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Telepathy • Chapter 07

Echo•L•Chen:

莫比乌斯环

Chapter 07 折戟:上帝喜欢看戏

Harold隐隐觉得不安,倒不是说The Machine有什么异常,无关号码出现的频率很正常,三两天一个,或者一天两个,这都没什么大不了。

让他不安的是纽约山雨欲来的诡异形势,俄国黑帮的五大家族为了争龙头长久内斗不断,现在更是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一番动荡或许还会牵扯出别的势力,这当中的人员伤亡,还有牵连一众无辜,并不是他和John Reese有限的精力能够干涉的,即使把信息透露给警方,情况也不容乐观。

或者是他多虑,最近市场上的智能程序出现得太过频繁,抢占市场的速度又太让人心惊,他偶然看到John Reese玩的手机枪战游戏,被连贯的情节和流畅的逻辑所吸引,好奇之下研究了下游戏代码,结果呆愣愣地等桌上的煎绿茶凉了才回过神来。

如果非用一个词来形容,他只能用“优雅”。

其他的几个应用程序也是,开发商不同,但设计师都指向一个相同的名字:Ashley Collins.

Harold Finch一检索信息,立即便推断出这是一个伪造的身份。

对方可能也料到被追查的可能,连一张照片都不曾留给想一窥究竟的潜在对手。

所以除了这名程序设计师可能是名女性外,其余所有,Harold一概无法得知。

比起算得上浮于表面的黑帮硝烟,这隐于背后的神秘人才让Harold连连失神,对方的本事,他只在自己身上方能找到媲美的因素。

三月的纽约寒意尚未褪去,Shaw摸索了整整一周,才终于在那个破败酒吧外面的狭长巷子里堵住她要找的人,Scarface.

刀疤脸对Shaw抵在他腰上的枪口报以一个示好的笑容,当然,在Shaw眼里,那笑容直接解读成挑衅。

“为什么派人盯着我?”

“长官息怒”,Scarface双手举高,以示诚意, ”想跟你谈笔生意而已。”

”我没兴趣。”

”即使将纽约城俄国五大黑帮一网打尽也没兴趣吗?”

Shaw哼了声,逼近几步将对方抵到墙上,放低声线质问:”凭什么觉得我会对这个感兴趣?”

“三个月前,德国柏林,我有朋友在酒店住您隔壁,碰巧他在对面楼层的健身教练死于非命,碰巧你的搭档在开门丢垃圾的时候被我朋友看到了房间里的三角支架上的望远镜,镜头对着的,正好便是健身房的,你说巧不巧?”

Michael Cole果然是个蠢货。Shaw在心底唾了声,唇畔却勾起一抹笑。

“然后呢?儿子要杀老子,却来找我借子弹么?”

Scarface诧异了下,随即了然,反而更加相信自己没有选错人:“不,正好相反,父亲需要留给儿子处置,五大黑帮整个势力网络连根拔起,这部分交给你,不管你是国土安全局还是什么其他部门的外勤人员,我相信这都是一笔不错的买卖,升职加薪什么的,说不定还有勋章可以领,很不坏,对吧?”

Shaw愣了愣,因为对方口中理所当然的内容从来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你找错人了,我只是个执行命令的,有本事你就去找决策人谈,别再派人跟着我,不然不管有没有任务,我先端了你老巢。”

女士皮靴踩在石板路上的声音渐渐远去,刀疤脸站直身体,目送着那个娇小的背影渐行渐远,最后与浓重的夜色融为一体。他摸了摸下巴,似乎最近遇上的女士,都有引人畏惧的能力和气场。

他刚想穿出巷子回自己的酒吧,身后一阵不易察觉的脚步声引他警惕地转头,刚刚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另一名女主人公两条细细的腿,迈着诡异的步伐向他走来,嘴角噙着一抹嘲弄的笑。

“连对方具体是哪个部门的都没弄清楚就妄谈合作,早知道你是这么草率的人,就算出的价钱再高一倍,我的程序也不会卖给你。”

“Collins小姐,首先偷听人谈话这种行为也算不上光明正大吧,再说我草不草率,和我们之间的交易应该搭不上边。”

被他称为Collins的女人展颜一笑:“草率和光明正大才是两回事,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真正隐在暗处的,没有谁不活在楚门的世界里。”

上次见面谈程序购买的相关事宜,当时除了外貌出众逻辑敏锐为人谨慎之外,Scarface对跟他交易的女士没有其他的定义,可今夜,在昏暗路灯下画着红唇的女人咄咄逼人,媚笑里揉进去太多嘲讽,看起来竟不违和,反而显得风情万种。

争辩的心思淡下去,他宽容地笑了:“Collins小姐见解深刻,只是不知道您是恰巧经过还是特地过来有事商量。”

Collins歪了歪脑袋,棕色长卷发在肩膀上打了个旋,笑容里添了丝愉悦,柔嫩的声线发着颤,吐出的话语却分量十足。

“哦,都不是,我不过看你找不到伤口又选不对药,好心过来提醒你怎么借那个小个子的手挑起你想看的争端罢了。”

➹➹➹

Sameen Shaw不知道那个刀疤脸是怎么做到的,可是当她最新的任务是清除俄国黑帮的四大头目时,除了愣愣神之外,也没有太大的感觉。

只能说那哥们本事不坏。

Cole却不大乐意,清除一个目标,检索一组数据容易,他们这次接到的任务,可是整个纽约城地下势力最盘根错节的一组关系网,他这个信息专家再长两个脑袋也未必能短时间内把所有的信息整理归类,然后再找出最事半功倍的突破口。

Shaw在行动点,一家酒店的顶层套房等了他八个小时,期间点了两份外卖,一次牛排一次三明治,天黑的时候Cole仍然沮丧着脸,蓝眼睛无辜地一眨一眨,盯一会儿电脑屏幕揉两下。

Shaw最终摇了摇头,向那个呆子丢下一句话就拎着自己的黑提包离开了酒店。

“向外放出风声,就说五大家族里有人想除掉其他几家一家独大,这个你总能做到吧。”

2011年4月1日,愚人节这天,俄国黑帮五个头目之一在高速路上被一辆从后面开来的摩托车骑手一枪爆头,成为轰动纽约城的头条新闻。

随之而来几大家族的内讧更是精彩万分,当街械斗和枪战吓得居民不敢开门,交通一度陷入瘫痪。NYPD的调度警Lionel Fusco忙得团团转,在温度尚未彻底回暖的室外硬生生热出一头汗。

Samantha Groves在咖啡厅里吃甜点,一杯黑咖啡只剩下一个杯底,最新的报纸在她翘起的二郎腿上摊开着,无意中泄漏出的风情为她招来不少色眯眯的目光。

可她全不在意,从报纸上抬起头,又把目光转向了落地窗的外面,警车呜呜叫着停在路边,顶着个肚子的胖球扶着腰间的枪在那瞎指挥,伤员被救护车拉走,堵塞的交通引来鸣笛声一片。

再不安全的环境,依然有人行色匆匆,仿佛不赶时间就会死一样,仿佛没有他们地球就会爆炸一样。可他们是谁呢?不过一群自以为是的错误代码。

“你觉得可悲。”

一道没有什么情绪的声线响起,Samantha回过头,一身黑衣的Shaw在她对面落座,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好像刚才那句话不是她说的一般。

“奇怪,你知道可悲是什么感觉吗,混乱制造者小个子黑脸女士?”

“不要试图激怒我,Root。”

Root第一次听Shaw用这个名字称呼自己,和所有人的叫法不同,她把那个t的音节发成强调音,似威胁,似纵容,似无奈。

Root忽然不自在起来,她没想到Shaw会突然出现,她当然知道报纸上和街道上的混乱都是拜眼前这个人所赐,但她不清楚对方为什么会来到自己面前,就像她不明白一个第二轴障碍患者为何总能轻易解剖自己的情绪,不是作为Root,也不是Samantha Groves,而是藏在最深处的,另一个自己。

Shaw与那个人相熟相知,而这不管发生多少次,Root都不能不感到吃惊。

那个藏在深处的自己,连她都不愿去触碰,凭什么Shaw总能直达要害。

要做外科手术,却连麻醉剂都吝啬,一刀见骨,不嫌太残忍了么?

一个名字发音带来的奇妙感觉很快被愤怒取代,Root冷着一张脸,蹭地站起来,盯着Shaw看了几秒,对着那双墨黑的眸子,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不留片语,抽身离去。

Sameen Shaw深吸一口气,那股淡淡的香味像是更加浓郁了。她把Root剩下的甜点拉过来,用叉子胡乱往嘴里塞,脸颊鼓起一块,她有时候也会纳闷人类的情绪。

Root明明想激怒Shaw,结果却把自己气跑了。

——TBC——

我就想知道,开始那想,柏林,纽约,东京,不同的时区其实是同一个时间点,Shaw,Reese,Root三个人在同一个星球的不同国家经历不同的争端,有木有人发现。

恢复更新,会尽量一周更新两次左右的,因为现在太忙了,比不上以前清闲,这篇又想展开得大一些,还在看的大家很谢谢。

也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私语写个番外要不要。

评论

热度(71)

  1. No.20160418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