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脑洞 17

H缺钙:

Mr Finch 是想找Shaw聊聊的。他和Mr Reese 就能坐下来一起品茶聊天,在营救号码的间隙里偷点儿闲,“感知存在。”这是Mr Reese说的,当下就让Finch颇有共鸣。但对那位来无影去无踪还喜欢给老板装监听器的女士,Finch承认颇难抓住她的心理节奏,她会砸烂电话,又能追踪到图书馆里。她能悄无声息地给自己部下监控,她能在被需要时准时出现,但她似乎不需要什么,比如团队友谊,温情脉脉地坐下和老板喝杯下午茶谈谈人生观哲学什么的。而Shaw都拒绝了。


 


从档案中来看,Ms Shaw无法感知感情。但她一把将Gen搂紧的模样憨得可爱,这可不是二轴做得出来的。Finch也是打那之后才彻底坚信Ms Shaw才不是组织化的冷血执行人,有血有肉着呢。


 


从Ms Shaw和Mr Reese 极为合拍的任务执行模式看,Finch也曾有过一丝——“这俩人颇为相配”的念头。但Mr Reese 似乎对Shaw是一种大哥对妹妹的欣赏,而且是跨性别的。就如同Reese曾对Finch说过Shaw,“虽然有时执行任务有你这个天才黑客弄瘫电路网络之类的精彩配合,但我不得不说,Finch,是个有追求的特工都特别希望有Shaw这样的搭档。”


 


Finch眼镜后的双眼皮被撑得层次更为鲜明,“确实,Ms Shaw的各种技艺和应变能力都极为出色。如果对待营救对象态度能温情点就更完美了。”


 


“她可不是能够提前设定参数的机器人Finch,Shaw之所以是Shaw,就是因为她不同常人的行事风格。”Reese微微一笑,对于豁了性命也要替搭档报仇的Shaw,对于扔了两把枪过来并说“this is the plan”的Shaw, 当然除了抢车开抢橹摇的Shaw, Reese不能更满意了。天赋秉异,能力惊人,忠诚,又有趣,射膝盖时讲究力道角度美感,简直是平行世界的自己。


 


“不要以为你们在闯入黑帮营救号码后比试命中率的事情我不知道。”Finch见Mr Reese一副期待又激赏的表情,放下了手里的茶杯不满地看着搭档。


 


Mr Reese整了整衣领,“这可是关系到那门肩扛式榴炮归属的大事啊。”


 


Mr Finch的眼睛又睁大了些,Root不知什么时候进了地铁站,她懒洋洋地地在屏幕前坐下,随意端起杯茶喝了,“放松Harold,我想Sameen 和咱们的斯巴达野兽珍爱武器的心情不亚于你珍视代码,他们也有自己的黑科技乐子。”


 


Reese这回没有对Root的话表示不满或者不屑,他朝Finch撇了撇嘴角,仿佛在说,“瞧,这才是正解。”


 


Finch看了眼Root,发现她的黑眼圈比往常要重,鉴于近期号码不是特别多的情况,由不得Finch不去怀疑TM和Root又在悄悄捣鼓什么。


 


“Ms Groves,我想你昨晚没有休息好。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在地铁站里休息片刻。”Finch说完,发现Root的大眼睛闪烁着惊喜,“真贴心,Harold,”她开心地摊开手臂似个孩子,“不过我在从多伦多回来的飞机上已经睡了片刻。眼下,我想会会咱们的这位小王子。”Root走向Bear,伸出手任由Bear舔着她的掌心,她索性坐在地上,另只手顺着Bear光滑的毛发。


 


Finch低头看着挂着微笑的Root,当初她绑架自己时那股子邪乎劲儿和今天判若两人。是因为与机器相遇后,让这位冷血神经偏执的女士慢慢展现了温度吗?Finch对自己一手创造的机器暗中有些自豪,当然,是保留了疑虑和谨慎的自豪。


 


Root似乎不知疲倦,陪着Bear玩耍了半个多小时,并且随意道出了她此次多伦多之旅的成果,“她将一部分备用服务器存在了多伦多,我只是过去确保路径安全。咱们家这位姑娘总是考虑得这么周到。”她的嘴唇的弧度柔如半月,Finch未作评价,但看向Root的眼神也更加温和。


 


Shaw标志的鞋跟声传来,Root第一个发现,抬头后她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前特工小姐,Shaw也马上看见了出差回来的黑客小姐,见她腻出水的眼神,她微微扭头看向Bear,小拇指挑了挑垂荡的刘海,“看来咱家这小子今天吃饱了啊。我不用喂它零食了。”


 


“Ms Shaw欢迎你完成解救Ms Paulson的任务,不过我听说你射穿了九个人的膝盖,其中一个人的鼻骨还被你反复打断两次。”Finch又开始叨叨那套普世价值观“请勿如此暴力之类”。


 


“怎么,这样还不够?我可是救了他们的性命,两根鼻骨九个膝盖换他们累积几百年的无聊余生,这买卖还不划算?”Shaw没走向Root,只是朝Bear吹了声口哨,小家伙马上撒腿奔向它喜欢的特工小姐,Shaw开心地摸着Bear的头,迎接着Bear舔着她面庞的舌头,但眼角余光却扫向Root,“多伦多留住了你的小命,huh?”


 


Root起身靠在柱子旁,“没见到你可不敢死。”她的声音一如往常甜软,但更低沉——如果Root不仅仅是调情,而是专注在某个人身上,她的嗓音就添加了这样的特质。Finch听得出来,他也没否认Shaw的无聊余生说,和Reese互相看了眼,马上又了解了这种反客为主的尴尬来自于何处—— Root陪着Bear玩了半小时,不仅仅是为了交代她的多伦多之行,而是等待这位一身黑衣满眼对她都是不屑搭理的Ms Shaw。而Shaw,如此积极主动地要求工作,甚至无视Finch的信息提示,大概也仅仅因为思念Bear吧。而这两位主儿的眼神一个死死黏着对方,一个白眼下藏着浅浅的笑。


 


“John和我今天约了兽医带Bear去打疫苗,我想Ms Shaw你要和你的酒友告别了。”Finch打算终结尴尬,话音落下,Reese就吹响了口哨,Bear对于Reese的召唤向来无法抵抗,Reese小小得意地看着Shaw,宣誓主权般地微微撇嘴。


 


Shaw只好起身,“今天没号码?”


 


“我想Ms Shaw你漏了我给你的信息,今天并无号码。而且今天又轮到了你月度休息的时候。”Finch去拿帽子,将手中毡帽微微抬起对Root告别,“两位的工作热情着实可嘉,但今天并无加班福利。”


 


他和Reese一同出门,Bear走在他们前面,Reese忽然想起什么,“Shaw和Root,都不是为了加班而来的吧?”


 


“自然。”Finch回答。


 


Reese了然般地贼笑,Finch也抿嘴,发现Reese看着自己时,他马上收敛的笑意。听见Reese说,“你喜欢Dickens对不对?”


 


Reese见Finch略吃惊,Reese耸肩,“通过他的小说被翻烂的程度判断的。”


 


Finch点头,Reese接着说,“我想到了David Copperfield 里某些论述。”


 


Finch心会,“如同Ms Shaw, 低音量的,但是忠诚的,仿佛在安静之中的,爱。”Reese耸肩,“也许那位主儿还不自知。”Reese想起第一次见到Shaw时那个犹如受伤母豹子的表情,毫不犹豫射向自己枪子的模样,呵,她也有今天,Reese笑。



评论

热度(36)

  1. FaithShoot Archive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佚名啊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
  4. 赵子坷2012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