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Ch.5 (2)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电梯楼]






***


 


 


“嗨,Daizo。久违的外勤任务,一切都还好吗?”


 


就在Shaw她们离开后没隔多久,Daizo拎着一包纸袋回到了据点,才刚踏进室内就遇上了在一旁整理书架的Root。


 


“只是绕去下城区买早餐。”Daizo举起手中的纸袋,来自唐人街某间熟食店的熏牛肉三明治,一大早收到的临时任务,”Ms. Shaw呢?我以为这是要给她的。”


 


“喔,她没有跟你一起吗?”Root投给Daizo一个「我也不知道」的眼神,”我以为她跟著去了,毕竟那是她最爱吃的东西。”


 


“没有,今天的工作该怎么办?她应该要帮我整理文件的。”


 


“也许她晚点就回来了吧,我可以先帮你。”


 


 


认识Root也有几年,而她有多不善于说谎大家也都看在眼里,Daizo一眼就看穿了Root的谎言,但他也不至於那么不识趣的戳破。Root支开自己好让Ms. Shaw出门,如同往常一样,必定是有不可避免的理由。於是他转移话题。


 


“那这袋三明治怎么办?”


 


“也许你可以帮她吃掉。”


 


 


Daizo瞧了眼里头被称为三明治的东西。只是些微松开扭紧的纸袋,扑鼻而来的呛辣黄芥末味就逼得他快流下眼泪。Daizo擤了擤鼻子,将纸袋的开口扭得更紧。


 


面对身后一连串有趣的反应,Root只是背对着Daizo偷笑,同时感激著好友的不过问。回想起早上Sameen突然的要求,虽然并没有明说,Root也多少听见她内心的想法。


 


 


--果然还是想听妳亲口跟我说呢,Sameen。


 


 


 


***


 


 


 


“我跟妳十分相像,虽然有著特別的力量,但穷极一生也不知道自己是个变种人。”


 


顺着Greer的带领,Shaw才注意到她走进的秘门是个隐藏的私人电梯,而跟在身后的Grace和Harold也先后上了电梯。Harold将掌心按在墙面的扫描仪上,身分辨认成功后,电梯便开始缓缓下降,而Greer也继续说起自己的事。


 


“随着身边的人个个离我而去,我才发现自己拥有的力量,以及它带给我的永恒。眨眼间数百年过去,比起常人更加漫长的人生旅途,我有著比谁都还要丰富的见识,人们开始称呼我为「博士(Doc.)」。聚集在身边的同胞也越来越多,有的人寻求庇护,有的人想要掌握自己的力量,久而久之,Decima就这么诞生了。”


 


 


密闭空间随着惯性向上一震,Shaw知道他们来到了这栋建筑物的底层,停下后没隔多久电梯门也随之开启。


 


电梯外是间藏书丰富的典雅书房,内敛而低调的装潢摆设,搭配上温暖色调的柔和灯光,带给他人沉稳厚实的氛围。而在书房最显眼的位置,摆著张看起来就非常舒适的沙发躺椅。


 


 


“我以为我是来学习使用能力的。”看见房间的格局,Shaw马上就猜出了房间的用途,”你要我做心理谘商?”


 


“作为一名军人,妳有著非常好的观察力,Sameen。”Greer扬起笑容,脸上的褶子也堆叠得更厉害。


 


“Sameen?”有些受不了Greer套近乎的称呼,Shaw还是压住了自己的脾气,毕竟现在有求於人的是她。


 


“同样作为骄傲的变种人,Sameen,我们就是同胞。”


 


“Whatever.”总觉得在哪听过这种论调,Shaw毫不掩饰地在Greer面前翻了个白眼,”所以我只要躺在那,你一言我一句后就可以使用能力?”


 


 


“也许妳觉得这不切实际,Ms. Shaw。”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默默跟在身旁,静静聆听着的Harold总算开口。至少不用听Greer没有重点的废话,Shaw稍微松了口气。


 


“变种能力的展现,情绪佔了相当程度的比重。”Harold细心的向她解释著,”能力就像是身体的一部份,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就像常人活动他的手脚一样自在。当被愤怒占据理智时,就无法精準的控制力道;而紧急的状况产生,也会展现出比平时还强大的力量。事实面来说,多数的变种人都是在青少年时期觉醒。这让我想到,也许先弄清楚妳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些恶梦的?找出产生的起因,也许…”


 


“我以为我们讨论过,Harold。这类方法不‧适‧用‧於‧她。”Greer打断了Harold提出的看法,并一字一句的强调著这个重点,”一个有著反社会人格的人,这样的方法只是徒劳。应该要透过一些特殊手段,才有办法有效率地找出使用力量的契机。”


 


Greer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下一只圆环型的仪器,递给Shaw。


 


“这是Decima内部研发出来的脑波仪,可以侦测妳的脑部波动,妳躺在那张诊疗椅上,戴上这只仪器,而Grace会协助妳「进入状况」。”


 


“什么状况?”


 


“我的能力是催眠。”Grace接过Shaw的问题,”我会引导妳进入一定的状态,让妳更容易引出情绪,从中使用能力。”


 


“这方面我们才是专家。”将端头接上一旁的电脑,Greer充满自信的表态,”妳只需要放心交给我。”


 


 


***


 


 


 


 


 


不断的向下坠落,意识却格外的清晰。伸手不见五指,周遭一片宁静,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这片黑暗吞食。


一束暖橙色的光射入妳的视线,温暖的流动让妳逐渐感受到自己的身躯,紧绷的精神也逐渐缓和。顺着这股流窜在全身上下的流动,妳听见那一波接着一波的高频鸣音。


 


接着,不同于以往混杂著现实与虚幻,片段的影像在脑海中迅速的掠过,但每一帧画面却是格外的清晰。


 


 


 


金发的她坐在教室的一角,看着前方正在讲课的讲师,深深地打了个哈欠。


看着走廊外的植物盆栽发愣,直到Harold牵着另一个金发女孩走向教室门口。金发女孩好奇的停下脚步,观望着教室里的一举一动。教室的她可以清楚的看见对方颤抖的唇角,还有喃喃自语的神态。飘移的视线,莫名上扬的笑容…


 


癫狂,这是最适合形容那个女孩的形容词。正当妳別过头,寒冷的空气暴露在妳的肌肤表面,妳已经身处在漫天纷飞的大雪之中。


 




打着赤膊的男孩将身体抱得更紧,他坐在河堤边,身上披着张破毯子,带着毫无温度的眼神看着妳。狂风狠狠扫过,妳隐约看见藏在毯子下,那肉色鲜明的紧实手臂。


 


Tomas


妳的疑问并没有获得解答,就当妳眨眼的下一秒,妳又来到截然不同的地点。




 


亚裔的矮小青年站在人群的中央,他拿出相机,对着他正前方不到五十呎的高楼建筑物按下快门。探测器侦测到红外线,预藏好的炸弹也应声引爆。被这声音所震慑,行人纷纷朝着反方向四处逃窜,然而青年并没有离开自己的位置,更没有将埋在镜头后的眼睛挪开,连拍模式记录着所有的发生瞬间,妳看见他脸上露出的笑容,像是享受著自己的成果。


 


 


女孩的嘲笑声掩盖了连续爆炸的声响,顺着声音的位置,妳转向身后。


 


我不要跟她一起上课,她就是个疯子。”


 


“Martine,別这样,她跟我们一样都是家人。”


 


被称为Martine的金发女孩态度傲慢,她就坐在沙发上,以不屑的目光瞪着坐在她正对面的另一名金发女孩。看见对方同样盯着她,Martine作势的挥了下手,电光从她的掌心溢出,俨然是赤裸裸的威吓。


然而对方并没有任何反应,她只是用她那失焦的双眼凝望着,发白的苍白脸色更显得她像具行尸走肉。


 


妳只是虚张声势。”金发女孩沉寂了好一阵子,才默默地吐出这一句。突然,她的嘴角不断的上扬,就像是想把自己的脸给笑裂般,呈现出与刚才截然不同的反差,她带着一种轻快的语气说着,”比起妳的父母和哥哥,妳无法精準地控制自己的电力。喔,我想妳应该也挺在意的,所以才想要在学校有所表现。”


 


少啰嗦!”被金发女孩说中,Martine的脸瞬间胀红,”妳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金发女孩的笑容顿时失色,她又再一次的面无表情,”怎么知道……是怎么知道的呢…怎么知道……”


 


每说一次,女孩的头就不断向侧边一点,但随着说的次数渐增,她的声音也越来越颤抖。


 


怎么知道…我不想知道…我一点都不想听到啊!为什么要逼我?別说啊!別自作主张的告诉我啊!我根本就不想听见你们的声音…”


 


金发女孩反驳的声音越来越强烈,表情也越来越扭曲,她掩住双耳,指甲陷进肉里,双手抱头的她后脑勺抓破了皮,血液顺着金色的发丝流到肩颈。一旁的年轻红发女人搂住她孱弱的身躯,贴在她眉心的手则安稳住她不安的情绪。


 


“Ms.Rousseau,现在并不是一个适合的时间。”带着眼镜的男人挡在Martine和金发女孩之间,他试图安抚著被吓坏的Martine,”妳先回教室吧,Root不会有事的,我和Grace都在这里…”


 


 


 


 


 


 


 


 


“脑波强度还不够。”看着电脑显示的数据,Greer沉下了脸,”Grace,加强她的催眠,尽可能的让她的压力达临界值,现在的精神状态还太浅。”


 


“她不能再承受更多的催眠。”感受到掌心下紊乱的波动,Grace减弱了能力的施展,维持住了Shaw的催眠,”这已经是极限。”


 


Greer的神色一冷,笑容也从脸上消失,他敲了几下键盘后,走向躺在躺椅上的Shaw。伸手想要调整仪器上的旋钮时,他的上腕被紧紧握住。


 


 


“你可能会伤害到她,別这么做。” Harold制止了他的行为。


 


“老朋友,有时候就是得狠的下心,才能成就不凡的事。你也看见她的数值了,一旦觉醒,她的能力非同小可。”


 


“但是追求真理的途中,我们不能泯灭人性,这可能会让Ms. Shaw不愿意再…”


 


“最一开始她就说过,她想弄懂自己的能力,而协助她就是我们的责任。只要找到一个记忆点,她就有办法完全掌握自己的能力。”


 


“Greer,別这么做。迫使Ms. Shaw打开情绪,她就可能不是她自己了。”


 


Greer挣脱了Harold对他手腕的箝制,无视Harold的警告,他将Shaw头上仪器的旋钮逐渐拴紧。


伴随而来的,是诊疗椅上的人无法控制的怒号。


 


 


 


“啊啊啊啊啊啊!!!!!!!”


 


电流无情的刺激著受试物的大脑,诊疗椅上的Shaw开始无法自控的抽搐著,她用力的挣脱,本能地想甩开头顶上让她痛苦的来源。


 


 


“Greer!她的精神承受不住这么强烈的冲击!”


 


“够了!这不是我们该做的!”


 


“就快了,只要再一下子,她就能…”


 


 


 


哑然失声。


失去所有抵抗的力量,躺在诊疗椅上的身躯停止了颤动。


观测的数据也随着Shaw的平复,完全失去信号而无法量测。


 


 


 


 


 


 


 


 


Greer是怎么说的…


透过催眠找到最熟悉的情绪,逐渐增强感受的同时,就可以找到力量使用的契机。


那为什么,无数繁复的画面掠过之后,妳的心中仍然只有空洞? 


 


什么也不剩。什么感觉都没有。


就像是陷入长眠,处在寂静的世界中,周围空无一物。


 


 


妳想起来了,就是因为无法体会常人的情感,妳才有办法将每件事物都放在天平之上取舍。


常人习以为常的良知、影响决断的情感都无法套用在妳的身上,不管是军中那些称兄道弟的同袍、衣食无缺的稳定生活,只要是天秤的另一端足以满足妳的欲望、妳的所求,妳都能够轻易的舍去,而不会有任何的动摇。


 


这造就了妳在关键时刻,往往做得到別人做不到的事。


这造就了妳的强大。


 






就像是顺从本能而生的野兽,渴望着刺激与鲜血。


 


 


 


 


 


***


 


 


手上湿黏的触感让晕厥的Shaw逐渐清醒,发现自己还躺在那张诊疗椅上,只是周遭的人都不见踪影。湿漉漉的温热触感碰触了她的手,刺刺的感觉、温润且带有温度的软肉…那是舌头。Shaw将视线移到她的手上。


 


“Good boy,你怎么会在这里?”见到他真是又惊又喜,Shaw从诊疗椅上起身,宠溺的挠了挠她身边的他:一只挺拔精练的马里努阿犬。意外的,他相当与Shaw亲近,就像是见到好久不见的老友一般。Shaw不禁想起大学时期,她也曾经从外头带回来过一只马里努阿犬。


 


 


 


“没错,Ms. Shaw,他是Bear,妳大学时期曾经照顾过的幼犬。”Harold从一旁的隔间走了出来,手上还端着两个杯子,”喝点,可以舒缓心神。”


 


“Oksana托你照顾的?” Shaw接过Harold手中的热茶。见到Bear,Oksana与Decima的关系几乎是呼之欲出,”Oksana也是Decima的协助者?”


 


其实今早见到Greer,Shaw就多少猜到了她的养母与这个组织密不可分的关系。




Oksana是一名专跑变种人权益的人权记者,又跟Greer是深交多年的好友,而Arthur的人工智慧也将长相神似於Oksana的Gen误认为「Ms. Shaw」,加上Bear也出现在这里,种种迹象已经完全验证了这项事实。


 


“是的,直到三年前。”也就是Shaw加入M.R.D.的时候。Harold不禁低下了头,”我很抱歉,当她有危难的时候,我们却来不及协助她。”


 


“不,那件事我也有责任。”Shaw別过头,”我昏了多久?”


 


“两个多小时。现在已经是下午1点36分。”


 


 


 


 


“果然失败了吗?”两人沉默了一阵子后,Shaw冷哼一声,”你不打算问我刚才梦见什么吗?”


 


“就算妳看到什么,我也不认为那是正确的。Greer的作法只是让妳强迫专注在一个点,没有办法感受到全面。”


 


“但也没任何作用。”听见Harold的说法,Shaw忍不住自嘲,”到头来还是一场空,感受不到就是感受不到,我看到的也只是梦境而已。”


 


“或许吧,可能妳没有能力。”Harold语气坚定地反驳了她,”但我不认为妳完全没有感受。”


 


“怎么?现在要开始心理咨询吗?省点力气吧,催眠和外部刺激都没有办法的东西,你要怎么只靠言语就找出…”


 


“如果跟妳说的一样,这一切只是梦境的话,为什么妳要在意这是不是能力?如果只是恶梦,如果不是现实。为什么要专程来到这里,甚至愿意让我们这些外人窥探妳的内心?”


 


Harold的这一席话让Shaw沉思,她回想起今天早上看见的幻象。


 


 


 


 


匣门即将闭合之前,妳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活下去。」


 


这句话是妳最后的希望,却让她的余生背负着诅咒的枷锁。


妳看见她的余生被噩梦所缠绕着,站在海崖的一端,不断望向妳所葬生的海洋。


她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妳的名字,接近癫狂的大笑。


直至遥远的未来…


 


 


 


 


“看来妳找到属于妳的专注点了,直面那个瞬间,不要逃避或是否认,那就是妳发动能力的关键。”


 


Harold的声音从远方传来,但妳完全不在意。


意识开始跟著模糊,妳又再一次的陷入了深沉的梦境之中。










(TBC -> CH5.3)





评论

热度(42)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