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Ch.2 (4)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


 


忽略了密闭空间内充斥著的血腥气味,孩童们隐忍的尖叫声,还有上臂椎心刺骨的痛楚,Shaw尝试让自己的意识保持清醒,指挥着身旁女孩的动作。


 


Wendy的脸色相当惨白,恐惧使她的身躯不断颤抖,连带影响了她的手,一个没注意,多余的动作让Shaw又吃痛的闷哼了一声。


 


 


“对…对不起…”Wendy的脸距离Shaw不到几寸,模糊迷濛的灰色双眼似乎快落下泪来,也许叫一个年仅七岁的女孩做这种事实在太强人所难。


 


“继续…我没事。”坚定的眼神示意著让Wendy继续,Shaw气喘吁吁的看着女孩,斗大的汗水从额头上滑落。Shaw的身体已渐渐失去血色,大汗淋漓让身上穿的皮制上衣紧紧黏在上身,密不透风的感觉相当难受。


 


 


 


只要有武器,就有办法逆转现在的颓势…


 


 


 


 


 








所以Root才在自己身上埋了一颗炸弹。


对Shaw来说,这是一场豪赌,以一条胳臂作为赌注,赌的是她对Root的了解与信任。


 


 


 


Wendy继续她手上的动作,伸进Shaw手臂内的是Wendy的食指,她用’指刀’把缝线划开,将手指探入缝合好的伤口内,努力地在手臂里探索,想将那颗微型炸弹取出。Wendy在自己的手臂里翻找了多久?十分钟?五十分钟?作为一名军人,Shaw的耐受力比起常人是相对好的,但让一个完全没有医学知识背景的小孩进行这项’拔除手术’…她已经痛到无法感受时间流逝的速度,只觉得这是场一点也不痛快的折磨,无论是对自己或是Wendy。


 


 


 


“我找到了!”Wendy感觉到手指圈住的圆球,激动地宣告著自己的成功。然而无法完全控制能力的她,却因为一时的兴奋,’指刀’又重新长出来,狠狠的划开了Shaw的肱动脉。鲜血从上臂喷洒出来,整个货柜内充斥著Shaw痛不欲生的嘶吼声。 


 


“抱歉!贝贝熊先生…”知道自己闯下大祸,Wendy抽出自己的手指,连带她找到的东西,结束了这场酷刑。


 


“妳找到什么…?”Shaw已经没有对Wendy发怒的力气,她忽略掉失力的左手臂,咬著牙问对方。Wendy摊开了染血的手掌心,里面有一颗正倒数计时著的金属圆球,上面黏著一颗迷你耳机。


 


 


“Wendy,先用胶带帮Grey止血,用力缠住她的手臂。”Sabo还在货柜的末端,一片黑暗中他只听得见Shaw愤怒的咆哮声,但空气中加重的血腥味却已经清楚解释前方发生的事情。


 


“先把耳机塞进耳朵。” Shaw的神情有些恍惚,大量失血让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但脑袋仍旧清晰。她知道自己身上什么通讯设备都没有,但是Root也不会没理由的把这颗耳机埋在她身体里。果然,当Wendy把耳机戴上自己耳朵时,从耳机的另一端,传来了那熟悉的甜腻声音。


 


 


“Hi,Sameen,到目前为止还喜欢吗?”


 


“喜欢个屁…。”Wendy正用力綑紧自己的左上臂,Shaw努力的压低音量,不想让示弱的声音从嘴角溢出,然而颤抖的嗓音还是出卖了自己,这让Shaw更加迁怒,”这就是妳说的有趣吗?”


 


“的确很有趣不是吗?对妳来说。” Root清铃一般的笑声从耳机传来,Shaw都可以想像她现在得瑟的表情。


Root说得很对,Shaw确实喜欢血腥和暴力带来的快感。


 


 


“別废话了,妳知道我们还有一颗定时炸弹吧。”看着上面的电子时钟只剩一分钟了,Root还是软声软语的轻松应对,Shaw并不感到意外。


 


“別急嘛。把炸弹放在Sabo背后手铐的缝隙里,妳带孩子们先退到角落。”


 


 


 


 


 


一切準备就绪,随计时归零的同时,强力的炸弹应声爆炸。爆炸的焰火炸开了Sabo背后的铁制巨型镣铐,剩余的热能与火光则完全被他坚实的背臂给阻隔吸收。Shaw看着爆炸的光影,不禁对Root放了多少火药感到惊讶。这种火药量如果不小心在人体内爆炸,一定必死无疑。


 


 


“让我帮妳,Grey。”眼前的Sabo已经完全挣脱束缚,他朝Shaw的方向过来。原先的巨型手臂已经缓缓没入他的躯干。除了背上鲜红的肌肉纹理外,眼前的男人与一般人无异。


 


透过Sabo的协助,Shaw总算脱离了束缚,她检查了自己的伤势。Wendy用胶带缠住的左臂已经完全无法动作,肌肉纤维在刚才的捣股中遭到破坏,整只左手算是毁了。Shaw以自己的经验判断,这样的伤势必会留下后遗症。


 


 


“所以现在要怎么做?”


“把那边的货物推开。”


 


 


果不其然,货柜底部有Shaw昨晚焊切的C字型切口,只需要适当使力就可以在底下轻松开一个洞。Sabo将底部踹开,总算看见外面的景色。货柜车仍然高速行驶著,柏油路面迅速的掠过他们的视线。


 


 


“Now what? Root?”


“听我的指令,先让Sabo抱着孩子们往洞口跳。”


“妳应该知道高速行驶的状况下,他们的脚会先断掉吧。”


“五十、四九、四八…”


 


听Root无视自己的抗议开始倒数,她只好把这荒谬的指令扔给Sabo。然而,Sabo却毫不迟疑地抱起所有孩子,态度简直就与Zoe如出一辙。


 


 


“你该不会也是…”


 


“Tomas Koroa,跟妳来这里的目的一样。”Tomas用他深邃的眼睛,刻意地盯着Shaw的双眼,对她展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我很期待妳的加入,Sameen。”


 


 


“三、二、一!” 


Root在最后倒数的同时,Shaw发现车子突然开始减速,就像是配合他们的行动一样。


 


“Jump!”


 


 


看着眼前跳下去的男子,Shaw好气又好笑地摇了摇头,所有的事情都如同Root的预测,没有半点失準。


 


“Sameen. Ready for another roll?”


 


 


 


 


 


 


 


 


 


趁货柜车又再一次减速,Shaw从车上纵身一跳,但并不像所想像的那样疼。Root显然是抓準了时机,在Shaw跳下去的那一瞬间,车底刚好经过了一个打开的水沟盖。精準的算好了时间差、距离甚至是作用力角度,Shaw落进地下水道的当下,正好被底下準备好的充气气垫床牢牢接住。


 


“Huh…”Shaw不敢置信的挑了挑眉,气垫床承受著她的重量往下陷,Shaw单手勉强撑起身体来,就看见Root站在气垫床的旁边。


 


“Having a great time? Sameen?”


“Shut up. You make me look like a crap.”


 


Shaw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惨不忍睹,她索性直接躺在气垫床上,也不想让Root又拿自己的外表开玩笑。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任务内容?別跟我说什么信任问题。”


“跟信任无关,知道越少越能够提升任务的成功率。”


 


听见对方毫不在乎的语气,而自己已经失去了一整只手臂。Shaw感受到全然的愤怒,她跳下气垫床,将Root压制在地下水道的水泥地板上。跨坐在她身上,Shaw的右手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Bull Shit! 妳的能力是什么?全知全能吗?妳知道今晚的破事可能会让那女孩一辈子有阴影!”






那也是我要背负的东西。”底下人的答案难得正经,Root维持著她一如既往的微笑表情,或者说,她笑的更绽了。”更何况,妳真的在意吗?”


 


“呿!”Shaw先是一楞,再来咋舌,她忿忿地放开了Root,失力的倚著墙席地而坐。伤口因为刚才的剧烈动作又再次裂开了,渗出的血完全沾湿了胶带,让它失去了止血的作用。


 


 


 


“那Hansan呢?还是给他逃了。”


 


“放心吧,Echo已经在港口等他,应该马上就会结束。”Root从地上爬起身来,从口袋拿出一条手帕,细心的擦著Shaw脸上的血汙。


 


“Zoe?” Shaw也懒得躲开Root,她毫不遮掩的翻了个白眼,”妳只派她一个人?”


 


 


“Sam,变种人的称号不见得就是他的能力…”


 


 


 


 


同一时间,新泽西纽约港。


NYPD得到线报,他们长年追查的人口走私集团今晚会在港口区出没。


 


但一抵达现场,却看见眼前不可思议的景象。


 


数量货柜车遭受外力而严重挤压,要不是上面贴着的广告还在,已经看不出原本的形状。走私集团的成员各个被五花大绑,身上尽是冻伤与电击灼伤的痕迹。


带队的小队长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眼前如同一团烂泥的男子是名变种人,他立刻联络了M.R.D.的人员前往支援。


 


 


***


 


 


蹲下,Joss。”


“Joss,三点钟方向。John,跳起来。”


六点钟方向,直接朝门把开枪。


“Zoe,正前方,10秒后引发爆炸。


 


 


跟著声音的指挥,你们躲避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偷袭,甚至解决了敌方的先锋部队。


站在你们后方的,是你刚刚救出的那个女孩 Root。你知道这只是个假名,她还没有信任你。


 


你和JossJohn会合的同时,敌方大量的增援部队已经迫近整栋实验设施,你们被强大的火力逼得节节败退,然而Root却在这时充分展现了自己的能力。尽管你什么也没有说,她知道你的能力,也知道JossJohn的。Root总是可以先一步告诉你们危险的逼近,冷静且準确地给予你们正确的指示,让你们可以更有效率的行动。


 


她是个特別的孩子,John的情报并不完整,你不知道眼前的瘦弱孩子过去究竟遭遇了什么,又拥有怎样的能力,也不知道她会出现在这个实验设施的原因。但你看过被关在牢笼里的她,她的脆弱、无助…还有怨怼。她终究是个孩子,你更坚定了想要带她逃离的心情。


 


 


带着残破不堪的JossJohn继续沿着通风管爬行。根据Root的说法,爬过这一段路后,你们就可以出这个研究设施了。


 


“Zoe”Root制止你继续前进,我们的正右方50公尺处还有一队部队,弄昏他们。


 


 


 


感受著空气中的压力,每一颗细微的空气分子,你的能力需要时间集成与感受。


将一氧化碳聚集在指定的空间内,你听见人群纷纷倒地不起的声响。计算了一下时间,你确定他们都已经昏厥。毕竟本意并不是杀人,而是要制止他们的行动,你将空间内的一氧化碳换回一般空气。


 


但当换气将结束时,眼前的女孩却突然有了动作。RootJoss不注意,夺走了她的手枪,往通风管的出口跑出去。


由于JossJohn都受了伤,你让他们先待在通风管,你马上追了上去。


 


 


 


 


Root拿着手枪,熟练的射杀倒在地上的部队


 


这个空间根本没有什么武装部队,而是这整栋研究设施的中心,地上倒臥著的都是些手无寸铁的研究人员。你看见空间内充斥著各种大大小小的萤幕,上头显示的是每一次的投药、模拟、刺激后的实验数据与纪录照片。


 


你在这里真正认识Root的能力,还有人类对她做的一切,直到枪声将你拉回现实,你马上出手制止她。


 


 


“Root, stop!”你拉住了Root的肩,发现这孩子虽然笑着处决地上的研究人员,肩膀却不由自主地颤抖著。


 


“Why?”Root转头,原本露出的笑容显得更加灿烂,她几枪解决了地上的人,颤抖著嗓音跟你说。你也看见这些研究成果了,他们又制造出了怎样的怪物。


 


“Root…”一时间,平常舌灿莲花的你却词穷了。你不知道究竟该安慰Root,还是该大声斥责她。


 


 


 


 


“Humans are just bad codes. Don’t you think?”


 


杀掉了最后一名研究人员,你看见眼前的Root真心地笑了出来。


 


 


 


***


 


 


 


当Shaw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最一开始的病房,她第一次见到Root的那间病房。


 


身上的夜店装扮已经被换成宽松的病服,左手则被打上石膏固定住。Shaw掀开衣服,发现身上大大小小的电击灼伤也已经被妥善处理并包扎好。虽然失血过多,但生命力顽强的她还是撑过去了。


注意到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东西束缚,Shaw知道Algernon的人总算愿意信任她了。


 


Shaw从病榻上起身,才注意到Gen趴臥在她的床边,似乎照顾自己照顾得相当疲惫,她浅浅的入眠,发出了细小的呼吸声。Shaw浅浅一笑,尽量不惊动到她…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不希望惊醒她后,又是缠著自己一片吵杂。


 


她伸出光裸的双足踏在白色的磁砖上,注意到床边的地板上有著极其可笑的白色毛绒兔子拖鞋,总比光脚好,Shaw还是将它穿上。被封死的窗户外是一片橙黄,时间已经接近傍晚。


看来她在地下水道昏倒后整整昏睡了一天。


 


走出病房外是一条长廊,窗户同样也被铁杆与木条封死。采光不佳,加上昏暗的灯光,给人一种鬼屋的错觉。不同于房间内纯白的装潢摆设,外边是斑驳的水泥地面与红砖瓦墙,天花板上裸露的生锈管线显示了屋龄的老旧。Shaw沿着长廊持续向下走,沿途经过好几间上锁的房间,来到长廊的末端,一个复古的铁灰色双开大门前。


 


用右手将厚重的铁门推开,里面是一个毫无遮蔽的开放式空间。同样的水泥地面和红砖墙,但是却被自由的划分成了好几区,客厅、厨房、拳击场…,应有尽有的家具摆设用的全都是最高级品。靠近建物门口的位置则是摆著多台高档轿车,还有一台黑色的重型机车。中央则摆著两台搭载着多个萤幕的高级电脑。


还有墙边那漂亮的武器橱柜,Shaw压制住了想要上前一探究竟的冲动。


 


这里应该就是Algernon的基地了。


她看见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Root和一名矮小的东洋男人坐在正中央的电脑前,鼓弄著什么东西。而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三个人,Zoe、Tomas…还有Watkins。


 


 


 


“果然妳也是吗?”Shaw看见这个自称国土安全局人员的金发女人倒是一点也不惊讶,她迳自走向前,坐在沙发空著的位置上,冷冷地瞧了她一眼。


 


“哼。”觉得眼前的人相当有趣,金发女子嘴角微微上扬,”什么时候注意到的?”


 


“妳的武器,明明擅用的是匕首。为什么坚持要用枪?”


 


“Martine Rousseau。”Martine将威士忌盛满眼前的空酒杯,递给了Shaw,露出高傲的笑容,”也可以叫我Raiden。”


 


 


“等等,Martine,她伤还没好,不能喝酒。”Root这时突然从沙发后面出现,夺走了Shaw的酒杯。


虽然Root说得一点也没错,但Shaw还是瞪了她一眼。


 


 


“所以这里是你们的基地?”Shaw将双手掛在椅背上,仰著头看着整个空间。这里看来就像是个废弃的工厂,至少上头的管线与斑驳的瓦墙说明了一切。然而这偌大的空间却应有尽有,”被带来这里,代表我正式被录用了?”


 


“正确。”


“没想过我不一定会加入你们吗?”


“决定权在妳,我们不会干涉。”


 


“Well…” 不知道哪来的鬼迷心窍,Shaw不甘愿地说出了她的回答。”I’m  in.” 


 


 


 


 


 


 


Algernon的成员不多,加上Root顶多就五人,如今多了两个新人加入,让原本空旷的空间显得更加热闹。夜间,七个人开了一场小型的宴会,庆祝新成员加入,以及这次的救援任务成功。Shaw只在旁边静静的听他们聊天,她发现这群人不仅仅只是工作上的伙伴,相对的,他们更像是一个家庭。


 


注意到Shaw站在墙边,Zoe拎着两杯香槟靠上前。


 


“他们都是同一个机构出来的,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都相当好。”Zoe将其中一个杯子递给她,”用这个解解馋吧。等伤好就可以喝酒了。”


 


“看的出来。”Shaw接过杯子,”Root是你们的头?”


 


“她的能力很特別,可以保护所有人免於危险。”Zoe轻饮了口香槟,”妳这两天所经历的,基本上也就是我们的运行模式。”


 


“连人肉炸弹也是?”


听见Shaw犀利的言论,Zoe勉强的苦笑了一声。


 


 


 


这次的任务到头来,其实Shaw什么也没做。逼走Hansan离开纽约的是Martine,解救车上人质的是Tomas,将港口区的走私集团一网打尽的是Zoe。Shaw在这次任务所做的一切根本可有可无,然而唯一一件无法被取代的事,就是手臂上的炸弹。


 


高强度的定时炸弹。即使Root一直在对Shaw下达指令,她却丝毫没有提到这个爆破计画。


打从一开始,Root就只是想把车上的Shaw炸死。把她当成人肉炸弹使用,送给Tomas脱离铁铐用。Shaw相信,就算自己真的在货柜中引爆,凭著Tomas那两条可以阻绝一切热能的手臂,也可以保护好车上的孩子。


 


而自己执行的那些任务,充其量只是Root给她保命用的’最后机会’,要不是自己的’绝对服从’,Shaw相信她会当场死在那台货柜车上。


 


 


 


“那疯子还会这样做吗?”


 


“我不清楚,下指令的是她。但我相信应该不会再做出更破格的事了,毕竟我们也缺人手。”


 


 


 


 


“Shaw!”Gen从派对的中心走出来,拉着Shaw的手,”我已经想好我的code name啰,妳要叫什么?”


 


“What?”


 


“代称啊,代称。就像是间谍出任务都有假名一样。”Shaw听见Gen的语调似乎有点晃晃然,不知道哪个白痴给她喝了酒,Shaw注意到Gen满脸通红。


 


这孩子喝酒就像是Oksana一样,酒量不好而且都会发酒疯。


Shaw想起了Oksana,还有她在夜店时,决心要向Gen'坦白'的那件事情。


 


她不知道这么做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但她选择相信眼前的Gen。


 


 


“Gen,我有话要跟妳说。”


 


 


 


(TBC -> CH3.1)


 



评论

热度(49)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