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 Afterwards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电梯楼]  


 


***


 


 


十年之后,妳已不再年轻。


作为美国政府通缉的变种人组织前首脑,自然无法过着与常人同样的平静退休生活。妳选择与妳的家人隐居深山之中,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Samaritan事件后,Sameen与妳终究是分道扬镳,妳退出了Algernon,而她则借由Claire的帮助下,重新回到了前线工作。如同妳对Sameen的约定,妳永远为她敞开房门,她也偶尔出现在妳的生活当中。


 


Sameen与妳的母亲处的很好,而与Ethan之间总有种莫名的心结(虽然妳了解问题是出在Ethan身上)。妳珍惜与她的每一次会面,不舍每一次的相离。




虽然自那次事件后,妳再也听不见Sameen的心声了,但妳却逐渐感受到她的变化。一颦一笑里只属于她的情感表达,冷淡与嘲讽的语气中只属于她的关切与贴心,以及默默注视著妳的时候只属于她的温柔眼神。


 


妳曾经以为,妳们只是两条交错的线,一旦错开,终究只会渐行渐远。


时间证明了妳有多错。


 


 


几年后,Sameen退出了Algernon,妳才了解她为了这段关系付出多少。




没有烛光晚餐也没有戒指,她只是握住了妳的手,简单的一句承诺。


 


 


“跟我一起生活。”


 


 


 


 


 


 


 


 


温暖柔和的晨曦,逐渐让妳从睡梦中清醒。妳听见了细微的声响,如同雨声般的喧嚣,直到闻到了牛奶的香气,妳才听出那是煎松饼发出的滋滋作响声。


 


妳揉了揉因为疲倦而过於朦胧沉重的双眼,一只手撑起了身子。棉被顺着妳的身子滑落,让妳有丝微寒,於是妳把怀里的热源搂得更紧。Sameen的背影出现在妳的视野里,她穿着简单的工字背心与贴身短裤,在厨房里打点着妳们的早餐。


 


 


妳悄悄的下了床,披上了她放在床沿的晨衣,踮着脚尖走向她的身后。妳听见她轻哼了一声,却没有对妳的行为做出任何反应,妳调皮地从身后环抱住了她。


 


 


“早安,Sweetie。”


 


“快去刷牙,早餐待会就好了。”


 


“我偏不要。”


 


 


妳恶作剧的轻咬了她裸露的肩膀一口,而她无奈的摇了摇头,默许妳的行为。於是妳变本加厉,左手贴上她持著锅铲的左手,而不安分的右手则悄然的摸向她身体的每一敏感点。


 


“该死,我还在煮东西。”


 


“我知道啊,所以妳得专心点,別受我影响。”


 


“別这样,Root。”


 


 


说来有趣,即使妳们的关系都已经确立这么久了,很多时候她还是会唤著妳过去的名字。即便人事已非,妳不再是那个不顾一切只想复仇的小疯子,而她也作为少数知晓妳真名的人,但她仍习惯这么称呼妳。


 


“我喜欢一早醒来妳躺在我身边。”软腻的奶音向她嗲声抱怨著,但灵活的手指并没有打算放过她,像是无声的抗议,妳听见身前加促的呼吸声。


 


“我饿了。妳太爱赖床…” 她试图压低音量,保持著一贯的冷静,而唯一可以反抗的左手却被妳计画性的十指交扣、牢牢缠住,让她几乎失去招架之力,只能用言语试图为自己辩解澄清。


 


失去一只手臂,尤其是惯用手,对Sameen的影响还是大的。虽说在那之后,Claire就帮她做了一条用钒金打造的金属手臂。但也许是向Claire赌气,自从Sameen退出Algernon后,妳就鲜少看到她装配上这条手臂了。


 


也因此,这给了妳很多主动出击的机会。


 


 


“这不能怪我,谁让我昨晚这么累呢。”


 


“妳还好意思说,被压在下面的可是我…”


 


“我们可以在床上吃早餐,顺便再赖一下床。”


 


“或者妳可以先去刷牙,別忘了今天大家都会来。”


 


 


妳嘟起嘴唇,好吧,Sameen加一分。


於是妳不舍依依的松开对她的箝制,看她脚步不稳的跌了下时,妳这才骄傲地进了浴室。


 


 


 






 


今天是妳的40岁生日。以往空荡荡的住所,此刻聚集著妳们熟悉的人群。


 


作为美国政府的特赦变种人,虽然保有所有的公民权益,却是被限制住居,不得与变种人组织有任何瓜葛的。也因此,像这样的相聚时刻并不怎么的频繁。


 


知道妳的一生都在逃亡,而想为妳带来平和生活的Sameen,选择了与妳截然不同的道路。她持续奋斗了数年,好不容易才换得了妳们的自由,而这些竟然都是妳事后听Gen说才知道的。


 


於是妳更珍惜著现在拥有的日子,对妳来说,太过於幸福的日子。


 


 


熟悉的故友纷纷前来,聚集在妳和Sameen一同居住着的山间木屋。妳们听着他们分享外头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可能有难过、有悲伤,但更多的是喜悅,以及满满的希望。


 


 


不下会儿,Martine和Sameen又起了冲突,而Tomas被迫夹在中间成了和事佬;Zoe无奈的摇了摇头,望向John的方向,眉来眼去中带着暧昧的神色;Gen和妳的母亲在一旁有说有笑,下着西洋棋的Greer和Harold从Grace手中接过了刚泡好的煎绿茶;而Claire和Daizo两人似乎在讨论些甚么,妳隐约听见她正在计画一场求婚。


 


 


“Sam。”妳听见Ethan唤了妳的名字。”妳最近好吗?”


 


 


听到Ethan的问句,妳只是笑了。


发自内心的真诚笑容里,展现著无比幸福的喜悅神情。






(完)






 










我觉得还是要做个结尾。


这结尾虽然不完整,却已经透露出了只属于她们的未来。作为读者的我们,只能默默地盼著这幸福的未来能永远的持续下去。而这篇文也私心地满足了Sarah 小姐的愿望,最终Shaw有了只金属手臂,可惜著墨不多。




这是楼主的第一篇大长篇,完结总计14.7K字,逼近15万字。




其实还有许多梗没有填,但考量到整篇文章的通顺,最终还是忍痛删掉一些情节。好比说,其实是想在Afterwards里加上Claire对Gen的求婚大作战,但实际动笔时,楼主更希望可以好好地描述Shaw为Root所做的一切,才修订为现在的版本。




Shaw的能力,其实最早是在第一章开头时就决定好的。


一个拥有Take Over能力:「夺取任何时间、任何人身体的控制权」的变种人,却因为反社会人格而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力量,只能片段的得到那个人的记忆,就像是一次次的模拟。




在逐渐理解爱的过程中,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量。而在失去挚爱的同时,这股力量的爆发,重新拯救了一切。




大概是这样的套路。




也许有人说,这样的结局过於不切实际,但楼主真的不忍心给他们一个不好的结局。写着写着,逐渐对每个笔下的人物产生情感,对他们过去的遭遇感到不舍,最终才与自己的初衷妥协(最一开始其实想写黑暗点)。




也感谢每个追文的粉,持续了八个月的文章,总算在这里画下完美的句点。

评论

热度(61)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