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Someday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6-2后,距离完结仍有三章…


BGM强烈建议开下去。


 


 [电梯楼]  




***


 


[选项2:不躲开]


 


 


绿光击中的瞬间,世界也跟著停了下来。


 


喧嚣化作刺耳的嗡鸣声响,眼前的景象也逐渐发白,等到再次睁开双眼,世界俨然只剩一片纯白、一片洁净。在祥和、寂静、空无一物的寒冷空间内,妳下意识地想要逃离。


 


周遭不停的旋转,直到妳又再一次地回到那里。妳听见Root和Claire的呼喊声,眼前模糊的画面逐渐清晰,映入眼帘的是Root扭曲成一团的表情。从未轻易展示脆弱的她,脸上那前所未见的神情,妳看着这样的表情,脑海中浮现出的想法只有一个。


 


--我做错了吗?


 


但,这不是可以放在天秤上取舍的事。


妳不想失去她,几乎是反射性地做了决定。


 


答案一直都是显而易见的。


妳在乎,一直都是。


 


 


 


 


 


 


 


“Sameen…” 颤抖的嗓音中透露著全然的恐惧,Root慌忙地用皮带綑住了Shaw的右上臂,正确的说,原先有著右臂的位置。


 


无情的砲火截断了Shaw的右手,唯一的残肢就剩下不到1/4的长度,连止血用的皮带也几乎快缠绕不上。Root只能尽可能的将皮带固定在右肩上,试图止住那血流不止的切面。Shaw圆睁著眼,似乎尚未从突然的刺激中恢复反应,她的脸颊与嘴唇发紫,逐渐失去血色。


 


“Root…Root…Root!” 呼唤了几声后,发现身旁的人没有听见她的声音,Claire将双手搭在Root的肩上,”看着我!”


 


“Claire?” 外力猛力的摇晃,让原先关注在Shaw身上的Root总算发现身旁人的叫喊。


 


“听我说!Gen、Gen就在上面!” Claire试图冷静地说著,以安抚身旁同伴的情绪,”还有得救!我们要赶快把Shaw带离这里!”


 


 


 


 


 


漫无止境的通道。


潮湿的环境、阴冷的空气、铁锈的气味与昏暗的灯光。


 


看不清前方的路标,然而,身后渐强的连续金属敲击声威胁下,已经无暇顾虑,只能不停地向前奔走。


 


脚踩在金属制的板道上,每一踏步均发出清脆的声响,如同丧钟般的恼人共鸣声环绕在密闭空间内,脑袋也随之昏沉。随着爆炸产生的摇晃,让人越是向前奔跑,步伐越如同虚步般不稳。钢化玻璃受到强大的压力裂开,天花板落下的碎石和著碱水浸湿了脚踝。


 


什么也做不到,只能拼命地往前奔跑。


一切只是为了生存。


 


 


 


她们回到了实验室的唯一出入口,直达海平面的高速电梯前。


 


唯一的一部逃生电梯,电磁阀却断了电,灯光也跟著暗了下来。Samaritan早就猜出了她们的行动模式,面对无法运作的电梯,以及逐渐逼近的机器追兵,三人似乎离死亡越来越接近。


 


 


“放我下来…”


 


就在这时,Root肩上的Shaw缓缓吐出微弱的气音,低语的声音让Root忍不住溼了眼眶。


 


“Sameen,没问题的,我们会保护妳。” 虽然嘴里这么说,存活的机会几乎可以说是非常渺茫,但Root还是尽可能的安抚著Shaw。




至少,不要让她抱着孱弱的身体,在生命消逝前的最后一刻,还得跟著她们一同担心惧怕、面对敌人。


 


“放我下来…Samantha。”


 


但Shaw依旧坚持著,带着少有的脆弱音调请讬著。原先Root是不愿意的,但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后,她妥协地将Shaw从肩上放下。


Shaw拒绝了Root的搀扶,勉强靠著自己的力量站起身。


 


 


“我来殿后…妳们走。”


 


“別说傻话了,妳伤得那么重!” 


 


“Root说的有道理,况且Gen就在上面,她可以用能力…” 


 


“即使她可能断一只手?”Shaw拒绝了Claire的提案,” 她上次为了我,已经失去了一只眼睛的视力,我不可能再冒险。”


 


“Sameen,妳以为我会让妳一个人…”


 


 


“For God’s sake.”直视著Root的双眼,Shaw翻了个白眼,左手用力抓住了她的衣领,向自己一扯。


 


简单而粗暴的一吻,比起堵住Root反对的言语外,这个吻更像是告別。就像是在最后的短暂时间,想把自己的唇形永远烙印在对方的唇上。


 


抓着衣领的手用力向前一推,Root便落进身后的Claire怀中。几乎是同一时间,Shaw迅速的将电梯的栅门关上,并踢上了门锁。


 


“Sameen!快打开!”


“妳在做什么?电梯已经被断电了!”


 


Root和Claire的声音不断从身后传来,然而Shaw的脑袋已经昏沉的听不见了。即使说要断后也未免太高估,Shaw很清楚自己的伤势,大概在追兵抵达之前,她就会失血过多至死。


但在这之前,她必须完成这些事情。


 


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向电梯的对侧,那里的墙面上,有一颗显眼的红色按钮。如同她连续几周的梦境一样,当Shaw按下超持按钮的瞬间,释放出的电压让电梯脱离了Samaritan的掌控,重新恢复了功能。


 


“Claire,带着Root上去,成功脱离后直接引爆这里。” 穿过栅门的缝隙,Shaw看见Claire略显惊讶的脸庞,”替我保护好她们,保护好Root和Gen。”


 


“Shaw…” 听见了Shaw的话,Claire点了点头,”我答应妳。”


 


 


 


 




[BGM:Halsey-Sorry]




 


 


 


 


 


“Sameen…”


 


轮轴与马达不停的震动着,发出剧烈的声响。但即使在这时刻,Root每一字、每一句的话语却也显得特別清晰。微弱的气音颤抖地唤著她的名字,Root早已经贴近栅门,紧握着门的栏杆,始终不愿意远离她的视线。随着超持按钮的正常运作,电梯的匣门也开始上下闭合。


 


 


“谢谢妳,Samantha。”简单的字句回应,让Root顿时哑然失声。充满心意的道谢,让Root再也说不出任何一个词。


 


 


Shaw笑了,甚至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表情,那是个带着不舍,却相当满足的笑容。静静地望着Root的双眼,泪眼迷濛的双瞳如此纯粹,让Shaw想起了与Root的每一个片段。


 


她的目光总是不断驻足在她的身上,而她也从未理解过,Root眼神下隐藏着的情感。总是坚定的眼神如今变得这么脆弱不堪,这让Shaw更感到一股反胃的情绪湧上。


 


要说Shaw不怕死吗?她从未有过惧怕的情绪,死亡对她来说也只是正常的生理机能丧失。但一想到被独自留下的Root,这让Shaw即使知道这句话未来会成为Root的枷锁,她仍…


 


 


“活下去。” 接近低声下气的请求,在匣门最后即将封闭的瞬间,Shaw吐露出了自己最后的心愿。


 


 


 


 


 


 


 


 






这样就可以了,妳这么想着。


过去几周在心中不断萦绕的问题,随着时间到了,答案也自然地浮现。


 


妳全然的松了口气,紧绷着的身体也随着匣门的闭合后而得以释放,妳重重的跌坐在地上,血汙染黑了身后的白墙。倚在墙上,疼痛感已经逐渐麻痺,妳已经感受不了任何痛觉,甚至是妳的四肢。唯一能感受的只剩下温度,妳感觉身体的热量不断的流失,周遭逐渐寒冷起来,也缓下了妳的思考。


 


眼前所视的一切越来越模糊,而耳朵听闻到的也只剩下嗡鸣的蚊音。妳知道自己即将迎接死亡,但这样的情景却不会让妳感到绝望,即使死亡在即,妳却感到相当充实且满足。


 




於是妳闭上双眼。






就在那一刻,Samantha离去前最后的身影再次浮现在妳的脑海中。


妳只能相信,她值得拥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她会与她珍爱的家人、朋友一同生活。


 


他们会全心全意的爱着她,而这样的爱,是妳给不起的。


苦笑了声,妳咽下了一口气。


 


 


 


***


 


 


瞭望无际的海。高崖的顶端,妳望着底下那广阔的海平面。夕阳低垂,红日将天空渲染,如同灾祸般的绯红。


 


妳站在那,感受著不断打在身上的海风,带着一丝黏腻、一丝微寒,还有丝苦涩的情绪。迎面拂来的风吹乱妳的思绪,脑海浮现的都是她的片段。在那之后已经过了数年,她依旧活着,也从未离开妳过,妳总是能清楚的感受到。她在妳的身旁轻语,温暖有力的环抱着妳,妳贪恋著她的温度,只属于她的气味,还有她低沉的嗓音。


 


 


活下去。


 


匣门封闭之前,那声嘶力竭的嗓音,将妳记忆里的世界再一次的染黑。妳痛苦的意识到这一切只是幻觉,名为Sameen Shaw的女人早在几年前就葬身海底。妳用力的紧搂着自己的双臂,希望那一点的温度可以带着妳回到妳所沉溺的幻想之中。妳号哭、妳咆啸著,不断呼喊着她的名字,唇齿间不停的颤抖著,声音也逐渐变成了微弱易碎的颤音。


 


活在无限轮回的痛苦现实,每一日看似一成不变,那如同恶梦的呓语却不断啃蚀著内心。她死前最后的挣扎、内心怀抱着的想法,都化作深深的绝望烙印在妳的内心。妳从未如此痛恨自己的能力,除了满满的悔恨与愧疚外,什么也没剩下。




就像是一道枷锁,妳的时间仿佛永恒的停留在那个片刻,驻足不前。


 


 


 


 


 


“Root.” 熟悉的声音唤著妳的名字,妳并没有回头,只是望着海平面沉思。


 


“Root!” 身后的人的声音逐渐大声,语气也越来越发怒,” Shaw已经死了,死了那么多年!妳的同胞需要妳!想想妳可以拯救的!"


"Decima已经被攻破!HaroldDoc.也死在他们的枪下"


"妳真的忍心看着我们这些同胞一个个死去吗?他们都是妳的朋友…"


"我们已经快撑不下去了,我们需要妳。


 


 


有什么意义呢?Martine” 妳总算开口,就算我们破坏了他们的计画,也会有下一个威胁产生。到头来这一切都是谎言,如果每一次的反抗都会失去重要的东西…


 


妳停顿了,湧上的情绪让妳又再次开不了口。


 


 


 


 


够了,我说过来这里没有用,只是浪费时间。


 


“Mahoney…”


 


Root早在几年前就跟Sameen Shaw一起死了,在妳面前的,只是个很久以前就拋弃掉真名的普通人。"




"没有名字,也失去目标的她,只是亡灵罢了。


 


 


 


 


 


 


周遭又再一次的安静,浑浑噩噩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


Claire说的没有错,或许妳的心早就已经死了。


所有挣扎终究只是徒劳,那至少…就让生命的最后一刻沉溺在回忆里...






也许,终有一天,威胁会将妳团团包围。但那对妳来说并无所谓,只要死后可以葬在跟Sameen相同的大海,妳便毫无怨言。


 


 


 


"妳并不是妳想的那样,总有一天妳会明白的。


 


"好吧,也许某一天。”


 


"Maybe someday?”


 


"Maybe someday.”


 


 


听到Sameen的回答,妳不禁笑了。


妳对着辽望无际的海如此轻声说着。


 


 


"That’s good enough for me.” 


 


 


 


 


 


[End: Someday]












只有此路线进入真结局。


链接: Algernon: End

评论

热度(31)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