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绝密校史·Shoot卷·(四)

南瓜灯博士Share:

>>>


绝密校史·Shoot卷·序


绝密校史·Shoot卷·(一)


绝密校史·Shoot卷·(二)


绝密校史·Shoot卷·(三)




>>>


绝密校史·Shoot卷·(四)




Finch好说歹说,可算是改变了老校长的心意,大小Sam可以免遭退学的处分,但前提是她们得给彼此道歉。




Reese觉得若是自己和Finch能亲自出马和侄女们面谈,道歉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但他们俩不能去学校,只好劳烦老校长把大小Sam押送到离学校最近的镇子上。




Fusco气得想退休——光是把这两人塞进一辆车里就废了牛劲。




“您要带我去哪啊?”Sameen率先发问。




“把你们俩拉出去枪毙!”Fusco没好气地回答。




“走吧校长。”Samantha利落地钻进副驾驶位,仿佛这样就能显出自己比大Sam乖巧。




“你下来”,大Sam拉开车门,去哪、干什么,好像都不重要了,“我坐前面”。




“都给我坐好!要不然一起滚蛋回家!”Fusco一声呵斥,大Sam悻悻地坐进了后座。




为了保证接下来的谈话能有个严肃的气氛,Finch和Reese在镇上唯一的酒吧里只点了两杯绿茶。他们原本想打个赌,赌Shaw和Root谁会先道歉,结果赌局因没人愿意押Shaw先开口而落空了。




(校史撰者注:保证谈话的气氛只是个借口,事实是,这个酒吧曾给Finch和Reese留下过心理阴影,他们绝不会再在这里喝酒了,感兴趣的看官可以去《Rinch卷·(四)》中查阅两位的酒吧轶事。)




两个人转而猜起侄女们打架的原因。小偷小摸最先被排除,Shaw和Root都不是那种孩子。生活习惯不和倒是有可能,但也不至于让两人大打出手。




“不会是感情问题吧?”Reese假正经地问了一句,话音未落连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他和Finch都想象不出Shaw和Root为另一个人争风吃醋的样子。




“等等,感情问题?”Finch的笑容僵在脸上。Reese瞬间读懂Finch的猜测,两个人再也轻松不起来了。




*




兼职司机Fusco此刻如坐针毡,他很佩服这两位乘客:一个在前座一会儿涂唇膏一会儿整理领口,弄得Fusco不好意思看后视镜,另一个上车前还被威胁退学,转眼间已经横在后座呼呼大睡了,其实是发生在前座那位整理领口之后的事——开车的要是Carter,估计多少能猜到些什么。




教导主任Carter这会儿也没闲着,本想去大小Sam的寝室看一眼,可两人都不在,宿管阿姨说是被校长叫走的。Carter没多想,决定顺道去隔壁Martine那屋瞧瞧。




这丫头也不是省油的灯,学习训练特别用功,但就是在住宿这件事上非要当刺儿头。室友已经换了三四任,她不是嫌人家作息时间不规律,就是指责人家有不良嗜好,反正全世界都在耽误她好好学习。单人宿舍的成就最终还是被她达成了。




而Carter在敲响Martine屋门的那一刻,灵光又乍现了。




*




酒吧门口,大Sam下车伸了个懒腰,故作轻松地对Fusco说:“呦,校长,原来是请我喝酒啊!”




“呦,校长,原来是请”,小Sam鹦鹉学舌般跟着说到,“请我们喝酒啊!”说“我们”的时候还顺便把手搭在了Fusco肩上。




Fusco没理睬,直接大步上前打开门:“进去吧。”




酒吧里没什么人,Shaw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和叔叔Reese忧心忡忡的眼神对上了,而身后的Root这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又和Shaw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




老校长连寒暄的机会都没给Finch和Reese留,把大小Sam送进屋便转身回到了车里,他这一天感受到的尴尬已经够多了。




Finch和Root,Reese和Shaw,分桌而坐,相距不远不近刚刚好,互相瞄得见表情听不见对话。




两个侄女自知理亏,都不做声,等着叔叔问话。Root心想,若是叔叔问自己为什么打架,她就偷换概念,说是Shaw先动的手。Shaw心想,若是叔叔问自己为什么对Root下重手,她就转移话题,说是Root先动的手。




年轻人思路活跃,还是没架住中老年的出其不意。一句“你是不是喜欢人家”让Shaw呛了一大口汽水,慌忙抽纸巾擦嘴的时候她断定,Root也遭遇到了同样莫名其妙的问题。




而让Root心虚的是,这个问题并不莫名其妙。




“什么?不可能!”——这句本该属于大小Sam的台词,正在被东点寝室中的Martine以惊恐的方式喷到Carter脸上——让自己和大小Sam其中的一个换宿舍?Martine觉得教导主任一定是在开玩笑。




*




Finch和Reese永远不会交换共享他们这次叔侄谈话的内容,因为Finch在列举Shaw的缺点,Reese在列举Root的缺点,好像她们俩若真互生情愫,就是件比打架斗殴还严重的事。




Root一条条地反驳回去,Finch分不清她这是不打自招还是逆反心理。




Shaw搬出两人初见时Reese在一旁说的那些夸赞Root的话,以此来证明Reese“虚伪”。




话题自然又绕回到“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大小Sam都坚决否认。




Root否认起来有些底气不足:“真没有,你想什么呢!哎呀,你来不就是想让我给她道歉吗,我道歉,我道歉行了吧!”




Shaw否认起来带点虚张声势:“都跟你说了没有,还得问几遍!没被她烦死就算我命大了,要不然能揍她嘛!”




虽然没什么实际的交流成果,但歪打正着,还都滚到了“道歉”这一步。Finch和Reese领着各自的侄女去找Fusco,因为互相道歉不是目的,得让老校长亲耳听到了两声“对不起”才算完成任务。




Finch和Root坐的离门远,往门口走的时候,耳尖的Root听到Shaw对Reese说:“道歉可以,有个条件,我要换宿舍。”




四个人站在Fusco面前,让他没想到的是,Shaw先开口了,一声“对不起”里多少还带点不服气,但大Sam能主动道歉已是不易。惊喜的目光集体从大Sam身上转移到小Sam这儿时都变成了期许,期许之下,小Sam的话堵了大Sam一个措手不及:“道歉可以,有个条件,我要换宿舍。”




面面相觑之时,Carter的电话及时救场,Fusco放下手机,胸有成竹地对小Sam说:“换宿舍是吧?我先听听你道歉的态度够不够诚恳。”




Root一听这话便对那通来电的内容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立马向Shaw鞠躬:“Sameen对不起。”




大Sam心堵得已不想再多瞧Root半眼:“说吧,校长,谁?换到哪屋?”




“你,去隔壁,和Martine住一间。”




——比起这边过山车般的对话,Carter对Martine的循循善诱显然要高明多了:




“不肯换宿舍?老师理解。那你不用动,让她们其中一个搬来可以吧?”;“她们都不是老实人?老师知道。那把她们分开总比她们天天在你隔壁打架要安静吧?”;“再说,老师还给你个选择的权力呢!你想选大Sam还是小Sam?”……




“Shaw吧。”痛恨指甲油味儿的Martine勉为其难地说。




*




回去的路上,Fusco一身轻松,Carter刚好解决了宿舍的事,叔侄谈话也很有成效,大小Sam都像霜打的茄子,老实得很。




这回睡觉的是小Sam,她没和大Sam争副驾驶的位置,把头枕在自己手上,每一寸呼吸都像是经过了复杂精密的演算。




大Sam把车窗关上了,最后一丝晚风吹进来的时候她想,Root真的很讨厌,就像不加冰的可乐,像电风扇转动的最后一圈,像烤糊的棉花糖,像走火的枪。




>>>


绝密校史·Shoot卷·(五)



评论

热度(94)

  1. No.20160418南瓜灯博士Shar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佚名啊南瓜灯博士Shar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