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Ch.2 (1)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


 


“Ethan,等等我。”


再慢就不等你了!”


 


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如此快速。跟著眼前的男孩一起奔跑,阳光照射在他漂亮的金色短发上,非常刺眼夺目。


他时不时回头,对你露出那充满自信的灿烂笑容。你的手被他牵着,小而有力的手,他拉着你穿过树林,你跟著他跑到了小溪旁。


 


 


快点,我给你看点东西!


 


男孩在溪边停下脚步,他骄傲的将手插在腰上,头歪斜著,摆了一个自认帅气的POSE


可爱的模样让你不禁有点想笑,但你还是忍住了。坐在溪边的大石上,看着男孩卷起袖子,挥了一下手,像是指挥交响乐般。


 


 


配合男孩的动作,溪流里的水跟著他挥舞的手臂一同流动,向上漂浮,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球。


有好几条鱼在球体内游泳,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甚至还有一条鱼游出了球体外,受到重力影响落回溪流,没事般的继续在河中游泳。


 


 


好酷!你怎么办到的?


要我教你吗?”


 


 


一个阳光非常温暖的午后,你跟他卷著裤管,光脚踩在干净的小溪中,对着溪流不停的指挥。


即使你没有成功过,他还是非常有耐心地站在你的身旁。


 


有办法吗?


“Ethan,我的手都痠了,挥的好累。”


好奇怪喔,我可以耶,为什么你不行?”


 


男孩看着你的手,随便的又挥了一下,几颗水球便向上漂浮。


 


这真的好厉害,妈妈知道吗?


不能告诉妈妈啦,她总是那么小题大作。


 


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喔,Sam。”


 


 


时间接近黄昏,你们俩光着脚,手上拎着鞋子,结伴回到山中的木屋。


一进家门,迎面见到的是一个棕色卷发的纤细女人。她带着温暖的笑容宠暱地看着你们。注意到你们湿润的双足,她从架子上拿了毛巾,轻轻地擦拭著你跟男孩的脚。


她亲暱的捏了捏你们两个人的鼻子。


 


“Hey, Kids。今天去哪里玩了?玩得这么开心?


 


你和男孩互看了一眼,相视一笑。


 


秘密。”  “是秘密。”


 


 


***


 


手指轻划著高脚酒杯的边缘,然而杯中装填的清澈液体她一滴也未沾。


Root坐在酒吧的落地窗边,望着街上的行人。凌晨两点的布鲁克林,漆黑的街景,更多是游荡在夜里的住民。低调的穿搭,随兴披散的头发,却仍无法遮掩细致的面容。她独自一人,引来些许男性,甚至是女性上前搭讪。她回绝了他们的盛情邀约,整个晚上只是盯着窗外的月色,沉溺在沉静的氛围中。


 


 


“妳似乎还拿不下主意,这可不像妳。”


听见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然而Root并没有回头。


 


“嗨,Zoe,在迈阿密的假期过得如何?”


 


“妳明知故问。” Zoe拿了杯红酒,迳自坐在Root的身边,她一席高雅的晚装,与这间破旧的酒吧有些格格不入。”让我跟两个问题儿童一起行动,妳可要好好补偿我。”


 


“妳知道的,我的安排不会出错。” Root放下手中的书本,她手撑着脸颊,歪著头、以慵懒的姿势望着眼前的女人,”妳想问那两人的事情?”


 


“刚听Daizo说过。”Zoe浅尝了一口红酒,劣质的干涩滋味让她抿了抿嘴,” 妳想把那孩子留在身边。但是她的姊姊,妳不知道要怎么处理。”


 


“Well,让一个人消失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是不管哪个选项,Gen都不会高兴。”光听Root软腻的语调,还以为她在讲些蠢萌的平凡琐事,”如果让她重回人类社会,M.R.D.的人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有考虑让她进来吗?”Zoe平淡的口吻感受不出一丝起伏,就像是在讲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一样。Root皱起了眉头。


 


 


“我喜欢妳的玩笑话,Zoe。”


“我没有在跟妳开玩笑。”


 


 


“我喜欢她的外型,而她履历上的光彩事蹟也可以出一本500页的冒险小说了…Well,可能是三部曲。”


Root收起了玩味的态度,神情显得相当认真,”但是妳知道人类怎么看待我们的,她不可能百分之百的信任我们。”


 


“妳比谁都清楚我们人力不够。更何况这一次我们在迈阿密碰到M.R.D.的人。” 一想到在迈阿密看到的,Zoe表情显得凝重,”我们需要更多人手。我们需要这位Shaw,她的能力、经验都可以派得上用场。”


 


“但她很可能随时都会反叛。”


 


“对。”Zoe的双眼闪过一丝狡诈,”所以我们也不用信任她,只是各取所需。”


 


“I am listening.”


 


 


***


 


 


不规律的震动摇晃著Shaw的身体,她逐渐从昏迷中清醒。


睁开双眼,周遭尽是一片漆黑,首先感觉到的是嘴里塞着的软布,还有被束缚住的四肢。


隐约听见引擎的声响,加上狭窄的空间,Shaw察觉现在自己被困在汽车的后车箱,而车子仍在高速行驶著。


 


自己最后的记忆是被那女人电昏,她昏迷了多久?脑袋一片混沌,就像是时间感被剥夺了一样。


 


 


眼睛逐渐适应黑暗,Shaw后颈的肌肉一施力,她勉强弯下头。自己身上的病服已经被换成了棉T和牛仔裤,手腕与脚裸则是被铁制的手铐固定著。后车箱内并没有什么工具,只有一张柔软的毯子和一个圆形的充棉玩偶,视线过於昏暗以至於Shaw无法分辨那是什么。发生了太多事情,加上持续昏迷长达一段时间,这让Shaw的脑袋是一团浆糊。


她记得她被Hersh用哨兵攻击、记得在病房碰见了那女人、记得她说过Gen还活着、记得她是Algernon的人。


 


对了,自己挣脱后就威胁了那女人,结果被她电晕。


所以她就被关进后车箱了?好吧,这挺合理的。


 


Shaw吃痛地将自己非惯用手拇指的关节用力撑开,拉着脱臼的关节,她脱离手铐的束缚,将关节重新接回。她将缠在嘴里的软布取下,并掀开后车箱的底部盖子,果然在下方找到了汽车维修工具组。狭小的空间内,她弯腰用工具将脚铐解开,另一只手也没閒著。光线不足,她只能透过碰触自己身体,以触诊的方式来确认身体的状况。果然当天晚上跟M.R.D.战斗的伤痕都已经癒合,同时Shaw也注意到自己的右手肘内侧多了一大片瘀血。很有可能是被持续下药,针孔注射导致的。


 


当Shaw解开脚铐时,她发现车子已经降低行驶速度了,她拿起工具组内的板手,将自己的身体尽可能地向后退。车子停驶下来,她举起扳手,準备在车箱开启的瞬间,攻击外头的人。


然而车子却没有任何一点动静,连开关车门间会产生的些微震动也没有。


 


 


“如果我是妳,我会把手上的武器放下。”一个她没听过,充满磁性的低沉嗓音从外头传进来,”妳只有一根扳手,而我们也不介意让车壳上多几个弹孔。”


 


“你们想怎样?”Shaw忿忿地将手上的扳手扔掉。


 


“我们需要妳完成一些事情。”另一个软腻的声音从车外传出,这声音Shaw相当熟悉,就是那天把她电昏的Root,”但我想妳不会自愿,所以只好把妳直接带过来了,sorry。”


 


“我拒绝。信任问题。”


 


“我得确保妳乖乖听我的话。”Root的尾音带着一些颤抖,像是孩子般的兴奋,”摸摸妳左上臂肱二头肌连接肩关节接点下方4公分处,那里有一条2寸的缝合疤痕。”


 


 


照着Root说的位置伸手一摸,果真在手臂上感受到一块均匀的突起,缝合的技巧相当完善,但她可不记得她在那有受过任何伤。


 


“妳的手上有块M.R.D.的追踪芯片,我把它挖了出来。”


 


“要我跟妳说声谢谢吗?”Shaw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但她也知道Root的语气听来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No,考虑到之前发生的事。”Root停顿了一下,像是在吊Shaw的胃口,她接着继续说下去,”我想妳不会乖乖配合的,所以我在缝合前,在妳的身体里塞了一颗微型炸弹。”


 


 


“You What?”这女人果然是个疯子!她到底想干什么?


这时,后车箱的盖子无预警地打开了,然而车外什么人也没有。


 


外头天色漆黑,应该是深夜。迎面扑鼻的海风,让Shaw判断她现在的位置邻近近海。


Shaw从后车箱爬了出来,她认得现在的位置,这里是位于新泽西的纽约港。


 


 


“后座有妳需要的一切东西。”另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出,比起Root欠扁的语气,这人的声调正经许多,”前置物箱里有耳机,请把它戴上,并依照我们的指令完成任务。”


 


“如果我拒绝呢?把我炸死吗?”Shaw在后保险杆上找到一个喇叭,Root和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应该就是从这传出的。


Shaw环顾了下四周,并没有感受到其他人的气息,车辆似乎是自动驾驶。换言之,她无法追踪她们的位置。


 


“那也是一个选项,Sweetie。我们之间会省下很多事情,但也会少了更多乐趣。我和Echo…妳还记得我吧,我们那天才好好的…。”


“说重点,Root!”


“Sweetie,我都不知道妳这么着急呢。”


 


“咳!”另一个女人…Echo轻咳了一声,打断Root的充满挑逗的语句,”炸弹只是即时性保险,避免非预期的情况发生。"


"妳会协助我们的,Genrika还在我们这边。”


 


 


Crap!Shaw在心里咒骂。对方摆明已经吃定她了,手上的炸弹,人质的安危。不知道对方位置,也不清楚对方人数的状况下,她没办法肆意行动。


同时Shaw也知道,这是她唯一可以跟对方谈判的筹码。


 


“Gen在哪?我怎么知道妳们说的是真的?先让我见她,否则別想命令我。”


醒来后,有关Gen的资讯都是由Root单方面提供,Shaw根本无从确认真实性。


 


“別忘了,妳身体里还有炸弹。”Echo的声调没有任何变化,坚定的语气像是一种低调的威吓。


“我不在乎,妳就尽管把我炸到异次元去吧。”Shaw闭上双眼,一动也不动,等待着另一端按下引爆键。


 


 


 


 


“OK。”沉静了数分后,Echo总算是部分妥协。”我们会安排妳们俩见面,但在这之前,妳还是得先做些事情,否则別想见到她。”


 


 


自己没有任何筹码的情况下,Shaw知道这已经是最佳的结果。


“Fine,我要做什么?”


 


 


***


 


 


她仿佛可以看见那女人戏谑的嘴脸。


 


她发誓她逃出来后一定要让她不得好死。


 


 


在这该死的闷热天气,Shaw穿着一件尺寸过大的棕熊布偶装,站在曼哈顿区某间托儿所的空地,眼前则是一票学龄前的儿童,充满期待的看着自己。


过长的裤管垂在自己的脚裸,这让Shaw踏出的每一步伐显得更加笨重。加上闷热的天气与不透风的衣装,Shaw感觉她的汗水几乎已经浸湿了里面的衣物。


 


 


“各位小朋友,让我们欢迎远道而来的贝贝熊先生。”


“咿呀!!!!!”


 








吵死了,那疯子到底在想什么?


原本以为对方会要她做些’更有乐趣’的事情,至少跟她的’专业’有关,否则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的威胁她。


 


 


 


 


昨夜双方达成共识后,Shaw果然在前座的置物箱找到了一个蓝牙耳机,戴上后马上听到的是Root不合时宜的问候。


 


“Hi, Sameen. Do you miss me?”


“是啊,就像是妳肚子里的蛔虫一样想。”


“我喜欢妳的比喻。”


“別废话了,妳要我做什么?”


“带上后座的焊枪。朝东步行500公尺,妳会在右手边找到一个深蓝色的货柜,进去。”


“为什么我要拿着焊枪进货柜?”


 


“Trust me~Sam~”Root撒娇的声音从耳机内传出。


 


 


 


 


闷热的感觉从下身传来,这些学龄前幼童已经冲上前抱住自己的腿,打断了自己的回想。


这个丑陋的布偶装同样也是Root给她的指令。就跟’整晚不睡,拿着焊枪对港口区内的数十个货柜底部进行穿洞的动作’一样诡异的指令。她还是搞不清楚Root和Echo到底要她做什么。


 


 


“Sameen,有看到角落那个灰发的小女孩吗?表演结束后跟她聊天。”Root的声音略显疲劳,毕竟指示Shaw的行动一整晚,她同样也没有睡。


 


“什么表演?”即使自己再怎么反驳,另一端的女人总是会软硬兼施的逼自己就範,Shaw已经懒得跟她多话。


 


“跟她聊天一定要让对方记住妳的声音喔,否则这一切又得重来一遍了。”然而Root却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只是告诉她接下来的指示,”结束后到富尔顿街地铁站,街角处有家酒吧,Echo会在那边跟妳碰面。”


 


“至於表演。”Root的语调再次上扬,依据前面的经验,接下来她说的话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很高兴妳问起,当然是贝贝熊先生要表演!”


 


“等等,我要表演?Root!”


“Break heels! “


“Root!”


 


Damn!Root真的切断通讯了。


看着底下围成一圈,坐在她面前的孩童,抱着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


Shaw在心里怨著Root,同时再次发誓,她之后一定要让Root生不如死。


 


 


 


 


 


 


结束了托儿所的行程,Shaw依照Root的指示,驾车前往了地铁站附近的酒吧。


Root和Echo準备的相当周到,留下的这台车有Shaw任务需要的所有东西,后座的焊枪、后车箱的玩偶装,但唯独没有任何武器。


 


走到酒吧的店门口,牌子上挂着今日公休,然而店门却没有上锁。Shaw推开门走进里面,店内只有一个人。


她站在吧台里面,招呼著Shaw。


 


“Hi Shaw,需要喝点什么吗?”


“Echo。”


“很高兴妳还记得我。”


 


眼前有著浅棕色长发的女人,年纪看来比Root大了一些,女人的保养相当得宜,但标致的五官上还是看得出一些岁月的痕迹。她一身简单的酒保装扮,但是却掩饰不了她那高凡的气质。Shaw走到吧台正对她的位置,坐在高脚椅上,凝视著对方的眼神。


显然她被Echo和Root小看了,威胁人的一方竟然敢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Shaw这时候已经将右手伸进大衣口袋,拿着一把她在托儿所顺来的美工刀。她想知道,Echo她究竟有什么目的,愿意冒著风险来见她。


 


“我知道妳,Shaw。我和Algernon的其他人都读过妳的档案。”Echo挑了挑眉,带着玩味的眼神看着她,”妳很特別,很少有军人像妳一样零失误的任务执行率,更別说是特种部队了。”


 


“妳来找我閒聊的吗?我以为我只是妳们的控制物。”Shaw发现Echo的语气中不像前一天晚上强硬,相对的,她像是想从Shaw口中套出什么,语气显得相当友善。这也让Shaw原先不满的情绪稍微平复,至少眼前的人不像是Root,还可以正常对话。


 


“Shaw,这么说好了,我对妳很有兴趣。”Echo转身,从后方的架子上取下一瓶酒。”我记得妳喜欢喝烈的,来点威士忌?”


 


“不了,我想这边结束后,那疯女人还有事情要我做。”对方果然真的把自己调查的清清楚楚,连自己喜欢喝的酒都查出来了。Shaw看着架上几瓶威士忌与龙舌兰,的确都是自己最喜欢喝的口味。


 


“疯女人吗?的确,Root有时候常常会给妳一些莫名其妙的指令。”Echo的笑容如同感同身受一般,她淡淡的笑了笑,”但是认识久了妳就知道,她怎么做都有她的道理在,她不是疯子。”


 


“妳信任她?”


 


“没错,之后妳就知道了。”Echo的语气当中没有任何一丝质疑,”Root行事一定有她的理由。”


 


“之后?妳们两个宅客想控制我多久?”Shaw抓到Echo言论中的关键字,”我以为我只帮妳们这一次。”


 


 


然而,Echo忽略了Shaw的质问,她从吧台内走出来,坐在Shaw身旁的高脚椅。


“我是Zoe Morgan,妳可以直接叫我Zoe。”


 


 


超乎Shaw的意料,Zoe告诉了她自己的真实姓名,这让Shaw非常不解。变种人帮自己取名不是没有原因的,是为了躲避政府的追缉,因此隐瞒自己的身分。然而这位Zoe却自曝家门,完全不顾自己的危险。二方面,Shaw觉得自己被小瞧了。虽然自己没有武器,毕竟还是特种军队出身,然而眼前的人连把武器都没有拿,就爆出自己的姓名,还故意缩短两人的距离。


 


两人现在的距离,只要Shaw把藏在口袋内的刀子取出,便可以轻易割开Zoe的咽喉,但是Shaw仍没有太大动作。Echo,也就是回音,换言之,对方的能力很有可能是声音相关。音速的话,没有像样的武器是无法对付的,她可不希望只拿着一把美工刀就跟变种人对抗。


 


“妳一定有很多问题。但我觉得要先了解一个人之前,就要给她足够的信任,这也是我告诉妳真名的理由。”Zoe像是猜到Shaw心里所想,她自言自语的开口道,”其实Root是不太喜欢我们这一次的碰面,只是我还是想跟妳聊聊。”


 


“妳想聊什么?”


 


“別那么剑拔弩张的,Shaw。”Zoe看了看Shaw的反应、挺直的背杆、异常的警戒著周遭、观察力强,这些都跟’他’非常相像。


 


“有什么好笑的?”Shaw看着眼前忍不住笑意,嘴角不断向上扬的Zoe。


 


“只是觉得妳跟我的前男友很像。”


 


 


 


“妳知道得到我信任的做法。”Shaw话题一转,接续前面的对话,”我要见到Gen。”


 


“丟掉我们唯一的筹码吗?別着急,这也是我们来这的原因。”Zoe对她浅浅一笑,”但在这之前,我还是想先问妳。为什么要救Genrika?”


 


这对一般人来说,确实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唯一的亲人,没有理由为了工作放弃他,即使是与其他人为敌。但是,Zoe也同样清楚,Shaw是反社会人格,没有感觉,当然也不会有这种责任感。


 


“我想妳应该知道,我是反社会人格。”Shaw冷冷地看着Zoe,”我这一生感觉不太到什么,在乎的事物也很少。但是Gen的母亲是我少数在乎的人,而M.R.D.的人把她杀了,我想这理由已经十分充足。”


 


“这意味着Genrika对妳来说什么也不是?妳只是为了她母亲所以背叛?”


 


“Gen是Oksana舍命也要拯救的对象,光是这理由就已经足够。”


 


“妳没有回答我的问题。”Zoe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妳到底想要什么?”


 


“我不懂妳的意思。”


 


 


 


这时,店门又突然再次打开,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进门的是一名年约14-15岁左右的少女,她有著一头淡金色的长卷发与过於白皙的皮肤。身上穿着私立学校的学生制服,非常不搭调的走进了高档酒吧内。这些都不是重点。


 


Shaw目瞪口呆的望着少女,在她进门的一瞬间,Shaw只看到了一个人。


少女立体的五官,带着一点妙龄少女的稚气和成熟。


混有异国血统的外表,简直像极了Oksana。


 


少女进门后便注意到有个视线一直望着她。


 


“Shaw!”少女看见Shaw的第一眼,她立刻兴奋的大喊,并做出了完全不符合她年纪应有的行动,她直接跳向前,将坐在高脚椅上的Shaw扑倒,连同椅子一并。少女紧紧的抱住Shaw,两人躺在地上。


 


被不认识的人这样抱着,后背还隐隐作痛,Shaw厌恶的推开少女的肩,她放大的脸孔呈现在Shaw的面前。


Shaw发现这个人的确跟Oksana很像,但是现在看来,她更像是…


 


 


“Gen?”


 




(TBC -> CH2.2)









评论

热度(42)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