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Summertime Sadness(二)

不是蠢狐狸:

标题:Summertime Sadness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Sameen Shaw/Root,SameenShaw/Samantha Groves


等级:普通级


特殊题材警告:半兽化(狐狸),微养成,永生不老


“临别前再吻我一次。”


剧情梗概:


      Root是个永生不老的存在。大约十年前,出于一些不可告人(不是你们想的那个)的原因,她收养了一名人类女孩。如今,女孩刚刚成年。为了庆贺,Root特意抽出了几天的时间,带着她到这么一处穷山恶水里体验生活。


第二章


     等Root洗澡的这段时间相当漫长。


  Shaw毫无形象地倒在草坪上,百无聊赖地望着愈发深邃的天际,嚼起Root在她们开车经过便利店时顺便买的条形糖果。这种糖果极有韧性,她需要费点劲才能撕咬下一部分。


  她们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在荒无人烟的郊野生活。但这次不同以往,经过协商,她们的驾驶工具从Sameen梦寐以求的越野车变成了一辆精心改装的房车。


  是的,Root把房车都开了过来,野营。


  她嚼着糖果,想着对方费了半个小时支起帐篷这件事究竟有多多此一举,又开窍一般地回过神来,恍然地点点头。


  这个帐篷一定是给她的。Root还是在房车里睡。


  想到此,她立即爬起身,拍拍衣服沾到的草屑,抬手撩开帐篷的入口钻了进去。


  果然,里头只有一个睡袋。


  她捏了捏眉心,意识到自己在外面等对方洗澡有多愚蠢——Root说不定已经在床上睡着了。她撇撇嘴,在心底骂了自己一句。


  蠢货。


  她早该想到这点,在家的时候,她们从来不会遇上等另一方洗澡的情况。Root和她有着各自的卧室,而且都配置了洗漱间。她想,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们之间的交流少得可怜,荒岛时二人同睡一张床的记忆又恰好被唤醒,所以她才会傻愣愣地等对方出来,全然忘了二人并没有商量过如何分配帐篷的事。


  Sameen的视线穿过透明的帐篷顶部,投向天边悬挂的繁星。她不自觉地忽略了自己产生那些念头的另一个可能性。


  她不会想和Root呆在一起,正如Root不会想靠近她一样。


  从荒岛回来后,Root对她的生存能力便深信不疑了。她利用黑客的手段篡改了Sameen的所有数据,让所有人都认定Sameen Shaw在坠机事故里已经死去,并替她伪造了一个新的身份。


  她领着Sameen回了自己的屋子,丢给对方一张银行卡,留下密码后便不知所踪。而她做这些事的原因,两人都心知肚明。Sameen见过她的脸,知道她的特别之处——那双耳朵,那条尾巴,那蛊惑人心的嗓音和眼眸。


  否则,她就得杀了她灭口——尽管留她独处的确显露出Root的阴险用心,但至少Sameen还有机会活下去。她把密码深深刻进脑海,在半天的时间里迅速熟悉了周边的环境。


  她虽然知道自己该逃,但目前,她的假身份,从法律上讲还是Root的养女,而且即便真的脱离了对方的控制,身在异国他乡,她的结局不是被警察送回Root身边,就是被投入福利院里。


  倒不如留下来试一试。


  一星期后,这幢公寓的屋主才悠然自得地拖着行李箱回来了。她换了身新的装束,从外表上看,像位在职场打拼已久的白领。她漾起满意的笑容,在领地里巡视过一圈后,才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双腿交叠——或者说翘着二郎腿等房子另一位主人出现——或是不再出现。


  Sameen届时刚从超市采购完毕,在众年长女性和蔼、慈祥的目光里提着满满一袋食材回到公寓。她在门口发现离开前贴住门缝的一根黑发已经断裂,神情登时变得谨慎,又隐隐带着几分期待——血液都沸腾起来。


  她从随身的双肩包里取出她在茶几底下搜到的手枪,把袋子搁到一旁,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轻手轻脚地往里走去。


  公寓阴冷寂静,Root自然听到了门口传来的上膛声。她随手取下遥控器打开监控,饶有兴味地看着画面中熟练使用枪械的Sam,微微勾起了唇。


  “Root?”Sameen双手并用地握住手枪,指着她的胸口,有些发懵地站在原地。


  “好久不见,亲爱的。”Root回过头,朝她绽开一个温柔的微笑。


  深色幕布上星点的光芒逐渐溃散,一颗颗地黯淡下去。Shaw默数着它们的数量,脑袋越来越沉,眼皮也控制不住地下阖。


  对她来说,Root除了身份以外,还有一个不解之谜。


  收养了她。


  而不是杀了她。


  Sameen见到Root的第一反应是后退。


  她悄悄地向后挪了一步,目光仍旧紧紧地攫住Root。“这真稀奇,怎么,你终于决定来看看自己的房子了吗?”她努力作出一副成熟且镇静的样子,嗓音毫无孩童应有的天真与尖锐,就同她的性格一般又低又沉。


  “当然——以及我的甜心。”Root面无惧色地迎着她的枪口,发现Sameen没有放下枪的打算时,眸心划过一丝不悦。“你应该把它放下,Sameen,枪支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可是很危险的。它很可能走火,你知道这点吗?”


  “我父亲教过我这方面的知识。”讲到这,Sameen弯了弯唇,神情露出些许自豪。“他教了很多。”


  “我毫不怀疑。”她眨了眨水润的棕眸,无辜地道。“但我可不是入侵者,Sam,这是我的房子。”


  她的温和让Sameen营造出的剑拔弩张气氛霎时转向尴尬。


  Sameen瘪了瘪嘴,只觉这副场景和她幻想过的,Root大发雷霆然后经过一场激烈的枪战再被她打跑的画面不太一样。“我…以为是你的仇家来了。”她说着蹩脚的谎。


  “好吧。”Root猜出她的所想,颇觉好笑地轻扬起唇。“很高兴再见到你,你饿了吗?我闻见你放在门口的那袋肉了。”


  Sameen把枪放回背包里,快步小跑到门口,却发现自己的午餐旁卧着一条黄色的小奶狗,它把鼻子探进塑料袋,嗅着食物的气息疯狂地摇动尾巴。


  “……”Sameen极不情愿地想撵他走开,又在对方的狗狗眼攻势下败下阵来。她无可奈何地从午餐里挑出那条香肠,撕开包装凑到小奶狗的嘴边。


  它登时欢快地吃了起来,又绕着她的腿不断打转。


  Sameen蹲下身,摸了摸它的脑袋,食指贴上唇边示意它噤声,连摆两下手让它离开。“Shh,快走,别被她看见。”


  Root说过她是个杀人犯,结束一条狗的生命对她来说大概是世间上最轻易的事。


  小奶狗立刻叼着香肠跑远,她稚嫩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个笑意。


  “乖孩子。”


  再回屋时,她的表情又恢复成原来那种古井不波的淡漠,视线不作留恋地在Root调笑的脸上划过,径直走向了厨房。


  Root在那刻生出了稍许挫败的心理,但很快就消散了。她无聊地数起对方在厨房里发出的砰锵声次数,自觉地坐到了餐桌的主人位上。


  因为她的出现,Sameen只好把准备留到明天的食材也一起烹饪了。小小的身躯推着餐车走到桌边,习惯性地摆上一份餐具,在收到Root轻咳的示意后,不情不愿地再放了一副。她拉开椅子,在Root的侧边落座。


  Root与她全程都没有任何交流,只是低着头,安静地把那份她难得没有煎焦的牛排切成小块。她简单粗暴地用叉子捅起一整块牛排,张着嘴,正准备把它往嘴里送时,突然隐约地听到了一阵轻笑。


  Sameen不爽地微微抿嘴,尽管她全力让自己绷着表情,但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了一丝无奈,用带着些怪责意味的眼神看着稍稍低头挡住笑容,嘴角止不住地上扬的食客。


  “超市打折,肉类里它们卖得最便宜。我已经尽量把它煎熟了,你该庆幸它们还能吃。”她说着,末了,又别扭地补上一句。“…我不知道你卡里的余额有多少。”


  她这副模样实在怪可爱的,不若之前不近人情的那种可爱,现下这般浮着些微窘迫的眼神,使她终于多出了几分人味,真正地像个八九岁的小孩。Root饶有兴味地挑了挑眉。“实际上,我也不知道。”她道,把切好的晚餐推到Sameen的眼前,随后伸手拉过对方的盘子,颇为费劲地将其割成小块。


  Sameen给自己做的那份明显比她的更有韧性。她借着切肉的动作端详它的表面,在中心发现了另一个叉子留下的印迹。就同她自己那块一样。


  原来她认为这是Sameen无意中戳到的,但现在看来,她是在厨房里就悄悄试过了两块肉的硬度。然后,把二者相较更柔嫩的那份给了她。


  Sameen Shaw真的是个相当奇怪的人。


  她对Root有很强的戒备心,却矛盾地把自己最柔软的部分都显露给了对方。她一边防着Root对她下手,甚至做好了杀死对方的准备,一边又竭尽所能地偿还受到的恩。


  Root也觉得她像个谜。


  -


  蝉鸣嘈杂得Root想一把火烧了森林。


  她裹着浴袍,趿着一双柔软的兔子拖鞋便下了车,在外吹着冷风晃荡了一段时间,才状似无意地、慢腾腾地向Shaw的帐篷挪去。


  她的养女已经陷入熟睡,正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中。


  好极了。


  Root轻轻地躺到了她的身旁,撑着脑袋,好整以暇地看着身前人的睡颜。外界繁杂的、足以被她称之为噪音的响声在这刻逐渐淡下,变得飘渺,仿佛与她之间隔了道不真切的薄纱,过滤掉所有影响心神的声音。


  Root放松地深地吸进一口气,在嗅到Sameen身上轻微的腥味时纠结地拧起了眉,无比难过地爬出了帐篷。


      即便感官都恢复正常,她还是受不了这股鱼腥味。


  灵敏的感官可算是她超能力的一种,除此之外,她还有迷惑人心,催眠他人的能力,但要使用这些,她就必须要和对方有肢体接触,当然,这点没有限制,即便是一个简单的握手也足以让目标接受她的命令。


  但能力有时候会反噬她,成为她痛苦的源泉。就如现下她被超乎敏锐的感官折磨着一样。她陷入了狂躁,每一道细微的声响在她的脑海里都犹如雷鸣般震耳,大风刮过枝叶繁茂的丛林与蝉鸣的声音拉扯着她脆弱的神经,大自然奏出的夏曲变成了她的杀人交响乐。


  Shaw能让她迅速平静下来,抚平她所有的躁动,即便是在毫不知情的状态下。


  第一次拥着她入睡时,Root就发现了对方的这项“异能”,自那之后,她揣着自己的小心思,大动干戈地抹除了Shaw的所有数据,干掉或收买了认识Sameen Shaw的任何人。


  完成任务得以归家的当晚,她悄悄潜入了对方的卧室里,枕在人身边平复心境。此后,夜夜如是。


  再在清晨时分转醒,忙不迭地逃回自己房间。


  …她知道Sameen有多排斥她。


  Root坐在帐篷前观望星空,良久,她回头看了眼皱紧双眉的Shaw,轻轻地叹出一口气。


  她需要对方。没有任何欲望掺杂其中,她只是单纯地需要Shaw使她平静的能力。


      然而,随着年月的增长,Root对她的价值也在愈发减弱。Shaw越来越适应她的存在,性格一如既往地嚣张、冷漠,唯一能让她露出笑容的,只有邻居那条陪她长大的马犬。


  Root有些不平衡地想,她也陪Shaw长大了,又证明了自己并不想杀她,为什么Sameen不愿意朝她笑一下呢。


  她抿着唇,胸腔里跳动的心脏略微收紧,溢出酸涩的液体。


  ——就好像Shaw很不情愿跟Root扯上关系似的。


-Fin                                                  下一章

评论

热度(4)

  1. No.20160418乌托邦式自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