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Ch.3 (4)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Algernon终于写完一半了。没错,预计六章完结,大纲已经全数完成。后面应该会越来越精彩。三个月内写完前三章,所以今年年底应该可以完结吧。




另外,从第一章开始深深埋藏的梗…大家感受到楼主的恶意了吗?


 


[电梯楼]


 


***


 车厢门打开的瞬间,无数对準的枪口不断朝着进来的人扫射著。没有飞溅的液体,也没有痛苦的哀鸣,所有的子弹像是打在坚硬的金属上,弹头受不了硬物撞击而凹陷,洒落在铁制的地板上,发出了清脆且连续的银铃声响。定睛一看,枪口指向的是一块赭红色的巨大手臂,有著条理分明的红色肌肉纤维,但硬度却不是凡人的肉体可以比拟的,这块’巨墙’轻轻松松的挡下朝它袭来的子弹。


 


 


“咚!”


 


 


声音从车顶传来,一道身影从车窗外飞越。玻璃破碎的声响引起大多数人的注意,而银色的尖锐物体则朝着人群密集的位置袭来。扔的速度并不算快,这让绝大部分士兵来得及反应,纷纷躲开了银制匕首的攻击。然而正要有所反击时,移动着的四肢却被锐利物狠狠划开,留下了深浅不一的口子。流出的鲜血沾染在’上头’,细微的金属光泽混著血色,士兵们才注意到匕首攻击只是幌子,他们的周遭已经被数十根锐利的纤细钢丝限制住行动。


 


破窗而入的是一名金发的女人,只见她的脸上露出轻视的笑容,接着她手上的钢丝束发出了刺眼的闪光,而伴随着这一闪,车厢内的士兵纷纷倒下,烧灼的味道瞬间充斥了整个车厢。


 


 


 


 


Tomas收回背上的’手臂’,搀扶著小腿中弹、暂时无法行走的Root走进车厢,而Shaw则跟在两人身后,举着枪防备著可能从后方突袭的士兵。


 


 


“总不能让妳专美於前。”Martine刻意一字一句的缓著说,像是对着Shaw邀功、展示自己的战果般。Shaw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只感到不爽,要不是弹匣所剩无几,她也不会给Martine任何表现的机会。


 


追踪著Lambert的身影,来到了最前面的几节车厢。无趣的追逐,沿路的杂鱼,还有Martine三不五时的嘲讽,此时的Shaw心情已经不能再差,只希望赶快结束追上Lambert,狠狠的射他几发来洩愤。


 


“抱歉,Sameen,虽然妳非常有’热诚’。”Root突然插上一句话,”妳和Sabo在这里守着后方。”


 


“Root,妳…”(妳故意的吧,为什么要我留守?)


 


“Raiden。”Shaw相信此刻Root一定听见自己的心声了,但她仍然选择无视,将注意力集中到身旁的Martine上,”妳跟我一起到前面去,Lambert就在下两节车厢。”


 


“了解。” 


 


 


Martine搀扶著Root走向前面的车厢,在经过Shaw身旁时,不忘轻哼了一声挑衅。


 


 


“那是怎样?” Shaw实在无法忍受Martine幼稚的行为,然而如果自己真的在意,甚至跟她吵起来,这样反而显得自己也跟她一样幼稚。她只好隐忍自己随时引爆的怒火,咬著牙问身旁的Tomas。


 


“別在意了,毕竟妳进来之前,Root身旁的位置一直都是她的。”Tomas只是笑了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位置有什么值得争的?”Shaw回想起这三周内的种种,仅是短短三周,身上累积的伤就比军中三年受过的伤还多。


 


“谁知道呢?” Tomas別过了头。


 


 


 


 


 


 


 


 


 


 


 


 


偌大的乘客舱内只摆上了张长桌,和两张精美的靠背椅,Lambert就站在桌旁,在他脚边的是这次任务目标的金属箱。Lambert热情的张开双手,向刚进来的Root和Martine露出了亲切的笑容。


 


“Root,我可以把这家伙杀了吧?”见到对方丝毫不在乎的模样,这让Martine已经拿出匕首,就等Root下达命令。


 


“我只是想跟妳聊聊。”Lambert讲这句话的同时,Root按住了身旁Martine的手,示意她不要攻击。


 


“还真是有趣。”Root露出微笑,然而表情却是相当僵硬,”我竟然’无法看穿’你的行动。”


 


“別那么警戒。我只是跟妳有著同样的’遭遇’,这样说妳能理解吗?”Lambert的话突然让Root为之一震,”不过是在妳离开后三、四年的事了。”


 


Lambert走向对面的位置,绅士的拉开椅子,”请坐,至於…Martine小姐,抱歉,我还以为只会有我们两人,我从没想过你们竟然可以解决掉哨兵。”


 


“看来你早就知道我们会出现?”虽然对于无法读Lambert的心让Root有些惊讶,但她还是接受了这危险的邀请,她拐著受伤的右脚走向椅子,让Lambert可以带她入座。而Martine则是选择站在Root的身后,同时藏在腰间的右手仍贴着银制的匕首。


 


 


“妳真的以为’上面’都没有掌握到妳的身分?”迳自走到对面入座后,Lambert便开口说道,”妳真的不该离开「计画」。可以不用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活,也不用逞英雄的跑去做什么互助组织…”


 


“妳比谁都还要清楚。”Lambert刻意的停顿了语气,像是强调,”那只是谎言。


 


 


 


“你想要聊什么?”


 


“別那么着急,是因为讲到’痛处’吗?”Lambert一派轻松的舞着手,”妳多少也察觉到了,这辆列车全然是个陷阱,引诱你们出来的陷阱。”


 


“这么说来你们布了相当久的局。”


 


“从两个月开始吧,费城、休斯敦、迈阿密…”Lambert细数着这些城市的名称,同时将桌下的银金属箱随意的扔在桌上,”至於这只箱子只是把你们引诱出来的饵。多亏妳和Captain Shaw的协助,第二阶段的哨兵计画取到了相当不错的实战数据。”


 


Root看了一眼箱子,虽然Lambert的动作显得这箱子相当不重要,但是箱子摔上桌时那沉甸甸的重量,仍然显示了里面的确有装着她所想的那东西。


 


 


 


“总之,切入正题。Dr. Steele希望妳可以回到实验室,回到「根源计画」。”听到熟悉的名字,这让Root又再一次的动摇,”別用这种表情看我,我只是帮忙传话。”


 


“不可能。”


 


“斩钉截铁地拒绝吗?”Lambert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望向窗外,”这辆列车就快抵达目的地了。当然,考虑到有妳的能力,上头才派我来。”




“我的能力可以干扰脑电波,虽然是没什么用的能力,但对妳来说却是天敌呢。”


 


 


 


***


 


 


 


“嘿,Shaw。”


“怎样?”


 


Tomas站在车厢门前,从Root和Martine走进前面车厢后已经过了数分钟,然而并没有任何的追兵,这刚好给Tomas了个机会,让他可以好好地跟新同事聊聊。


 


“结束后要不要一起去喝酒?”Tomas呆望着前方没有半点威胁的车厢,一边提出邀约,”我请妳吧。”


 


“你在约我?”


 


“Kind of。”Tomas低下头,直视Shaw的眼神,同时向她眨了眨眼,”玩玩而已,如何?”


 


“我不碰感情,就算玩玩也不超过三次。”Shaw挑了挑眉,看了Tomas一眼后,重新望回空无一人的车厢,毫无情绪的说着,”但一起共事的人就算了,事后麻烦。”


 


“所以我被拒绝了吗?真可惜。”Tomas叹了口气,”我自认我还挺有吸引力的。”


 


“可惜对Martine没用。”


 


“!?”突如其来的话让Tomas眼睛瞬间睁大,毕竟他自认自己已经藏得很好。


 


“我只是没有情感,但不代表我眼睛瞎了。”Shaw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对她的态度太明显了。”


 


Tomas并没有马上回话,只是皱著眉苦笑,”那,结束后去喝?”


 


“当然,你请客。”


 


 


 


 


 


那个瞬间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剧烈的声响。


猛然一晃的震动。


瞬间的冲击让车厢内的人失去重心。


 


 


“Damn,又怎么了?”Shaw扶著座椅的椅背,半搀扶似的站著。


 


所在的空间突然狠狠地向左一晃,又趋於平静。


正当这样想的同时,第二次的晃动又再次袭来,这让Shaw失去重心,单膝跪在地上。列车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外力影响,缓慢地往前移动。刚好人就在车厢门前,Shaw打开了门,观察外面发生的状况。


 


 


“Tomas!”紧急的情况让Shaw喊出了他的名字,”快把链接器弄断!”


 


“链接器?”Tomas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发楞似地询问著,然而Shaw已经没有时间解释给他听了。


 


“弄断就对了!”拋出这句话的同时,Shaw重新站了起来,穿过车厢间的链接器,跑向前面的车厢,一边将手上的枪上膛。


 


 


这段时间内,车厢不断的向前移动,然而速度逐步的增快中,而Shaw奔跑的同时,原本处於水平的地面,也不断的向前倾斜。


一边奔跑,一边保持着重心,Shaw来到了那节车厢。


 


 


 


一打开厢门,就看见发狂大笑的Lambert。


 


“这不是请求,是命令!乖乖服从的话下场不会太惨的。”


 


“你疯了吗?你不是也被当成弃子了!”


 


“怎么会呢?我一直都是博士最爱的孩子啊!这一定是他的计划没错肯定的我们才是对的那些不知死活不懂得我们才是最高顶点的败类所有反抗我们…” Lambert话没说完,一枚点五的子弹便射穿他的眉心。


 


 


“別理那疯子了!”Shaw站在车厢外头,手堵著门边,发怒似的大喊,”快点回到后面!”


 


 


Martine拿起桌上的金属箱,而Root拐著脚走向了门边,速度缓慢的让Shaw看不下去,便一手将她扛上肩。Shaw和Martine不断往后面的车厢奔跑,而列车向前行驶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速,倾斜的地面像是陡峭的山坡,让两人的行动也越来越艰难。


 


就快到Tomas在的那节车厢时,突然,从她们奔跑的反向,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接着,是列车猛然的加速。


 


 


“快抓住什么!”


 


 


 


 


 


 


由于链接器断掉,列车被分为两截。后半截列车停驶在铁架大桥上,而大桥下是深不见底的峡谷。货柜车狠狠的将前半截的车厢撞下山崖,列车彼此链接的状况下,不断的将车厢一路向谷底拖动。


 


Shaw仅靠左手抓着铁杆,而双脚悬空,右手在刚才的强烈撞击下折断了,只能自然的向下垂晃。


 


 


“Root,妳还好吧?”Shaw听见Martine的声音从底下传来,但这时发疼的右手已经让她没空关心底下的状况。


 


“Shaw!”Root的声音从上面传来,Shaw抬头向上一看。Root站在车厢外头,立足点则是安全平稳的地面。


 


 


在下坠的瞬间,Shaw及时的将Root向车厢门外一拋,虽然突然的行动让Shaw折了手臂,但看来至少现在Root的状况比她们好上太多。


 


 


“Tomas,快把她们拉上来!”


 


“天啊,妳和Shaw可真会使唤人!”截断车厢的链接后,Tomas早已用背上的手臂抓住了前半截车厢的末尾,死命地撑着,不让车厢下坠。他尝试将车厢重新抓上地面,却徒劳无功。


 


 


“她们得自己爬上来,我只能再撑一会。”


 


“抓住这条绳子!我们会拉妳们上来!”


 


 


 


 


 


“不过,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Tomas望向将列车撞下山崖,距离他们现在的位置不到数十呎的货柜车,”怎么会有货柜车?”


 


“快把她们拉上来,那是埋伏。”


 


 


就像是验证了Root的说法,货柜的门突然无预警的敞开,从里面跑出了一只只黑色的哨兵机器人,还有全身穿着劲装、手里拿着哨兵武器的列队士兵,而坐在驾驶座的男子也跟著跳下车。一头发白的灰发、深邃的五官轮廓,带着一抹迷人的笑容,他穿着一套相当高级的订制黑色西装,斯文且充满知性的打扮,却藏不住里头精壮的身形。


 


 


“Riley? 刚被拉上地面的Shaw趴在悬崖边,望着眼前的男人。John Riley,跟Hersh同一个阶级的长官,也是组织内少数真正的高手,虽然只有数面之缘,但Shaw经常听说他的各项丰功伟业。


 


 


当Martine也爬回地面的同时,Riley的部队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


反观Shaw这边呢?她和Root都负伤,Tomas刚才拉着列车,过度脱力,唯一可以战斗的只剩下Martine。


 


简直像是一团垃圾。


 


 


 


“Hello, Shaw.” Riley露出了龙猫般的咧嘴笑,”大难不死,没想到还能再遇上妳。”


 


“Riley.” Shaw扶著自己断掉的右手,忿忿地瞪着眼前的部队。


 


“Tomas Koroa, Martine Rousseau…还有No.41,看来Lambert还是有点用处。”


 


 


对方俨然已经完全掌握了他们的能力与真名,但41号?Shaw疑惑的看了看Root。


 


 


“要投降吗?”Riley举高右手,但在下令突袭前停止了动作,”视情况,也许可以放妳的同伴一条生路。”


 


“感谢你的关心。”Root只是笑了笑,丝毫不在意的说着,”不过我们待会还有约呢。”


 


 


 


 


 


螺旋桨转动的声音。


周遭的气流也随之盘旋。


 


一台阿帕奇从他们背后的崖底爬升上来。


 


 


“Hop on!” Root似乎早就知道直升机的到来,”不用在意他们,快走!”


 


 


同一时刻传来挣扎呜咽的声音,士兵各个面色惨白的倾倒在地,严重缺氧使他们的脸发青发紫,枪械纷纷落在地上。而哨兵机器人也注意到了直升机的到来,却因为机械齿轮关节处因潮湿而严重锈蚀,动弹不得。


 


 


“快跳上来!”Zoe果然出现在直升机上,她打开了机舱门,示意他们跳上来。


 


“Zoe…” Riley也认出了Zoe的身分,但也因为严重缺氧,只能双膝跪地,艰难的无法移动。


 


 


 


看来一切都在Root的计画中,她早就叫了后援。任务总算顺利结束了,目标的箱子到手、全员生还、解决了两个敌方的重要人员,不得不说这一次的战果非常丰硕。


 


 


有些不对劲。


这时的Shaw已经跳上直升机,而Root则準备一同跃上。


在Shaw的角度,她刚好看见Riley勉强的站起来,枪口对上了Root的头。


 


Shaw赶紧举起左手的枪。


枪口对準,準备扣下扳机时,左手却突然动弹不得。


 


 


--该死!是左手的伤!


 


第一次任务时挖炸弹的行径,对Shaw造成了永久性的伤害。紧急的动作让她的神经反应略趋迟缓,於是原本应该要扣下的扳机也无法扣下。对常人来说,这只是0.7秒的差距,但对他们这些生死相随的军人而言,却是致命的伤害。


 


 


Shaw看见了Riley的子弹已经击出,然而Root并没有读到自己的警告,扶著直升机的外壁準备上机。


 


 


“Shit!” Shaw撞开挡在她前面的Martine,冲上前撞开正準备上直升机的Root。


子弹擦过了她的脸颊,只差数厘米就击中她的脑袋。她趴伏在Root的身上,压低了姿势让Riley无法继续攻击她们。


 


 


“Your bleeding.” Root颤抖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但Shaw可没空理会压在她底下的人。


 


“Shut up.” 举起左手,Shaw重新将準心对準Riley,但Zoe似乎抢先一步,Riley因为缺氧过度而昏迷、倒地不起。


 


 


 


“呼…”Shaw吐了一口气,一个翻身躺在Root身边,”这下结束了吧。”


 


 


时间已经接近黄昏,一天的舟车劳顿下来,即使是Shaw这样的铁人也有点吃不消。


但总算是结束了,不得不说,这次的任务同样非常有趣。


 


 


当时下的决定太正确了。


 


 


 


怀抱着这样的情绪,Shaw一点一点地陷入了沉睡。


 


 


 


***


 


 


 


 


到了此刻,你才真正了解19年前,Victor那段话的真正意涵。


 


 


 


在组织的三年内,她一直是个忠诚的士兵。


为了国家,为了组织,她可以做到一般人办不到的事。


 


就算是曾经亲密的战友。就算是违背道德良知。


她隐忍了自己的情绪与冲动,只为了完美执行交派给她的每一项任务。


 


 


 


所以你忘了,骨子里她还是反社会人格。


 


哪边的利益更高,就可以毫不犹疑的牺牲掉另一边。


一切都源自天平上的取舍。


 


 


你以为的忠诚,你以为的信任,你以为的伙伴,此时此刻却荡然无存。


像是破布一般散落在战场上,动手的不是別人,而是你眼前最骄傲的学生。


 


下手毫不迟疑,即使各个都是与她交好、一起战斗的战友。


你才了解到,她不仅仅隐忍了自己的情绪与冲动,甚至伪装了自己的目的。


 


 


眼前的人就只是野兽。


哪边可以舔食更多的鲜血,就越能够吸引她。


你不禁为你下的每一决定感到后悔。


 


 


 


 


曾经是最亲密的战友,志趣相同、无话不谈,效忠著你们的国家。


却因为对变种人的见解不一而分歧,最后走向了互相伤害的道路。


也许是愧疚,你最终还是没狠下心解决他的女儿。


 


你的心里告诉你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却不断的找著理由与借口,试图用迂回的方式,帮助他的女儿。


只希望能够好好的照顾她,也许是基於愧疚,希望至少让她可以好好的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但你没有想到,这样的带领下,反而越让她走向「非人」的道路。


 


 


你举起哨兵,告诉自己,必须阻止她。


但是,阻止她之后呢?


你知道她已经无法逃避,从选择加入变种人阵营的那一刻起,她就无法逃脱战斗与鲜血。


这些的确是她的渴望,但长久下来走过这段路的你也知道。


这条路的尽头只是孤独,是内心的死亡,什么东西也不会剩下。


 


是你害了她。


 


 


为什么人生总不能如愿?


你对Armand的愧疚感反而让你毁了Sameen Shaw的人生。


如果当年没有让她进来M.R.D.就好了。


 


 


你举起哨兵,决定痛下杀手。


 


 


 


 


 


 


 


 


 


 


 


 


寂静的深山,除了地下室的那女孩,就只剩下你还存活了。


但你已经无力行动。


 


 


你举起了手枪,对準了自己的太阳穴。


 


 


 


也许,我们早就偏移了自己想走的路。”


 


对吧,Armand


你自嘲,苦笑的扣下扳机。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妳从恶梦中惊醒。


太阳穴莫名的发疼,就像是梦境延续到了现实一般。


 


 


“妳醒了啊?”机上传来熟悉的声音,妳不禁往驾驶座的方向一看,前些时间看到的矮胖男人坐在驾驶座上,但妳对他的出现感到相当意外。


 


“Fusco?” 


 


“Yeah,看到我很吃惊吧,我也很震惊啊,怎么会淌这滩浑水。”


 


“那是因为你也是我们的协助者之一啊,Lionel。”


 


“Zoe.”


 


“Lionel是拥有记忆操纵能力的变种人,但是现在已经退休了,只有偶尔会像这样来帮我们的忙。”


 


 


 


妳望向机舱内。时间已经是深夜,飞机正往纽约的方向行驶。可能是今天一天下来过度劳累,即使妳的声音那么大声,舱内的他们也丝毫没有醒来的打算。


 


 


“做恶梦了吗?”


 


“没什么。”


 


 


 


 


妳一边说着,一边重新躺回椅背上。


回想起刚才的梦境…


 


 


那真的是梦吗?






(TBC -> CH4.1)

评论

热度(49)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