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Ch.4 (1)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电梯楼]






***


 


 


「喀哒喀喀哒喀喀…」


 


少女快速地敲打着键盘,动作没有一丝停顿,她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摆著身体,一边从容地按下了Enter键。


 


 


“Ten points for Ghost.” 


 


自称Ghost的少女自豪地露出笑容,此刻她已经攻破了那形同虚设的防火墙,以管理员身分登入了跨国机构的云端资料库。她双脚翘上桌面,陷入舒适的boss椅中,喝着手中冰镇的Corona,一边望着Monitor墙。面前数个萤幕闪烁著蓝光,昏暗的空间里刚好照亮了Ghost藏在阴影中,如同猎豹般、侵略性十足的亮黄色双眼。


 


 


“黑市交易和基因买卖…真够恶心的。”Ghost的脸扭曲成了一团,她厌恶的单手敲了几下键盘,顿时资料库内的讯息被窜改成一堆乱码。“假期就好好地待在公司修系统吧,Suckers!”Ghost自满的对着萤幕举起酒瓶,”Merry Christmas!”


 


仰头灌了三分之一瓶啤酒后,她继续百般无聊地浏览著萤幕,直到其中一个画面吸引住了Ghost的视线。


 


 


那是段即使是专业人士看来也丝毫无异的程式代码。Ghost挑了挑眉,单手追踪著’对方的杰作(masterpiece)’。如同艺术般美妙的工法,深藏着非凡的技巧与强大的逻辑运算。等到Ghost察觉到,她已经坐直了身子,双手飞快的打着键盘,专注的品味着对方的每一个足迹(footprints)。




只是偶然上网打发时间,却让Ghost遇上了足以与她披敌…不对,甚至远胜过她的骇客存在,这让Ghost对这名骇客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也许我们马上就可以见到面了。”看着萤幕上的画面,她忍不住脸上兴奋的表情。”Taisa.”


画面中呈现的,是两名女性的身分ID,以及杜塞尔多夫的入境文件。


 


 


***


 


 


“Ethan,记住了。不管怎样,都不要让別人发现你是变种人。”


 


 


你的心纠结在一起,脑袋中时不时浮现出母亲的话语,你的内心不断的天人交战,直到Sam的手搭上了你的肩。


 


“Ethan!” 她带着些微雀斑的脸蛋呈现在你的眼前,你看着她紧皱的眉头,似乎比你还要着急。


 


“Sam…怎么办?”你感觉自己的身体无法控制的颤抖著,心脏难受的像是要从胸腔内迸出。


 


救他!”


 


 


你可以听见她尾音藏不住的发抖,也许Sam的这句话并不肯定,但却坚定了你内心的信念。


 


 


你伸出了手。水流顺着’力量’流向上方,逐渐汇聚增大,形成一颗晶莹透彻的美丽球体。被湍流冲走的孩童们则一一沿着水流而上,包覆在球体中间。你微妙的操作著,让水球缓缓飘落地面,然后随之破裂。孩童们安全落地,除了呛了点水外并没有大碍。


 


你松了口气。


 


 


 


怪怪怪…怪物啊!!!!”


他想溺死他们!”


那是变种人!快点联络警局!”


等等,你们要对Ethan做什么?”


走开,Samantha,这里没妳的事!”


也许姊弟都是变种人,一起抓住!”


好主意,活捉变种人是有赏金的!”


等等,我只是想救他…”


把他抓住!”


“Ethan,快逃!”


“Sam!”


 


 


你们…你们对我姊做什么!!!”


 


 


***


 


 


妳睁开双眼,看见眼前蔚蓝的晴空与云海。


 


 


 


“又来了吗…”Shaw单手扶住了隐隐作痛的左额,闭上双眼,想把那莫名恶心的感觉从脑海中排除。多亏「Ethan」,她现在满脑都被「愤怒」与「不知名的情绪」所占据著,而这些「过度的情感」让她打从心底感到不适。


 


拟真的梦境已经连续出现了一个多月。




最一开始是在东非的任务结束后,返回纽约的飞行途中,Shaw梦见了Hersh。


梦境是潜意识的想像与现实的经验、知识交错所构成的虚假产物,这让Shaw一开始对这场梦境只是一笑置之,即使梦醒之后的「悔恨感受」如此强烈。


但那只是个开端。


 


 


Shaw开始频繁的作梦,这些梦境或长或短,醒来之后也多半忘记了梦的内容,但唯一清晰的,却是那徘徊在内心中的「强烈感受」。这也是最令人厌恶的地方,无法理解情感的Shaw,却得强迫感受那些趋近于现实的逼真情感。


 


 


刚才的梦境还算是比较清晰的梦了,至少Shaw记住了那男孩的名字--「Ethan」。


 


 


 








“妳有在听吗?”闻言,Shaw睁开眼睛,发现一只肥厚的手在她的视野中来回摆动。


 


“想事情。”受到梦境的影响,Shaw都感觉自己的语气多了一丝怒气。


 


“妳吃了炸药啊?”Fusco指了指驾驶座身后的推车,”我只是要问妳要来点烤鸡吗?刚才Root推进来的,提前的圣诞大餐。”


 


“不了。”看着那杯盘狼借、剩不到二分之一的烤鸡,Shaw放弃了吃它的打算。




窗外海拔两万五千呎的高空美景,提醒著她现在正处在民航机的驾驶舱内。


 


 


这一次的任务也是在国外,至少Root这次贴心的告诉了Shaw地点--德国的杜塞尔多夫,一个人口密集、产业发达的工业都市。而做为Algernon的协助者,Fusco又再次当起了机师,赶在交通壅塞的圣诞假期前将她们运送到这个名闻遐迩的工业大城。


 


“圣诞节还要加班很不好受是吧。”见Shaw相当安静,Fusco开始自顾自地找话题,”不过妳们可以去尝一下当地的香肠和啤酒,那是德国唯一可以吃的两样东西了。”


 


加入军队后军务繁忙,假期多半在异乡度过,这让Shaw对圣诞节相当无感。但一听到跟食物相关的话题,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德国的食物有多难吃她并不是不知道。


 


“那你呢?回去跟家人团聚?” 


 


“对啊,毕竟这边的工作只是兼职,我儿子也还在纽约等我过节…”


 


“兼职?”


 


“Cocoa Puffs没跟妳说吗?我几年前就不干这行了,只是眼镜仔需要我的能力,所以我偶尔回来帮他…”


 


 


“而我们非常感谢你的义工行为,Lionel。”对讲机传来了Root的声音,”请帮忙开个门。”


 


 


 


 


Root从开启的舱门外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盘刚煎好,带着丰富肉汁与肥美油花的顶级牛排。


Well,Fusco已经吃了半只鸡,所以Shaw合理的推测那是她的午餐。


 


 


“我们有很多协助者。”Root接续著先前的话题,丝毫没有把手中的盘子端给Shaw的意思,”但是他们拥有的知识与记忆,很容易让他们陷入危险。”


 


“所以我的工作就是把那些记忆锁住。”Fusco接过Root的话,”不过我会留个备份,就像Cocoa Puffs就有我的记忆钥匙,随时可以把我唤醒。”


 


“钥匙?”Shaw虽然还有反应,但此时的她已经眼巴巴地望着Root手上的铁盘了。


该死,那味道真香!


 


“像是听到关键字。”Root似乎发现了Shaw的注意力都在她的手上,她露出浅浅的笑容,一字一句、吊胃口似的提出建议,”要试试看吗?Drobný ob…”


 


“別!”Fusco适时的打住了对方,”妳要害我惊恐症发作啊!別忘了我之前才被妳们绑架过!”


 


“只是个玩笑,Lionel。”Root歪斜著脑袋,对着他露出了无辜的表情,努著嘴的同时,眼神飘向Shaw,”而且不跟Sameen解释清楚…”


 


 


“够了。”Shaw难得的打断了Root。密闭空间加上饥肠辘辘的身体状态,此刻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在那块香气四溢的该死牛排上,”解释来龙去脉之前,先把我的午餐给我,我不介意边吃边听妳说话。”


 


“在这之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Root都感觉Shaw的眼神可以杀了她,但她还是得先’提醒’下Shaw,”Gen似乎是第一次搭飞机,她很想参观驾驶舱,只是妳一直赖在这边不走。”


 


 


听出了Root的弦外之音,Shaw解开了安全带,跟著牛排(还有Root)一起回到了后面的客舱。途中,她与Gen擦身而过,而对方只是点了点头,尴尬地绕过对方。


自从Shaw跟Gen闹翻后,已经过了整整两个多月。


 


 


 


 


“真令人难过。”Root自顾自地说着,将牛排放上Shaw正前方的餐桌桌板,而自己就顺势的坐在Shaw的旁边,”为了Gen妳可是牺牲了自己的假期,自愿跟我们出差的。”


 


“妳可以早点说,我也不用这么赶。” Shaw大口的嚼著插在餐刀上的牛排,翻了个白眼,”出门前20分钟才告诉我妳们要出任务,何况这是她第一次出远…”


 


“妳真的很不坦率,Sameen。”Root调侃了她,”坚持跟过来的可是妳喔。”


 


“我只是刚好没事。” Shaw忿忿地将口中的牛排吞进喉咙,握着餐刀的手捶向桌面,”而且这不影响我的假期安排。”


 


“即使我们在德国?”


 


“我通常都随便找间夜店,找个顺眼的男人享受一下。”Shaw毫不在意的说着,”然后,就这样。”


 


 


咬掉餐刀上的最后一口牛排,Shaw满足的拿了餐巾擦了擦嘴,”那妳呢?”


 


“啊?”很难得的,Root并没有理解Shaw刚才的问题。


 


“圣诞节,还是妳每年都在工作?”


 


“我吗?”Root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我不喜欢圣诞节。”


 


 


Shaw看着Root的笑脸。自从东非任务后,她已经很少有机会看到Root的「假笑」了,这也代表她逐渐取得身旁的人的信任。突如其来的假笑让Shaw不自觉的转移了话题。


 


“对了,出发前妳有说这次的任务是找人…”


 


“恩,是我们过去的协助者。”Root飞快的回答了Shaw的问题,就像是想要避开刚才的话题,”Arthur Claypool,他十年前引退,现在则在…”


 


“10年前?我以为我们是新成立不久的组织。”


 


 


 


“妳还记得Harry吗?”Shaw点了点头,这个名字常常会出现在基地的谈话中,似乎是Algernon背后的资助者。


 


“这一次的任务其实是Harry派下来的。”Root继续解释著,”我们上面还有一个机构,而Arthur和Harry都是那个机构的成员之一。”


 


 


Shaw挑了挑眉,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Algernon的内部架构。的确,参考基地的设备规模,还有那些任务的结构划分,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新成立的组织,但如果是从其他机构分立出来的…。


太好了,收回前言,看来自己还是不被信任,这种事竟然现在才知道。


 


“Arthur和Harry在为变种人工作前就认识了。所以Lionel洗掉Arthur的记忆后,他和Harry还是有定期保持联络。”


 


“所以我们的任务只是去找他?For what? 帮Harry捎来圣诞祝福?”


 




“我也希望是这样,那事情会更简单些。”Root看了Shaw一眼,”Arthur几周前失联了。”


 


 


***


 


 


“给我说清楚点,什么叫做Claypool已经死了两年了?”


 


“就…就是字面上的意思…Professor Claypool两年多前被确诊为肝癌末期,然后就向本校提出辞呈了。后来听说年事已高,撑不过化疗…”


 


 


这消息来得又急又不真实,但不管是追问校内的教授或学生,得到的都是相同的答案。


 


“Claypool已经死了,我和主任都有去参加他的葬礼…”


“是说机械工程学的那个客座教授吗?他好像几年前就死了喔。”


“他的课都很好过,真可惜…”


“当时校内还有帮他募资医药费…”


 


 


任务目标并不是失踪,而是已经死亡,这个可能性在出发前几乎没被设想过。


更重要的是,如果说Arthur已经死了两年,那这段时间又是谁跟Harry联系?


这让原本只是轻松寻人的任务,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离开了Arthur曾经任教的大学后,三人找了间小店暂且歇息,顺便讨论接下来的任务方向。




“我刚才跟Harry通过电话。”Root走回她们的卡座时,Shaw正在埋首吃着桌上的食物,而坐在Shaw对面的Gen则是在她视线对上之前就看着Root了。




“现在要怎么办?”毕竟是第一次的任务,比起身旁兴趣缺缺的Shaw,Gen显得相当有热诚,也可能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她不知该如何反应吧。


 


“Harry确定这几年跟他联系的是Arthur,他的语气、想法都与他认识的Arthur没有差別。”


 


“不能排除人为的可能。”Shaw咬著口中的食物,皱了皱眉头,实在没什么味道,”也可能是谁挟持了Arthur,逼著他跟Harry联络。”


 


“但是为什么要逼Arthur作这种事?他只是个普通人?”Gen看着身旁的Root,天真的想法的确符合她真实的年纪。


 


“前提是他真的是普通人。”Shaw咽下了食物,放下手上的叉子,”要我来看,可能他的真身被发现了,但是Fusco的记忆消除正常发挥,无法掌握什么有用的情报,所以才被这样利用,想套出一些信息。”


 


 


“妳呢?”Shaw抬起头,将视线重新移回Root身上,”还有我们的骇客朋友。有办法定位到Claypool的位置吗?”


 


“杜塞尔多夫的人太密集,一一定位需要花上些时间。至於Daizo…”Root又提供了一个更坏的消息,”他的能力被屏蔽了,他平常用的增幅器是Arthur的发明。对方似乎掌握到这个技术,把他屏蔽在杜塞尔多夫外。”


 


 


“好吧,所以确定真的有’对方’存在。”Shaw翻了个白眼。虽然截至目前为止,事情的走向非常曲折离奇,但是这种玩情报的任务,确实让她兴趣缺缺,更別说她刚才咽下的那些食物了,Shaw深深地叹了口气。” 看来真的要在这过圣诞了。”


 


 


“还好这次任务前Daizo有弄些假身分。”Root从包包里拿出了三个信封袋。


 


 


 


 


“Time for some old school fashion way.”


 




(TBC -> CH4.2)





评论

热度(40)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