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Summertime Sadness(三)

不是蠢狐狸:

标题:Summertime Sadness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Sameen Shaw/Root,SameenShaw/Samantha Groves


等级:普通级


特殊题材警告:半兽化(狐狸),微养成,永生不老


“临别前再吻我一次。”


剧情梗概:


      Root是个永生不老的存在。大约十年前,出于一些不可告人(不是你们想的那个)的原因,她收养了一名人类女孩。如今,女孩刚刚成年。为了庆贺,Root特意抽出了几天的时间,带着她到这么一处穷山恶水里体验生活。


第三章


   Shaw在半夜时分醒过来了。


  这么说或许显得她有些过分矜贵——但她发觉自己真的无法在睡袋里安然地合眼。种种生理与心理上的不适感硬生生地将她从梦里拽回现实。


  十年以来Root给予的生活条件着实太好了。她对自己的娇贵感到痛心疾首,无奈地坐起身,决定出去散散步,呼吸一下Root所说的——清新又原始的空气。


  她爬出帐篷,在不远的那颗巨石顶端发现了Root的身影。后者披了一件呢绒大衣,坐在石头上沐浴月光。


  她一眼就认出那大衣是Cole买下来的。她的同学。


Shaw危险地敛起了眸。她记起Cole用一顿美食请她去商场帮忙挑选送给心上人的礼物时,提及赠送对象时敷衍的、磕磕绊绊的回答。她当时没有上心,只以为大男孩是初次动情腼腆了,却没想过,这个人会是Root。


  在她成长的岁月里,Root很少回家,向来是她独自负责学校、生活等方面的事宜。而除开特殊节假日,她们同住的时间里,Root时常会带着不同的男性出现,似乎是她的追求者。他们在得知Shaw是Root的养女时都会无一例外地表现得相当震惊,尔后又自诩是她的未来父亲,摆出一副令人厌恶的慈父作态。


  她忍住反胃感,在他们异样眼光的注目下不发一言地跑回房间,猛地摔上门——Root从不阻止这些人的示好,她总是带着那副假得要死的温柔微笑,好整以暇地,甚至饶有兴致看她发怒。


Shaw对Root从未有过任何好感,也并不厌恶她,但在那一刻,她感到彻骨的愤怒窜遍四肢百骸,恨不能冲出来把假笑的她拖回房里暴揍一顿。


  然而,过不了多久,那些追求者就会从她的生活里消失,杳无踪迹。Shaw知道,他们一定都成了这只狐狸的口粮。


Shaw对Root非人的那面了解很浅,只依靠瞒着“家长”在同学手里买来的《犬系生物习性》和几本生物人兽人(?)相关小说大致有个模糊的想象。她猜想,Root一定是靠美色诱骗受害者上钩,再将他们杀害。可吃她烹饪的食物时,她也没见Root有任何的不良反应,那么很显然,对方并不是只有这唯一的生存方式——此类手段不过是她的个人兴趣。


  到后来,Shaw已经对她的行径见怪不怪了。但把魔爪伸到她在学校里唯一称得上是朋友的Cole这一行为…成功让Shaw的怒气值到达了临界点。


   “你就不能选别人下手吗?”


Root被耳后突如其来的响声从心事里拽回现实,她回过头,看向她怒气腾腾的养女,不明所以地楞在原地。“…什么?”


   “为什么找上他?其他人我可以理解,他们有财、权势,或者根本就是你的任务目标,但以Cole的那种性格,不可能招惹到任何杀身之祸,而且他也没有能提供的东西,所以…”


  她微眯起眼,语气冰冷。“你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Root?”


Root迎上那双透着寒意的黑眸,心脏骤然紧缩。Shaw淡漠的、隐约透着敌意的眼神落在她因一瞬的心悸略微瞠大的眸里,形同锋利的刀刃,缓慢而残忍地割锯着她的心。


因而,她绽开的笑容也就更为妖冶,棕色眼睛里映着水光,唇角挑起的弧度又刻意地显露出一丝高傲与不屑。月光笼在她单薄、瘦削的身体上,衬得居高临下的她多了某种阴冷又柔美的气质。


“就算我真的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你觉得你又能怎么阻止呢?”


若是有心人在那双不可一世的眸里找寻,就会发现心碎的神色。


可惜Sameen Shaw从来不是。她陡然升起的暴怒正在叫嚣着发泄,唯有尽可能地保持着理性与Root谈判。


“你放过他,不论你想要他做什么,我都可以做到。”她道。


“那么…你认为我需要他,做什么呢?”Root将尾音拖得绵长,性暗示意味极浓地在最后几个音节里加重了语气。


Shaw一时语塞,但很快又点了点头。“如果我同意了,你以后都不能朝他下手,且要尽可能地远离他。”


这下脑子转不过来的倒是Root了,她原来只是想为难Shaw,让二人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微妙地转变成尴尬,再好笑地告诉她的养女,这件大衣是Cole送给其他人,但被转售到她手上的……但看Shaw这个架势,似乎是真的怀有和她发生点什么的准备。


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Shaw却是干脆,兴许是夜半壮人胆,她上前一步,轻易地勾住Root的衣领,视死如归地把双唇送上人心情复杂地微微抿起的薄唇前。


她的动作忽然一滞,精致的锁骨由于衣襟的凌乱而袒露在外,她能感觉到有股暖流通过Root柔软的指腹灌输进她的体内,又化作跳动的火舌汇聚在小腹,催促她加快速度更进一步。


Root凝视进她的眼睛,那副温柔神态叫人心醉。她在其中晃了神,却被对方的柔荑阻挡住,无法继续。


“你想要为我做什么…是吗?”她们的距离如此之近,Shaw甚至能感觉到从Root翕动的唇瓣间呵出的气流,她无意识地张启着唇,把Root温暖的吐息吸入肺中。


小腹的火仿佛被凭空添了把柴,愈演愈烈,火势迅速蔓延上她的大脑,火舌吞噬着她锋利的理智。


“不如就…为我工作吧,Shaw。”她垂下眼睑,低声蛊惑着。“我保证,我会离其他人远远的。”


“成交。”她体内窜涌的火就此息静,平淡地道。


Root不想要她的亲吻。好极了,皆大欢喜。


她扯扯嘴角,不发一言地回了帐篷。


她比不上其他人吗?


-Fin                                                        下一章

评论

热度(10)

  1. No.20160418乌托邦式自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