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Letters

M-237:

 


持续四年的战争卷带硝烟余味,匆忙划上了破碎的尾声。
Shaw一身戎装疲惫地回到了受战火波及而尽成废墟的家乡。


 


在无人营业的小酒馆里跌跌撞撞翻出一瓶老酒,就着昏暗的灯影闷声猛灌。
第二天头痛欲裂木然醒来,低头凝视家中血痕凛然的地板。


 


她终于去把那些跨度十六年的信寄给了她。
Samantha.


 


第一封,陈旧发黄,捏得皱巴。
【你让我给你写信,所以我写了这封信。我们是同桌,又是邻居,你有说不完的话,可我没有,用写的也没有。没意思。这次写了,以后就不写了。】


 


第二封,信纸平整,笔迹稚嫩。
【你今天笑得好傻,我在法语课上的表现真的有那么糟糕吗?还好我没把那封信交给你,上课你打瞌睡的时候、课间你吵闹的时候、放学一起回家的时候、半夜你偷跑过来找我玩的时候……我错失了很多机会,信封上有我手心的汗,可我就是给不了你……这封信我也不会给你看。】


 


……


 


第七封,纸面染了一丁点血污。
【我下午偷偷打了一场架,和那个总是欺负你的Lambert,你真以为我身上的伤都是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弄的吗?你太笨了~】


 


第十一封,简短得只有一行字一句话。
【你生病了,没来学校,我不记得老师讲什么了。】


 


第十五封,字迹十分用力,穿透了细薄的纸张。
【格蕾丝小姐说错了,文字并不比声音更能承载我莫须有的‘’情感‘’。爸爸死了,我知道了这一点。】


 


……


 


第三十二封,字里行间散落着别扭和较劲。
【我们吵了架,你不理我,我也正好不想理你。你换了位置,挨着Finch坐。我不让别人坐我旁边,也不要你回来,我一个人坐挺好。】


第四十三封,有着一片褪色的糖渍。
【你用糖果哄我也没用,别再烦我了,除非你把你家的Bear作为求和礼物送给我。】


 


……


 


第一百封,字字无可奈何。
【你总是让我很生气,也总是让我生不了气。】


 


第三百六十四封,勾画的字符异常好看。
【对不起,昨晚在你讲故事讲到一半的时候,我睡着了。今晚我肯定会认真听完,向上帝保证。】


 


第六百封,满是抱怨,纸都破了。
【你是吸血鬼吗,莫名其妙咬我脖子干嘛?!虽然不痛,但挺痒的。我会加倍奉还,等着瞧!】


 


第七百二十五封,连标点符号也溢出了一丝香甜。
【我吻了你,这不代表什么,我还会吻别人,你恰好是第一个,仅此而已。】


 


这之后信的内容,字数变得越来越少,大多只有一两行,关于某些小故事或者一点小事故。
也有的仅仅只写下了一个词。
比如第一千零一封,撕裂开,又粘好了。
【Love.】


 


给Samantha写信不知不觉成为了Shaw改不掉的习惯。
她把信藏在木盒子里,装满了一个又一个。


 


去读军校,去上战场,她也始终保持着这个习惯。


 


第三千封,有一层晕开的血迹。
【你哭了,我哭不了,可我想与你享有同种情绪,所以我让这滴血代替我的泪陪伴你。】


 


……


 


第六千七百四十一封,混杂着旅途的汽油味。
【你没有来送别我,我想你一定知道,我会回来。因为你在这儿,我哪儿也去不了。你是我的停泊之地,我会向你归航。我从未想过与你分离,除非死亡降临,惩罚于我,可只要你好好活着,我便死而无憾。】


 


……


 


如今得胜归来,她把七千多封不曾寄出的信,在她的墓前,通通付之一炬。
希望她能看见。


 


‘’你是Shaw上尉吗,有个女人离开小镇前,说,如果你来这座墓前,就把这封信转交给你。‘’


 


Shaw疑惑地展开了信,随即绽放了惊喜之色。


 


【我不得已化名逃离了这个国家,Sameen,来信上的地址找我,我会等你。不见不散。】


 


Shaw看了一眼随风飘扬的灰烬,忽然笑了起来。


 


看来,Samantha还是收到了她的信。


 


~~~



评论

热度(3)

  1. No.20160418M-237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