


Root:“One,two,three——”


(Root突然侧过身搂住Shaw,轻吻她的脸颊。)


Shaw:“你干什么?!”


Root:“乖——say cheese.”


(两秒钟后。)


(Root看着手机里刚拍下的照片,唇角勾出一抹浅浅的微笑,妩媚动人,像是妖魅的精灵。)


Root:“亲爱的,你看起来漂亮极了,我想……”


(Shaw用眼角余光瞄了Root的手机屏幕一眼,别扭地挑了挑眉。)


Shaw:“……自己删掉,别等我动手。”


Root:“来不及了,我已经将这张照片上传到了我的私人电脑,有很多备份哦。”


Shaw:“你手速可真快。”


Root:“Sameen,别忘了我的老本行。”


Shaw:“你也别忘了我的‘老手段’,还想试试,嗯哼?”


Root:“……Oh,Baby,I thought you’d never ask.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无论何时何地。”


(Root嘴里尚残留着那么一丝丝儿撩人的热气,她手中的手机便掉落在了地板上,发出一声轻响,屏幕很快暗了下去。)


(与此同时,手机的主人也禁不住从喉咙里传出了一波波低迷的娇吟,魅惑着另一人的心……)


 


沙漏


 


Shaw:“为什么这台电脑开机之后,鼠标指针一直显示为沙漏状态……接着又黑屏了?”


Root:“我看看……你从哪弄回来的古董机?”


Shaw:“这次的号码,有一些事需要通过他电脑里的资料来查明。”


Root:“Sameen,这种事你应该交给我这个computer nerd来做。”


Shaw:“你还需要休养,我跟The machine商量好了,这段时间不会让你参与任务。”


Root:“这种小问题花不了我多少精力,trust me.”


(Shaw无奈地摇了摇头,将那台笔记本电脑递给了Root。)


Root:“……在早期的计算机操作系统中,当启动某项程序时,等待的时间里,鼠标光标便可能会变成一个沙漏符。”


Root:“只是系统故障……OK,搞定了。”


Shaw:“So,听你的语气,这个沙漏符有什么特别的吗?”


(Root望着Shaw微微笑了笑,带着一点隐藏的神秘。)


Root:“Inmy heart,那是一个很美的shape,一段无限循环往复的时间。”


Shaw:“你又想说你那些关于shape的理论?Whatever,I don’t care.But……为什么我会是一条直线、一个箭头?”


Root:“你不是说不在乎我那套理论吗?Well,that’s my girl.”


(Root凑近Shaw,指尖轻抚过后者的侧脸,笑得既纯然无邪又极具其本质的诱惑力。)


Shaw:“…………我去洗碗。”


(几天后。)


(Root送给了Shaw一个紫色沙漏,那是她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


(Shaw什么也没有问,忽然异常沉默,只是在那一晚,静静地凝视着沉睡中的Root,仿佛忘记了时间。)


(一个吻落在了Root的唇上,比那7000多次模拟更真实的触感,让Shaw又一次地压低了双眸,耳边细碎沙粒滑落的声音,也在她的心里越放越大,渐成一首无言的歌。)


(——还好我没有失去你,也不会再失去你。)


 


 


温度


 


Shaw:“你的体温……比我冷。”


Shaw:“手也很凉。”


Shaw:“注意营养,按时休息,勤加锻炼……”


(当接触到Root笑意盈盈的眼神时,Shaw下意识地别过了头,却又装作不经意一般。)


Shaw:“如果以上三点你都做不到,那就……Stay with me.”


(Root眼中的笑如水波荡漾,晕开些许蛊惑而非轻浮的别样风情。)


Root:“我知道,你可以让我燃烧起来,给我最热的温度。Four alarm fire,you know.”


(Shaw白了她一眼,却偏又无可奈何。)


Shaw:“去抱你的毛绒玩偶吧。”


Root:“Shaw,它没有你的温度,代替不了你。”


(说着,Root向Shaw靠了过去,一口气轻轻地吐在了后者的脖颈之间,室内的空气似乎慢慢地正在升温。)


Shaw:“Oh,温度,该死的温度!”


 


 


消息


 


Finch:“Ms Shaw,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Shaw:“是John的消息吗?”


Finch:“是的,很遗憾,我还没有找到他……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有一点我可以确认,他还活着。”


Shaw:“这的确是一个好消息。”


(侧躺在沙发上的Root撩了撩头发,示意Shaw将电话递给自己。)


Root:“Hello,Harold,I miss you so much.”


Finch:“……The machine?”


Root:“No.It’s me,Root.她已经不再使用我的声音了。”


Finch:“噢,Ms Grvoes!你也还活着,那可真是太好了。可你是怎么……?”


Root:“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harry,你是真的不打算回来了吗?”


Finch:“三个月前,我联系Ms Shaw,她告诉我The machine在与Samaritan的对战中幸存了下来……事实上,我很意外,因为它的胜率是如此之小。不,应该说,在那些模拟对战中,它从未胜过。”


Root:“但她赢了,不是吗?”


Finch:“而我现在却在思考,The machine究竟还有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性?它会不会成为第二个Samaritan?无论它是怎样的人工智能,一旦脱离人类掌控或者被人类的野心所利用,我们都不知道那将会造成怎样的隐患。”


Root:“你所创造的机器,她是最好的,她比人类更优秀,Harold,你不该怀疑这一点。”


Finch:“Ms Grvoes,在机器的问题上,我已经犯下了很多过错,尤其是险些因此失去Mr Reese,还有你……我并不自信自己能不能……”


Root:“我不知道还有谁比你更适合引导她,我信任你,一如既往。”


Finch:“……Ms Grvoes,在拯救无关号码的问题上,我很乐意做你和Ms Shaw的远程协助。我想,Detective Fusco也会一直帮助你们。”


Root:“如果你执意如此,Harold……她的管理权依然属于你,我和Shaw随时等候你的回归。”


Finch:“……Have a good day.”


Root:“It’s really a good day,today.”


(她侧转身看向正在厨房准备午餐的Shaw,弯起嘴角,眼带笑意。)


 



评论

热度(12)

  1. No.20160418M-237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