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Ch.3 (3)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电梯楼]


 


***


 


 


“该死!” 


 


似乎已经察觉到了前面车厢的骚动,在车厢门打开的瞬间,武装部队早已经整装待发,枪口也都对準了刚进门的两人。Shaw一把推开身旁的Root,另一手则扣下扳机。子弹精準命中了几名士兵脑袋的同时,Shaw迈开步伐、奋力向前冲刺。


 


她先是抓起了离她最近、站在走道上的士兵,掐住了他的咽喉,另一手则用手枪抵住他的腹部。当成挡箭牌,同时也遮掩住了自己手枪的轨迹,Shaw朝武器射速最快的士兵们先开了数枪,而带队的长官过了数秒后才反应过来。


 


 


“开枪!快…!”


已经迟了,当他们犹豫不决的时候。


Shaw已经离他们不到一公尺。


 


 


先是扔出了手上的士兵尸体,Shaw一个箭步向前,士兵还来不及瞄準,Shaw便一拳打断了对方的鼻樑骨,接着趁痛夺走了对方手上的机枪。朝着其他士兵扫射。就像是一个小型台风,不下30秒,一整个车厢埋伏的士兵就已经被她通通解决掉。


 


 


Shaw转过头,看着车厢前方刚从地上起身的Root。


自从那些哨兵机器人出现后,Root的态度一直很怪异,没有再下过任何一道指令的她,甚至没有任何作为与行动,俨然成了个累赘。


 


战场上不需要犹豫不决的人,更不需要失去战斗意愿的人,这让Shaw忍不住走向前,用力压住Root的肩,迫使她的姿势微蹲,高度总算是与自己平视。Shaw凝视著对方的双眼,希望她至少给个解释,但Root似乎毫不在意…甚至是心不在焉,专注力根本不在Shaw身上,她只是注视著前方。


 


“休息够了吧?”Shaw终于忍不下去,她忿忿地掐住了Root的脖子,”Focus. Or I’ll shoot you first.”


 


 


Shaw的手劲越来越用力,似乎是感受到身体的不适,Root总算是从「恍神」的状态清醒过来。


 


“Sa…Sameen…”细微的颤音从Root微张的嘴中溢出,这才让Shaw发现她似乎过於用力了。


 


“下次妳再分心,我就闪人。”Shaw翻了个白眼,松开对Root的箝制。由于过度缺氧,Root双腿一软、跪坐在地上,用力的喘著气息。


 


 


 


“我不知道…”虽然呼吸仍有些紊乱,Root总算是恢复了言语能力,”妳喜欢这种Play…That’s fun…”


 


眼前的人笑得开怀,嘲弄的笑容让人难以想像几分钟前动摇而颤抖的身体。


Shaw不禁考虑直接跳车,也不想陪这疯子继续耗下去。无奈四周是一望无际的荒野,这时候下车也只会被当成狙击的活靶子。


 


 


 


“我们得先离开这里。”调整好呼吸,Root从地上站起来,”那些机器人随时会追上我们。”


 


“在这之前,妳是不是该解释下。”Shaw可没被Root牵着鼻子走,即使Root已经往后走,她仍待在原地,直到Root停止动作望向她。”刚才那些机器人到底是什么?”


 


 


其实这问题只是多问,但她不了解的是,为什么Root的能力没有察觉到那些机器人的存在?甚至还将他们置于危险中?


 


 


“Sameen,我们没有时间解释了,它们马上就会追上…”


 


“那就生出时间。”Shaw快步向前,愤怒地抓住了Root的衣领,”妳也没解释妳失常的原因,这叫我怎么相信妳的命令?”


 


 


讲到这里,Shaw越来越不爽。


一连串发生的破事让她意识到仅仅短短三周,她已经完全依赖上了Root的能力,居然让她大意到这种程度。


更別说自己把过错全推在Root身上,就像是示弱一样…一想到这,Shaw忿忿地松开了手。


 


 


“总之。”Shaw叹了口气,决定将这些无处发洩的怒火用在敌人身上,”妳接下来的指令最好是对的,否则我就自己找乐子…。”


 


“在这之前,Sameen。”Root突然打断了她的发言,”我想我欠妳一个解释。”


 


“什么?”


 


“我的能力。”Root似乎是猜到了Shaw此刻心里的想法,”否则妳不会乖乖配合的,对吧?”


 


 


 


***


 


 


 


静谧的夜晚,时不时探出头的、被乌云笼罩的月光,照亮了从巷口走出的男子那一头肮脏凌乱的金色长发。


 


“Victor。”坐在轿车引擎盖上的你,将嘴里叼著的烟夹在双指之间,吐了一口烟圈,”东西拿到了吗?”


 


 


 


你迅速地掏出手枪,而那男人已经先一步逼近你的身旁,金色的尖爪则对準你的咽喉,作为旧时代残存的最后一名变种人--Sabretooth


并非浪得虚名,抵在喉头上的锐利物让你不禁这样想。


 


少用这种命令的口吻,Hersh。” Victor忿忿地收回爪子,你感觉到邻近喉咙的尖锐物远离,不禁松了口气。但他的右手仍在原先的位置,一个用力向前,狠狠掐住了你的脖子。


 


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他咬著牙忿忿地说着,”我不是你手下控制的喽啰。”


 


我同意。”他掐住你的力道仅是箝制,你还是可以正常的发声,”我让我手下的人放下武器,你也松手如何?”


 


 


你眼神示意著Victor身后的部队,让包围着你们的特工纷纷放下武装,同时你也感觉到Victor不耐的松开对你的箝制。


 


 


 


你们要的东西在这。”Victor从口袋中掏出一块硬碟。


 


都已经解决了?Shaw那家伙,还有相关目击者?”


 


 


你看见Victor停顿了动作。


 


“Hersh,帮我转达给那女人,就当作是追加报酬。”Victor摸了摸脸上的胡渣,手中的硬碟也收回口袋中,脸上露出了奸诈的诡笑,”屋子里有个黑发女孩,那家伙是我的猎物,你们不可以动她,否则我就终止与你们的契约。”


 


眼前的男人是怎样的人,你再清楚不过。他是佣兵,是嗜血的野兽,为了自己的喜好甚至背叛了自己的族群,为你们做事。


这样的人不可能会因为同情心而放过小孩。


 


 


为什么要留下她?”


 


 


那家伙跟我是同一种人,看眼神就知道了。”Victor脸上的贼笑更加灿烂了,”就算放着不管,她也绝对会踏入我们的世界。


她会衷於自己的野性活着,我们迟早会再遇见对方。”


 


 


 


 


***


 


 


“哈啊…哈啊…”


 


急促的喘息,肩上的负担,这些并不影响Shaw继续向前奔跑。追在她身后的是一只只黑色的蜘蛛型机器人,它们动作敏捷的迅速移动,一边躲开了Shaw牵制它们的每一发弹药。毕竟是M.R.D.视为王牌的新型兵器,哨兵计画的第二阶段,搭载了最新的技术。这些小机器人透过机器学习,逐渐掌握了Shaw的行动模式。换言之,拖越久对它们只是越有利。


 


 


“Root!还没好吗?”


 


“忍著点,Sameen。”在Shaw揹在肩上的Root歪著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边用拇指抚平了Shaw紧皱的眉头,”现在「人数」还不够。”


 


“见好就收啊。”Shaw撇过头甩开对方的戏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还是妳想自己跑?”


 


“妳可舍不得,我的体力没有妳那么好。”


 


 


Shaw无视了身后的声音,穿过了第十七节车厢,她已经揹著Root连跑了十几分钟,并一一闪过不管是机器人还是人类士兵的攻击。


这些都是Root计画里的一部份,而计画成功的关键,就是自己有没有办法坚持逃窜到最后一刻。


 


就在不久前,Root总算向她坦白了自己的能力。


 


 


 


 


 


 


 


 


 


 


“我的能力是读心。”


突如其来的资讯让Shaw瞬间哑口无言,直到她理解了Root的话语所代表的意涵。


 


 


“等等,只是读心?” (读心?说谎也说的…)


 


“这不是谎言,我可以听见人心里的声音,消化成可以用的资讯。”


 


“Fuck.” (只是凑巧,怎么可能…)


 


“不是凑巧,Sameen,妳随便想件事情。”


 


“…” 


 


“妳在大二捡到一只幼犬。因为妳住的公寓没办法…Well,偷偷养动物,所以妳请Gen的母亲帮忙,但当时小Gen才3岁。最后Oksana不顾妳的反对把狗狗送人,妳跟她冷战了整整一个月。”


 


 


只是一闪而过的往事,Root竟然可以钜细靡遗的将所有细节一字不漏的说出。但太过於非现实的现实,这让Shaw心中还是存着一丝怀疑。


 


“好吧,妳如果不信的话。”Root的脸上又掛出了戏弄的笑容,看到那笑容,Shaw就知道绝对没好事发生,”早些时间我们的游戏里,妳喜欢的做(())爱(())体(())位是Top rid…”


 


“闭嘴!”见眼前的女人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出这些话,这让Shaw马上堵住了她的嘴,”我知道了!我相信妳。”


 


 


 


见对方总算懂得闭嘴,Shaw才松开手,继续询问道,”妳的能力只是读心?那些预测…”


 


“我喜欢把我的脑袋比喻成一台计算机。我可以一次听见数千人的声音,并且同时在脑内运算,分析出有用和没用的情报。”


 


“…”(只靠运气?)


 


“不是赌运气,了解一个人现在的想法、性格、情绪以及过去的经历,这些都能分析他未来的行为模式。”


 


“那妳的能力失常…因为对象是机器?”


 


“我只能听见生命体的声音。”


 


 


 


 


 


 


 


 


 


 


 


读心,虽然是少见的变种能力,但是从来没有听过Root这种等级的。


如果如同Root所说,她可以一次读取数千人的心声,又在短时间内转化成自己的资讯,那也就不难解释她的神準预测。


逆天的程度简直到了科幻的层级,更別说是可以处理这么庞大资讯的精良计算能力…。


 


所以Shaw决定再相信Root一次,因为背上的这女人不是疯子。


她有著全人类最强的大脑。


 


 


 


“我好喜欢妳的坦率。”Root的声音将Shaw从回想中拉回,”我都脸红了呢!”


 


“该死!Root,別再读我的心了!「人数」到底够了没?”


 


 


 


 


 


 


 


出了车厢门口,来到了车厢之间的链接处,Shaw先是将背上的Root撑起,让她可以爬上背后车厢的顶端。自己则是抓住了墙边的缝隙,用手臂的力量将自己向上一撑,也跟著爬了上去。这段期间,追兵也抵达了她们所在位置的正下方。


 


Shaw和Root同时举起了枪,枪口对準了铁皮车厢顶端。几乎是同一时间,Root利用相对位置命令著Shaw的同时,她也不断朝着其他的位置射击。


 


两人不断地朝着底下车厢扫射,而从穿透的弹痕下,可以听见底下骚动成一片的声响。


 


“敌袭!”


“找掩护!”


 


 


Shaw和Root不断变换着自己所处的位置,边躲过对方的攻击,边攻击底下的目标,然而车厢内的士兵人数并没有减少的趋势。


 


 


“她们只是盲射,快点解决掉对方!”


“準心那么差,让她们瞧瞧小看我们的下场!”


骚动的声音不断从底下的车厢传出,但这些人丝毫未觉,此时Shaw和Root真正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既然无法读机器的心,那就透过人类的眼睛,观察它们的行为与动作。


 


如同机器分析Shaw的行为模式一样,Root同样也花了数十分钟读了那些士兵的心,透过他们的眼睛一步步判读、分析了那些机器人的AI与运作惯性。即使是机器,必然会有个固定的学习公式,以及数个惯用的指令程式。人数成了个重要的关键,因为那是资讯量的多寡,影响了预测的可信程度。这也是为什么Root让Shaw故意奔向人多的车厢,目的就是为了集中可用的资料与传感数据,借以用来海量分析判断机器人下一步的行动。


 


 


“有两只漏网之鱼,七点钟方向。”


“Got it.”


 


 


至於脱离Root观测区域的机器人,就只能交给战斗经验丰富的Shaw了。但不同于方才瞻前顾后,带着累赘的状态,现在的Shaw并没有后顾之忧。以不可抵挡的态势,紧密合作的两人不断解决掉了棘手的哨兵机器人。等到人类士兵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Shaw掀开车顶的逃生门,往下丟了颗烟雾弹,烟雾逐渐飘散的同时,她跳到了车厢间的链接处,从车厢正前方的门口大方走进去。Root的指令穿过开启的逃生门传来,这让Shaw解决了车厢内这些尽职的’传感器’。


 


 


 


“Now that's fun(这才叫好玩。)”Root的计画不改以往的疯狂程度,但不同于先前扑朔迷离的指令,这一次Shaw显得相当尽兴,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脸上的笑容。


 


“我很高兴妳喜欢。”Root从逃生门跳下,回到了车厢内。落地时狠狠地向右一偏,一个没站稳差点倒在地上。这时Shaw才发现,虽然她们已经尽可能的闪躲每个致命的攻击,但毕竟敌方的攻击太过频繁,Root还是受了点伤,右小腿被流弹擦过,出了不少血。


 


“You look like a crap.” Shaw环顾四周,不同于刚才穿越的乘客舱,这是个偌大的货舱。在确定周遭暂时安全后,Shaw搬了个货箱放在Root后方,”坐下,我帮妳处理。”


 


 


看见Root的表情先是吃惊,然后又露出了温柔且毫无假意的笑容,这让Shaw懒得多说,撇过头来不直视她。


 


“別想太多,我可不想像刚才那样当妳的保母。”


 


“我知道。”Root的笑容显得更灿烂了。


 


 


 


该死,看来知道她的能力并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Shaw不在意被读心,但读她心的是Root。一想到之后Root会怎么戏弄她,这让Shaw的头开始痛了起来。


 


 


 


 


 


解下了背上的战术背带,Shaw将皮带牢牢的綑紧在Root的大腿上,暂时帮Root止住了血。


 


“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做?追击Lambert吗?”


 


“在这之前,Sameen,妳是不是忘了什么呢?”


 


“What?”


 


 


“打开妳正后方的货柜,也许妳可以马上想起来?”


 


 


 


 


Shaw大概猜出Root的言下之意了,她转身望向后方的木制货柜,从地上捡起一根铁橇。扳开柜门的同时,她看见了藏在柜中的金色发丝。


 


“Hi, Raiden.” Shaw以嘲讽的语气向被绑缚在柜子内的金发女人打了个招呼,同时放下手上的铁橇。毕竟前一阵子被电得够多次了,她可不希望一时的嘲弄又让她半身动弹不得。


 


“Shut up and cut me loss.”


 


 


 


不一会儿的功夫,Shaw将被俘虏的Martine和Tomas从货柜中拯救出来。


 


“谢谢,差一点就要被抓去做实验了。”至少Tomas还算礼貌,Shaw看着从刚才开始就在一旁生闷气的Martine,实在想再把她锁回柜子里。


“妳还能走吗?”


 


 


重聚的三名变种人短暂的休息著,彼此关心著对方的状态。


Shaw抬头望向车厢顶端的弹孔痕迹,就在刚才这节车厢才发生了场激烈的枪战,从满地的尸体与碎裂的机器零件便能看的出来。


但Root’却选择了’这个地方作为战场,代表她一开始就已经把这两人也算进了这场计画。


 


 


 


 


那也是我要背负的东西。”


脑中莫名想起Root曾经说过的话。


 


Shaw看着眼前短暂的和平,并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TBC -> CH3.4)


 


 


在今年SDCC的采访上,AmyAcker说出了自己最想要的变种能力是读心术。


得知这件事情后实在太开心了!竟然跟我文章里的Root拥有的能力一模一样!!这代表我跟AA心意相通(才不是)。


 


一开始设定Root的变种能力是「读心」的确有许多原因,最主要是为了让她与正剧中的Root一样,但又希望她与TM上有著本质的不同。


如果说TM是透过’分析人类的行动逐渐了解人类的情感’,那Root就是透过’分析人类的情感逐渐掌握人类的行动’,大概是种相反的概念。


至於文章的机器学习与海量数据分析,这些都是上网查的,讲错別怪楼主。





评论

热度(57)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