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翻译】【肖根】Your voice and little else but my - (四)

秋乙一:

《your voice and little else but my assiduous fear to cherish》


(Bob Hicok - Other Lives and Dimensions and Finally a Love Poem)


是否原创:译文,授权见第一节


作者:phwaa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119752


翻译: 秋乙一


配对:Sameen Shaw/Root


分级:M


特殊题材警告: 


Notes:先有Samaritan,再有TM。


电梯间:(一)(二)(三)(四)


---


她连着生了几天的气。


训练又长又累,结束的时候她的新兵们几乎就爬不起来。


但这让他们强了不少,足够应付下一个任务。他们要去调查一间疑似为TM做软件的工厂。(Root曾说他们只用Thornhill的软件,但Shaw现在不会想到她,不会想到任何与任务无关的事。)


她看着站在工厂外围的士兵们,他们看起来万分挺拔,她却不停地想着他们在训练场里时看起来又有多瘦小。她打开公共频道,要求所有人报告位置。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汇报,确认完毕后,她下达了行动的指令。


几个小队被分派到不同的入口,他们同时爆破了门,朝里行进。


Shaw带的是从北边进入的小队,燃烧的爆炸物给她的面罩带了些蒸汽,但进去后不久便重新清晰起来。他们很快确认唯一在使用的房间位于工厂主楼层,但Shaw依然给每个房间都派驻了士兵。


“把你们的手举起来,”面罩让她的声音有些模糊,她将枪抬高了些,“举起来。”


六个只穿了裤衩的男人被押到墙边,对着墙一字排开。他们被勒令不准出声,双手高举压在墙上。


他们没有搜出任何与电脑相关的东西,他们只是一群毒贩,而且是不怎么混得开的毒贩。化学品参差不齐,衣服上沾着各种味道,还有被酸烧出来的孔。化学仪器足够制造出毁灭世界的东西,但这些人明显不够格,或者说,他们才刚开始。


他们还发现了许多药片,Shaw知道这是犯罪,但绝对够不上恐怖行动。


但她的士兵还在等她的命令,他们看着她手里的枪,再回头看那些被他们按在墙上瑟瑟发抖的犯人。


格杀勿论,这是总统的命令,Shaw不敢苟同,但仍会执行得一丝不苟。


--


她给总统写着一封措辞激烈的信,房门被谁用力推开,砸在了后面的墙上。


“听说你前天的任务挺危险的。”Martine笑得虚情假意,眼里有不怀好意的光。在爆炸带来的一系列人员变动中,最糟糕的是Martine也成了队长之一。“扫荡了一间工厂,还杀了一些大毒贩,他们有反抗吗?”


“听说上周你的一个士兵对着自己的脚开了枪,”Shaw放下笔在指尖转着笔盖,“你教他的?”


Martine的眼神冷了下来,但脸上笑容不减。她向走廊走去,手指沿着门轴划过,回头时满脸的得意。“你的小女朋友还在兴风作浪。”她说。Shaw眼睛都没眨,但胃里突然变得沉甸甸的。“她做那些事得到许可了吗?”


Shaw强迫自己微笑,强迫自己积攒剩下所有的力气开口。“你又出过几次任务?”她避开了前一个话题,因为她没办法讨论这个,她没办法讨论Root。


Martine没有回答,因为答案会令她难堪,所以她毫不意外地微笑,而后转身离开。“别担心,”她在彻底消失再拐角前低语,“我会好好留意她的。”


Shaw突然觉得想吐。


--


Greer的办公室比其他人任何人都要豪华,她等了一小时才被允许进去。


“我亲爱的Sameen,”他在她进来时站了起来,“你能来我很高兴。”


“我一个小时前就到了。”她边说边坐下。


她的态度让他有些震惊,但她原来也这样,所以他只点点头,也重新坐下。“来吧,告诉我,”他向后靠着椅背,椅子摇了摇才停下,“是什么在困扰你?”


“你让我去杀毒贩。”她将双手抱在胸前。


Greer挑起了眉毛,等了整整一分钟才回答。这大约是什么新的领导技巧,给她时间让她好好消化自己的话。Shaw希望他不会每句话都这样,她只不耐烦地抖腿。


“据我所知,他们涉嫌为恐怖组织制作软件。”


“好吧,他们没有。”


“我明白了。”


“你知道他们没有。”


这是一句指责,而她很惊讶Greer竟然没有表达什么明显的不悦。他的双手依然粗糙得沟壑密布,摩擦时声音刺耳,似有火花闪过。“Sameen,但他们依然是坏人不是吗?”


她忍不住皱起了眉,都没有时间调整情绪。“这不是重点,”她微微前倾,对着总统发出了一声冷笑,“这不是Samaritan的意义。我们杀那些恐怖份子、那些乱党,我们杀人是因为我们不得不这样做,而不是因为我们可以这样做。”


Greer又等了一会儿,这次的停顿和先前不同。他像是在评估她、打量她,思考要怎么处置这件事。他一会儿就做下了决定,“你是对的,”他起身笑着摇头,就像这一切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我会告诉情报部门再对情报做一次筛选,同时确保你不会再接到类似的任务。”


她不愿意去想识别一个谎言有多么容易。她喜欢Samaritan带来的单纯,杀掉恐怖份子,让世界向和平买进一步。她喜欢这样的事,而不是眼前这个慢慢展开的世界。


所以她点点头示意,“长官。”


所以她起身离开,回到基地。


--


健身房里除了Root没有其他人。同从前一样,她坐在正中间的垫子上。


她没有忘记这里几个月前发生了什么。她没有即时制止,Root的手指在她的腹部灼烧,一路向上到她的胸部,在她的皮肤上留下疤痕。(她有上百万个一模一样的梦。)


房里一片寂静,但她的心跳在加剧,愤怒即将爆棚。“我不会和你打。”她走近了几步,最后停在三个垫子之外的地方。她离她太远了,她觉得冷,觉得将要窒息。


“我们现在这状态也和打架差不多。”


她们的冷战荒谬又琐碎,和身体无关,没有碰撞也没有谁把谁按在硬木地板上。而她从未打过这样的战争,也从未如此关心一个人,足够到注意到这中间的差别。


Shaw摇摇头,耸了耸肩,“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过来点儿。”


“为什么?”


Root笑了出来,“为什么不呢?”


“我不管你在做什么,但你得立刻停手,”她们间的间隔刺得她眨眨眼,“你觉得自己很重要?重要到他不会杀了你?”


Root脸上的笑容没有消弭,但她目光垂了下去,这永远足够说明什么。“你觉得他们为什么会杀了我呢Sameen?”她装着无知,“因为太好奇?”


“别装傻。”Shaw前进了一步,这近乎出自本能。她本能地想保护她,本能地想在危险降临时靠近她。“你没那么傻。”


沉默持续了很长时间,长到Shaw一度认为她们没人会再说话。或许她们终于走到了结局,她们已经离得太远,Root走失了太久,她将走到一个Shaw不会跟去的地方。


正当沉默蔓延到即将窒息,正当气氛压抑得Shaw觉得再也受不了时,Root开了口。她听起来有些恼火,“你难道看不到——”


突然被推开的门和随之蜂拥而入的新兵打断了Root要说的话,他们像是注意不到正中间紧张的气氛,自顾自地在周围找好垫子,和对手练习。先前的氛围消失无踪,Root重回沉默,直勾勾地看着前方,不去管周围的人。


“真是抱歉,”Martine站到她们中央,拍拍手示意其他人安静,“打扰到你们了吗?”


事实是他们确实打扰到了她们,Shaw也正准备直说,但Root像是终于回过神来,冲周围的人微笑了一下。“当然没有。”她的语气万分友好,和Martine间的双向厌恶似乎毫不影响她灿烂的笑。


Martine扬眉说:“没有吗?”


“没有,”Root的语调甜得发腻,“小心别在练习的时候扭断脖子。”她说完便离开了。


她走后,Martine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Shaw身上,冷冰冰地对她笑,“她还挺机灵的。”


Shaw又皱起了眉,然后强迫自己冷静,“什么?”


Martine没有理她,回头看向因Root离开还在来回晃着的门,“但我总会找到她的小秘密。”


--


所有人都为一条新线索而疯狂。


她接下来的几天都在为她这辈子最重要的任务做计划。情报是从高层传来的,得到消息的士兵早已被抹去所有的真实身份。


“情报显示……”Lopez站在桌子末端,说话磕磕巴巴的,似乎所有词都被牙给绊了跤,重重跌出,“Harold Finch过去两年都在这个地点活动。监控部门已经对这里实施了24小时的监控,如果有任何可疑活动我们都会立即得到消息。”


他看了看桌子旁这圈人,不安地扭着脚,正要继续说的时候被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打断,只能颤抖着一个个解答。Greer毫不意外地没有参会,但所有部门的长官都在,阶层高的队长也在。Shaw站在长桌另一头,接过其他人一份接一份递来的、带着褶皱的文件。


Shaw站得笔直,屋里一篇嘈杂的嗡嗡声,然后她听见了Lopez的另一句话,“Shaw队长和她的小队负责本次袭击——”


屋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转头来看她,眼里带着期待。


她点点头,“没错。”然后结束了她的发言。


Lopez猛地抬头看她,笑得十分理解,像是他们有了什么奇异的共鸣一般,好一会儿后才继续向下讲。


但在训练场时,当她的士兵列队在她面前站好,她试着做一个好点儿的发言。


“这会是,”她用力强调每一个字,“你们这辈子最重要的一次任务。”


“去年我游到了——”


“Ramirez,这次是最重要的。”


说话的女孩耸耸肩,但还是点点头。Shaw顺着队伍继续向下走。


他们都看过了目的地的平面图,一些伪装成游客的情报人员拍的图片,照片质量很差,也绝对查不到Samaritan头上。从外面看,目标地点里面是空的,只是一个大大方方地被遗弃在城中心路边的图书馆而已,再平凡不过。


“图书馆有三个出口,三个队伍,每队五人,分两个小组行动,”她说,“两人留守出口,其余三人以闪电战向里行进,三队在中间碰头。我会是正门那支队伍的第四个人,我认为Finch会在中央房间的第二层楼,但他一定会有重装防守。他们每个房间、每个角落都有摄像头,不管你怎么安静怎么躲藏,都一定会在对方视线范围里。”


房里的人齐齐倒吸了口气,然后一个接一个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Finch是乱党的领袖,他创造了TM,建立了恐怖组织,挑起了这场杀了你们半数亲戚的战争。这些都是他的手笔,”她抿着嘴唇,站在房中央将她的队员一个个地看过去,“你们是我带出来的,这代表你们比这个国家所有的队伍都要更棒、更强。如果我们也抓不到一个瘸子的话,那么就没人做得到了。”


没人叫好,也没人鼓掌或是吹口哨,所有人都静静地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所有人都明白这次任务的重要性。


这次任务可以结束战争,她的队伍要么满载而归要么两手空空,要么成为英雄要么沦为笑话,不成功便成仁。


她在巨大的压力下晃了晃,然后挺得笔直。


--


这次她只等了十分钟。她进门前深吸了口气,眼前的办公室不知怎么的变得更大了。


“Sameen,my dear,”Greer合上手,直接起身向她走过来,“快进来。”


她犹豫了一会儿,在他碰到她手肘时抑制住畏缩的冲动。他的手一如既往的冰冷,粗糙。


“你要见我?”她希望这场对话能尽快开始尽快结束,能让她赶紧回去继续完善计划。因为Fowler昨天脱靶了三次,Wallace三天都没打赢过什么人,因为Shaw还没有准备好。


“我总会想见你,”他微笑的样子总是一个毛骨悚然的老人模样,她可以肯定他一直以一个父亲的形象自居,“快坐,别拘束,想喝点什么吗?”


她摇摇头,“长官——”


“我知道你可能认为自己配不上这个任务……”他的第一句话便让她皱起了眉。Shaw知道自己绝对配得上,她的队伍在全国来看都是最有实力的,在他的军队里也绝对挑不出第二支。“但我向你保证,如果任务能有任何成果,也一定是你和你的小队完成的,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Shaw点头,嘴角微微上扬,看起来没原来那么恼火了,“我也这样认为。”


“有件事我从未告诉过你,”他靠在椅背上,闭上眼沉思了一会儿,像是回忆正在眼帘后上映,“但我原来见过Harold Finch,我们甚至可以说是熟人。Samaritan的父亲和Harold是好友,他们是大学同学,我想这两个对立机器的基础和根源便是从那里开始的。世界需要秩序,Arthur明白这一点。”


她觉得自己就应该要点喝的。


Greer看着他的观众。“Arthur是以创造上帝的信念创造了Samaritan。以圣经来看,上帝照看这个世界,确保其平安,而这就是Samaritan的设计理念。但……Sameen,Harold是个容易嫉妒的人,他的嫉妒体现在了他的创造物里,一个太过情感化、对世界毫无建树的机器,”Greer挥舞着双手,“看看那些炸弹对这个国家做了些什么。”


他停了下来,屋里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唯一的声音是Greer转椅的吱呀声。


“同TM与Samaritan无法共存一样,”他停顿了一会儿,身体前倾深吸一口气,“Harold同我也不能共存。”


他冲她扬起了眉毛,高高在上,威武自大。他要传达的意思很明显。


他们预计两天后出发,Harold Finch活不过这周。


--


未完待续


(Surprise??其实本打算下一节两人*&!翻完再发的,但下一节太长了而五月要结束了所以就……拯救空档……)

评论

热度(126)

  1. Oo单翼..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3. 满满的粮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秋太太精品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