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Ch.3 (2)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电梯楼]






***


 




“Anything new here? Wilson.”


长官!”


 


听见你的声音,原先正趴睡着的男人猛然抬头,受宠若惊的从位子上弹了起来,向你行了个军礼。


对方只是个小小的书记官而你早就受够了他的无能,於是你无视了他偷懒打盹的行径以及点头哈腰的态度。


 


“So,Wilson…”


“I’m on it!” Wilson急忙地回应,无礼的打断了你的发言。你看着他笨拙的动作,一个不小心碰倒了桌上一整叠的文件,大大小小的文本散乱在档案室内,”Shit! …不,我是指,长官,我马上整理干净!”


 


你摇了摇头,蹲下身来帮他捡。并不是因为好心,而是只交给Wilson的话,效率缓慢的他,不知道会让自己再等多久。


 


 




印入眼帘的照片让你停止了手的动作。


照片里身著军装的女人有著跟你的前战友--Armand神似的轮廓,而你心里的疑问,在看到女人名字的瞬间有了解答。


 


SameenShaw


Armand的女儿,怪不得有著同样的外表。


 


19年前,你的战友与他的妻子被变种人杀害,留下了年幼的女儿。基於同袍的最后一丝情谊,按照他的遗书,你将他的女儿交给了Armand的妹妹收养,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过消息。


 


 


文件显眼的封面吸引了你的注意力。


上头大大的老鹰以及天秤图案,是军事法庭的起诉书。


 


 


***


 


 


“妳还生我的气吗?Sameen。”


“What?”


 


冷不防的问句,让Shaw的双眼从狙击镜中移开,转头望向身后的Root。


Root并没有多做解释,双眼直直凝视著Shaw的双眼,脸上挂着的还是那一如既往的笑容。


 


 


“妳挑这时候问?” Shaw随即意会到她的意思。


 


考虑到Shaw和Root现在所处的位置--她们在一座高耸的岩山顶端,四周是一片荒漠、寸土不生、烈日当头,实在不是个适合閒话家常的环境,更別说她们还有任务在身。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东非,经过了五小时的车程后,他们来到了一个老旧的火车站,旧式的列车轨道与厚重的铁制车厢,四周贫瘠的黄土漠原和重重的岩山,都看得出这个地方有多么未开化。与Martine、Tomas分道扬镳后,Shaw和Root便攀上了这距离车站一英里外的岩崖。


 


 


“因为妳对我的态度一直都很冷淡啊。”Root嘟著嘴,摆出了个像是无辜孩子般的神情,”我想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呢?”


 


“別想太多,我对谁都是这样。”Shaw忍住了翻白眼的情绪,冷淡的回应了Root,”也许妳几周前真的想把我炸死,但我不至於那么'小气'。”


 


Shaw说的是真心话,考虑到自己的敌对身分,她能够认同Root的做法,只是相当不爽。


 


 


 


“我想也许现在是个交心的好机会。”Root走向Shaw的身旁,抱膝蹲下。


 


“妳永远都没办法挑个好时机,对吧?”Shaw并没有停下手边的动作,此时的她正趴伏在地上,而右眼已经贴在狙击镜内,调整著狙击枪的角度与位置。


 


“没办法啊,Sameen,我们好不容易有一点独处的时间。”Root似乎没打算放弃掉她那不合时宜的提案,”轮流问对方一个问题,然后互相回答?”


 


 


这个提案确实让Shaw产生兴趣。


自从入伙Algernon,她一直没有像现在这样与Root单独对话的机会,尤其是当她已经知道其他Algernon成员的真名与能力,却对身旁的这女人一无所知。


 


 


“Fine.“Shaw同意了Root的提议,随即问了她最想知道的问题。”妳真正的名字是什么?”


 


“妳知道的,我的名字是Root…”


 


“这只是第一个问题,妳就不打算认真回答吗?”Shaw忿忿打断了Root的回答。


 


“我很认真,My name is Root.”


Root的语气相当坚决,似乎没打算给自己机会问下去了,Shaw决定换一个问题。


 


 


“那妳…”


 


“Root轻笑一声,打断了Shaw即将出口的问句,”等等,Sweetie。一次一个问题。”


 


毕竟这确实是一开始就讲好的游戏规则,Shaw用沉默同意了Root的要求。


 


 


 


“Well~妳喜欢吃什么?又有什么兴趣?”


 


“不是一次一个问题?”Shaw’适时’的提醒对方。


 


“加上现在这个问题,妳已经连续问我三次啰。”


 


 


 


“別卖弄小聪明!” 意识到自己中了Root的简单圈套,Shaw非常恼怒。


 


“规则一开始就已经讲好啰,Sameen,妳真的该认真听。”Root的歪理乍听之下却挺有道理,她完全没给Shaw反驳的机会,”妳喜欢吃什么东西?”


 


“牛排。”讲不过这女人,Shaw只好表示同意。


 


“有什么兴趣?”


“突人。”


“喜欢怎样的做(())爱(())体(())位?”


 


“To…等等,这不关妳的事吧。”Shaw分心的调整著枪枝,但在思考了这问题的涵义后,她及时堵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答案。


Shaw忿忿地将埋在狙击镜里的脸抬了起来,却发现这女人从刚才开始就蹲在她身边,目光竟然游移在自己背心外裸露出来的腰身,这让Shaw更加愤怒。


 


 


“要了解一个人,最快的方式就是了解他所有的喜好喔。”Root毫不在意的解释著,”所以…”


 


“了解个屁!”Shaw此刻真的很想揍眼前的女人一拳。”问別的!”


 


 


 


 


“好吧。”Root挑了挑眉,她的神情突然显得专注,”妳为什么要跟Gen说那件事情呢?”


 


“哪件事情?” 


 


 


 


“为什么要告诉Gen是妳害死她的母亲呢?”


 


 


 


绕了那么大一圈,只是为了问这个吧。


Shaw忿忿地想着。


 


 


--Oksana的死跟自己身上的追踪器有关。


Shaw知道告诉Gen这种事情没有任何助益,Gen只是外表像青少年,心智年龄还是只有10岁。她会无理取闹,可能会对她产生恨意,然后把事情越弄越复杂。


 


但是Gen为了自己连命也差点没了,加上Zoe说的信任问题,还有在心里挥之不去的异样讨厌感觉。


这些让Shaw还是决定要告诉Gen事情的真相。把Gen需要知道的都告诉她,而她选择怎么处理自己的情绪,Shaw无法介入,也无法理解。


 


 


“…一时冲动。”Shaw思考半晌,找到了一个适合的答案,来处理这个她也无从解释起的行为。她撇过头拒绝多作回答,以为Root会继续追问下去,但Root什么也没有问。持续的沉默让她纳闷,她望向Root的脸。


 


 


Root此刻的笑容并不会让Shaw感到愤怒,或是产生揍她一拳的冲动。相对的,Shaw难以形容她缓缓浮现的情绪,就像是吃了块高级的肋眼牛排。


不,甚至比那更好。


 


 


 


 


“这里是Sabo,已经抵达定点。” 


“Raiden,同样也到定点。目标已经定位。”


无线电传来的通信打断了Shaw的沉浸,这才让Shaw注意到她从刚才一直盯着Root的脸,她撇开视线。


 


 


“好吧,Sameen,看来我们的客人提早到了,只好把这游戏留到下次再继续了。”Root似乎没察觉她的异样,又掛回了那嘲弄的笑容,同时举起手来指向车站的方向,歪著头示意Shaw继续盯梢。


“鬼才要继续。”Shaw甩了甩头,决定把那异样的感觉拋在脑后,忿忿地将头埋回了狙击镜内。 


 


 








 


 


 


透过狙击镜可以清楚看到一英里外的车站,时间是早上八点多,月台上的人还不算多,但是几个显眼的身影让Shaw并不陌生。白种人的肤色、黑色的高级西装、直挺的站姿,还有全身散发出的那种威武的魄力,是M.R.D.的人,月台上有一整队武装的便服士兵。


 


依照Shaw对M.R.D.的了解,他们应该在执行某种护送任务。而Root在五小时的车程中,又多次提到O.N.E.,Shaw简单猜出他们的护送任务,跟O.N.E.进行的哨兵计画脱离不了关系,而月台上的某个男人应证了Shaw的猜想。


 


Jeremy Lambert,Shaw对这人并不陌生,他是O.N.E.的主管,也与M.R.D.常有沟通往来。他和另一名长相粗野的男子同时走进了月台,而那男子一看就知道并非政府的人。不管是行为动作外露的气质,或是以穿着打扮来看,他更像是个佣兵。仔细一看,男子的右手闪着金属般的银光,他有著一条银色的机械手臂,在非洲的烈日照射下,反光的相当刺眼。


 


 


“金属手臂,真是无聊的设定呢。”Root的手上并没有望远镜,然而却能清楚看见一英里外的粗野男子,还有他那特別的金属手臂。


 


“那家伙是谁?”Shaw透过狙击镜观察著车站,无奈距离太远,她无法用嘴型判断两人对话的内容。


 


“Ulysses Klaw,是当地的黑市军火商。不过他并不是我们这次的目标。”Root停顿了一会。她紧接着说下去,”Lambert手上拿着的金属箱,这才是我们这次任务的目标。”


 


“为了个箱子?”如同Root所说,Shaw发现Lambert手上确实拿了个银色的金属箱,尺寸就跟一般的公事包没什么两样。


 


“那可不是普通的箱子,Sameen,里面装的可是这世界最稀有的东西。”


 


 


***


 


 


Shaw加入M.R.D.已经有三个月了,而她在这里的表现,与你预期的如出一辙。


她有著不错的肉搏技巧与射击能力,以及丰富的医学背景,这些都跟Armand一样。


而且,她是个反社会人格者。


 


 


从你看到她法庭文件的那刻,你就知道这个女人非常适合加入M.R.D.


 


虽然她当时服役不到一年,却能够放下自身的感情与情绪,完成必须完成的任务。在战场上,Shaw为了博得敌人的信任,亲自解决了23名队友--最后也毫无误差的完成任务,拯救了任务目标的145名战俘。


 


依照你的经验与智慧来看,这23人完全是必要的牺牲。而在这紧张战事上,Shaw展现出的当机立断的执行力,以及毫无情绪与人性的理性判断能力,这些都让你不顾上头的反对,硬是利用自己的职权,撤销了军事法庭的诉讼,并且让Shaw的上司推荐她进入M.R.D.


 


 


面对着M.R.D.那些打打杀杀的任务,比起能力更为重要的是心理抗压性,而多数人在这方面都明显不足。而比起一般的反社会冲动且暴力的人格特质,Shaw更多的是理性、冷静与坚强。


也许不下几个月,她就可以成为一名中队长了。你自豪地想着,Shaw是个天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把你的战斗技巧融会贯通。无庸置疑,她是你教导过最得意的门生。


 


 


「那家伙跟我是同一种人。」


那个男人的笑声突然从你脑海里响起。


 


你的思绪不由得的回到19年前,Armand和Leyla死亡的那一天…


 


 


***


 


 


“Ready to roll? “


“After you.”


 


列车快速行驶过山崖边。


早就已经垂降在半空中的Root和Shaw算好时机,趁着行驶的列车通过时,从崖壁一跃而下。Root早已精準计算出了适合的高度与跳跃的角度,两人平安的著陆在车头的第一节车厢顶。


 


先一步潜伏进列车的Tomas和Martine大闹了整台列车,将兵力通通吸引到车厢末端几节。而落单的Lambert正是她们突袭的好机会。


 


 


 


“Lambert在第三车厢。”Root半蹲伏在车顶上,手扶著车厢顶,”从下面绕过,底下没人。”


 


将车顶的逃生门打开后,两人跳入了列车内,而Root的能力正常发挥作用,车厢内果然空无一人。


 


“妳这到底是什么能力?”面对Root的’全知全能’,百分之百命中的推测能力,这让Shaw不断有著不同的猜想。毕竟与Root执行任务多次,而她每一次的指令没有一次失準过。


 


“我以为妳知道。”Root俏皮的轻松回应,然而并没有明确回答Shaw的问题,领著Shaw穿过空无一人的第二节车厢。这节车厢并非乘客座位区,而是个货物车厢,偌大的空间内塞满了好几个铁箱。


 


 


“举好妳的枪,Sameen。”Root从腰带的枪套中抽出两把手枪,”待会进去后按照指令瞄準,以妳为基準点。”


 


“哼。不用指令,我也可以自己搞定。”Shaw从战术背带中抽出手枪,”不过,如果妳坚持。”


 


 


 


两人同时快步走进了第三节车厢。


 


“二点三十、十点零、五点负五十。”


 


跟Root合作也有段时间了,两点钟方向仰角30度、十点钟方向水平、五点钟方向俯角50度,Shaw精準的命中了随即出现在该位置的特种士兵。而Root则是边下着指令,边解决掉其他几名士兵。


 


“Take cover!”


两人躲在车厢座椅后方的同时,数发子弹精準的命中了刚才她们在的位置。


 


狭小的空间内展开了激烈的枪战,但持续的时间相当短暂,只见特种士兵一个个倒下,然而两人却毫发无损,不断向车厢尾前进。


 


 


“Lambert已经逃到第五车厢了,快追上。”当车厢内的敌人解决的差不多时,Root接续著命令著Shaw,同时跨步往前走,双枪犀利的射击处理掉了剩下的士兵。


 


就在这时,Shaw听见些微细小的齿轮声音从她们的背后传来,还有正前方细微的光影变化…


 


 


“趁现在没人,我们必须…”


“趴下!”


 


 


Shaw跑向Root的位置,伸手将前方的Root压倒在地。与此同时,一道光束直直命中了她们正前方,高温的热能将铁制的墙面烧出了一个洞,如果Shaw没及时反应的话,可能烧的就是Root的胸腔了。而这种攻击的破坏方式Shaw并不陌生,不如说,她最近才’有幸’被烧出一个大洞。


 


Shaw望向光束的来源,同时举起了自己的手枪瞄準。然而并不同于她的预期,Shaw并没有看见拿着「哨兵武器」的枪手,相对的,地面与墙面上有几个像是蜘蛛一样的黑色机器人,纤细的机械长脚、中间发着橘光的机身,小机器人将光源重新对準趴在地上的两人。


 


该死!


拦腰抱住了动作没那么迅速的Root,Shaw带着Root躲在椅背后方,试图远离它们狙射的枪口。


听见机器齿轮的声响,以及细微的金属碰撞声,Shaw知道这个地方不可久待,她必须赶快想出对策。


 


 


太奇怪了。


通常Shaw想到这一步之前,Root就已经告知她下一步该怎么做。正确来说,连刚才的暗算也不可能会发生,Root会早先一步告知Shaw。


 


 


“妳能力失常?怎么没有预测到对方的埋伏?”一向料事如神的Root竟然也会失算,这让Shaw忍不住调侃了她。


但Root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以更恶劣的调侃方式回应Shaw。


相对的,Shaw发现她置于Root腰间的左手不停地感受到身旁人儿的颤抖。


 


但还来不及问Root,「哨兵机器人」已经朝她们靠近,Shaw低下身体,朝着机器人的机身射击,但它们以敏捷的速度轻松躲过,同时以数发热能光束回击。




Shaw连忙带着Root逃离了第三车厢,而机器人也纷纷跟上。


 


 




(TBC -> CH3.3)

评论

热度(51)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