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绝密校史·Shoot卷·(三)

南瓜灯博士Share:

>>>


绝密校史·Shoot卷·序


绝密校史·Shoot卷·(一)


绝密校史·Shoot卷·(二)




>>>


绝密校史·Shoot卷·(三)




看来人还是要多尝试——在与Shaw抢占各科最优的过程中,Root开始审视特工这个职业的趣味:研究众生、伪装百态;掌握五花八门的知识、挑战稀奇古怪的任务;宏观与慈悲是处世之道,专注而冷漠是行事守则。这样的人生像是为自己量身打造。而Finch不让自己接触机器也无可厚非,学的越多便越能感到自己的狭窄,人类发展已经到了极限,与更高层次交流首先要达到在本层次里的储备最高,经验几乎是Root储备之中的一块空白,东点是让填补空白事半功倍的起跑线。




Shaw因此有了新烦恼——得努力不表现出厌烦Root。她们现在是竞争关系,不明就里的人会把这份厌烦推算成小肚鸡肠,Root则会推算成气急败坏,无论Shaw愿不愿意,她都已经被拖进了一场心理战。以上分析是Carter帮Shaw做的。




Carter不知道的是,Shaw心底里是很享受这种竞争的,不断摆脱或超越能让自己保持清醒,可比遥遥领先有意思多了。




Shaw不知道的是,Carter其实把一碗水端得很平,差别对待不仅抚平了Shaw的不安,也让散漫的Root积极起来。




Root不知道的是,Carter也面临着莫名被轻视的困惑,在这个教导主任看来,出类拔萃的大小Sam是自己工作成果的代表,但校长却一听到这两个学生的事就皱眉头。




而校长Fusco不知道的是,Reese已经把他的电话号码屏蔽了。他怎么都不肯相信大小Sam与Reese和Finch没关系,Finch在屡次否认之后也开始丧失耐心,本是想低调处理两个侄女去东点上学的事,Fusco没完没了的质疑却让这事变成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能拿到明面上讨论的话题只有两个,第一,小Sam的脚终于好了,第二,大Sam和小Sam还是那么形影不离。




小Sam痊愈,最开心的是大Sam——Root终于能上格斗课了。




格斗老师几乎是被全年级的每位同事都叮嘱了一遍:一定要让小大Sam对打一次。




尽管身为教导主任应该明令禁止下属们赌博,但Carter还是忍不住旁敲侧击地打听,不出她所料,Root的赔率特别高。




*




这场全校师生们翘首以盼的对打要比想象中激烈,毕竟朝夕相处了小半个学期,彼此太熟悉,Shaw和Root三两招之内就互相锁住了。




这场对打也比想象的无聊,看这架势像是谁先松劲谁的脑袋就会被对方用脚卸下来,躺在地上互相锁住的两个人也就这么陷入僵持,刚开局时围观喊“打”的同学们也都坐下了。




眼看着就要到下课的时间,老师只好宣判平局。




两个人慢慢站起来,一边是满眼不甘的大Sam,一边是嘴角挂笑的小Sam,”大戏“不大,索然散场,其他人扫兴地往门口走去。




“你笑个屁。”Shaw的声音淹没在下课铃声里,只被Root一个人捕捉到。




而Root的声音正好踩着铃声结束的点儿飘了出来:“你想玩69就直说呗。”




谁能想到这场“大小Sam对打”的大戏,正片清汤寡水,彩蛋却这么劲爆?一边是对Root不着调的言语挑衅早就习以为常却第一次要面对这么多观众的怒不可遏的Shaw,一边是对Shaw不痛不痒的白眼回应早就习以为常这一次却预感不太好的Root,全体观众站在门口,愣得连起哄都忘了怎么开口。




续集来得比彩蛋还惊喜,Shaw一拳砸过去,Root勉强挡住,重心不稳倒在地上,”大Sam显然没打算给小Sam再站起身的机会“……




*




“然后呢?然后呢?”办公室里,同事们七嘴八舌地问。




“然后?然后当然是我把她们分开了呀,这不被我罚跑圈呢么!”格斗老师一撇头,将同事们的视线引向窗外。




楼下,跑道上,Shaw正在埋头跑第25圈,惩罚才过半,迎面来的是被自己扣了一圈的埋着头的Root,惩罚却还有1圈就将结束。




其实格斗老师根本没看到后半部“大小Sam对打大戏续集”,等他好不容易挤进观赏席前排,就只剩下个大结局:大Sam解气地停了手,小Sam捂着脸倒在地上,”咝咝“抽气的声音证明她暂时还不需要救护车。同事们都以为他罚大Sam跑两万米却只罚小Sam一万米的依据是大Sam先动的手,但真正原因是,他知道,Shaw已经在斗殴中占便宜了。




惩罚颇具效果。Root的脚步声越来越近,Shaw开始后悔。刚才下手的确重了,从Root当时的表情来看,她可能真的不是故意让全班同学看笑话的,再说,谁知道她那么完蛋,一拳就撂倒了,大打一场的架势都摆出来了,不接着揍下去岂不是更尴尬?




惩罚毫无效果。Shaw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被打时都来不及的委屈这会顶了Root满肚子。不就是句玩笑话,至于吗?平时没少打趣,也不见她真生气,怎么当着别人的面就这么大反应,是有多怕和自己扯上同学之外的关系?




距离四米远,Shaw忍不住抬起头,一抬头就瞄见Root脸上的伤,想起她脚伤才刚好,午饭顿时在胃里翻江倒海,”作孽啊,午饭还是人家给我打的“。




距离两米远,Root忍不住抬起头,一抬头瞄见Shaw脸上的汗,竟然觉得有点香艳,满肚子的委屈瞬间被催化成了耻辱:十八禁的段子对着面前这个人张口就来,但真正意义上的对她心动,这还是第一次,居然是在这个时候,”呵,刚才是谁因为一句玩笑被人家揍了一顿来着,心动你大爷,不对,心动你叔叔啊“。




距离半米远,两个人都在最内圈的跑道,好像都忘了让路。Shaw不担心相撞,她已经决定来个急刹车式的道歉。




Root也不担心相撞,她突然闪身挪到了外侧,只留一只脚还在原地——Shaw被绊倒,那句”对不起“摔碎在地上,还没说出口就夭折了。




”小Sam显然没打算给大Sam再站起身的机会。“




*




老师们到达案发现场,“大小Sam对打大戏第三集”也大结局了:小Sam解气地停了手,大Sam捂着脸倒在地上,”咝咝“抽气的声音证明她暂时还不需要救护车。




办公室里”又打起来啦“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格斗老师就知道,这事已经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了。




新的惩罚由教导主任Carter亲自开出,就在她分别与大小Sam进行了简短的对话之后。




Root被按在操场边保持单脚站立、另一只脚伸出去绊人的动作。三场打斗让Root觉得大脑比身子还累,直到天黑拖着两条沉重的腿走回到宿舍时,她才反应过来,这么”有趣“的惩罚方式,一定是Shaw的主意。




Shaw被按在电脑前敲同一篇令人头晕眼花的代码一千遍,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这是Root的主意,但直到结束了机械化的操作回到宿舍时,Shaw才反应过来,代码的意思很简单:




”Sameen Shaw,kiss my ass!“




*




隔壁宿舍的Martine把状告到了教职工宿舍,校长和教导主任赶到第三个案发现场时,这一天的第四部”大小Sam对打大戏“已经无疾而终,看双方精疲力竭的样子,今夜应该不会再有第五部了。




回去的路上,教导主任暗自感叹老校长的高明,大小Sam闹成这样,刺激两个人竞争的确不是什么好主意,扭头一看老校长的脸色,Carter又不懂了,怎么还反倒喜上眉梢?




Fusco回到自己房间,眉梢那点儿喜蔓延了整张脸:这回放心了,就这俩熊孩子,绝对不可能和Reese、Finch有什么关系。他俩得脑子被门挤成什么样,才能派这么两个祖宗来母校处理谋杀案?




这些天也没少叨扰Finch,Fusco想着得跟他解释清楚。




电话刚接通,Finch忍无可忍的语气就刺了过来:“行行行,老校长,我承认,Samantha Groves是我侄女,Sameen Shaw是Reese侄女!我承认还不行嘛,!”




“啊?”




“没告诉您是不想给您添麻烦,不过现在我们也想通了,这俩孩子挺懂事的,没必要瞒着。”




“抽空来趟学校把她俩领回去吧”,沉默片刻后,Fusco淡淡地说道:“这俩孩子确实懂事,太懂事了,我们教不了。”




>>>


绝密校史·Shoot卷·(四)



评论

热度(103)

  1. No.20160418南瓜灯博士Shar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