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Before that day

POI百合病社:

adgjmptw:

拯救首页缺乏糖分系列……时间点是大锤得救回到小分队之后。411里TM模拟的场景虽然根妹可能是知道的,但是大锤肯定不知道那个模拟里关于“也许某一天”的对话……于是这是一个TM宝宝创造了一个绝妙的二人世界让她们俩谈论这个话题的故事……_(:з」∠)_

——————————————————————————————————

The Machine给了他们一个奇怪的任务。


这不是说这个任务本身有什么令人觉得不对劲的地方。至今为止,“她”给出过很多零碎、看起来又毫无相关性的指令,这并不奇怪,毕竟一秒钟对于“她”而言已经算是一个漫长的思考时间。而Root,作为一个合格的“互动界面”,最擅长的便是解读那些信息,然后在执行指令的过程中找出这次行动的目的。

她们一直是这样配合的。

事实也证明,TM的每一步指示都有“她”独有的计划性。“她”知道他们每一个人应该被放在什么样的位置,这就代表着一般来说,“她”会将他们在合适的时间,分派到一个最合适的岗位上去。、


可这次不同。


TM给了一个号码,明确地向Root提出了不需要“额外”的技术和火力支持的要求。并且,在她向TM进一步询问如何定义“额外”时,人工耳蜗里便再也没有传来过任何信息。好吧,她不介意陪她的朋友玩一玩解谜游戏,如果这是“她”的愿望的话。

 但很快,在到达了指定的任务地点之后她就发现,这其实根本不是一个需要“解谜”的指示。


“你不会想知道在大清早被一通电话叫起来的人有多容易被惹毛,所以,”Shaw脸色难看地瞪了她一眼,“别拿那种玩味的目光盯着我了行么?”

“谁让你过来的?”Root瞥了街角的监控摄像头一眼,“她”配合地在她望过去的时候闪了闪红灯。

“Finch,”Shaw咬着牙念出这个名字,“说他们被一些事情缠住了没办法处理这个号码,不得已必须派我来。”

“你的确需要休息,”Root收起了笑意,一手轻轻掀起Shaw的外套,露出了包裹在她腹部的染血纱布,“你的伤还没完全好起来。”

Shaw翻了个白眼,一把拍开她的手,“哦得了!躺在床上闻着消毒水味,像个瘫痪一样等人伺候的日子我可过够了!听着,我做过医生,我知道我的身体什么时候恢复的差不多了,你们完全没必要把我像个易碎的瓷器一样供起来。”

“哦是吗?”Root收回手,Shaw发现她现在的表情就和Finch每次打算喋喋不休地教育她时那副严肃的模样如出一辙——而这种神情一般不常出现在Root的脸上,“也许你出色的医疗知识让你觉得你的身体已经恢复到了以前一样的水平,但是,Sameen,在你的伤口完全愈合前,在乎你的人从来不会这样想。”

Shaw看了她一眼,妥协一般地重重叹了口气,“好吧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我得做些什么,你明白吗,Root?就……让我正常地出任务,而不是实在没办法了才让我来替补。”


一定没有人告诉过Shaw,每当她偶尔露出代表请求的示弱眼神时,这种神色总会让她深邃冷硬的面部线条瞬间变得柔和起来,而谁又能拒绝看起来比平时更柔软、温和的Sameen·Shaw呢?


Root又看了一眼闪烁着红灯摄像头,无奈地勾了勾嘴角,“现在你有机会了,‘她’指定了我们来完成这个任务,不需要任何额外的技术支持。”

“太棒了,”Shaw瞬间像得到了圣诞礼物的孩子一样兴奋起来,“我们的号码在哪?我希望他是个行凶者,并且带着一帮杂碎跟班,这样我就有足够的理由射爆他们的膝盖了。”

“别着急,Sameen,”看着她眼睛里闪烁的亮光,Root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也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一样,这种小小的触动让她选择包容地不去纠正Shaw对于号码的主观臆断,“会有机会的让你开枪的,但首先……”她望了望旁边那栋破败透风的公寓楼,“我们得到楼上去。”

 

这栋楼的内部就和它外表表现出来的一样破破烂烂,楼道墙壁上的白漆大片大片地剥落,露出斑斑驳驳的水泥墙体,从擦肩而过的几个异国男人阴鸷的目光不难推测出聚集在这栋公寓里的人员组成。

Root轻松自如地穿行在狭窄的走道里,而Shaw在离她半步远的地方,顺着每一个投射过来的不善目光回瞪过去。

“这里,”Root一把拉住杀气腾腾还准备往前走的Shaw,推开一扇褪色的朱红色房门闪身躲了进去,“在这待着。”

本应独立存在的房间被几块单薄的木板分割成了几个简陋的隔间,Root示意Shaw待在最靠近大门的那一间,自己举起枪大步跨进里间,精准无误地击中了那里面被惊扰的“房客”。

“嘿!”听到枪声的Shaw在外面用力敲了敲隔板表示抗议,她的声音从墙壁那一头模模糊糊地传过来,“说好的留给我呢?”

“相信我,你还有很多机会的,Sam。”Root忍着笑意,一边将那个可怜虫堵住嘴扔到门外一边扬声说,她还准备多安抚她几句,不过“她”忽然发来的指令打断了这个行为。

Root偏了偏头,随着“她”的指示望向桌上的纸杯,脸色一下子变得微妙了起来。


“拿着这个,”Root重新回到外间,递给Shaw一个纸杯,纸杯的底部连着一根棉线,沿着隔板的缝隙一直延伸至方才Root所在的那个隔间,“你会需要它的。”

Shaw一脸震惊地接过那个纸杯,还顺便拽了下那根线,“就算你忘了带蓝牙耳机和手机也不用用这个吧?我以为那台无所不能的机器人会喜欢更……高科技一点的通讯方式?”

“‘她’总有她的理由,”Root耸耸肩,“我查看过了,手机没有讯号,我们还得分别在这两个隔间待一段时间,如果你不想隔着墙大喊大叫把什么人引过来的话,就只能用这个。”说完,她又走回隔壁,被留在隔板这一端的Shaw对着天花板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无奈地举起杯子放在自己耳边。


“Sweetie,你听的见吗?”Root甜腻的声音在杯子里嗡嗡地响起,这样的通话方式不同于以往电话里那样清晰而又音量适中,纸杯放大了她的声音,却模糊了其中的字句,让Root一向黏腻的说话方式变得更加含糊。

Shaw犹豫了一下,努力说服自己不去想对着一个纸杯说话看起来有多么愚蠢,“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行动?号码呢?“

“他在来这里的路上,两条街外发生了一起连环车祸,我猜他没那么快过来。“

“好吧……“Shaw咕哝一声,准备将纸杯放下享受难得的宁静。

“Sameen……”Root显然没打算放弃这个谈话的机会,“不想稍微休息一下和我聊聊吗?”

“不想。再说,和你谈话并不算休息好吗?”虽然这么说着,但她举着纸杯的手还稳稳地放在耳边,而看不到她动作的Root却也好像精准地算到了这一点一样,缓缓地接着说了下去。

“还记得你说我们很相配那次吗?知道么,其实这句话在Machine的模拟里,应该是由我来说。“

“不知道……等等,你是在说Machine连我们说什么话都会模拟?“

“很不可思议对吧?“Root笑了笑,细微的笑声沿着棉线断断续续地传到纸杯的另一端。

“所以我怎么说?”Shaw忽然有些好奇在那台无所不知的机器眼里,她会怎样应对Root。

“你说……如果有一天Samaritan将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抹消,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也许某一天,你会考虑这个问题。”

纸杯那一头沉默了许久才又传出Shaw的声音,“在那个模拟里……怎么了?”

她的话语指向性十分模糊,在语法上甚至也有些小瑕疵,但不知怎么Root就是知道,她问的是她的结局。

“那个电话以后我被打成了筛子,”Root语调轻松地说,句尾上扬带着一点小俏皮,“不是个很好的结局,对吧?”

这一次的沉默来的更久了。


Shaw无法想象在那个模拟里,刚说完这些话的自己会以怎样的心情面对Root死亡的消息,而听到这个回答的Root又是以怎样的心情去面对死亡。她只庆幸最后她爬了45米的通风管来到了他们身边,庆幸她最后冲出去按下了那个按钮。

至少这样一来,她就不会在电话断线的无尽沉默中品尝后悔的苦果了不是吗。


“嘿,Sweetie,”许久没有等到回话的Root又举起了纸杯,“我觉得你说得对。这个世界……有那么多的噪音,那么多责任,那么多……我们可以拿来当借口的事。也许真的要等到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才能真的去考虑。可是……”Root顿了一下,将剩下的那句话咽了回去,又换上了一种轻快的语气,“注意到了吗,这里这么安静,没有说话声,没有脚步声,没有汽车引擎的轰鸣声,甚至……‘她’也没有说话。“

“这样……像不像世界上就只剩我们两个人了呢?“她低声说。


Shaw这才发现,公寓楼外的街道上一辆车都没有,也许是刚才Root提到的连环车祸作祟。而房间外此起彼伏的交谈声也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就好像世界上只剩下她们一样。

 

从她回来以后,Shaw感觉得到Root和以前的不同。她变得脆弱,敏感,像是无坚不摧的外壳上多出的裂痕。她知道她迫切地需要一个谈话,一个Shaw自己都无法确定的结果。

但不是今天。


“听着,“她深吸一口气,艰难地开口,”这一招行不通,知道吗?你,还有那个机器,这不算数。“

“我知道。“Root发出一声很轻的叹息,差不多是没法传到隔壁的音量。

“但是。“Shaw的声音这次出现在她的身后,Root猛然转身,她的脸上还带着没来及掩饰的落寞,Shaw猝不及防的突袭甚至让她忘了奇怪为什么这次Machine没有在她的耳边发出预警。

Shaw稍微错开了目光,然后又对上了她微红的眼睛,“虽然今天不算我说的‘那一天‘,但是我不介意在那一天到来前重复几遍这样的事。”说着,她揪住Root的衣领,将她拉近自己身边,重重地吻上了她的唇。Root愣了一下,然后扳着她肩膀的双手越握越紧,笨拙地回应着这个吻。

Shaw不确定消失在她们紧紧贴合的双唇间的是不是Root未来得及出声的啜泣,但她还是伸出手在她脑后柔顺的棕发上轻柔地拍了拍。

如同静止的时间忽然恢复了流动一般,门口传来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Shaw单手举枪对准了身后的某个方向,果断地扣下扳机,准确地将子弹射进了那些人的膝盖里。然后她看见Root的右手不知何时松开了她的肩膀,正举枪对准Shaw无暇顾及的那几条漏网之鱼。

Shaw微微撤离了Root柔软的嘴唇,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告诉过你的,我们很相配。”

Root抿了抿唇,然后对她报以同样的微笑,“当然。”


End

评论

热度(141)

  1.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沧海轻舟水登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loveshoot啦啦啦 转载了此文字
  4.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5. 马堡病毒病毒菌坚果用绳命安利Xen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