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Ch.5 (3)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这章节除了5-1外,几乎都是这个调调,写起来心情也跟著沉重了些。几乎没什么润饰,超级意识流,写写停停又写写,不知不觉一周又过去了。(抱头)




 [电梯楼]




***


 


1.      


被扯著上臂,连脚步也无法踏稳,几乎是被拖著前行。灼烧的刺痛感挥之不去,如同警讯不断刺激著所有感官。妳连自己昏了几次也记不清,连挣脱的力气也没有,只能放任眼前的陌生男人粗鲁的对待。意识恍惚间,唯一正常作用的五感也只剩听觉,却听见那些不堪入耳的嘲讽声音。


 


嘿,瞧瞧,我们有新住户。”


看看她,多瘦小。”


“10 bucks,猜猜mutie可以撑多久?”


“20刀,五天。”


我猜她连今晚都撑不过。”


对啊,光上标签就一副快死的样子…”


 


 


妳完全想不起来到这里的原因…不对,是痛得无法思考。胸口那又刺又烧又痒又烫又痛又刺又痒的感觉,妳的专注力几乎都在那上头,唯有迷濛的眼角余光还捕捉到了点画面。看不见尽头的纯白空间、穿着同样白袍的大人们,以及那一扇扇厚重的铁门。


 


 


“Get in there!”


 


妳连反应也来不及,对方就将妳硬生生的摔进房间,并用力关上铁门,妳就这么跌在没有铺设任何磁砖的冰冷水泥地面上。粗糙的地面狠狠锉过了妳的胸口,妳痛得几乎动弹不得。反射动作下,妳紧抓着被重重击打的胸口,剧痛却又再一次刺激著妳所有的感官,妳忍不住叫出声来,这才发现妳的嗓子有多么干涸,一丁点声音也发不出。


 


面朝地面,压迫感逼得妳喘不过气,用著最后一丝的力气,妳勉强地翻了个身。腥味没入了妳的鼻腔,才发现妳的上衣、手掌,还有干燥的水泥地面上都是血痕。妳扯著那如同破布一般的实验服,才发现妳胸前的惨不忍睹,凹陷崎岖不平的表面上,被烧得焦黑的表面仍然渗著血水。永久的伤痕上,烙印著丑陋歪斜的数字。


 


「41


 


 


妳別乱动。”


 


陌生的声音从身旁传出,同时扯住妳的两只手腕。妳往声音的方向看过,背光的她看不清脸庞,但可以从她飘逸的长卷发、身形判断出来是名跟妳差不多大的女孩。她抱着妳来到床上,同时将妳的两只手高举过头,绑在床头的铁栏杆上。


 


妳之后会感谢我的,再抓下去撑不过今晚。


 


发生了太多事情,虽然手腕相当不适,胸口也痛得快要炸开,但在接触床铺的瞬间,妳的眼皮再次沉重下来。对方坐在妳的床沿,将妳一头的乱发梳理整齐。


 


好好睡吧,我在这里。”


 


她抚平妳乱翘的长发,一手摊开被扔在床角的书,继续读了起来。妳的视线越来越涣散,就快要失去意识之前,妳勉强看见了封面的书名。


 


 


「Flowers for Algernon


 


 


 


 


2.      


铁串插入肩胛骨,异物没入身体带来的沉重。


水压让微血管爆裂,伴随着溺水的窒息感。


刨刀一次次刨过上腹,痛楚不断往上叠加。 


烧红的烙铁狠狠的辗过大腿。


毒药带来全身的过敏反应…


 


 


在这所全白的设施里,天天上演著这些看不见意义与目的的实验。那些自称科学家的心理变态,总是能拿捏好力度,让实验对象受尽折磨,又不至於死亡。而所谓的实验对象,充其量只是与妳年纪相同的孩子,有些熬不过折磨而发疯,有些产生了生理上的缺陷。你们被迫进行各种不人道的实验,日复一日从未停歇。


 


 


即使周遭的人以「41号」这冰冷的名称称呼,妳仍旧记得自己的名字。妳支撑下去的唯一动力,便是心里最在乎的那个人-「Ethan」。总有一天一定可以逃离这里,再见到自己的弟弟,这样的想法催眠著妳,让妳即便多么辛苦也咬牙撑过,把持住自我。当痛楚来临,妳强迫自己想着过去的生活。


 


母亲的苹果派,与她温暖的宠溺掌心。


Ethan与妳在小溪游玩的画面,以及他灿烂的笑容。


 


心中怀抱着那最后一丝的希望,不被惨烈的遭遇吞噬殆尽,妳忍受著。而提点妳这些的,则是她。


 


Hanna比妳大上几岁,是这个实验室最早的实验品,也是妳被抓来的第一天在身旁照顾妳的人。她鲜少提及自己,总是一人默默的照料著每个住在这里的孩子。对你们来说,她就是这不见天日的阴暗场所中,唯一温暖明亮,如同阳光般的存在。她充满自信,总是面带笑容,就算是实验过程里也从未示弱过;她有著她的自尊,有著不屈不挠的坚毅,总是激励着你们。


 


 


--妳为什么能那么坚强?


妳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她只是笑了笑,举起了手中那本翻到有些掉页的书本。这本书她总是不离身,从妳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就一直带在身上。


 


 


我有我的目标。”她这么回答妳,”我想要得到改变世界的能力,为我爱的人付出,所以再怎么苦也愿意坚持下去。”


 


 


 


3.      


越来越多的孩子无法承受,又一个冬季过去,实验设施只剩下妳和Hanna了。


这一天,实验设施来了多名访客。实验人员让妳和Hanna穿戴整齐,被带到他们的面前。


 


妳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


也许是因为先前的实验影响,几乎是感觉不到☆-4bo]※fan…来到了实验台上,妳和H×对面,bin%▼32


 


準备艾基特林,女O却#笑着。”


 


为愤Y☆#Hanna温2柔&会这么dea?超t她+死笑有:HF//c又意。


 


戒断反愿知D道电击,1。”


 


发>B5告T诉~&%~C她A在9E不会]断L、,妳;在TS该WMo却ment


什么都不G(住手啊、妳在,不\+想§N说,7沉沦↑↗。


整理E︿紊6乱<T的"moR?没ti有疯4就可N的痛O ;◎L作为?1…


別~o t-『/u说∩▼…去…


 


 


 


 


 


 


 


滚出去。


 


 


 


 


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


 


 


 


 


4.      


Harry的皇后和主教已经紧逼妳的国王,眼看整局棋局即将来到尾声。想找出任何一条可行的活路,但扰人的杂音却不断充斥在耳边。周末假日,妳和Harry坐在人潮众多的公园里,下着一局又一局的西洋棋,然而受到周遭群众的干扰,让妳难以发挥应有的水準与实力。


 


 


 


“Checkmate.”


第1028次败北,这个训练开始以来,妳从来就没有赢过对方,不禁让人感到怀疑自己的能力。


 


 


不要灰心,妳的确有充足的进步,比起最一开始的棋局,与妳对弈越来越有挑战性了。”


 


很好的安慰,Harry,你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导师。”妳将棋盘上的棋子一一摆回初始的位置,”你明明没有能力,却总是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只是经验与观察。举手投足、说话的语气和口吻、眼神、表情变化时产生的细微皱纹,最重要的,我对妳的了解,Root。”


 


 


你们相视而笑,无声的默契下,再一次的展开了第1029次的棋局。


 


 


 


 


 


 


 


 


 


现在这个时代,没有必要再逞兇斗狠。妳的过去已经包含了太多的苦痛,Root。没有必要再…”


 


Harry神情凝重的观察著妳的一举一动,他藏在背后的手不停颤抖著,脑里想的是要如何说服妳的话语。但显然,即便是最了解妳的Harry,在这一刻也词穷了。


 


我知道我说服不了妳,但这场斗争已经带走我们不少的朋友,是个人私心也好,我不希望再失去妳。”


 


你曾经告诉我,要找到一个目标。”


 


但这不代表将自己置身在危险中,我不知道Greer跟妳说了什么,妳也不能…”


 


我已经成年了,Harry。何况Doc.并没有说什么,我们只是有相同的共识。为了大部分人的权益,可以牺牲掉少数人的幸福。”


 


“Root,妳有妳自己的人生,不要被自己的过去所束缚,这不是妳的家人或是朋友希望看到的。”


 


很久以前,我就拋弃了自己的真名,但不是为了逃离这个残酷的世界,而是下定决心要反抗它。”


 


那尽头什么也不会剩下。”


 


即便是不得善终,是的,我还是会走上这条路。”


 


 


 


 


5.      


这里,就是我们改变世界的出发点。”


 


总算走到了这一步。妳看着眼前的建筑物,虽然只是坐落在布鲁克林,一栋不起眼的老旧仓库,却是你们未来将投入一切也必须完成的志业。它会是你们质问世界的起点,也是你们即将面临的所有挑战的开端,你们会捍卫著所坚信的事物,不计一切的达成该完成的目标,至死方休。


 


 


“Boss man,不打算帮我们的组织起一个名字吗?就像Brotherhood或X-Men那样响亮的名字。”


 


要干大事,就要有个好的「名目」…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Daizo,名目不是这样用的…”


 


 


妳听着他们之间的一搭一唱,与你有著相同的目的,志同道合的同伴们。


当然,比起他们的远大理想,妳的可能更为狭隘、更为简单。


 


“Algernon.”


 


“El… what?” “那是什么?”


 


那是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同样也拥有天选般的能力,他在有限的一生不断为这个世界付出,让世界更加美好…不觉得这跟我们很像吗?”


 


 


6.      


“Let go!” “Ethan!”


準备艾基特林,注射25毫升。”


戒断反应,準备电击,100、25。”


我想…我想成为…”


 


 


Be a good girl, Hanna.


 


 


在这不见天日的漆黑空间内,妳不知道睡了多久。


睁眼也是一片黑暗,醒著也是一片纷乱。


世界充斥著声音。


 


 


Be a good girl, Hanna.


 


妳不是Hanna


妳是谁?Hanna是谁?


 


 


 


Be a good girl, Hanna.


Be a good girl, Hanna.


Be a good girl, Hanna. 


 


这世界又再一次的吵杂,妳用力摀住双耳。


 


“Shut up! Shut up! Shut up! Shut up!”


“SHUT UP!”


 


 


 


亮光。


几个高大的人影冲了进来。


 


 


异物插进侧颈,妳的视野只剩一片空白。


模糊的人影把妳扔在床上,离开妳的世界。


 


在世界即将再次染黑之前,地上的一本书吸引了妳的注意力。


 


 


 


「Flowers for Algernon


 


 


我有我的目标。我想要得到改变世界的能力,为我爱的人付出,所以再怎么苦也愿意坚持下去。


专注在妳所爱的事物上,也许这会让妳好受一些。


总有一天,我们一定可以逃离这里。


 


 


 


我想成为变种人,拥有能力改变这个世界,因为这是她希望的。


 


 










 


 


 


O.N.E.的终极目标,是要制造出一名变种人,全知全能的神,可以掌握所有生命的先知。


 


这是由政府主导的计画-根源计画(Project: Root)。从世界各地网罗所有变种人的基因,以生技方式强行改造,注射入持有者的试验。持有者,对于那些持有变种基因,但也有可能是普通人的个体通称。为了实现这个计画,M.R.D.,政府直属的武力部队也涉入其中,带走那些被判定为失踪人口的持有者们,制造他们的死亡证明,作为实验白老鼠被带来这里。


 


 


这群实验人员称呼这为「最终的实验」。


 


做法很简单,让两名已经出现相同能力的受试者互相干扰彼此。


用物理方式刺激他们的感官,同时注射艾基特林,用毒药破坏他们的细胞后,再用辐射灯照射。


 


 


 


 


 






 


母亲递给女儿一本书。


 


成为一名变种人,妳得熬过那些实验,最终妳会成为我的骄傲,妳的能力可以改变这个世界,让这世界更美好。”


这本书是我对妳的期望,不要让我失望。”


 


“Be a good girl, Hanna.”


 


 


Hanna成了母亲野心之下的牺牲品。


不同于其他孩子,她并不是被强行带来的。


到头来呢?她自己比谁都瞭解,母亲真正的言下之意。


 


 


故事的主角同样有著能力,在有限的一生不断为这个世界付出…但最终只是泡影,她牺牲了一切,终究有谁看得见?又有谁知道? 


 


“Be a good girl, Hanna.”


 


这句话比起祝福,更像是诅咒。


最终,Hanna为了她自己的理想…死在实验台上。


 


 


讽刺的是,妳夺走了她梦寐以求的能力。


在她死前,妳听见她所有的懊悔、痛苦、怨怼,还有她对这世界的执著。


更可笑的是,当她死亡后,「母亲」出现在妳的面前,拉着妳的手,就像是展示一件成功的作品。


 


 


 


 


大量的讯息流进妳的脑海。


妳无法分类,无法仔细聆听,更无法思考。


 


滚出去。


 


 


 


 


於是妳崩溃了。


 


 


 


***


 


 


杂乱无章的记忆里,妳只能承受女孩的仇恨与苦难。最终,故事里的女孩舍弃掉了自己的名字,而这世上也再没有人知晓她的过往。


 


她花了大把的时间控制过於强大的能力,但也学会用笑容掩饰自己所有的情绪。她不善于说谎,但熟习如何利用人性控制周遭的每一个人。她狭隘目标的尽头,最终什么也不会剩下,但她隐藏了自己真实的目的,打着拯救同胞的旗帜不断朝自己的目标前进。


两条道路终究会合流。最终,她将独自一人面对过去的梦魇。


 


 


除了唯一的变量,是妳没有料想过的。 


就像是磁石般的吸引,即使知道她不会为了妳停留,也没有妳所期望的那种回馈。


 


妳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在她心里深处,声音微弱,仍有一丝在乎。


她用愤怒与嘲讽掩饰了自己的脆弱。她知道自己无法像一般人一样感受,於是选择掩饰与忽略。


 


这样的人,妳无可救药的选择了她。


就连妳自己也不清楚原因。


 


也许,与她温存的片刻,总是让妳变回那个女孩吧。


舍弃掉自己名字之前,天真无忧的女孩。


Hanna的朋友。Ethan的姐姐。妈妈的女儿。


 






那个作为Samantha Groves的自己。


 


 


***


 


 


“我睡了多久?”


 


一个漫长的梦境,几乎是把「她」的一生全部看得透彻,但也完全证明了自己作为变种人的身分。


 


“妳才刚躺下不到几分钟,Ms. Shaw。”然而,Harold的回答却出乎了她的意料,”看妳的反应,我想妳应该已经得到妳要的解答了。”


 


“Root说的没错,你真的会读心。”Shaw咕哝了几句,”经验和观察?”


 


“妳怎么知道?”


 


“你和Root总是在距离这两个街区不到的公园下西洋棋。她要自立门户时你还跟她吵了一架。” Shaw随口讲了几件事,”我想这就是我的能力,看见过去。”


 


“我很高兴我帮得上忙,Ms. Shaw。”Harry帮她摘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戴回去的仪器,同时也看到了Shaw此刻的眼神,”Oh, 我只是用这个测量妳的脑波,并没有用外力方式介入。”


 


“Fine.”


 


“不过,Ms. Shaw。”Harold将刚打印出的脑波纪录递给了Shaw,”虽然妳发动的时间并不长,依照这份纸本纪录看来,妳的能力并没有完全发挥,也许看见过去不是妳唯一的能力。但请记住刚才的感觉,记住妳想要使用能力的理由,这会是妳发动能力的关键。不能只用一些过度的情绪发动能力,而是要更加细腻却又明确的感受…”


 


 


「We’ve Got The Right To Choose And~」


 


Harold的手机铃声响起,听到这铃声,Shaw忍不住调侃起来。


 


“这不像是你会听的歌。”


 


“嗯咳。”Harold清了清喉咙,看了看手机的来电显示,表情略微惊讶,他刻意避开Shaw的目光,走到了房间的角落,”抱歉,但我现在有客人,你可以晚点…”


 


 


“现在不是时候!”电话另一端的音量盖过了Harold的声音,而听力敏锐的Shaw马上就听出了这是谁的声音。


 


 


 


 


 


“M.R.D.的人朝Algernon的据点过去了,你必须让所有人尽快撤离!”








(TBC -> CH5.4)





评论

热度(33)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