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Telepathy • Chapter 14

Echo•L•Chen:


斯德哥尔摩

Chapter 14 黄色的雨伞

砰——

子弹没有脱靶,但也没有命中靶心,伴着枪声,低得多的一缕闷哼就显得不那么过分引人注意。

却避不过有心人的耳目。

西装盘发的Rousseau走到独自进行射击训练的Root身边,脸上一抹戏谑的笑:“Smanritan发出的指令让所有人疲于奔命,你这个核心研发成员却有闲暇在这里出丑,或许你是后台输入了什么神秘代码,把自己归为那个例外了吗?”

“『所有人』不包括你吗?”

Root挑眉望过去,试图忽略Heizer Double Tap后坐力带给她肩膀的不适感。

但显然Rousseau存心来找茬,不会轻易如她所愿闭嘴。

“去趟Future Town就能解决的事情,你偏要在这里一个人苦练,留疤不说,连你最爱的配枪大概也要舍弃了,是所有的黑客都是怪人么?”

Rousseau也搞不明白自己对Root是出于纯粹的嫉妒好奇还是其他。

她看Root不顺眼,分析不出Root诸多行径的动机,每次都被Root冷嘲热讽,虽然她自认嘴炮功夫不输于人,可这种自讨苦吃的冲动从不肯偃旗息鼓。

她甚至像个变态一样追踪有权限单独行动的Root到洛杉矶,目睹这个女人被打伤,要不是对方势众,她大概就冲出去拯救这个黑客了。

那几个人撤走之后,Root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并非感激,而是警告她不要把看到的事情泄漏出去,也不要追查那几个人,否则她总有办法让Greer不再倚重她。

Rousseau当场火冒三丈,几乎忍不住再喂几粒子弹给这个猖狂别扭的黑客。

她不知道最终自己为什么没有动手,哪怕只是揍上一拳解恨,她发誓那个时候她可不畏惧Greer可能会有的责罚。

或许是Root苍白隐忍的神色,或许是她倔强不屈的姿态,总之Rousseau蹲下身,用自己随身带的弹簧刀和伤药简单为Root处理了伤口。

Root这个女人,从来都不会领情,她可听不出来自己的挖苦也算拐着弯的关心。

“你不觉得,身上偶尔留个疤也挺酷的吗?”

Root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终于不再跟Martine斗嘴,歪头摘掉降噪耳机,掀起皮衣把手枪别回腰后,大步流星往外走。

“你去哪?”

Martine在她身后询问,Root叹了口气,停步,却不回身。

“Greer派你找我的?”

“没有。”

“Smanritan让你和我搭档出任务?”

“也不是。”

“那么,再见。”

“外面要下雨了。”

“谢谢提醒,我有伞。”

Root两条腿又细又长,步伐又一颠一颤过分有个人特色,所以当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射击训练场的转角处,Martine的视线还是怔怔的。

➹➹➹

Shaw很满意自己的新工作,目标明确,射膝盖,救平民,闲暇时逗逗Bear,老板慷慨,搭档干脆不啰嗦。

尤其是Finch说,她前几年为之工作的对象实则是他研制出的人工智能,以前她是处理相关号码的一个环节,现在是拯救无关号码的中坚力量。

两相比较,现在的透明化工作内容更合她的胃口,起码如果她和Cole处理的是无关号码的话,Cole就不会死于好奇。

而对于Finch来说,Shaw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执行人,除却她偶尔单方面切断通讯的行为有些过激,头脑灵活程度,应变能力,武力值,都是不亚于Reese的绝佳人选。

Sameen Shaw话不多,Finch仍旧捕捉到了她对Samantha Groves的过分关注。

不太会掩盖痕迹的她在Finch的电脑上搜索过几次Miss Groves的资料。

“Miss Shaw,自从Smanritan上线以来,The Machine的数据偶尔会发生异常,这恐怕需要我们一起集中精力解决,所以,所有你了解的、有关于Miss Groves的资料对我们来说,都很珍贵。”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Shaw的声线低沉,和Reese有的一拼,但她面无表情的脸却极富个人特色:“她只是我的情绪而已。”

一个二轴障碍患者板着脸,说另一个人是她的情绪。

Finch呆愣几秒,眼睛瞪得圆圆的,要不是她过于严肃,话题的对象也不在眼前,他简直要认为这是最悠扬婉转的情话了。

Finch实相地闭嘴,知道自己再问不出更有用的信息,而那个算计了他,用刀刃划破他掌心,与他谈论人工智能哲学的女孩子,他不知道自己是欣赏多一些,恐惧多一些,还是厌恶多一些。

Smanritan上线并未引发动荡,和服务于政府的The Machine不同,Smanritan为私人效力,监测的范围有限,但运算数据精准,判断迅速,它让Decima科技公司的市值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翻了好几番。

Harold Finch当然不相信一台超级人工智能的研发目的仅限于经济用途,从他和Samantha Groves的长篇辩论中就能推算出来,Decima的背后,绝对隐藏着更大的野心。

The Machine和Smanritan尚未交锋,但以Harold的判断,那一天应该不会太过遥远,而他不确信自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但纽约的整体情况尚算稳定,Elias杀了自己的父亲,人在深牢,却靠着事先的运筹帷幄和Scarface的周密行动,一举将俄国五大家族势力打乱又统一,Carter频繁跑牢房,却拿面相斯文的弑父凶手一点办法都没有。

Reese有了搭档,但同时也多了对手,海军陆战队出身的Sameen Shaw身量娇小,身手却不容小觑,难得的是脑子也好使。

可能被激发了好胜心,有时消息匮乏,他会向Zoe Morgan探听小道消息,若是能比Shaw占得一丝先机,他会暂时性的放松和满足。

他试图忘记那个穿着风衣,妆容精致的盘发女人,也不愿去深究,那天在Genesis,Shaw抢在他前面开枪,目的又是什么。

➹➹➹

雨是从下午两点开始下的,夜里十一点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Shaw撑着长柄黑雨伞,刚救的号码离她的公寓只有一个街区,她便没有乘交通工具,也没撬辆车子的必要。

雨不是很大,但溅起或砸在鞋面和裤脚的水滴很惹人厌。

Shaw心情不算太好地合上雨伞,乘电梯,在电梯上升的过程中回想自己的冰箱里除了武器有没有什么吃的,也许还剩下昨天没吃完的外卖披萨,也许没有。

她啧了一声,为自己感到饥饿而怄气。

叮——

电梯门打开,Shaw缓慢地眨了眨眼睛,任由电梯门再合上。

门再次开了之后她确信自己没有看错,是头发湿漉漉的Root,抱着一把黄色的雨伞,身旁搁着一个纸袋,歪头勾唇,冲自己笑得又蠢又甜腻。

“你回来晚了,Sameen,牛排晚餐都凉啦。”

明明是惋惜的语气,Root却笑得无比开心。

Shaw翻个白眼,走过去掏出钥匙开门,Root自觉站起来靠在她身后,隔着十公分的安全距离用力吸鼻子,满足地低低叹气。

Shaw的后背僵了0.01秒,随后推开门进去,Root一个闪身跟进来,把一点都没淋湿的大纸袋往Shaw怀里一塞:“去加热下吃吧,你回来得晚,味道就别挑了,我要去冲澡,身上都是湿的,黏死了。”

“你带着伞是当装饰品用的么?”

Shaw打开袋子看牛排的分量,皱着眉头不经意地问。

Root咧开一个真正的笑:“Kiss kiss to you too,雨伞是给你的礼物,我怎么能用呢。”

Root闪身进了卫浴室,Shaw抱着合她心意的牛排,脑补了下Root夹着雨伞护着纸袋弓着身子在雨中穿行的狼狈身影,莫名感到一丝愉悦。

Shaw懒得问Root上次在Genesis跟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也不热衷于帮Finch打探Root研发的Smanritan的意图。

只要Root还来找她,还冲她露出傻乎乎的笑,她就愿意为了自己的情绪而妥协。

当Root穿着皇帝的新衣被Shaw压制在身下的时候,她觉得痒,觉得热,又觉得委屈觉得疼。

Shaw对她毫不客气,她忍着不吭一声,但当Shaw粗重的呼吸拍打在她肩膀的伤疤时,Root忍不住,在对方浅浅的舔吻下哼出声。

为什么送不搭调的黄色雨伞给小个子呢?

可能因为她是她黑暗世界中唯一的一抹光亮吧。

——TBC——

懒捉虫系列,有别字明天改。

评论

热度(79)

  1. No.20160418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