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Ch.4 (4)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电梯楼]


 


***


 


“All-in.” 将桌上整叠的筹码推向了赌桌中央,Riley向Shaw挑了挑眉。


同样的动作如果给Martine来做,那就是标準的挑衅了。但Riley一连串的动作并没有让Shaw感到一丝不悅,Riley并非虚张声势,相反的,他的言行上充满绝对的肯定与信心。


 


“认真?” 虽然嘴里这么问,但实际上Shaw已经将所有筹码置入赌池中。


 


“害怕了吗?”


 


“You wish.”


 




最后一张牌摊开,是张红心Q。


同花顺。


 


“妳真是个糟糕的发牌员。”Riley咧嘴露出了笑容,”看来有人要失业了。”


 


“Shut up.”Shaw简直不敢置信,眼前的男人已经连出了七局的同花顺,运气之强简直好到没有话说。赌台的周边早已聚集了大批凑热闹的群众,他们交头接耳、时不时的为Riley欢呼,似乎也想从Riley身上分些运气。


要不是眼前的男人眼神过於直率,Shaw都认为Riley是故意将人群吸引过来的,好让她在关键时刻无法行动。


 


 


 


“对了。”Riley以非常隐晦方式询问著,但并不难猜出他真正的涵义,”听传闻说,妳是为了家人而辞掉前一份工作?甚至不惜与前上司决裂。”


 


突然的问句只让Shaw再次警觉,她双手拄在桌缘,向前倾身低头面向Riley。她刻意接近他并压低音量,”你想说什么?”


 


“妳从未想过,为什么那天晚上Hersh会出现吗?”Riley也配合着Shaw的高度,以她能听见的音量附耳回应,”那女孩是改变战局的关键。”


 


“Gen?”


 


“见好就收吧。” Riley向后一退,回复到十几秒前轻松自若的神态,”发牌员小姐,是否可以请妳跟我到后面换钱呢?”


 


 


 


 


那女孩是改变战局的关键。


换言之,那天晚上M.R.D.追杀逃亡的她们,甚至连Hersh也亲自出马,当中的原由并不是只是为了追捕Omega级那幺单纯。


但,为什么?对武斗派的M.R.D.而言,Gen的变种能力并不是强大到会值得整个组织的关注,那能力甚至有些鸡肋?不禁让人联想到,后面似乎有著更大的隐情…


 


 


“30秒后,支开兌现区的警备。” 来得相当不是时候的通知,Root的声音从Shaw的耳机传了出来。这时的Shaw手中捧著一盘筹码跟在Riley的身后,而他们即将抵达兌现区门前,如果Riley迎面碰上Root的话,不保他不会跟Root起冲突。


 


 


於是一个向前倾身,Shaw故意假装绊倒,将手中捧著的筹码全数翻倒,代币四散在兌现区的门口。


毕竟是相当大一笔金额的代币,周遭的人群见机不可失,开始纷纷弯身捡代币。众多的人群在兌现区前呈现失控的状态,这让门前的警备丟下了手边的工作,处理起眼前发生的状况。


 


拥塞的状况拉开了她与Riley之间的距离,而这时Root也正好从里边的房间快步走出。


 


 


 


“Go!”几乎是没有停下脚步,Root抓住了Shaw的手,拉着她走向后门,”追兵马上就来了。”


 


“怎样?有找到Claypool吗?”Shaw看着身旁喘气连连的Root,她惨白的脸色就像是刚跑完马拉松般疲累。


 


“陷阱已经设好,就等对方踏入…”Root加快自己的步调,拉着Shaw不断往前,但话还没说完就被Shaw打断。


 


“陷阱?”Shaw甩开了手,拉住了Root的肩,让她能够面向自己,”我以为我们是来找…”


 


 


“她在那里!”


“抓住她!”


 


几名拿着自动步枪的黑帮份子从后方窜出,这让Root歪了下头、皱了皱眉头。


 


 


“Time to run.” 又再次抓住了Shaw的手,Root耸了耸肩,拉着Shaw走出后门。


 


 


 


***


 


 


“Kate,妳的脸色怎么发青了?不舒服吗?”


 


看着监视器上的两人成功脱离赌场,坐车扬长而去,Ghost长叹了口气,转过头看向身旁胡言乱语的女孩。Gen这时候已经烂醉,手里挥着空的啤酒瓶,甚至有些发起酒疯,不断的叫自己Kate,甚至打扰了自己的「游戏」,只能跟她坐在这沙发上。


 


“我的脸本来就是这样。”此时的Ghost并没有变化身形,维持著自己宝蓝色的外貌,”妳的酒量真遭。”


 


“我才没喝酒…妳的果汁好难喝…”Gen摇摇晃晃的躺在Ghost身上,”Kate妳…噁呜!”


 


“拜托妳別吐啊!”见著摀住嘴的Gen,Ghost连忙将地上的垃圾桶提到Gen面前,同时拍著她的背。


根本是自找麻烦!领着这家伙回到基地,到头来除了知道她们的名字(也有可能是假名)与组织名称外,还是对她们来到这城市的目的一无所知!


 


 


 


 


“我是不是很没用…”


 


“啊?”才刚擦干净Gen的嘴角,对方却不及防地冒出这一句话,这让Ghost觉得淌这浑水实在太累。


 


“明明是我吵著要独当一面的,”Gen的眼泪不断滑落,”但是到头来、到头来什么忙都帮不上…而且还伤了Mo…”


 


“Kate,妳原谅我吗?”眼前的女孩醉得相当严重,她抓着Ghost的手胡乱地摇晃著。


 


“原谅?妳做了什么?”


 


“我…”说到这,原本缩成一团的Gen抬起头,直盯着Ghost的脸,”我做了…我…”


 


 


Shit! 还来不及反应,Ghost就失去了全身的力量。


Gen的能力又再一次失控,这一次不仅只是剧痛,Ghost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的细胞如同被分解一般,她支撑不稳的跌坐在沙发前的水泥地上。对方的力量毫不留情,简直就快将自己置于死地,Ghost只能大声地呼喊,希望Gen可以松开自己的手。


 


“Gen、Gen、Gen!”


 


暖流划过脑袋,Gen逐渐从朦胧中清醒,刚才昏沉的感觉已经全部消散,意识清楚的她马上注意到了倒在地上的Ghost,她连忙松开紧握的手,”对不起!”


 


Gen对眼前的景象感到害怕,她的能力又再次不小心失控,眼前的人显然伤痕累累、奄奄一息,只剩下微弱的气息…但就在这时候,Ghost的伤处突然产生变化,下一秒,她的身体如同粒子般迅速分解,又重新癒合回原先的蓝色模样。


 


“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Ghost无奈的扭了扭脖子,”换作是別人早就死了。”


 


“妳那是…”


 


“高速癒合。”Ghost看了看手臂上的伤,”我的变身能力是以自伤为前提的高速癒合。”


 


“我很抱歉,我…”


 


“算我倒楣。不过看妳已经恢复正常了,看来能量移转连宿醉都可以治。”Ghost直接打断了Gen的话,”谁是Kate?妳刚刚醉著的时候一直这样叫我。”


 


“她是我的朋友,我第一次发动能力…害死了她…”说完,Gen又再次沉默了。


 


“你们那个什么Algernon真的很莫名其妙。”Ghost从水泥地上爬起,拍了拍脚上的灰,”派出来的人竟然连能力也不会控制,是想害死该保护的变种人吗?”


 


 


“我…我是个实习生…”


 


“实习生?”


 


“是我硬要Root让我来的…”


 


 


 


***


 


 


喀擦。


这已经是今天的第N次的非法入侵了。Shaw跟著Root走进了漆黑的房间内,摆脱了来自黑帮的重重追兵后,她跟著Root来到了住宅区,这栋屋龄有些老旧的公寓内。Root将一旁的电灯打开,映入眼帘的是非常简单的居家摆设,不大的开放式空间内有著简单的厨房设备、两人的餐桌,以及一张摆在窗边的大张双人床。


 


 


“屋主去国外度假了,短时间不会回来。”Root脱下了厚重的外套,随意掛在一旁的架子上,”这里是我们今晚的据点。”


 


Shaw环顾了四周,以临时据点来说算是不错了,至少屋子没有过於破旧,而且一应俱全。松开了勒住领子的领带,Shaw将身上的军火放在餐桌上,然后她注意到了那张双人床。


 


“双人床?我可不要跟妳一起睡。”


 


“妳可以睡沙发。”


 


“想太多了,床是我和Gen的,妳去睡…”说到这里Shaw突然停了下来,看了看壁上的掛钟,以及即将指向正上方的时针,”等等,Gen在哪?”


 


“还以为妳不会问呢?”


 


“那是因为我以为她早就回到安全的地方。”Shaw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忿忿的抓住了Root的领子,”她在哪里?”


 


“她找到了Claypool的一些线索。”Root语气平淡的说了事实,”她今晚不会回来。”


 


“而妳就放任一个十岁的孩子深夜在外面閒晃?”Shaw松开了手,原本几乎要脚尖离地的Root也松了口气。


下一秒,Shaw狠狠的揍了她一拳,力道之强甚至让Root咬伤了自己的嘴,鲜血从唇上泛出。


 


 


“为什么不躲开?”甩了甩拳头,不等Root自己站起来,Shaw将她拎了起来,让两人能够平视。”妳应该知道我要揍妳吧。”


 


“如果这会让妳心情好一点…”


 


“妳知道这不可能。”Shaw咬牙切齿的说着,”为了达成目的,妳不惜让一个年纪轻轻的孩子就这样四处乱绕吗?更別说她是被通缉的。妳到底再想什么?”


 


“我把她当成一名特工看待,因为那是Gen的请求。”面对Shaw种种刺耳的言论,Root并没有任何外显的反应,她还是相当冷静,”我给过她选择,她可以加入Harry的组织,在那里她可以重新展开新的人生,有著隐藏的身分、绝对不会有任何危险…但她最后仍选择了妳。”


 


“……”


 


“Sameen,那就是她的决心。在我答应她加入Algernon之前,她就已经做了那样的觉悟。”感觉到双肩的箝制逐渐松开,Root拍了拍身子,继续解释著,”也许在妳看来她只是个孩子,但她的想法一直都没有改变。她坚持加入任务,即使她的培训根本还没结束。”


 


“面对她的热诚,我无法拒绝。”


 


 


***


 


 


坐在沙发上,Ghost听着Gen谈述著她过去发生的事情。


能力失控、朋友死亡、被政府追杀、母亲死亡、加入秘密臥底组织…听起来既科幻又无趣。


 


“加入Algernon后,Root就让我到Doc.那边学习控制自己的能力,但偶尔还是会失控。”


 


“妳的偶尔也太频繁了。”Ghost毫不忌讳的翻了个大白眼。


 


“对不起…”


 


 


“然后呢?为什么受训到一半就出来任务?组织里的人都没有阻止?”


 


“我知道自己帮不上任何忙…但我就是不想看Shaw继续受伤下去。”说到这,Gen又忍不住啜泣,但身旁的Ghost可就没有安慰她的意思了,反正也只是白搭,”我后来才知道Shaw是为了我加入Algernon,她可以过着更和平的生活…”


 


“嘿,等等。妳还记得是她害死了妳妈吧?”


 


“可是那也不是Shaw的错…Root说Shaw的身上被秘密植入追踪器,所以才…”


 


“好好好,不要再重复说了。刚刚有听过。”Ghost又翻了个白眼,决定打断Gen无限回圈的叙事,”简单来说妳心情很乱、很复杂、不懂怎么处理自己的想法,就像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对不对?”


 


“我是啊…”


 


 


即使每一次的任务归来后都伤痕累累,却为了自己放弃余下人生,坚持与自己一起逃亡的姐姐(Shaw)。从她口中被告知的,残忍无比的、关于母亲死亡的真相。还有什么都做不到,无力改变现状的自己。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Gen觉得厌恶,所以即使组织内的众人:Doc., Harry, Root, Zoe一再反对,她仍然坚持参与这一次的任务。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一次的任务较为低风险,所以她才能说服Root。更重要的是,就算是一次也好,她想参与一次这样的任务,来体验Shaw至今种种经历的一切。


 


没错,这样她就可以做出决断。


 


 


是否要让Mr. Fusco介入,让她和Shaw不再被这些「残酷的真相」折磨。


只要消除掉有关的记忆,也许她们就可以回复到从前,作为家人一起生活。


这也是这一次任务开始后没多久,她到机长室找Mr.Fusco的目的。


 


 


 


“听起来真像个廉价的肥皂剧。”Ghost百般无聊地做出结论。”我懂了,在我浪费了37分41秒听妳阐述后。”


 


“浪费?怎么可以这么…”


 


“关我屁事。”Ghost不带任何情感的说出了结论,”醒醒吧,妳真的以为这样分享就能解决问题吗?妳只是想要有人告诉妳该怎么做吧,小鬼。”


 


“我…”


 


“这种事要自己想,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动负责,而不是等待周遭的人告诉妳做一件事情的意义!想删除记忆就删啊,想装作没事后跟着家人继续生活就去啊,別让任何人打断妳的决定,也別用任何理由当成是逃避真相的借口!”


 


 


Ghost一口气说完她想讲的,接着,她从架子上取下一盒纸巾和一张毛毯,扔给Gen。


 


“否则,妳只会更难受。”话一说完,Ghost扔下了蜷缩在沙发上的Gen,扬长而去。


 


 


***


 


 


“Daizo,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我已经撷取到那个讯号元…”


 


 


 


披着一条过大的浴巾,Shaw从浴室走了出来。发丝仍滴著水的她也不急着吹干头发,走到冰箱的旁边,打开了冰箱门。


拥有这间公寓的人看来饮食相当健康,原本只是想找瓶啤酒的她,最后失落的关上了冰箱门,走到了双人床旁。


 


“我说过了,去睡沙发。”Shaw还是有些生气,但她知道这一切发生的原因是因为Gen的无理取闹。她一屁股坐上床缘,也不顾还滴著水的长发。


 


“妳的头发还湿著呢,Sameen。”脸皮厚的Root倒是面不改色的窝在另一侧的被窝中,她拉开厚重的被子,伸手拾起Shaw的浴巾,帮她擦干头发,”別把被子用湿了。”


 


“已经两点了,要不是妳洗了一个多小时,我非常乐意去吹干。”Shaw翻了个白眼,脱下了脚上的拖鞋,转身的同时,身上的浴巾也被Root拉下,露出了底下只有运动内衣和短裤的姣好身材,这让Root忍不住调侃她。


 


“妳是在色诱我吗?明明让我睡沙发。”


 


“这就是我的睡衣!”Shaw咬著牙强调,抢过Root手上的浴巾,继续擦干微湿的头发。”妳还要赖在这多久?”


 


“这床很大,够我们两人睡的。”


 


“那我睡沙发。”


 


“Sameen,现在可是冬天,穿得那么单薄,这里又没有暖气,要是感冒了该怎么办。”Root下了床,从柜子里找出吹风机,”先吹干吧。”


 


 


说不过Root,Shaw无奈地又叹了口气,夺过了Root手上的吹风机,插上了排插。等到吹干头发后,她走到了空著的另一侧床缘。爬上床盖好被子后,就背对着Root,一句话也没说。


但不习惯身边有人,Shaw迟迟无法入睡,而身旁的她似乎也没有要睡的意思,只能听见敲键盘的声响不断从背后传出。


 


 


“妳不睡吗?”Shaw总算是忍不住询问对方。


“谢谢妳关心,不过我还在追踪那名骇客。”


 


两人又沉默了一阵。


 


“其实妳不用那么贬低自己。”Root阖上了膝上的笔记本,冷不防地说出了这句话,”虽然妳的声音的确比较小声,但我知道,妳还是很在乎Gen的。”


 


 


“別忘了,我读得到妳的心。”见Shaw迟迟没有回应,Root继续说下去,”妳可能觉得妳没有情感、感受不到任何事,甚至因此感到厌恶,但我知道,妳的声音非常细微,要非常用心去聆听。在那冷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态度背后,其实你比谁还都在乎。”


 


“妳装睡也可以,当作我自言自语吧。”


 


 


Root关掉了最后一盏灯。而在另一侧,Shaw感觉到了冷空气从背后侵入,棉被被拉开,而身侧的人儿躜进另一侧。


 


“晚安,Sameen。”


 


 


***


 


 


赌场稍早,骚动结束后。


一名瘦高的黑人被两名身材魁武的壮汉压制在地,这里是同一栋建筑物的最高楼层。


 


 


“Boss,我很抱歉,竟然会让她们逃走。”


 


“別说了,Malcolm。你应该感谢你现在还能够言语,我还没割下你的舌头。”坐在真皮办公桌椅上的,是控制了整个城市黑色地带的存在,”说,那婊子在我们的主机内植入了什么?”


 


“我…”


“这…”


 


 


底下的人不发一语。


 


一声枪响,Malcolm身旁的彪形大汉被射穿了眉心。


 


 


“一个比一个没用,我留你们干嘛!”


 


 


 


“別生气了,Dominic。”


悠哉的声音从无线电的另一头传出,这让Dominic收起了手枪,恶狠狠的瞪着无线电。


 


“Steele。”


 


“这证明我说的是事实,你们遭遇的是有著特別能力的变种人,你们需要我们的帮忙。”


 


“哼,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接触我们,到底想要什么东西?”


 


“人。我要你活捉那个变种人。”


 


 


(TBC -> CH4.5)







评论

热度(35)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