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Ch.0

穿皮衣的二轴:

今年三月入坑肖根,相见恨晚


花了一个月半飙完正剧,又花了一个月半飙完乐乎肖根tag


自从看了AA下一档戏的Gifted预告后就脑洞大开,因此有了这篇,顺便推广AA新戏。


 


X-men AU、一点OOC。角色尽量符合POI人物性格来写。


基本上是考据党,较多专有名词。


 


 


 


 


 


 


 


 


 


 


 


 


***


 


“Shaw…Gen就拜托你了…”


“搞清楚自己的立场,士兵!就为了一个变种人,让你跟三年的战友反目吗?”


“先带回去,必要时杀了她。”


 


 


 


Shaw猛然睁开双眼,过硬的床板让自己的背不是很舒服。眼前一片黑暗,只有细微的光线从门缝穿进来。空气中弥漫消毒水的气味,身上的伤疼痛欲裂,这些都证明自己还没死亡的事实。


 


回想记忆中断之前 Hersh用「哨兵」将自己的腹部凿开一个大洞,Shaw下意识地想伸手触碰自己的腹部,却发现自己的手无法移动。正确来说,手腕处被粗绳缠绕了好几圈,完完全全的被固定住,动也无法动。这时Shaw发现,不只有手臂,她的四肢都被绳子札实的固定住,甚至没有留下一点缝隙,也完全没办法挣脱。尝试抬头起身,腰部和脖颈也同样被固定,这样的状态下,她只能盯着天花板看,直到眼睛完全适应黑暗。


 


这段期间内,Shaw透过身体的感觉了解自身的处境。她的伤已经被完整包扎好,似乎是打了止痛针,感觉不到腹部的伤有任何一丝疼痛,但这无法解释为什么即使打了止痛针,刚才尝试移动时却让她狠狠地吃了个痛。她感觉到身上湿黏的衣服已经被换成宽松的病服,象征军人生命的狗牌还挂在脖子上。厚实的被子刚好盖住了她的肩,像是深怕她受到一丝风寒…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反而让Shaw起了警觉心。被限制行动又被救活,看来她很可能被M.R.D.的支援抓住了。


 


 


 


不知道Gen的状况怎么样?Shaw想起了躲在地下室的Gen,她最终究有没有成功逃跑?Oksana不在的情况下有办法好好生活吗?


 


Shaw不免担心起自己的表妹,不仅仅只是因为Oksana临终前的交代,更重要的是,Gen是她最后的亲人了。


 


 


一想到这里,Shaw不禁感觉到一股血气湧上来。


她不能被困在这。


不能被M.R.D.抓住。


她一定得逃跑。


要救Gen,要带她到安全的地方。


 


 


 


Shaw发了狂似的开始拉扯自己身上缠绕着的绳子,试图制造一点机会让自己得以逃脱这该死的病房。她用力地扯着自己的手,粗绳越拉越紧,勒紧了她发黑的手腕。


 


 


 


 


 


 


 


“不可以喔,Sweetie。”


 


房门被推开,光线从门板后方穿透出来,黑暗中突然出现的强光让Shaw有些眩晕。房间的电灯被打开,但Shaw无法抬头确认进来的人的身份。


声音的主人是位女性,Shaw对这个甜美软腻的嗓音并不熟悉。


 


“我可不允许你再受到任何一点伤害,否则那女孩就白忙一场了。”


“虽然,我可能会伤害你就是了。”


 


脚步声渐渐靠近,冰冷的金属抵上了Shaw的咽喉,枪口抵喉的触感让Shaw停止了挣扎,这时候她也终于可以看清楚眼前的人。


 


眼前的女子看来30岁前后,一头棕色的长卷发随意地盘起来,带着黑色的细框眼镜,显得更加知性。女人的外表非常貌美,并非美艳的类型,给人的第一印象整洁、干净,带着优雅高贵的气质。她的身板高挑,四肢纤细,穿着修身酒红色亮面衬衫与黑色牛仔裤的她,给人一种干练利落的感觉。如果不考虑抵在脖子上的枪,这女人看起来就是个弱不禁风的知识分子。


 


 


“你是谁?” 声带振动时的不适、喉咙异常干燥,让Shaw的声音有些沙哑。


 


“据说人濒临死亡时都会特别口渴,要喝点水吗?”对方并没有回答Shaw的问题,她只是俏皮地笑了笑,同时动作也没停,枪枝从喉咙一路下滑,拉下了被单,勾着圆领的病服一路下滑,在锁骨下缘的位置停下。


 


“不用,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Shaw瞇起双眼看着对方,同时也认出她手中的枪枝是自己的USP,这让Shaw心中一股莫名的怒火又再次冒出,毕竟身为特种部队军人,竟然被对方拿着自己的配枪威胁,这让Shaw感觉倍受污辱。


 


“你可以叫我Root。”棕发女人用枪管向上一勾,将Shaw挂在胸前的狗牌往上一拉,狗牌的金属掛鍊紧贴她的后颈,带来一丝冰凉的触感。女人伸出另一手,拉住了狗牌并移走枪管。


她用力向上一扯,绕颈的粗绳仍然将Shaw限制在病床上,这让Shaw被向上拉时,同时感受到粗绳带来的窒息感,以及金属掛鍊陷进后颈的冰凉感。


 


“我知道你是个军人,Sameen。”想必Root早就已经知道Shaw的身份,她还是看着狗牌上的文字朗读了一遍,”Sameen Shaw,军阶是上尉,隶属M.R.D.的特殊武装部队,血型是AB型阳性,没有宗教信仰…”


 


“够了,你想要怎样?”


 


“只是对你有个初步认识,Sameen。毕竟把敌人带进我们的基地也是有一定风险在的。”


 


“这里是哪里?”Shaw抓到了Root话语中的关键词,”敌人,你是变种人吗?”


 


“哼。”Root并没有回答她的疑问,她只是冷笑了一声,她放开拉紧的狗牌,受到粗绳的限制、反作用力影响下,Shaw倒回床上。


 


依照Root的说法,至少确定这里不是M.R.D.或是关塔那摩之类的地方,这让Shaw松了一口气,但仍然不清楚眼前这女人是敌是友。


 


 


 


“所以你救了我这个敌人?”


“可以这么说,毕竟不能拒绝同胞的要求啊,更何况又是那么可爱的小女孩。”


 


“什么意思?”虽然嘴里这么问,但是Shaw大概猜想到了。如果她的推断正确,应该是她伤重昏厥后,Gen带着她向变种人求助。毕竟念过医学院,Shaw知道自己当时身上的伤是几乎不可能存活的…除非是变种人的能力。


 


“你明明就已经猜到了。”


“这里是变种人的基地?”


“这里是Algernon,变种人的互助组织。”


 


 


至少确定Gen是安全的。


虽然Shaw从来不相信什么灵魂、鬼神之说,但至少她被眼前的人杀掉后,如果真的再碰上Oksana,至少还好交代。


 


 


“Gen在哪里?她还好吗?”


“她还没醒来,不过很安全。” 


 


Shaw并没有多说什么,但Root可没有忽略Shaw听见她的回答时,脸上闪瞬出现又消失的那抹微笑和温柔的眼神。


 


 “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


“这很难说,你效力的组织是我们变种人的天敌,而且你已经知道我们的存在,不可能放你回去。”


“我想也是。”


 


 


 


Shaw甩开了她右腕上的粗绳,并且抓住Root的衣角,将她整个人顺势往下一拉。Root纤弱的身板敌不过瞬间的拉力,整个人倒向Shaw。


 


“Sweetie,你可真主动。” Root倒下的位置刚好让她的头枕在Shaw的胸前,持枪的右手被Shaw不知何时挣脱的左手紧紧抓住,而Shaw的右手环过她的肩,掐住了她的后颈。但Root似乎毫不在意,甚至用着暧昧不清的语句向她调情。


 


“闭嘴。”Shaw冷冷地说了一句,同时右手一收力,加重了掐在Root后颈的力道。”Gen在哪里?替我松绑。”


 


“Sweetie。”被掐着的Root语气中带着一丝兴奋,尾音略显颤抖,”虽然我很享受现在的状况,不过…”


 


 


“不能放走你。”


 


 


 


Shaw来不及意识到发生什么。


她当下只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刺痛从腰侧传来。


是电击枪。


 


 


“疯子!”她大意了,没有想到Root身上还有武器,更没想到对方竟然会为了制止她…连自己都一起电,他们俩个可是抱在一起!


 


“我们来玩个游戏…看看谁先能动…”Root的语气还是那一派轻松…该死的。


 


Shaw心里想着,松开对Root的箝制,失去了意识。


 


 


 


(TBC -> CH1.1)



评论

热度(85)

  1. 樊fan_h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非常有想象力,情节严谨。同时又符合人物原有的性格。还有原剧台词的位置也恰到好处
  2.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