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Dark Island

M-237:

(1)


 


爱伦坡推理协*会此次邀请了十二位业内有名的推理作家,到Dark Island参加一场为期七天的同好交流会,经主办方特别提醒,每位作家可以携带一名伴侣或者助理陪同前往Dark Island。


 


Root扮演了知名女作家Karen,Shaw则扮演了Karen的女助理Edith。


 


Karen为人神秘低调,从未在媒体前公开露脸,她的助理Edith风格与之相同,所以TM为Root、Shaw选择了这两个身份进行乔装。


 


Karen与她的助理Edith合作十年,据传同住一间公寓,私交匪浅,外界纷纷猜测两人之间的关系。然而因为二者行事都过于私**密化,嫌少抛头露面,所以两人关系真正如何,外人便不得而知了。


 


Root和Shaw在指定日期到达了Dark Island。


 


“嘿,Caroline,你怎么在这儿……”进入旅店大堂,人群之中,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英国女人,在瞧见Root之后,露出了一副惊喜的样子,向她俩走来。


 


“Helen……?”在凝神打量了好几秒后,Root脸上的表情明显怔愣了一下,像是颇感意外,随后她下意识地瞥了身旁的Shaw一眼,忽然就笑了起来,以惯有的诱人姿态迎上前去,“好久不见,你可是越来越漂亮了呢~”


 


“你才是迷人依旧呢,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十五年、十六年?”


 


“十五年九个月零八天。”


 


“哈,你可记得真清楚~莫不是还念着那一年的旧情?”


 


“那当然,记忆犹新~”


 


…………


 


Shaw的目光在那个主动走来搭话的英国女人Helen和与之交谈甚欢的Root之间来回游移,先是有些不明所以的错愕,而后随着被持续晾在一边当背景板、那些对话的内容也越来越露骨刷新她的下限,心里便莫名的很焦躁很烦闷,像个气球一样蓄满了气,可偏偏又没有一根针来扎扎自己。


 


T*M*D,好想突突人!


 


特别是那个语言与行为极其不检点的女人!


 


Shaw想要离开那两个“久别重逢胜新欢”的bad women,却又不知怎么挪不动脚,既不想听那二人唧唧歪歪、畅叙别情,又不放心什么似的想继续听下去,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心态头一次如此纠结,如此不可理喻。


 


——糟糕之极的滋味。


 


在Helen伸出双手准备“热情”拥抱Root的时候,Shaw终于忍不住打断了那两人的对话,并且用自己的身体直接挡在了Root的面前,“无意冒犯,这位Helen女士,Karen来的路上有些晕船,我想先带她回房间休息。”


 


她已尽力没有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咬牙切齿,至少表面上的态度依然礼貌有加,即使是僵硬而不情愿的。


 


Root抿着双唇,似笑非笑,在Shaw的身后,调皮的小鬼头一般拉了拉她的衣角,凑在她耳边蜜一样地小声说道:“Sameen,你吃醋的样子好可爱哦~我们这就去晕晕床,好不好?”


 


Shaw甩了一个典型的白眼过去,随即别扭地微微点了点头,而后又像什么也没听见似的转回了头,只是看上去她的脸色似乎比刚才多了几分柔和。


 


(Root读懂了Shaw的潜台词:


“吃醋是个什么鬼,不过,一起去晕床倒是个好主意~”


于是,Root露出了一个其意难明的邪魅笑容,既像是jian计得逞猎物上钩时优雅而自得的笑,又像是布下陷阱守株待兔时从容而危险的笑。)


 


“Karen?”Helen讶异地睁大了眼,看起来难以置信,“Caroline,原来你就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著名小说家Karen,那这位就是传说中……与你‘秘不可言’的助理小姐Edith?”


 


说着,Helen的视线落在了Shaw的身上,从上扫到下,又从下瞅到上,尤其在后者可观的胸前部位停顿了大约有十秒钟,陡然收缩的瞳孔里射出的光芒格外灼人。


 


“正是。”只听Shaw毫不示弱地断然道,“抱歉,我们得走了。”


 


说完,她便拉着Root的手臂,往另一边的走廊走去。


 


Helen望着二人纠缠不清的背影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嘴角慢慢浮现出了一丝势在必得的复杂笑意。


 


“Edith,练习过格斗而且还不弱,脾气易怒但并不莽撞,控制欲和保护欲都很强,身材也不错,就是矮了点……只可惜,在这座岛上,I am the queen and she is mine.你不是我对手。”


 


(2)


 


216号房内。


 


“Sameen,你刚才的表现可以打满分哦~”Root一进房间,便坐在了铺着白色床单、洁净而舒软的双人床上,随性地撩了撩发,枕着双臂躺了下去。


 


这样简单而自然的动作,却充满着不自觉的性的邀约。


 


“……你故意的,是不是?”Shaw一愣之下突然反应过来,既气愤难抑又顿感如释重负,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沉着脸说:“十五年九个月零八天,那是怎么回事?”


 


“原来你这么在乎啊……别太敏感,Sameen,那只是我随意编造的日期,逢场作戏,谁会真的念念不忘?”Root双目中闪动着促狭的光,在床上慵懒地翻了一个身,轻言淡语地说道,“Helen的确是我的前女友,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知道,我并不——”


 


“听着,我并不在意你以前那些事……可你现在得离她远点。”Shaw打断了Root的话,贴身上去双手钳住她的两只手腕,身体就势紧压着她的背部,呼出的灼热气息荡漾在Root潮红的脸庞之上,“因为她看你的眼神就像是,想要像我现在这样对你。”


 


“不,我和Helen在一起的时候,我在上面。”Root的手爱怜地穿过Shaw的长发,她吻着一缕她的发丝,迷恋地道,“Sameen,在你之前,我很少居于劣势。”


 


“……Good girl.”


 


保持着压住Root的姿势,Shaw解开了她的裤子,探向那里已微显湿润的秘**地,两指以熟练的手法揉**捏着那一小寸快乐之源,时而浅尝则止,时而深入浅出,或轻而慢,或重而急。


 


Root的眼渐渐变得迷离,在难耐的时刻,她侧转身子,香滑的舌头从嘴里卷缠着伸出,从Shaw的耳朵一路舔到了耳后的脖颈,然后用力咬住,牙齿扎进肉里,渗出了少量血迹,从而深刻地印下了清晰可见、残忍而又甜蜜的齿痕,那是专属于Root的性**爱痕迹。


 


在被咬的那一刻,Shaw的进攻会变得极其猛烈,也许Root是在用这种方式提醒着Shaw,她快要到了。


 


可是这一次,仿佛仍未纾解内心那灼烧一切的欲**望,在高**潮降临之后,Root又将自己的舌头和牙齿转向了Shaw性感的翘臀……


 


又相互痴缠了好半天,两人都累得失去力气再一次地取悦(折磨)对方,房间里浅黄色的灯光已经显得温暖过头了。


 


Shaw从Root的身上翻下来,躺在了一边,以惯有的语气开口道:“我很高兴你能从Samaritan的枪口下死里逃生,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到处惹事。日子还很长,你不可能总是像上次那样好运。”


 


“Shaw,你不是我的女朋友。”Root眨了眨眼睛,用自己的小指头轻轻勾着Shaw的小指头。


 


Shaw沉默了一会儿,看着Root异常美丽的眼睛,吻了吻她漂亮的长睫毛,认真而单纯地说:“可你现在只和我上床,我也是。This is our rule,no exception.”


 


(3)


 


交流会第一天。


 


用过早餐之后,上午九点,十二位推理作家齐聚在一间小型会议室内,按照主办方要求他们将在里面待一整天,午饭也由服务人员送进去,直到下午六点研讨结束方能离开。


 


他们带来的伴侣或助理,都不被允许进入会议室。


 


那位Helen女士,原来是DarkIsland上那家豪华旅店的主人,并且她正计划买下这座风光宜人的岛屿。


 


Root和Shaw来到会议室门口时,Helen也在那儿,她的肤色显见地比昨天更柔腻光滑,衣着发饰也尤为别致动人,似乎精心打扮了一番。


 


她笑着向Root打招呼,Root也笑着予以回应。


 


在那两人逐渐相融的频率之间,Shaw又沦为了不和谐之音。


 


Root走进会议室后,Helen谈笑风生地邀请Shaw去酒吧喝一杯。


 


Shaw干脆地拒绝了,宁肯一个人无聊地到处晃悠也不想同这个可厌的女人多待一秒。


 


独自漫步在沙滩边,一个男人向Shaw走近,他很英俊,谈吐不凡,自顾自地讲起了那些有关渔船和灯塔的故事。


 


只是,Shaw却没什么兴致,没过多久,男人便识趣地走开了。


 


而后,Shaw遇到了一个精神矍铄的老木匠,一时心血来潮,跟着老木匠去学造房子。


 


砍树,锯木,裁割,削凿……


 


如此度过了漫长的一天。


 


(4)


 


交流会第四天。


 


这几天Helen每天都会时不时地出现在Root和Shaw的眼前,要么递给Root一杯可疑的红酒,要么夸赞Root气色红润、样貌可人(事实上,由于一个三者心知肚明的原因,Root白天里的气色一点儿也称不上好)。


 


更甚者,她亲吻了Root的脸颊。


 


让Shaw怒意上涌的是,这不仅得到了Root的允许,她还回吻了Helen。


 


如果单单只是一个吻,那或许并不意味着什么,但那两人四目相对时迸发出来的“奸情”,连经过的路人都忍不住纷纷露出了一个个明了的古怪笑容。


 


那就很有问题了。


 


“事情顺利解决了。”这天晚上,Root回到房间,对Shaw微笑着说道,“这次的号码是行凶者,老套的剧情,他是一位名作家的代笔,现在想杀了那个窃*取自己名誉的人。我已经说服了他。”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趁早离开这座岛?”Shaw的眼睛里焕发着孩子般天真的光。


 


“戏要做足嘛,亲爱的,况且,我看你这几天玩造房子玩得不亦悦乎?”Root牵起了唇角一丝浅笑,不紧不慢地道,“怎么,想亲自造一套送给我?”


 


“…………”


 


Shaw有些气恼地一拳揍了过去,临了却又稍稍偏了几寸,错开Root好看到放肆的脸,打在了一旁的墙壁之上。


 


过了半响,她侧过头,避开Root耐人寻味的揶揄目光,讷讷地说:


 


“我只负责体力活,选址买地、装修设计都是你的事。”


 


(5)


 


交流会第七天。


 


晚宴后的舞会上。


 


Helen对Root的追求越发变本加厉,她向她送上了一条价值不菲的名贵项链,外加邀约共舞的请求。


 


“Bitch,你惹到我了。”一向笑脸迎人的Root忽然板起了脸,当着Shaw和若干围观路人的面,对缠上来的Helen一字一句地说道,“听好了,她,Edith,是我Karen的女朋友,未来的妻子。你,没门。”


 


Helen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极度自傲的The heart of the queen被严重挫伤,一时间羞愧得无以复加。


 


Root瞥了一眼不明状况满脸“WTF”的Shaw,悄声说道:


 


“sweetie,忘了告诉你,当初在我甩她之前她先甩了我,而且她用的方式比我现在做的还要让人难堪百倍,这就当作小小的报复吧~”


 


“女人,可怕的女人。”了解真相后的Shaw不禁摇了摇头,却抑不住心下一阵莫名暗爽,嘴角弯起了一抹细细的弧度,“可我还是不得不说,well done.”


 


“总得让我任性一次嘛,Sameen。”


 


Root笑眯眯地望着Shaw,眼底流波,柔情似水。


 


(6)


 


不久后,深居浅出的推理小说家Karen和她的女助理Edith首次接受一家大型杂志社的采访。


 


她俩在DarkIsland上与Helen的三角纠纷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想必这就是Karen、Edith在采访中突然宣布婚讯的原因。


 


THE END


 


 



评论

热度(3)

  1. No.20160418M-237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