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Ch.4 (6)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电梯楼]


 


***


 


 


“看来我们小瞧了这个Ghost。”


 


就在周遭陷入黑暗的同一时间,气阀式的铁门也毫无预警的关闭上,将这地下据点内唯一的出入口给牢牢封死。而黑暗中时不时发出细微的刺眼白色闪光,伴随着滋滋作响的声音,说明着周遭铁制栏网上流通的高压电流威力有多么惊人。


 


 


“原始的数字式密码,周围有电磁屏障。”将手电筒的光源从号码锁上挪远,Root看了看自己所携带的手机与通讯设备,”所有讯号都被截断了,我们得靠自己…”


 


“没时间在这猜数字。”Shaw对Root的提案相当不以为然,她从黑色大衣的口袋中掏出一个小玻璃瓶,”直接炸开?”


 


“真吸引人,妳还随身携带这些东西。”看清楚Shaw手上拿的是什么后,Root只是笑了,将手电筒的光源移向天花板及四周的墙面,”这里的结构不太稳固,也许我们得想些更好的…”


 


“別兜圈了,我们得炸开这扇门。”Shaw急促地说着,”Gen等不了那么久,说她有危险的也…”


 


 


“但不能连我们都身陷危险!否则谁去救她!”


罕见的说话音量,这才让Shaw注意到自己刚才有多么失控。


 


 


 


 


“…给妳五分钟,如果没有办法逃脱的话,我就炸开这扇破烂门。” 


 


“妳没事吗?”


 


“我没事,妳还剩下四分五十一秒。”


神情恍惚下,Shaw支开了Root,回想起刚才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一开始她只是对说话兜圈的Root感到愤怒,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复杂的感觉。只有短短的几秒钟,脑袋却闪过了好几个画面,心跳也跟著加快,每一呼吸显得越来越难受。接着,厌恶与愤怒便夺去了她的理性,胃也开始抽蓄,伴随而来的是更加恶心的感觉,逼迫著她将情绪爆发出来…


 


回想的同时,更多的画面闪烁在她的眼前,伴随着那迅速且沉重的恶心感。


 


 


妳看见不属于妳的蓝色手臂,按下了长达40位数的密码。


 


 


 


 


 


被那画面驱使,Shaw摇摇晃晃的走到了铁门的旁边,甚至差一点就要一头撞上通电的栏杆。


 


“小心!”


 


感受到一股力量扯住了她的肩,Shaw并没有回应声音的主人。


她举起了手,在数字锁上输入了那一连串的40位数密码。


 


 


 


哔。


随着气阀洩气的声响,铁门应声缓缓开启,而地铁站内的照明也随之恢复,瞬间灯火通明,灯光打在Shaw颤抖著的身体。紧皱的眉头、发着冷汗的身躯,面色惨白且双唇发紫,像是失力了般,Shaw跌坐在地上,幸好身旁的Root及时扶住了她。


 


“Sameen?” Root语气略显惊讶,她轻声唤著她的名字。


 


“我…”话还没说完,一阵恶心感便从胃里湧出。Shaw用力推开了Root,狼狈地爬到了身后的地铁铁轨,狠狠地吐了一番。


 


 


 


 


 


 


 


 


杜塞尔多夫毕竟是个工业都市,一接近午休时间,平面道路上的车流量也相当惊人。


水洩不通的主要干道上,一条黑色的流线从车阵间的缝隙呼啸而过,速度快得让人难以捕捉其身影。


 


 


照着Daizo给的指示一路前行,载着Gen的货车也在前头不远处了,Root催快了油门,同时扩大了读心的范围。透过前方驾驶的思想,她挑了个最有效节省时间的路线,继续在轿车与轿车间的空隙中畅行。


 


缠绕在腰间的手似乎随着速度更加收紧了些,连带影响的还有紧贴在自己皮夹克的背后,那让同为女性都感到羨慕的美好身形。


 


 


“需要我放慢速度吗?”语气中带着一点调侃,Root看着后照镜映照着的身影。


 


“Just keep moving.”


 


“Sorry.”想到刚才Shaw争著骑车、脚却踩不到地的画面,Root忍不住笑出声,”下一次我会提醒Daizo找台高度适合的车。”


 


“也许可以让他找台有’后扶手’的车。”Shaw厌恶的抱着Root,过度亲密的肢体接触让她有些厌烦,尤其是整个人几乎是顺着机车的流线,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Root身上。”他明知道我们有两个人,干嘛不干脆帮我们找两辆车?”


 


“也许高度都不适合?”


 


Shaw并没有回话,相对的,她捏了一下Root的腰作为报复。


当然,换作是平常,怎么可能只是这么温和的报复手段?但考量到前方的人正不要命的加快速度,Shaw还是放弃了其他的可能性。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后方的重量实在太让人分心,透过提问,Root稍微分散了些注意力,”妳是怎么知道那串密码的?”


 


“凑巧。”Shaw实在不怎么愿意回想,毕竟那让她几乎是动弹不得长达了数分钟的时间。何况,身下的这女人愿意的话,她是可以搜索自己的记忆的,也许就能找出那原因。


 


“Well,如果妳需要点近况更新的话,我读不到这一段的记忆。”


 


“认真?”


 


“就像妳的意识中断了一样。”Root回想起Shaw行为开始古怪时 她所听到的,”只剩一些模糊不清的杂音,妳可以试着再回想,或许…”


 


“先专心在眼前的任务上,之后再说。”


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怎样都无所谓了,重点是要救出Gen。秉著这样的心情,Shaw反驳了Root的提案。


 


 


 


 


机车持续地往前骑行,穿过了重重车阵,而目标的货车就在正前方。Shaw松开环抱的双手,一手搭著Root的肩,另一手则举起手枪,準备射击前方行驶货车的轮胎。


 


 


“Wait!”


 


Shaw还来不及反应,Root就先一步的急剎,受到作用力影响,Shaw相当狼狈的被甩向前方,狠狠撞上了Root的后背。


Root故意将机车的重心整个向右倾斜,顺着离心力紧急弯行,躲过了侧边接踵而至的机枪弹药。


 


 


“What…” Shaw望向子弹的来源,正后方一台进口的黑色轿车,而在车顶天窗上的是座漂亮的大口径机枪。”Shit!”


 


“Daizo,我们需要协助。”Root对着通信另一头的Daizo说,同时迅速地催了油门,这让Shaw又被反作用力甩向后方。”抓紧了!”


 


 


要被甩下车之前,Shaw的双手紧急环抱住了Root。变换了挡位,机车的速度也跟著匀速提升,逐渐追上了正前方的货车。正当Shaw举起枪準备打爆车子的轮胎时,她注意到了货车车顶上的狙击手。


 


“Watch out!”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两人相当有默契地同时将重心向左偏移,机车顺着重量歪斜,微妙的角度正好避开了迎面而来的狙击弹。但也一刻也不得閒,才刚躲避来自前方的攻击,Root就感受到了后方传来的威胁,她闭上眼睛。


 










周遭的喧嚣突然变得沉静,时间的概念随着她迅速运算的大脑而逐渐失去作用。透过流进脑海中的画面,她拼凑出了以她为中心,圆径十英里内所有的情报。除了少数因为缺乏对象无法读心而一片黑雾外,她的能力基本上可以映照出所有的现况。


她喜欢称之为’上帝视角’。


 


铁皮的货车里,Gen和另一名变种人被绳子绑住,而她们正在自力救济,想办法切断绳子。


载着Gen的货车上有一名狙击手,正準备进行第二次的狙击。第一发子弹只是测试风力与调整角度,估计第二发就不是光靠骑行角度就可以闪避的了的。


正后方的轿车撞开了它正前方的车辆,目前机枪内还有59发弹药,预计击发后的13秒需要重新更换弹匣,大约会有25秒的缓冲时间。


而距离她们不到一分钟路程的位置,对方的机动部队正陆续集结,估计半分钟后就能追上她们。


货车的最终目的地是港口东侧,一艘前往美国的货船。


 


 










Root重新睁开了双眼,从获取情报到判断决定,这过程几乎不到1毫秒。


 


 


“得绕些远路了。”


 


听到这句话的当下,Shaw甚至来不及询问,就感觉到机车的重心瞬间向左偏移。避过了快车道的车辆,机车顺着急弯的龙头把手方向,冲出了分隔岛来到了对向的车道。


 


朝她们迎面而来的是数台反向驶来、大小不一的车体,而Root早已先一步判断出了最适合的路径,钻著空隙不断向前行驶。


 


“放慢速度,我可以一枪解决那台货车。”从刚才开始就受到加速、减速、左右飘移、疾行急弯的作用力影响,Shaw几乎是全程都紧抱在Root的身上,根本来不及瞄準。她不禁在心里嫌弃著Daizo挑的这台交通工具有多不适合载人。


 


“我们的敌人可不只有那辆车。”


 


 


 


话才刚说完,几辆机车像是应证了Root的说词,从对向的车道冲了出来,紧紧跟在她们的车后。


 


“谢谢,乌鸦嘴。”Shaw翻了个白眼,一手扶住了Root的肩,同时举着爱枪,180度转向身后,”稳住,我来处理后面的。”


 


 


 


***


 


 


“这辆车的速度开始加快了,而且开得很不稳。”感受到车子运行的速度,Ghost转头看向身后趴伏著的Gen,”有人在追着我们。”


 


“一定是…”含糊的回应著,Gen咬著那已经略显松脱的绳圈,脑中想的全是刚才Ghost所说的话,”Root…还有Shaw…”


 


“那我们得快点,可以了!妳退后一点!”


 


 


 


感觉到Gen远离了自己的身后,Ghost再一次改变了自己的外型,原本维持著Mo身型的她,瞬间变回了蓝色的原样。她用力撕扯双手,力道仿佛就快让绳子在手臂上留下永久印记般。


 


“啊啊啊啊!!!!!”


 


绳子顺着她手臂的力量逐渐扯断,最终,只剩下单边的绳圈掛在其中一只手臂,而另一只手臂则是留下了严重的擦伤痕迹,血液顺着断掉的绳子滴落在货舱内。


但已经没有时间喊痛了,Ghost连忙将脚上的绳圈也卸下,然后转身準备帮Gen解开束缚著她的绳子。


 


“妳没事吧?”看着Gen为了帮她解绳,咬到嘴角都流血了,这让Ghost有些内疚,她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巾,帮Gen擦了擦嘴角。


 


“我尽力了。”眼神跟先前自怨自艾的状态不同,Gen因为Ghost的自白又重新找回了以往的信心,”我做得如何?”


 


“非常好,Gen。”Ghost将纸巾随手扔了,同时帮忙解开了Gen身上的绳子。


 


“接下来该怎么做?”


 


“等车停,然后想办法劫车。”解开了手上的绳子,Ghost退后了几步,继续解开了Gen脚上的绳,”就算跳下车我们也跑不赢他们,如果又被包夹就没戏唱了,一定要有交通工具。”


 


 


 


“可以站起来了吧?”解开了所有的束缚,Ghost率先起身,同时伸出手对着Gen。


 


“Genrika.”


 


“什么?”


 


“我的名字,Genrika Zhirova。” Gen用肯定的笑容回应了Ghost,”谢谢妳。”


 


“没什么大不了的。”


 


 


阴暗的货舱加上Ghost的蓝色脸蛋,虽然有些不明显,但Gen还是勉强看到了她脸上的红晕,这让她笑得更开心了,Gen伸出手握住了对方的手,透过Ghost的助力,Gen轻松的站了起来。


 


两人面对着货柜车的舱门,不发一语,等待着车子停下的瞬间。


 


 


“妳还是太天真了,怎么就这样告诉陌生人妳的名字?”


 


“虽然妳讲话很直接,但是我不觉得妳是坏人,妳…”


 


 


Gen感觉到Ghost捧住了她的脸,这突然的举动让人吓了一跳,甚至忘了言语。但下一秒,几乎是没有预兆,更让她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在她面前陌生的气息,怯生生的动作从她的嘴唇上掠过,只感受到一点冰凉。


Ghost吻了她。


 


 


“去妳的。”这是Ghost的脸远离了她的眼后,她说的第一句话,”妳可以叫我Claire。”


 


 


 


 


 






 


 


“哈啾!”


 


“怎么了?骑太快觉得有点冷?”


 


“不是,专心点。”


 


 


才刚说完这句话,Shaw近距离的射击了身侧机车上的追兵。后方的乘客手臂中弹,连手里的猎枪也举不起来。见状,Shaw顺便夺了他的枪,然后用枪托狠狠砸了前方驾驶的脸。机车摇摇晃晃的减慢速度,接着她们就听见后方传来的摔车声、喇叭声,还有连环车祸的声响。


 


 


“希望他们有团体保险。”Root幽默的说着,转头向Shaw眨了眨眼。


 


“看路。”虽然语气显得镇静,暴力将Root的头转回前方的同时,Shaw还是丟了手中的枪。”这群人开始有点烦了,我们还得跟他们耗多久?”


 


“差不多了,妳尽兴吗?”


 


 


 


 


随着迎面的车辆越来越少,她们驶向一个T字路口。


 


“Now!”


 


无预警的紧急煞车,高速行驶的惯性力几乎是让后轮飘起,只差没让整台车向前滚动。


Root和Shaw相当有默契的将重心全部移向右后,而Root也迅速的改变了龙头把手弯曲的角度。几乎是在一瞬间,原本即将翻车的她们反倒因为这一连串的动作避免了最糟的状况。后轮几乎是与前轮平行,而Shaw感觉她的膝盖都快碰上地面了。地面上留下了大片的煞车痕迹,一个90度的急转飘移,Root甩过了即将追撞上她们的车辆,回复了重心,稳固的行驶在右面的车道。


 


 


“Don’t ever do that again!”


 


“Relax, Sameen.”Root安抚著身后的人,虽然她语带威胁,但是声音明显出卖了她,”妳也觉得很好玩,不是吗?”


 


“是谁说要救人不能身陷危险的!”


 


“所以说,有我在嘛。”语气一转,Root又出现了玩笑般的口吻,”何况,还没结束喔。”


 


 


Root的话让Shaw注意到周边道路的状况。她们似乎骑上了一段高架桥,而后方的追兵也跟上了她们。然而,身边尽是工程车与路障,并没有一般的行车…


 


 


“抓紧了!”


 


 


该死,这是施工路段,而且是在高架桥上。


几乎是猜到了Root要做什么,Shaw认命的闭上了眼睛,紧紧的抱住了Root。


 


 


就像是验证了她的想法,下一秒,Shaw只感觉到失重感。果不其然,小疯子从高架桥上一跃而下,拋下了身后的追兵,直直地向前落下。


 


 


 


 








突然的冲击制住了急驶的货车,而因为上方被撞凹的车顶,驾驶座的人动弹不得。


奇蹟似的无伤,Shaw都懒得问Root到底是分析到哪种程度了。她跟著Root跳下了车顶,来到了后方货柜的门前。


 


握住了后门的握把,Shaw打开了门。


 


“等等!”


 


 


才刚开了个缝隙,Shaw就感觉到一股力量用力的推开了门,她躲过砸向自己的铁门。迅速的蓝色身影踢向了她的脸,她反射性的后仰闪躲,但对方却改变了姿态,向下一蹬,刚好就缠住了Shaw的脖子。




对方就这么掛在Shaw的身上,而她的右手扳住了Shaw的左脚,故意要让她失去重心侧倒。


 


所以Shaw借力使力,先发制人。


她故意向前倾倒,货柜的边角击中了对方的腹部,而对她的箝制也稍微松开了些。她趁机抓住了对方缠在她身上的脚,準备要将它反向折断…


 


 


“Claire!”熟悉的声音从货柜里传来,而熟悉的名字让Shaw停止了反击的动作。


 


 


“Shaw,她是好人,別这样!”Gen就站在离门口不远处,刚好看见了整个案发经过,”是她救了我!”


 


 


“…下次攻击前別搞错对象。”Shaw放开了Claire,终于可以清楚的看见对方的长相。蓝色的身形,野兽般的黄瞳,一看就知道是变种人。


 


“妳就是’姊姊’?长的跟Gen真不像。” Claire看着眼前的矮小女人,稍微可以理解她和Gen第一次见面时,Gen为什么那么坚持Mo的长相神似她姊了,乍看之下确实很像。


 


“Shut up, Smerf.(蓝精灵)”Shaw翻了个白眼,将视线移往了车内的Gen,同时对她伸出了手,”快下车,追兵马上就要跟上了。”


 


 


“嗯。”Gen感激的对Shaw笑了笑。


先前她不断的逃避著Shaw,以至於现在才发现这么简单的事实。


 


 


实际上,Shaw告诉她真相之后,从来都没有改变过。还是一样冷淡的说话口吻,一样的面无表情,但不变的,却是那双凝视著自己的眼神。从小到大,这双眼神也从来没有改变过。答案瞬间就浮出水面了。她不需要Fusco替她消除记忆,只要这双眼神未曾变过,她又何必钻牛角尖在过去发生的事情上。


 


於是Gen笑得更灿烂了,她握住了Shaw的手。面对Gen突如其来的改变,Shaw只是一句话也没说。


背向众人将Gen抱下车的同时,她的嘴角略微上扬。


 


 


 


(TBC -> CH4.7)


 


 


 



评论

热度(37)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