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交换秘密

POI百合病社:

adgjmptw:

一姨妈傻七天_(:з」∠)_智商不足以写AU那篇的时候只能产出一些小甜饼了……记两个口嫌体正直难得的一次坦诚相待。

——————————————————————————————————

Shaw从来不认为现代科技是个让人讨厌的东西。甚至在两个人工智能之间的冷战日益升级的今天,她也从没有这么认为过。

但是现在她想要改变这个观点了。

一切都是从Harold·不管跑到哪里都能追踪到你·Finch先生的一通电话开始的。

 

“Ms. Shaw,”Finch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你现在方便过来一趟吗?”

刚结束了正职工作的Shaw将高跟鞋往床边一踢,有些不习惯于他这种含含糊糊、介于“紧急”与“不紧急”之间的语气,“怎么了,Finch?”

“呃……也不是什么大事……”Finch在她提出疑问之后变得更犹豫了,“Ms. Groves出了点……小麻烦,可能需要一个专业医护人员的诊断。”

“Root?她受伤了?我马上到。”Shaw没给对面回答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套上才脱下的外套急匆匆地往外跑。

 

就没有一次他们打电话来是在说一个好消息的吗?


Shaw一边泄愤一般地踩着油门一边咬牙切齿地想,虽然她也不明白这种愤怒具体源于何处,但是管他的,凡是和Root有关的事她都有足够多的理由生气,随便是哪一个都无所谓了。


以她的开车速度,过不了多久,一身黑衣、看起来气冲冲的Shaw就出现在了地铁站里。

她一进去就看见Finch仿佛看到救星一样解脱了的表情,还有坐在他身后那张椅子上的Root——看起来不像是被打成了筛子的样子。

“她怎么了?”Shaw走上前,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衣服上没有血迹,脸色不是失血过多的苍白,没有任何枪伤的痕迹。

Shaw回头,一脸“你在耍我吗”的表情瞪着局促不安站在一旁的Finch,不耐烦地又重复了一遍,“她怎么了?”

“Ms. Groves在一个小时前脚步不稳地走进了地铁站,我看不出她身上有伤口,但是很明显,她保持着和现在一样不对劲的沉默,并且……意识似乎也不是很清醒,她拒绝回答我的任何问题,只是坐在这里……”Finch忧心忡忡地看着她,Shaw这才意识到,Root确实有些不正常。


她安静的不正常。


甚至在Shaw站到她面前时也只是恹恹地抬头瞥了她一眼,没有任何其他反应。Shaw还有些怀疑Root是不是在装病,她往前凑得更近了点,一只手摸到她的额头——没有明显的高温。感应到了额头上传来的温度,Root的脸往旁边偏了偏,这倒是彻底打消了Shaw的疑虑——她熟悉的那个Root可是个能够随时随地入侵他人私人空间进行肢体接触的女人。

就在Shaw低头准备解开她的衬衫扣子做进一步检查时,她闻到了从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酒气。

伏特加的味道。

Shaw简直要被气笑了。她又一次回头,Finch早就识相地在她摸Root额头时背过了身,“你连她是喝醉了都看不出来吗?”

“喝醉?不……我……我没往这方面想……”Finch惊讶地微微睁大眼睛,“我没有靠近她,哦老天……我甚至没闻到她身上的酒味。”

Shaw叹了口气,“我想我们都有些被Samaritan搞得草木皆兵了,不是吗?”

“……”Finch露出了尴尬的神色,摸了摸鼻子表示默认。

“我回去了。”

“Ms. Shaw!你不能把她留在这,”Finch赶忙出声阻止,为难地又看了一语不发的Root一眼,“她待在这里并不合适……我恐怕你将她带回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什么?等等,我可不想照顾一个醉鬼好吗?”

“Ms. Shaw,严格来说她看上去真的不太像醉了的样子……”

 ——————————————————————————————————

“这简直是疯了……”Shaw动作粗暴地给副驾驶上坐着的那个女人扣上安全带,完全不敢相信事情怎么就进行到了她必须得载着一个反常版的Root回家的地步。


谁知道一个平时就不太正常的女人喝醉了会做些什么?

“你要是敢吐在我车上,我就立刻把你扔下去。”发动车子前,Shaw不放心地又叮嘱了一遍。

Root那双在黑暗里看起来分外清澈的眼睛眨了眨。

 

Shaw不得不承认,喝醉了的Root看起来比平常好相处多了。她不需要再担心用怎样的情绪去应对她无时不在进行的戏弄,那通常会使她没来由地发怒。但她也承认,安静的Root确实让她感到不安。

这大概可以用来做她现在正不断找话题撬开Root的嘴这个行为的理由——至少她得估算一下她喝了多少不是吗?

“喝水吗?果汁?我猜你应该不会想再多喝点酒了。”Shaw拿起装了半杯水的玻璃杯放到她面前,Root接过来,小口小口地喝光了。

“好吧,我是没见过一喝醉就失去语言功能的案例,”Shaw环着手臂和她大眼瞪小眼,“拜托,你倒是说两句话行么?你不知道一个话唠忽然安静下来有多诡异是吗?”

Root漂亮的眼睛又眨了眨,充盈着水汽的瞳仁倒映着Shaw自己的影子,像是盛着一个小小人偶的透明玻璃球。

她还是没说话。


Shaw放弃了让Root开口的想法,她拉着Root的手臂将她带到床边,摁着她的肩膀让她躺下去。Root听话地照做了,甚至还配合着她的动作拉上了棉被。

就在Shaw准备走出房间,刚走了没两步的时候,她的身后传来了Root那标志性的纤细嗓音。


“Sameen,过来,”她说,声音因为酒精的缘故而有些沙哑,“我有事要告诉你。”

“什么?”

“过来。”

“……”Shaw翻了个白眼,在她的床边站定,“什么?”

Root望着她,呓语一般声音很低地说了句什么。


“……你说什么?”Shaw没听清,微微俯下身。

然而就在她刚一弯下腰的时候,Root忽然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以她完全没想到的力道将她拉到了自己面前,然后自己坐了起来。

她们靠的很近,几乎就和Shaw将她压在副驾驶座拿刀抵着她那次一样近。这样的距离,就连呼吸都分不清彼此,于是Shaw也无法分辨慢慢变得急促起来的吐息属于她们之中的哪一个。

她只感到热,还有附着在她身上那一道黏稠甜腻的视线。

Root用那样的眼神端详着她的眼睛,勾画着她的鼻梁,最后停留在她的嘴唇。唇上传来柔软冰凉的触感,这是一个让Shaw毫无防备的吻,正因如此也让她更难以抗拒。Root的唇微微颤抖着磨蹭着她的唇瓣,然后在她准备闭上眼沉溺地更深时忽然放开了她。


“Sameen,”Root盯着她,眼神清亮地低语,“我有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Shaw被蛊惑一般压低了声音,顺着她的话问。

“我的秘密……”Root笑了,刚刚亲吻过她的嘴唇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不告诉你。”然后她躺回床上,拉好被子,侧身闭着眼,不一会儿就发出了均匀规律的鼻息。


Shaw简直目瞪口呆地注视着发生在这短短两分钟之内的巨变,然后怀着一种异常微妙的心情在走出房间之后捏碎了Root拿来喝水的那个玻璃杯。

第二天Shaw在外间醒来的时候,Root已经没了踪影。她睡过的那张床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床头放了张用唇膏写着表示感谢的纸条,缀着也许是代表亲吻的一个表情符号。

那张纸条没能活过Shaw看到之后的那五秒钟。

 ——————————————————————————————————

Shaw再见到Root是在一个拯救号码的过程中,她们的任务有了交叉点,但这一般意味着任务的危险性急剧上升。

对方的火力比起她们多了至少两倍,这让她们不得不转移到一栋废弃大楼的空房间里等待着来自Machine的下一步指示。

“我说,”Shaw靠在柜子后面,装作不经意地开口,“你那天说的是什么来着?”

“?”Root换下一个空弹夹,向她投以一个不知道她在说什么的眼神。

“你那个什么秘密,”Shaw干咳了一下以掩饰她的尴尬,“是什么?”

下一秒她就感觉到Root意味深长的眼神几乎要在她身上凿出个洞,她恼怒地瞪回去以此来彰显她的底气,“是你说的,有事要告诉我,然后呢?我以为你终于准备大度地和世界分享你的一百个秘密了呢?”

“哦,Sameen~”Root发出了一个对Shaw来说太过亲昵的喟叹,在Shaw准备踹她之前说回了正题,“你想知道吗,我的秘密?”

“我不想!”Shaw怒气冲冲地反驳,“我只是觉得你根本就是拿一个完全不存在的事情来耍我而已。”

“怎么会不存在呢……”Root的眼珠转了转,“不然,我们来交换秘密吧,Sam,你告诉我一个你的秘密,然后我就告诉你我的。”

“想都别想!”Shaw毫不犹豫地将她的提议判定为一个圈套,“你以为是高中女生玩的交换日记那一套?‘女生之间的小秘密’?”

Root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被Machine及时传来的指令打断。她们听见了不远处代表着反击信号的枪声,两人对视一眼,举着枪在柜子的掩护下沿着既定路线冲出房间。


Shaw不知道是Machine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她们之间的配合总是像现在这样默契。Root双枪的火力恰到好处地覆盖到她射击死角的每一处,这让她并不感到身边这个人破坏了她进攻的节奏,反而像是她又分化出了另一个自己,而这个“自己”比起她本身明显更加精密、细致。

“这个走廊右拐,从消防通道出去。”Root拉住Shaw的手臂将她顺势往那个方向一推。“你不走?”Shaw反拉住她的手腕,却被很快地一把甩脱。Root扔下手里没有子弹的那把枪,对她笑了笑,然后很快收敛起那一丝笑意,“我还有别的任务,记得吗?快走,要来不及了。”

Shaw强压下心里的不安,又回头深深看了她的背影一眼,撞开楼梯间生锈的小门一刻不停地往下跑。她知道应该相信Machine对一切都有安排,即便没有,她也该相信Root那个总给自己留有后手的女人不会什么计划也没有。

但在Samaritan的监控之下,一切都是未知数不是吗?

Shaw冲出大楼,最后看了一眼她们藏身的那个楼层。

 

Shaw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跟踪她的那几个小尾巴着实有些难缠,尤其是在她不能确定那是不是Samaritan特工的时候。

她插上大门的简易锁,想了想,终究没把自制的那一道锁锁上。很难说明出于怎样一种心理,她甚至不能确定Root是不是还会过来找她。Shaw在门边站了很久,久到还没等她落上那道锁,细碎的撬门声就从门缝里传了出来。

她猛地拉开门。


Root斜倚着门框,对着她弯了弯嘴角,“嗨,Sameen。”

Shaw将她一把拉进来,用力一推推到椅子上,一语不发地拿出医药箱开始处理她身上的那几处枪伤。

Root微微垂下头,她的呼吸洒落在她的额头上,是因为疼痛而变得不稳定的频率。Shaw手上的镊子故意用力往伤口里捅了几分,在感到Root吃痛的颤抖时抬头白了她一眼,终究还是放轻了手上的动作。


和以往的许多次一样。

Root知道她在生气,但她什么也不说。她们一般就这样沉默地将伤口清理好,并排着坐在地板上,直到Root开口重启一个话题,然后停滞的空气又开始重新流动。没有人会再去触及那些她们都闭口不谈的事,比如被吞没在黑暗之中泄露情绪的只言片语。

但这次显然有人不打算遵循这个惯例。


“你知道,我在为北极光工作的时候接受的是怎样的理念?”Shaw低头将子弹小心翼翼地钳出来,很快在那个狰狞的伤口上敷上干净的纱布。

Root大概是摇了摇头,她能感觉到她垂下的长发微微晃动了两下。

“在军队里,他们告诉我不能抛下任何一个战友,后来他们告诉我不能丢下我的搭档独自行动。而事实是,如果在队友要求你离开的时候没有立刻离开,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两个人都死在那里。所以一旦这种情况发生,我一般头也不回就走了。但你猜怎么着,”Shaw做完手上的工作,猛一抬头对上了Root的双眼,“我最恨做那个不得不先走一步的人。”

Root半阖着眼,不置可否地偏了偏头,“计划总会要求有人这么做。”

“那我想知道假如某一次我执意留下,你的‘计划’会不会在下次制定的时候做出调整。”Shaw堆起一个恶劣的笑,把镊子往金属托盘上随意一扔,双手抱胸靠在桌上不动了。

“Sameen,我以为你知道在那种情况下这样做是最好的选择。”Root活动了一下包扎好的肩部,无奈地答。


“我有一个秘密。“

“什么?“

“我说,“Shaw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遍,”我有一个秘密。你不是想玩交换秘密吗?“

“所以……那个秘密是……?“刚从椅子上站起来的Root迟疑了一下,转身看着她。

“减少损失,最优方案的那一套我也会,但是我不会那样做,当这些涉及到我在乎的人时。“语速极快地说完这些后她就抿紧了唇,仰头正视着因为她的话而愕然的棕发女人。


正如Root知道怎样最能安抚暴怒的她一样,某种意义上说,她也是最知道怎样让Root失去方寸的人。

狡猾的把戏。


Root怔愣了许久,然后一个笑容在她的脸上慢慢扩大。她走到她身边,Shaw注意到她眼里自己的倒影,像是透过一面镜子观看另外两个人的默剧,主角是她,观众也是她。

Root抬起的手发着抖,渐渐地靠近,覆上了Shaw直勾勾盯着她的双眼。她卷翘的睫毛在Root汗湿的手心扇动两下,在唇上触到了一片熟悉的柔软时彻底不动了。


“Sameen,我的秘密就是……“Root松开遮住她视线的手,Shaw又一次发现,她在她那亮的恍若星辰的眼里满满地占据了主演和布景的全部位置,”那天晚上我吻你的那一次……就和这次一样,清醒着。“


End

评论

热度(148)

  1. 赵子坷2012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