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Ch.1 (1)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






“Leyla,你带着Sameen躲起来。”




“Armand,对方的目标是你,我不可能让你一个人…”




“別说傻话了!Sameen需要你!快走!”










厚实粗糙的手摸上脸颊,模糊的身影带着沉稳的嗓音。


“Sameen,对不起。”




 




感觉被拦腰抱起。


耳侧传来急促的呼吸声,视野逐渐灰暗。




 




传来了几声剧烈的枪响。


轻蔑的笑声。




还有嘎然而止的、那男人的怒吼、挣扎的声音。




 




 




温暖的身躯用力抱住肩膀,泪水沾湿了衣服,湿黏的感觉并不是很好受。




“妈,这样不舒服。”


“我知道,Sameen,抱歉。” 




 




 




老旧的木地板发出嘎吱的声响,脚步声逐渐接近。






“Sameen,躲到床底下,千万別出声。”




 




 




 




 




 




“啊啊啊啊啊!你做了什么!” 






什么重摔在正上方的床板,灰尘洒落下来,弄得鼻子不是很舒服。




“喝呃!”急促的声音卡在咽喉,声音突然停止。金色的尖锐物穿透了床板,刚好就在眼球的正上方,只差不到几毫米就穿过眼睛。




“Sami…”耳语一般的呢喃从正上方传来,声音越来越细微,直到消散在空气之中。而深红色的液()体沿着尖锐物滑落,滴在鼻梁上,顺着轮廓滑落至脸颊、眼角内侧。






一片寂静,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




 




尖锐物远离了视线,上方穿了几个洞。


一个带着胡渣的肮()脏金发男人正朝这边看,他豪迈的笑声传遍了整个房间。




“很好的眼神。”笑声停止,男人高举着右手,像是展示一样,金色的指甲没入指尖,“Victor,想死就记住这个名字。”








 


***


趴在桌上的Shaw抬起头来,揉了揉因为不洽当睡姿而压迫到的右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趴睡让身体略微僵硬,於是她伸展了前臂。手臂向上时,肩关节顺着施力喀喀作响,适当的拉筋稍微舒缓了趴睡带来的不适感。




Shaw梦见了过去的往事,一个片段不全、但极为逼真的梦,就像是重新模拟了一次当时的情景般。父母被变种人杀害时,Shaw只有5岁,对于发生了什么事情,记忆显得相当模糊。当时她并不知道对方是谁、或做了什么,唯一记得的只有那个男人的名字。




而他出于怎样的心态放了自己一马,至今Shaw仍然不清楚。






阖上笔记本,长年流连战场的她,对于窗外这么平凡的景象感到相当不适应。




难得的休假日,她离开基地,回到了位于纽泽西的家。正确来说,这里是Oksana和Gen的家。作为Oksana的养女,她只在这里住了10年的时间,之后就到外地念了大学。而医学院毕业后,Shaw就加入了军队,在世界各地的战场奔波游走,没有固定的居所。




她的父亲曾经是一名军医,大学毕业后,她也随着父亲的脚步,申请了医学院,并在毕业后进入军队实习。然而自己比起救人,更加擅於杀人。从军不到一年,她被自己的长官推荐到M.R.D. (Mutant Response Division),也就是隸属军方的对变种人武装部队。




变种人,什么年代出现已不可考,泛指那些拥有特殊超能力的人。多半与一般人的长相无异,但拥有的力量却无法用任何科学观点来解释。强大、直接,充满破坏力,人类畏惧他们,因此产生了各种应对变种人的机构。而Shaw所效力的M.R.D.就是当中的菁英军团,负责驱逐、歼灭、捕捉变种人。


她在组织内待了三年,随着彪炳的战功,即使年资不足也已经爬升到上尉的军阶,是M.R.D.最受期待的新人之一,连第二把交椅的Hersh都十分看好她。但也因为这份工作,她与Oksana有了不少争执。




养母Oksana是Shaw父亲的妹妹,一名致力於变种人人权议题的记者,即使在这种「变种人即是威胁,必须排除」的社会氛围下,Oksana的理念也不曾动摇。虽然因为Shaw加入M.R.D.,两人或多或少产生了一些争执,但Oksana还是完整保留了Shaw的房间,也从来没有疏远过她。随着职位越高,Shaw任务的次数也越频繁,但只要一到休假日,Shaw就会回到Oksana的家。








墙面的时钟已经指向三点,她想起Oksana请她接送Gen回家。


从衣柜里拿出自己常穿的连帽外套,她出了房间后走下楼梯,在玄关见到了Oksana。






“Oksana。”虽然是自己的养母,但Shaw其实跟她也只差了13岁,从以前就对她直呼其名,”你回来了?”




“对啊,今天的采访临时取消了。”Oksana将车钥匙拋给Shaw,Shaw一手接住,”我可以跟你一起去接Gen,顺便一起到外面吃个饭。”




“Whatever. ” Shaw并没有反对,如果只有她自己和Gen在车上,自己可能会受不了Gen如同机枪扫射的连续问题。Gen从以前就一直很喜欢Shaw,尤其是她加入M.R.D.后,她觉得这样的职业很酷。








发动引擎,Shaw将休旅车驶出车库,而Oksana坐在副驾的位置。即使是狭窄的车道,凭著Shaw优异的驾驶技巧,车子灵巧的向后行驶,如同流线一般。




“Wow,孩子,你退伍后可以去当职业车手。”Oksana总是刻意让Shaw开车,一方面知道Shaw很享受速度带给她的快感,二来也可以顺便调侃她那随兴迅速、一气呵成却又异常安稳的驾驶技巧。




”Shut up。”嘴里这么说,Shaw的语气当中没有任何不满。车子倒退到大路上,Shaw猛然一个换档,休旅车流畅的向前进。








“你今天下午睡的可真熟。昨天没有睡好?军中的床比较舒服?”语气带着一丝戏谑,Shaw总是搞不懂为什么一个40岁的人了,还那么像个顽皮的孩子。




“对啊,你家的床实在是太烂了,难怪离婚后空窗期那么久。”连看都不用看,Shaw可以联想她现在的表情。两人认识太久了,有时候更像是朋友一样,猜得到彼此的反应。




“你这是对自己的养母该说的话吗?你也27了吧,到现在有交往的对象吗?”Oksana不甘示弱的回嘴了几句。




“没有,感情实在太麻烦,而且上面任务很多,没空。”这句倒是Shaw的真心话,她不谈感情,一方面自己是职业军人,没有办法维持一段稳定的关系,二来是她也没有情感,根本不懂什么是感情。






Shaw自从Victor的那件事情后,就发现自己跟別人不太一样。她并不会因为生命受到威胁而恐惧,也不会因为挚爱的逝去而悲伤,唯一能感受的只有对事物的愤怒,以及进食、做((()))爱时产生的愉悅。后来她在就读医学院的期间,透过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评估自己的心理状态,才知道自己是反社会人格。


 




“我们常为这件事情争执,但Sameen,你的工作太危险了。”虽然知道Shaw这几年混的相当好,Oksana仍放心不下Shaw从军的事。如果也是一般军队也就算了,偏偏是死亡率高居不下的M.R.D.。




“Oksana,你知道我很擅於杀人,我没有感觉。”


“擅长一件事,跟喜欢一件事,这是两码子事。”


“我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


“Sameen,我只希望你能够快乐。没有必要为了复仇,就把一生赔在军队里。”




从来就不是为了复仇。实际上,Shaw也不知道自己从军的理由,也许只是因为不喜欢重视的人面临死亡时,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吧。








气氛降到一个冰点,似乎是要缓和紧绷的气氛,Oksana说起工作上的事。




 “对了,你知道「Algernon」吗?”Oksana试探性的问著Shaw,这个名词让Shaw有些惊讶,睁大眼睛的反应被Oksana捕捉到,”果然知道啊,不愧是前线部队。”




Shaw没想到她的消息这么灵通。






最近这几个月,纽约街头不太平静,传言有个地下变种人组织开始祕密行动,连带几个疯狂的故事。




包含有人突然倒在路中央,在运()囚()车紧急剎车后劫(())囚,释放了当时所有在车上的变种人;或是伪装成CIA探员,拿着假的身分证件在警局待了一天,最后带走所有变种人相关的纸本资料;又或是在军人节施放烟火时,炸开监(())狱大门,只为放走一名被羁(())押的变种人;故意让自己被纽约最大的黑((()))帮抓住,利用美((()))色与话术,最后取得保险箱密码,抢走所有军(())火与资金…。




毕竟纽约市作为M.R.D.的大本营,上头不可能坐视不管。最高指挥阶层的Control早就已经下达指令,要求各分队开始行动,将这些变种人全数捉拿归案。然而自己带领的分队,几个月搜查下来,仍然无法掌握全貌。不得不佩服这个传闻中的地下组织,作派虽然直接,但在事后处理上却又细心缜密。所有拍摄到的闭路、个人录像装置,都在事发后被黑(())客攻入而破坏,纸本文件皆被销毁。甚至是目击者,事后并没有任何人清楚记得自己遭遇过的事情,Algernon当中可能有「记忆操纵」能力的变种人。




丝毫没有破绽,这让Shaw感觉陷入五里云雾中,她厌恶这样的任务,比起搜查,她还是比较喜欢简单且直接的暴力行动。




 




“你知道些什么吗?”


“知道也不会跟你说,想要情报就拿对等的情报换消息。”




Shaw产生了想扁Oksana的冲动,但她知道Oksana是故意的,她想激怒她,要从她身上取得什么讯息。




也许可以透过Oksana探听到什么,正当Shaw这样想时…




Shaw的手机突然响起,中断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


车子行驶到了小学门口,Shaw拿出了她随身的配枪。由于正在放假,她身上只有一把简易的USP Compact,并没有其他装备。




“Oksana,待在这里。”




刚才的电话是Shaw的副官Cole打来的,纽泽西的市立小学出现了一名带有攻击意图的变种人,而这学校刚好就是Gen就读的学校。根据现场的警力评估,该名变种人的能力是最高等级的Omega(*1),已经造成三人死亡,情况相当危急。然而M.R.D.的人从纽约市抵达现场,还需要半小时的时间。刚好Cole发现Shaw的GPS定位就在附近,通知她先到现场支援。




“Sameen,我必须下车!Gen她…”Oksana解开了安全带,面对自己的女儿可能会遭遇到危险,母性的本能让她完全失去判断能力。




“冷静点,待在车上。”Shaw抓住Oksana的肩,压制住她下车的动作,”你去没有任何帮助。”


“拜托你,Sam…”




“她跟你一样,都是我的家人。”Shaw将USP上膛,”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救她。”




 




Shaw下了车,她站在小学校舍前的空地,警力已经拉起重重封锁线,但仍然站在校舍外,不敢有任何动作。




她穿过围线,找了个看起来像是指挥官的人。




 


“小姐,这里非常危险,请赶快避难。”




“M.R.D. Special Force Team。”由于身上没有携带任何证件,Shaw掏出了她随身携带的狗牌,上面有著她所属的单位资讯,”这里交给我处理。”




“Captain(上尉)。”对方向她行了个军礼,”很高兴见到您,Cole中士有事先通知您的事情。”




“省点客套话, 报告目前的状况。”Shaw就没那么客气了,她迳直走进警方的临时基地,想找些装备。






“是。目标对象只有一位,变种能力觉醒的瞬间杀((()))害了三名学生。目前部分学生已经撤出,但仍有部分还在校舍内,无法移动。”




“该名目标对象的能力是什么?”Shaw拿起桌上的步枪,试了试準心后,挑了其中一把,将它掛在身后。




“不清楚,据目击者所说,死亡的三人都是直接接触了目标对象,产生「生理机能崩坏」的症状,抢救无效。”








是「即刻接触」类型的能力,Shaw根据过往的经验判断。这类的变种人刚获得能力时最难以控制,所以也最危险,必须马上处理才行。将桌上看的到的弹药一扫而空,Shaw已经做好攻坚的準备,但是在这之前…




“有没有目前撤出的人员清单?” 


“这里。”




她接过平板,迅速浏览过文件,Gen的名字并没有在里面。


 




“我先进去,大约再过10多分钟,我底下的部队就会来,跟带队的人报告,让他多带上一把「哨兵」。”




“遵命,Captain!”








Shaw将蓝牙耳机接上警用对讲机,让他们可以追踪Shaw的定位,随时更新资讯。她快步走进校舍内。




“目标对象在哪?”


“根据校舍的闭路,她应该还在科学教室内。”


“收到。”




 




Shaw举起警方的步枪,果然不如她在军队中的枪好使,但总比没有来得好。她只需要找到目标对象,朝他开枪,就可以结束这场闹剧。


然后她和Oksana、Gen就可以去吃饭了。




 当时的她是这样想的。




 




 




 




打开科学教室的门,Shaw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声音的主人发出呜咽的哭声,但刻意压低,深怕被人发现一样。




“Gen?”Shaw在巡视过整个教室后,确定现场没有其他人的气息。她放下枪枝,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Gen独自一人躲在实验台底下,她抱着膝盖哭着。






“Gen,是我。”Shaw伸出手,想拍拍Gen的肩。


“不要碰我!”Gen的反应异常,这让Shaw停下动作。






“Hey, 我在这里。”Shaw收回手臂,她试图安慰情绪不稳定的女孩。”你不会有事的,我答应Oksana要把你平安救出。”






“不可能…我…我会死在这里…”




 




“Gen,妳到底怎么了?”Shaw隐约猜到Gen反常的原因,”你必须告诉我。”




“我…我伤害了Kate…Dani…我不知道我怎么了…”






“Gen,这件事只有我知道。”Shaw脱下自己的连帽外套,盖在Gen的身上。”穿上,跟著我出去,我送妳回家。”














(TBC -> CH1.2)











评论

热度(45)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