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Destiny

M-237:

*


 


宇宙诡奇炫丽殊不可解,不仅仅在于星云流转陨石飞逝,或是无限与有限二律背反的空玄辩题,而是浩瀚时空忽然出现一道道细微裂隙,渗透亘古沉寂,颠转恒常轨迹,往复光影幻变,将原本绝无可能相遇的生命个体,以渺茫奇迹之力,触发梦境的清幽弦音。


 


就像Root和Shaw跨越四个世纪的灵魂交流,一场接近燃毁亿万数计星际尘埃颗粒的心焰绽放。


 


譬如火星与水星融合一体的机缘,她遇见了她。


 


譬如太阳与月亮浴火共焚的概率,她们竟然恰是彼此的解救者。


 


比起传递在时间维度中的无尽思念,世界末日算得了什么?


 


*


 


公元2412年。


 


离半人马座阿尔法星星际征战舰队进攻地球的日期,还剩三个月。


 


~


 


远离喧杂繁闹的小镇湖边,一座平凡无奇的白色木房。


 


Root最初发现异常,起于一只小小蝴蝶。


 


她看着它悄然停落,在油漆剥落的厨房里,靠内一侧的窗玻璃上,毫无征兆地凭空现身。


 


它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展示出了缓慢的优雅,像是姗姗来迟的尊贵王族。


 


先是一对尖部稍弯的触角,接着是青黑色椭长连头躯干,然后是四片亮黄色的透明条纹鳞翅……


 


作为一名业余的昆虫爱好者,Root细究片刻便惊讶认出,那分明是四百前就已灭绝的种类。


 


既然一次蝶翼微振便足以引发大洋彼岸的龙卷风,由此可见,Root凭借一只小小蝴蝶找到隐藏在时空另一头的Sameen Shaw,并不是天大的难事。


 


~


 


不同的时空发生了合并交错现象,将四百年前和四百年后居住在这座房屋的人,神秘地联系在了一起。


 


~


 


公元2012年。


 


离医生诊断的死亡日期,还剩三个月。


 


~


 


一只蝴蝶从突然打开的厨房窗户中振翅飞了出去,同时交换了一片来自未来世界的菱形树叶。


 


Shaw听见房门外细碎作响,不似风声,黑眸轻轻缩起,匆匆放下手中的握力器,快速探向别在腰后的手枪,屏住呼吸站稳脚步,摆好作战姿势,枪口对准门的方向。


 


响声戛然而止。


 


房间里的景色似乎变动了一下,闪过奇怪的画面,多出了一些从没见过的物品,还有颜色怪异布局扭曲的天花板。


 


Shaw晃动恍神之际,眼前景象已然恢复如初。


 


一定是病发导致的幻觉吧。


 


生命时限早就不多,疾病缠身的人生已经糟透了,她可一点也不想被卷入什么虚无缥缈的离奇事件。


 


~


 


Root正欲推门而入,看看门的另一边会是何种情形,两个时空的联结却蓦然中断。


 


她在资料库中查到了四百年前住在这里的房客的信息。


 


Sameen Shaw,前ISA特工,身患罕见绝症,饮弹自尽于2012年9月13日。


 


她冰冷的尸体就躺在那间Root尚未来得及敲响房门的复健室之内。


 


今天是2412年6月13日,如果两边平行计算,SameenShaw死去的那一天,刚好是三个月后,外星人攻打地球人的那一天。


 


两个人的世界末日,就这样巧妙无比地被凡人所虚构的神之手安排到了同一天。


 


尽管独自走过了许多充满惊奇的旅途,不再为划过天空的流星和彩虹感到欣喜,Root仍然极其震惊于她与Shaw跨世纪的命运相连。


 


眼睛紧盯凝结在虚空中闪烁亮光的显示屏,双手交握搁在桌上,各种念头飞速掠过脑海,屏幕忽然变暗的那一刻,电光石火,心思迭转,她的呼吸不禁猛然一滞。


 


她想到了对抗末日的方法。


 


不管是她自己,还是Shaw,她都能解救。


 


只要两个时空运行的轨道还能再次重叠,并且时间足够她们交换必要信息。


 


~


 


如果浪漫与水有关,那么Root和Shaw的初次见面,可谓相当浪漫。


 


那一晚的蝉虫嘶吟似乎格外吵闹,相形之下,叶子沙沙声细不可闻。


 


Shaw的浴缸里猝不及防地挤出来了一具赤luo的女性身体。


 


虽然缭绕的水雾遮掩了她柔白若雪的肌肤,但Shaw狙击手般的眼神特别敏锐,眯起的缝隙里一丝不落地捕捉着女人隐约暴露的曼妙曲线,尤其是她还立即用力地把女人按倒在自己身下,面带寻味地打量着对方逐渐晕散柔美笑容的美丽脸庞。


 


热水半满的浴缸里,两个湿度一致长发披散的女人保持了三十秒的沉默对峙。


 


“Root,我的名字。”


 


随后一个微风拂水漾动涟漪的轻吻,落在了Shaw紧抿的双唇之间。


 


Shaw的心跳莫名加快了几拍,望见女人近在咫尺的眸中清波,下意识地闭上眼,唇线抿得更紧了。


 


水雾越见迷离。


 


Root的吻想要静悄悄逃走的那一刹那,Shaw陡然睁开眼拉回了她,伸出舌头撬开了她灼热的口腔,把点滴雨水般的轻吻,变成了唇齿缠绵的湿吻。


 


~


 


她们都不太明白为什么在吻到深处的时候,忽然就失去了控制,而且这次的感觉来得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汹涌澎湃。


 


是时空的扭结波及了她们微妙的情感吗?


 


无所谓了,反正她们谁都没有退步撤离的打算。


 


抱得温柔,沉迷就好。


 


~


 


性是循序渐进占有另一个人的重要手段。


 


爱是抽丝剥茧解读另一个人的重要线索。


 


她们先有了星火燎原的性,再有了细密绵长的爱。


 


每一次都极具热度,温暖了整个虚空的冷漠,直到两个时空回归正轨,亲眼望着另一人的容颜慢慢消失。


 


弥散的空气里,渐冷的指尖上,仿佛还残留着她的余温。


 


~


Root把存储着大量未来科学技术知识的移动硬盘交给了Shaw。


 


Shaw当然清楚该怎么做,得益于此,人类便可高速发展追赶外星文明,四百年后或可与来敌抗衡。


 


其中有一项人体冷冻技术,以现有的科技水平,一个月之内便能实现。


 


Shaw的病症在四百年之后甚至不需要动手术便能轻易治愈。


 


~


Root和Shaw的相遇,把人类从末日挽歌中救了下来。


 


同样,她们也拯救了彼此的未来。


 


谁说定无神意?


 


谁说神意定属悲剧?


 


~


 


四百年后,Shaw从沉眠中苏醒,第一眼看见的人笑靥如初,从此惊艳了她的余生。


 


那一眼,恍如永恒。


 


浅浅低吟,微笑叫出她的名字:Root。


 


~


 


Shaw曾经在那些看不到Root的日子里,在屋子四周墙角不起眼处刻下了许多大小不一的心形符。


 


每一个心形符里都有Root的名字。


 


幸运的是,Root每次都能找到那些新添的古老刻痕,常常用手抚拭,眼含笑意,在心里回以同等重量的思念。


 


THE END


 


 



评论

热度(9)

  1. No.20160418M-237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