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Ch.1 (3)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


“Damn!”Shaw抽出了她的手枪。突然的一声怒骂,著实的吓著了Oksana和Gen。




明明已经避开了所有监视器,甚至将电子设备都扔了,M.R.D.不可能追踪得到她们的位置。虽然并不清楚收音机另一端的人究竟是谁,而这警告也有可能是个陷阱。


但不管如何,她们的位置已经被找到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Shaw悄悄的接近窗边,透过老旧木制窗櫺上的缝隙,她望向窗外的树林。黑夜的视野并不是很清晰,但却能感受到越来越多人聚集的气息。依照自己待在M.R.D.的经验来看,她们已经被团团包围。




“怎么了?”Oksana察觉到Shaw的异样,松开抱着Gen的手,走向Shaw的身边。就在这时候,Shaw看到黑暗中有个人影,朝着她们的位置丟了东西。




“等等,不要过来!” Shaw向后转身一跃,将Oksana压制在地上。




窗櫺被炸开,好几个圆瓶被扔进来。大量浓烟从瓶口冒出,掩盖了她们的视线。


是烟雾弹,对方要攻坚。






“Damn!”Shaw拖著还没有起身的Oksana,把她带到Gen的身边。”妳们躲起来,我牵制他们。”




Gen惊恐的点了点头,拉着自己的母亲起身。Oksana将Gen护在怀中,两人紧贴着墙面,试图离开客厅。Shaw则是尽可能的蹲低自己的身体,握着上膛的手枪,紧紧跟在两人身边。




还没出客厅,她们就听见一声剧烈枪响。木门被用力的撞开,硬生生的倒下。Shaw一手挡住了两人,指了指后方,示意她们躲到壁炉的侧边。自己则是快步走到靠近门口的位置,贴在靠近长廊的墙面上。






老旧的木板发出不规则的嘎吱声响。依照声响的位置与发声的频率判断,在自己正后方的墙外有五个人。




朝着身后的墙开枪,Shaw立即侧身一跃,闪避对方回击的子弹。




怒骂声、哀号声从外头传出,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业余人士。




朝着声音的方向又开了数枪,她压低身子走出门外。迎面遇上一个彪形大汉,一枪射击正中膝盖,男人痛得无法动弹,弯腰想要抱住炸开的膝盖。而蹲下的身高正合适,Shaw的右手缠绕住对方的脖子,将他架住并挡在身前。其他两人已经举枪瞄準她,却碍于自己的同伴而无法射击。


一瞬间的迟疑对Shaw来说就是绝佳的机会。左手握着的枪抵在男子的身后,她直接开枪击中两人。把架住的人扔在地上,五人小队都已经全数制伏,且尽可能的避开要害。捡了其中一人的半自动步枪和红外线感应镜,Shaw将感应镜戴上,总算恢复视线。






“安全了,妳们赶快上二楼!”Shaw对客厅内的Oksana说,边用步枪的枪托敲晕了躺在地上的士兵。以他们的穿着判断,标準制式的配备,的确是M.R.D.的人。






“有枪声!这里!”






到底是有多业余?组织的新人训练都在干什么?




Shaw望向声音的位置,另一队的人马也闯进屋内,她举起手中的步枪,朝对方的膝盖扫射。这时候Oksana和Gen也从客厅出来,Shaw一边扫射,一边蹲下身,捡拾起另一副红外线感应镜给了Oksana。




“Sameen,快走。”Oksana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刚解决掉面前的小队,Shaw转过头望向Oksana。






在Oksana背后,有一队人马站在长廊的末端,手中的枪口全部对準了她们。




作为特种部队的士兵,Shaw来得及避开攻击。但是Oksana和Gen只是一般人,在Shaw解决掉这些人之前,她们就会先丧命。








Oksana还是这么理解她。


到了这一刻,竟然马上读懂了自己眼神中代表的意思。








Oksana推开在她身旁的Gen,让她远离枪口。


板机扣下,半自动步枪无情的扫射。






“Oksana!”Shaw立刻趴在地上射击,制止了他们的扫射。


“Mom?” Gen来不及反应,只知道自己坐在地上,刚才自己的母亲推了她一把…






“Mom!”




Oksana已经奄奄一息,全身失力的倒在地上。








Gen急忙来到Oksana的身边,看着母亲身上大大小小怵目惊心的伤痕与弹孔。想到了什么。她将藏在外套下的手伸了出来,颤抖的碰触了Oksana的手,想要救回自己的母亲。


但在这关键的时刻,她的能力反而又再次的吞噬Oksana的生命力,她急忙缩回双手。




”不行,不可以,我…”


察觉到自己能力的失控,Gen再次将手藏回袖子内。看着自己的母亲,她什么都做不到。








“Gen…不是妳的错…”Gen的能力加快了Oksana的死亡,但是同时也给了她解脱,她已经感受不到痛觉。“妳拥有的能力并不可怕,只是妳不懂得怎么使用它。”




她的手重新捧上了Gen的脸颊,“接受自己的一切,妳不是怪物,妳是我的女儿。”




“嗯…”Gen无力的看着母亲,泪水不停的滑下。






“Sameen。”


Shaw并没回答,她只是站在两人的身边,不发一语。




”答应我妳会照顾好她…照顾好…Gen。”








“…我答应妳,Oksana。”


“都到了这一刻…还…还是叫我Oksana吗…”Oksana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不过这才是…才是妳啊…”




“Shaw…Gen就拜托你了…”




Oksana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结束了这40年的生命。Shaw看着眼前这位女性,临终前依旧带着满足的笑容。将Oksana睁著的眼睛用手阖上,Shaw抱起Oksana的尸首,同时看着泪流不止的Gen,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快走,趁他们的人还没进来。”














“长官,先锋部队已经失联了2分44秒,估计已经被Captain击杀。”


“中士,那女人只是个背叛者,一个通缉犯,不用这么称呼她。”




不同于其他士兵的穿着,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拿着夜视仪望着前方。他的脸充满威严感,过高的发线说明了他的年纪已经不轻。




他是M.R.D.草创时的核心人物之一,执行部队的司令官,Robert N. Hersh,M.R.D.内除了总长以外的最高决策领袖。这样的人不会出现在这种小攻坚行动,敌人只有三人,换做一般情况,就算是三名变种人,他也不一定会亲自出马。




但是Hersh清楚的知道,自己一手培养、最优秀的学生现在就在这间屋子内。一想到这,Hersh更用力的握住了夜视仪。








“长官,请指示下一步。”




“那女人擅长隐蔽行动,如果再加派人手,也只是我们这边的不利。”Hersh吩咐著眼前的这个男人,Shaw队上的副官Cole,”改用哨兵。”




“长官,我以为这一次的对象目标是要活抓。”




“有谁说是对目标用吗?快去準备!” Hersh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他放下夜视仪,并推开身旁的Cole,朝军用越野车的方向前进。








另一方面,Shaw带着Gen从后门出来,正面突破了包围着后院的士兵。


趁着对方的人暂时没有集结,Shaw打开了后院地下室的地板门,带着Gen躲到底下。地下室俨然没有半点遮蔽物,但是由于只有单一的入口,十分容易防守。




“Gen,妳待在这里。”Shaw将Oksana放在地上,同时将自己的USP给了Gen,”这是板机,这是保险锁,有看过盗火线吧。”


“那是什么?”


“总之,”两人的年纪相差太多,电影恐怕比Gen的年纪还老,这让Shaw有点接不下话。”想办法学会用枪吧。”




“等等,妳呢?”也许是因为Shaw是她唯一的亲人了,Gen隔着袖子拉住Shaw的手,不愿意让她回到地面上。




“嘿,听着。”Shaw反握她的手,”我不会有事的,妳先陪着Oksana,好吗?”




看见Gen勉强的点了点头,Shaw才爬上木梯。她重新回到地面上,等待着对方的人出现。


一个黑影从她正前方的树林走了出来,她警觉的举起了枪。






Hersh从树林里慢慢走出来。


手上举着一把类似枪械的巨型机器。


那是「哨兵」。




“Shaw。”Hersh从阴影处站了出来,手中的机器对準了Shaw。平静的声音,若是与Hersh不熟的人,可能也猜不出他此刻的真实情绪。




“Hersh。” Shaw捕捉到了Hersh因为微怒,在额头冒出的血管,”今天过得好吗?”






平凡的招呼,如果忽略掉两人手上举着的枪,就像是两个正好巧遇的熟人一般。




“不好,被迫要手刃掉自己最满意的学生。”Hersh的「哨兵」对準了Shaw的胸膛,”为什么要背叛组织?”




“我只是带家人远离危险。”撇开木屋里的伤兵不提,她确实没有对组织本身造成什么危害。




“搞清楚自己的立场,士兵!就为了一个变种人,让你跟三年的战友反目吗?”这句话似乎激怒到了Hersh,他将压抑已久的情绪一次迸发出来。“別找理由开脱!妳知道军令如山,那女孩是最危险的Omega,妳放任她只会造成更多伤害!”






“而你们却杀了我的养母,她只是个普通人。”




“不过妳现在回头还有机会。”上头的命令是活捉目标,其他人都杀掉,然而Shaw是名优秀的士兵,说什么Hersh也不想白白浪费掉,他尝试说服她。




“Hersh,你了解我。”Shaw冷笑了一声,手中的步枪像是威吓性质的击了一发子弹,擦过Hersh的脸,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从我母亲死掉的那一刻起,我们的樑子就结下了。”




“没错,我确实能够理解妳。”Hersh也笑了。










众多的M.R.D.特种兵从隐匿处出现,枪口全部对準了Shaw。灯光一打下来,Shaw环顾四周。这些人是跟著她一起穿梭战场的同袍。


正确来说,他们是受Shaw指挥的士兵,都是特殊武力部队的队员。而站在Hersh身边的,是她的副官Cole。






“Cole。”


“Captain…”






他们都是她的战友,是她最信赖的伙伴。只是奉上头的命令行事。


一瞬间的迟疑犹豫都可能会为自己带来死亡。但是面对这些人呢?她有办法保持定心吗?




Hersh果然非常了解她。








“在这一切开始之前。”Shaw环顾四周的人,握紧手上的枪,”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来到这深山之前,她们就已经将所有的通讯设备与电子仪器都丟掉了。唯一剩下的就只有木屋内的破收音机,但M.R.D.的人不可能用这个定位。




“简单,入队的预防针。”


“You bug me?”


“不只有你,所有人都是。”






是自己害了Oksana。否则依照他们的计画,她们不可能会被找到。


她必须救Gen。这是她欠Oksana的。


Shaw下了决定。










剧烈的响声划破了这寂静的夜晚。






***






“Shaw…”




泪水模糊了Gen的视线。她一直躲在地下室,抱着母亲的尸首哭泣著。枪声、怒骂声、哀号声不断的从破旧的地板木门缝隙传进来,Gen只能瑟瑟发抖,一边祈祷Shaw的安危。




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少,唯一没有停下的只有枪声。


Gen听见Shaw的一声大吼,还有一声夸张的爆裂声响。






“也许,我们早就偏移了自己想走的路。”


男人留下了这一句话,一声枪响。


所有的声音便停止了。








结束了吗?


Gen放下母亲,自己一人爬上木梯,打开地下室天花板的门。偷偷从地板门探出头来,红肿的双眼让她的视线不佳,聚焦后看见的是周遭如同地狱一般的景象。


Shaw一人背对着自己,身旁尽是M.R.D.特工的尸首,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血()腥气味。






Gen看见一个带()血的空洞。穿过空洞,她可以看到Shaw正前方,倒着一名发线微高的中年男子。他的右太阳穴中弹,歪斜著头,死()状悽惨,脸上的表情有点像是自嘲。


Gen注意到自己看到的「空洞」究竟是什么。




Shaw被炸开的腹腔,穿透出了一个直径约三至四寸的大洞,而血液正顺着空洞的边缘向下不断滴落。






“Shaw!”站在木梯上的Gen赶紧爬了出来,急忙的跑向Shaw的前方。




Shaw的姿势仍维持著举枪的动作,然而早就失去意识。她的眼睛直直盯着前方,然而眼神却已经失焦。当Gen碰到Shaw的瞬间,Shaw像是安心的倒了下来,手中的步枪也滑落到地面。


Gen将地上的人扶起来,让她倒臥在自己的大腿上。Shaw的呼吸越来越微弱,Gen用手感受著Shaw的胸腔,心脏仍然跳动着。但是血液不断从空洞流出,死亡只是迟早的问题。




Gen感觉热流聚集在自己的眼周。她无能为力,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已经失去了母亲,现在连姊姊都必须失去了。她闭上眼睛,捧著Shaw的头,眼泪不停地落在Shaw的额头上。






“妳拥有的能力并不可怕,只是妳不懂得使用它。”


“接受自己的一切,妳不是怪物,妳是我的女儿。”


“这是个负担,没错,但这也是天赐的礼物。”












想起了母亲的遗言。Gen抬起头来,眼前的Shaw已经渐渐失去血色,生命迹象也越来越薄弱。


还有她可以做的。


Gen下定了决心。




她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露出自己的手。吸了一口气,Gen高举双手,同时放到Shaw的双颊。


Shaw的脸逐渐干涸,像是漆墙般逐渐斑驳、剥落。Gen感觉到有股暖流流进自己体内。




“妳做得到。”


母亲的声音从她脑中传出。她遏止了流进体内的这股力量,并且反向操作,让暖流流回Shaw的身上。原本斑驳的脸逐渐恢复,Shaw的脸开始有了血色,Gen感觉身上的人又重新有了温度。腹部的空洞边缘冒出了好几条肌肉纤维,彼此聚集、密合、生长,快速的修复著破口。








撕裂感穿透了Gen的下腹,痛得她放开了双手。


她低头一看。


自己的衬衫上布满鲜血,下腹一阵剧烈的撕扯疼痛。




她突然懂了自己的能力是怎么运作的。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Gen咬牙,她将手掌重新贴在Shaw的脸上。她感觉到膝上的人已经渐渐恢复生气,然而也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






Shaw身上的空洞已经密合,腹部的衣服破了一个大口,露出的完美肌肤看不出一分钟前还是惨不忍睹的伤痕,一点疤痕也没有。Gen将手离开Shaw的脸,她下意识地摸了自己的肚子。




那里空了一个洞。










Gen硬生生倒在Shaw的身侧。腹部只剩下热辣的感觉,但已经感觉不到痛。视线逐渐模糊,Gen有点心安,再过不久就可以见到自己的母亲了…










痛楚突然从全身上下窜出。




肌肉纤维被拉断。


骨头被溶解。


血管因为压力而破裂。




Gen痛苦的倒在地上,不断挣扎让她的头数次狠狠的撞击地面。她只能感受到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燃烧著。


破碎、裂开、撕扯、摩擦、刀割、穿刺、爆裂…


各种痛楚在她的身上不断作用,直到Gen再也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唯一作用的只有视觉。脑袋一片空洞、昏沉,逐渐混沌。










今夜的月色相当美丽。天空万里无云,月光洒落在她和Shaw的身上。视线渐渐模糊,她隐约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棕色的卷发,高挑的鼻梁,带着担忧的神色看着自己。








女人笑了,非常美丽的笑容。


那笑容让她放心。




就这样,Gen失去了意识。






(TBC -> CH2.1)

评论

热度(46)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