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授权翻译】Caged Animals——BlondeQ

咸粽喜欢吃糖:

这里是不负责任的翻译菌:_(:з」∠)_不想翻作者的话(因为我懒,而且她貌似有点话唠,说太多了)啊……心好累,还有13天就要开学了呢……=-=天呐,作业还没做!_(:з」∠)_啊,最后一周再补吧,恩,记着催更,我喜欢被催,看个POI培养出了抖M属性。


为了我的人身安全,在此申明:如果你对不负责任的翻译菌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不满意的地方可以提出来,&可挑错。至于错字病句……请随意,可忽视,可挑剔,仅你喜欢。如果实在不喜欢我的译文_(:з」∠)_,请右上点×    以及:建议阅读原作




下方正文



                      十一  十二  来自其他po主的十三章 十四章








第十章




对Root来说也不是很难弄清楚她到底要监视谁,虽然没从她那儿听到什么。即使是她就站在建筑外,街对面就是他们的号码。她拯救号码已经有段时间了时间,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不需要的帮助她也发现了某扇窗户上闪烁的狙击步枪的红外线瞄准灯,但Root有种感觉,这将是一个漫长,孤独的夜晚。


 


 


没有任何提示告诉她枪手到底坐在这座建筑的哪间公寓里,但Root知道是哪层楼,所以她开始有目的地爬楼梯。她走到了三楼,等了一分钟,在公寓三十五号和三十六号之间犹豫。


 


 


一个女人从三十五号公寓里出来,活跃地同手机那头的人聊天,聊着一个应该和她碰面的男人。Root假装寻找她的钥匙,看着那女人穿着高跟鞋和紧身皮裤,走下大厅。电梯门关上之后,Root拿起了那女人走出的公寓的锁, John借给她的9毫米握在手中,掂着挺有重感。很明显,派对成员跟狙击步枪扯不上关系,所以Root又默默地关上了公寓门。


 


 


所以说是三十六号公寓。Root没有犹豫,走到门口,尽可能安静地拿起锁。


 


 


她刚解开锁,便发现很难将门向内推开,一拳直朝她的头挥过来。她低下头躲闪,但还是被拳头打中了她的太阳穴,头向后倒去,撞到门框上,然后她恢复了平衡,将枪口对准了袭击她的人。


 


 


房里的第二个男人也已经将枪瞄准了她,就是那个靠窗的狙击枪手,显然,拿着把手枪指着她。Root的脑袋一阵眩晕,之前打她的人拿出了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


 


 


出手迅速,她抓住他的手腕,扭过他的胳膊,用他装有消音器的武器射向第二个人的膝盖,然后用自己枪柄的尾端打向之前那位给了她一拳的人的脖子,然后他便晕过去,倒在地上。Root摇摇晃晃地走向窗边那位被打爆了膝盖的仁兄,从他手上夺过手枪。将他从椅子上推开,也敲昏过去,然后靠在墙上,摸向狙击手之前坐着的椅子。她够不着,所以转过身来,将头的一侧靠在墙上。额头上传来冰凉的触感,她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稳定着自己。


 


 


一分钟后,她知道自己不会晕过去,因为她有低头回避,没有直接被打中,否则可不好说,所以她相当肯定她会有不适,而不是熊猫眼或下巴骨折。


 


 


这并不意味着不疼。


 


 


疼死了!


 


 


她的后脑勺,撞到门框的地方一震一震的。她小心翼翼地摸了摸,然后轻轻地碰了碰她的太阳穴,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厨房。用干毛巾裹了些冰块,拿它压着太阳穴,走回窗口的座位,透过狙击步枪的视线范围监视着街对面的公寓,他们的号码在黑暗中坐在笔记本电脑旁边。


 


 


她坐在那里观测,查看着其他可能的威胁,将那把俄罗斯半自动狙击步枪往回拉一些,这样枪上的瞄准镜便不能反射下方的灯光,从而暴露她的位置。


 


 


剩下的夜晚她都坐在了椅子上,只离开了两次。第一次,只是去拿更多的冰块,来敷她的太阳穴和后脑。然后,她将那位仁兄拽进了电梯,让他们的同伙找到。周围那些人开始发出的呻吟让她感到超级乏味。他们的口袋几乎是空的,但还有些弹药,当然她也就顺走了,她不知道他们是谁,也不知道他们在这儿的动机。TM在她耳边一语不发。


 


 


最后他们的号码在沙发上睡着了,笔记本电脑的蓝光照在他熟睡的脸上,直到他的电脑也一同睡去,房间一片黑暗。


 


 


现在,太阳刚刚开始照亮纽约的街头,她透过狙击枪的瞄准镜看见John出现在号码的公寓大楼外。她打开了耳机。


 


 


“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现身呢,John,”她打趣地说,看着Reese在三层楼下四处张望。


 


 


“你整晚都在这儿吗?”他问道。


 


 


“对面那座楼东边数第五个窗口。三楼,”她说道,看着Reese四下看了看,找到了她的窗口。


 


 


“有问题吗?”他问着,看向她坐着的地方。她知道他看不见她,房间里没有开灯,路灯也已熄灭,没有什么光亮照着她。但这并不能阻止Reese假装他们在面对面交谈。


 


 


“一切尽在掌控之中,”她说,敷着脑后的肿块。“好几个小时都没有人来过或者离开。但我想我们的号码迟早会去上班。”


 


 


“我来接手。我跟着他去上班,看看会发生什么,”他说。Root朝号码的公寓看过去,客厅里的灯才刚刚打开。


 


 


“他才刚刚醒来。如果你需要一个有利监视的地方,我建议三十六号公寓。之前已经有狙击手在这儿盯着了”,Root说着,从窗旁挪开,拿起她在地铁站向Reese借来的SIG  Pro手枪,思考着是否应该把那把带消音器的手枪也拿上。


 


 


她决定不妨也把那只枪拿上,把John的手枪塞进她牛仔裤的腰带里,她的裤子因枪的重量微微下滑。她把腰带忘在了地铁站里,记忆中Shaw咬着自己的胳膊,双手被绑着举过头顶的样子,让Root微微笑起一点,尽管头痛让她万分不适。


 


 


她打开衣柜,从衣架上取下一件连帽运动衫。只有这件衣服,所以也只能将就了。她犹豫了下,将它套过头顶,然后拿着消音手枪,在门垫前半跪下。她对John说,“钥匙在门垫下面。”


 


 


这样之后,Root开始往楼梯下走去,枪拔出来贴在身侧以防万一。当她到达大厅的时候,外面就有警察打开了闪光灯,有目的地进入,阻止任何人离开。有五六个市民焦急地站在大厅内。Root再次打开了她的耳机。


 


 


”转念一想,你可能会想等这里的事情平息下来,“Root打趣地说道,回到楼梯间里。她能听到John的叹息。“我需要一条替代路线来离开这儿。”


 


 


“稍等,”Finch的声音突然传出。


 


 


Harriet the spy(①),你在偷听吗?”Root“善意”地问到。Finch没有对她的评述作出回应。


 


 


“好吧,楼梯的底部,那儿应该有个服务使用门。如果门开着,你就应该能从主管的公寓里出来,到小巷里,”Finch随后说道。在他说完之前,Root已经尝试着去开门,发现门被锁着。她用枪柄的尾端敲开了门把手,强行将门打开。“如果你不弄出那么大的声响最好不过。你这样太惹人注意了。”


 


 


“那些警察看上去是玩儿真的,Root,“现在Root听到的是Shaw的声音。


 


 


“你就不能让Finch好好工作吗?”Root问道,试图让她语调欢快轻巧,尽管肾上腺素已经开始泵向她的静脉。


 


 


“如果你没有吸引整个NYPD的注意的话,我倒是会让他好好工作。他们之中有个人听到了噪音,正朝你的方向走去,”Shaw说道,即使透过耳机,Root也能听出来,相较于生气,Shaw更像是在担心。Root走进了凌乱的公寓。厨房的柜台上放着几碟脏盘子,一堆脏衣服堆在床边。


 


 


“你在担心我啊,Sameen ?“Root笑着问道。


 


 


“Miss Groves,你得快点,”Finch说道,声音里带着紧迫感。然后,有些惊慌失措,他补充道,“Mr Reese,你在做什么?”


 


 


“凶案组Riley警探,”John的声音传过来。Root听不见是否有人在答复他。“我会跟进调查的,你们这些男孩可以走了。”


 


 


Root试图打开公寓的后门,只发现它被锁住了。


 


 


“又一扇锁上的门,”她说。她转向沙发上方的窗户,也试着将它打开。窗框是封死了的。“窗口也不肯让步。我得打碎它。”


 


 


“不,让John进来干涉一下,”Finch严厉地说道。


 


 


“太迟了。跑,马上,”Shaw命令道。她是对的。让,John去阻止那个听到噪音后跟上Root的警察确实太迟了。


 


 


“不许动!举起手来!”警察喊道。Root将那把9毫米的枪柄尾端砸向玻璃,砸碎它,转过身来,微笑着看着这个看上去还没刮过胡子的年轻的家伙。他拔出了枪,但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当他跟着楼梯里的声音时,并没有期望找到什么。


 


 


Root又举起枪指着他,微笑着将双腿跨过窗台。在她落地之前,他开了一枪。Root本打算立刻跑远,但他的那枪擦伤了她左半边臀部,让她摔倒,拿枪的那只手杵到地上那堆碎玻璃上。


 


 


他走到窗口,又开了四枪。


 


 


三发脱靶。


 


 


一发没有。


 


 


Root发出一声挣扎的惊叫。


 


 


“Root,出什么事儿了?“Shaw的声音大声地在她耳内,升高的音调里带着焦虑。感觉像是她的左臂被撕裂开来。


 


 


“Miss Groves你还好吗?我们看不见小巷。“Finch的音调比Shaw的还高,惊慌失措且刺耳。但她没有时间停下来,牙关咬得太紧,让她不能说话。


 


 


她走到小巷与街道相连的拐角处,用右手将那件偏大的运动衫的兜帽套在头上,她的左手塞进口袋里,掩藏她的枪,希望也能掩饰她手臂上的伤。没有回头,Root冲进了行人川流不息的人行道上。


 


 


“去帮Reese。我出来了,”Root说道,在有人能抗议之前,她已经关掉了耳机,正快步离开现场,枪被握在灼热的右手里,揣在运动衫前面的大口袋里,随时准备着被掏出来。温热的液体在她的左前臂上流淌,她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咽下喉咙里的升起的不安。


 


 


前方的人行道显示成红灯,她想知道她该朝哪个方向走去。她不敢回头,害怕那个年轻的警察还在跟着她,正当她要向左转,穿过街道的时候,街对面的建筑上的屏幕开始闪烁,吸引了她的注意。


 


 


上面通常用霓虹灯光呈现着“RightOn Time”,但是“On Time”这两个词开始闪烁,然后完全熄灭。然后“Right”一词开始有节奏的闪烁,Root笑了笑,向右转身。


 


 


Root尽可能快地走着,密切留意着给的更多消息。在下一个十字路口,街对面的一台公共电话响了起来,Root便朝它走过去。当她走近了,它却不响了。


 


 


她被TM指引着去下一个需要她的未知地点。


 


 


Root跟着指引走了几个街区,然后再找不到更多提示。内心无比担忧,Root环顾了一下自己的四周,发现自己将太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追寻线索和观察周围的人,以及她肘部的疼痛上,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被指引到了哪里。


 


 


她在Shaw的掩护身份所住的公寓的楼下。再一次扫视四周,Root走进了公寓,当她进入了楼道里,没有再收到任何进一步的指示时,她便朝Shaw的公寓走去。脑袋感觉晕乎乎的,还有肆意的头痛,她笑着心想,自己可以看到Shaw喜欢喝什么样的啤酒或烈酒了。或者Shaw喜欢喝咖啡。任何能让她给那个被困在地铁站里的女人带点东西的线索都是有用的。


 


 


然后她突然有了一个在Shaw的床上休息片刻的想法,那个想法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吸引力。身体的一切都在向她叫嚣讨要。她早已筋疲力尽。


 


 


当她试着转动Shaw公寓的门把手时,并不出乎意料地发现,它没有锁着。但她的确在直接推门而入之前阻止了自己。


 


 


她立即将枪从连帽上衣的口袋里掏出来,慢慢地打开门,不知道会在里面找到什么。


 


 


Shaw的公寓被洗劫一空。


 


 


客厅的每一个抽屉都大开着,屈指可数的东西被扔到地板上。沙发垫被扔在一边的刀切开,填充物散落在客厅里。Root谨慎地向厨房走去。


 


 


橱柜也都是大开着。Root很惊讶,且很快就意识到她不该来厨房,这儿只有一些不配套的叉子,勺子和小刀。Shaw的厨房里几乎什么都没有。一块砧板,一对锋利的刀,四个配套的水杯,还有一个风格不一样的,三个酒杯,三个盘子,一个碗。第四个盘子变成了地板上的一滩碎渣。


 


 


既然没有人在厨房里,Root便继续走动到了卧室。这里,也是,衣服都被倒在地板上,床单从床垫上被扯下,床垫也像客厅里的沙发一样被切开。枕头也被切开。Root把手放在了被毁掉的枕套上,想着她本应该把其中一个带回给Shaw的。


 


 


但现在已经太晚了。


 


 


她把手从枕头上拿开,看见自己留下了血迹。


 


 


Root感觉到她的靴子踩在了一个坚实的东西上,她抬起了的脚。是一块小奖章,看起来很眼熟,但是Root说不准她到底在哪儿见过(②)。这是金色和红色相间的绶带,奖章上是一张男人的脸,西里尔字母,一个五角星,一把锤子和一把镰刀。她弯下腰把它捡起来,将它放在她血淋淋的手里,寻找着线索,想知道为什么这个东西,Shaw那么在意要将它保存起来。当然这个东西也有可能是入侵者的。也不是不可想象,俄罗斯人也许已经被Samaritan说服并成为它肮脏的手下。毕竟,那把狙击步枪,是俄罗斯的模型款式。Root把奖牌放进她牛仔裤的口袋里,然后又被提醒了,她的皮带被留在了地铁站里。她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从Shaw的衣橱里找条皮带来用作止血带。她不确定那是不是会有所帮助。


 


 


只剩下一个房间没检查了。浴室。


 


 


推开门的一瞬间,Root便知道公寓里除开她其实一个人也没有。当然,她猜也猜得到,Shaw的浴室里只有一点点个人物品。


 


 


外用酒精、纱布、不同宽度,不同强度的医用胶带,还有其他的绷带,剪刀,一把手术刀,细长的镊子。几乎抵得上一个ER。完美。除了散落在地板上的这些东西,药箱里只有一把牙刷,一个牙膏,一把梳子和一堆绑头发的带子。Shaw真不是个喜欢保养的女人。


 


 


Root畏缩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试图把连帽运动衫从身上脱下来,她受伤的手臂被扯动着,上面的血液粘着衣服的织物。抬起胳膊,疼痛折磨着她的身体,让她发出一声尖锐的抽泣,将血迹斑斑的羊毛运动衫拽过头顶。


 


 


她开始脱下衬衫,但不得不暂停,小心翼翼地坐到地上,拼命地抓住用右手抓住水池边缘,阻止自己下跌,但她的手掌上沾满了血液,变得滑腻;她半倒向地面,抵着墙壁,滑到地板上。她用自己的衬衫再次挣扎着,终于拿着剪刀,将自己身上的衬衫剪开。


 


 


肘部的疼痛传达到手臂,再进一步延伸到肩膀和背部,最终到达她的手腕和手掌。


 


 


她闭上眼睛,紧闭着,慢慢地深吸气,再吐出。她需要一只不发抖的手。


 


 


她睁开眼睛,低头看着手里的枪。有块玻璃嵌在她的指关节处,让她不能将手握成拳头。她的双手布满血液。她的另一只手臂,被子弹打中的那个,看上去也不太好。子弹没有真正射中她的手肘。相反,射中了肘部以上一英寸左右的地方,看起来好像没有打中骨头,只是打中了些软组织。Root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她只是知道这很疼而且在流血。很多血。


 


 


她给伤口消了毒,疼痛让她冒出了一身汗,她的脑袋在朝她尖叫,她差点晕过去,但她知道,如果她真的晕过去,事情只会变得更糟,所以她慢慢地喘了几口气,在脑内数到五希望自己能放松。


 


 


她做完自己能做的之后,用力地用纱布向手肘上的伤口施压,将伤口紧紧地包扎起来,再回到那只被玻璃渣弄伤的手。非惯用手使着镊子,把玻璃碎片从伤口里夹出来,咬紧牙关,喘着粗气。最终,她从地板上撑起了身子,冲洗了一下颤抖的手,给她的指关节消了毒,再在上面也缠上纱布,笨手笨脚地,因为她的手臂被射伤了,左手也没有经常用于精细运动。


 


 


她的脚下有一瓶可待因(③),她立刻就吃了两片。


 


 


Root离开了浴室,在卧室的地板上发现了一件系好扣子的衬衫。就这件好了。她可不能忍受再将一件恤衫套过头顶。那衬衫真的太短了,但她很满意它的大小,还好Shaw的肩膀不窄。她抓起Shaw的黑色皮夹克,想着她离开的时候可以用它来掩盖自己的伤口。


 


 


Root回到厨房,留下血迹斑斑的衬衫和帽衫,寻找着一瓶能止痛的东西。一瓶几乎没剩多少的威士忌,被Root两口就喝完,冰箱里还有一些廉价的啤酒。Root拿了两瓶,在地面上找到一个开瓶器,回到客厅里,在牌桌旁架起单人金属折叠椅,Shaw显然会把那牌桌叫做餐桌。


 


 


Root坐下来,哼了一声,将一个瓶子夹在两腿之间,用她打上绷带的手操作着开瓶器。洒了一些啤酒在裤子上,瓶盖掉到地上。Root看着飞溅出的液体滴在她的大腿上,从水珠逐渐渗透成一个大黑点。几个小时前,她还在用手指勾勒着Shaw留在她裤子上的水迹。


 


 


她感觉头昏眼花,睡意绵绵,她怀疑如果再多喝几口啤酒的话,自己可能会得脑震荡,脸扭曲着,打嗝对抗着从食道里冒上来的二氧化碳,剧烈的疼痛传达到她的肘部。


 


 


环顾客厅,Root很高兴她清理了所有被Shaw藏起来的武器。她意识到她之前应该先拿一把枪的,喝完了她的第一瓶啤酒,然后慢慢地回到浴室去取回那把带消音器的枪。她将空瓶子留在了水池边,朝牌桌走去,重重地将枪甩到桌上,然后笨手笨脚地打开第二瓶啤酒。


 


 


她坐了一会儿,狂饮着啤酒,想着Shaw的那堆被堆在地铁站地板上的整洁衣服。她的公寓就这样被扔在这儿。被翻了个底朝天。


 


 


她把啤酒瓶子放到桌上,打开耳机,意识到当她这么做的时候,感觉就像是被放慢了动作。就像是她的大脑在翻腾,像脱了链的自行车,她的身体在这放慢的动作里摇摇晃晃。


 


 


“号码怎么样了?”她问道,试图保持声音的平稳。


 


 


“Miss Groves,你还好吗?”回答她的是Finch。Root知道Shaw可能就在Finch旁边。


 


 


“一切看上去都很好。但我不得不继续前进,我不觉得我在这里是安全的,“Root咬着牙说道,又拿起啤酒瓶痛饮了一大口。


 


 


““这里”是哪里?我可以让Mr Reese——“Finch开口道,但Root打断了他,动了动身子,想坐得更舒服些。


 


 


“在一个朋友那里。就在号码附近的公寓里,”Root说道,希望Finch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没有回答,她担心他找不到她。她试图用她一贯漫不经心的语气,但她必须停下,不去想她接下来将说出口的东西。她的大脑像在被热油煎炸似的。“有人来过这里了。但上次我来的时候清理掉所有武器了,所以——”


 


 


“你在Miss Shaw的公寓里吗?你不安全,你得继续前进,”Finch恐慌地说着。“是Samaritan的人。那个闯入Miss Shaw公寓的警官——你得马上离开。”


 


 


“我不确定我现在能回去,而且……“Root说道,但不得不停下,一声呜咽从她喉咙里传出,因为她受伤了,她很害怕,她感到非常孤独。更糟的是,她感觉她快要晕过去了。她握紧了手中的瓶子,她紧紧地闭上眼睛,然后猛地睁开,睁大,试图清醒她的头脑。“嗯……但是……”


 


 


“我联系了John。他在路上了,请待在原地,“她能听到Finch说话,但他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在一座水墙的另一边。她的嘴有些干涩,她又举起瓶子想要喝一口。几秒钟之后,她才意识到啤酒瓶已经从她的指缝里滑落了,在地板上旋转,液体洒了一滩,扩散到她的鞋底。有液体沾湿了她的衬衫。


 


 


“Sam……?”Root开口,想要说话,但她甚至不确定她想要问什么。她只想知道Shaw在那儿。但如果那边有回应,她也听不见了。


 


———————————————————————————————————


备注:①:小侦探哈里特(书)同名电影:超级大间谍(1996)


②:305根妹电击大锤的时候,奖章出镜(挂在台灯下的特写)


③:用鸦片制成的止痛镇咳药(吃多了会上瘾)


 


 


吐槽:=-=我好想把“痛死了”翻成“痛成傻逼”_(:з)∠)_想了想这样不太好,恩,就这样,我们开虐了(个屁),接下来就是根妹因伤不得不留在地铁站和大锤同居一起待着,期间发生的各种故事,包括没羞没臊的滚床剧情,当然,根妹伤了手,只能做受(根总:要不是我伤了手,会让那小妖精攻?锤:←_←)



评论

热度(85)

  1. No.20160418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赵子坷2012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
  3. tianshengqs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
  4. Ri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
  5. JFM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