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Ch.6 (1)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电梯楼]




***


 


 


「如果你刚转台过来,breaking news。中央车站西门就在刚才发生严重的气爆事故,警消人员正赶往现场,死伤难以估计…」


 


「日前纽约市发生一连串的随机伤害案件,警方宣布有了重大突破。根据多名目击证人指出,涉案嫌疑人疑似精神异常,身著一身银色盔甲行凶,由于辨识度高,也让警方根据现场目击证人的…」


 


「最新消息,飞往伦敦的纽约航空N355号航班出现明显的发动机故障,塔台疑似遭到不明人士的网路攻击。就在刚刚传来好消息,在盘旋了43分钟后,飞行员目前已经顺利的将飞机迫降在曼哈顿河,将由本台记者Rick West从现场发来报导…」


 


「白宫官员声称,近日一连串的攻击事件与突发性的伤害案件,是激进变种人所为,但也有部分少数民间团体反驳,表示这是不实的阴谋论…」


 


 








媒体报导著一则又一则的负面消息,连带让看新闻的人心情也跟著大受影响。将屏幕的画面转黑,Zoe转头望向窗外。45层楼的高度,只能看见如同蝼蚁般来来往往的黑点,照样过着他们平凡却又充实的生活,而不受到这躁动的社会氛围影响。


 


 


据点被侵入的状况下,Algernon的众人只能暂时留守Decima的大楼。


三周前的事件让他们失去的太多,虽然顺利的把Root给救回来,但时过境迁,许多事情也跟著改变。


 


 


最明显的,便是已经彻底执行的「哨兵计画」。Samaritan,利用Gen和Claire的基因创造出来的人工智慧生命体,拥有无法被破坏的身体、高度智能的人工智慧,以及可随意使用出的各种变种能力。如同Zoe和Root一直以来所惧怕的,Samaritan成了「变种人」最大的威吓…甚至成了「一般人」的威胁。只有短短三周,层出不穷、「不分人种」的一连串攻击事件,不断暴露自身存在的同时,Samaritan对人类社会带来了无法阻挡的伤害。


 


然而,不管是白宫或是军方,至今仍没有任何正面回应。Control指使Samaritan这样做的用意,没有人能够看透。


 


床边的心电图仍然维持著低频率的起伏,但昏睡的人似乎没有清醒的意思。当下为了拯救同伴,Daizo选择了只有他才做得到的营救方式:将自己的意识投入特制的子弹,透过外部入侵达成短暂控制Samaritan。结果如同预期,他成功的阻碍了Samaritan对同伴的赶尽杀绝,却再也没有醒来过,只剩下身体还维持著基本的生理机能。


 


 


 


但最让Zoe担心的是Root的状况。


被切掉听骨的她在休养几天后便开始协助Decima的工作,到各地支援其他受Samaritan迫害的变种人或团体。没有工作的时候,她几乎都待在医护室的病榻前,守在Daizo和Shaw的身边,不发一语、双眼失神,几乎是拒绝了绝大多数来自外界的接触。


现在的Root就像是Zoe第一次遇到她一样,混乱、脆弱、失衡。


 


 


“Zoe.”


 


熟悉的声音唤著她的名字,Reese来到了医护室,身上还扛着个人。


 


“John.”对方在M.R.D.臥底了许多年,这让猛然一瞥的Zoe还是有些不习惯,毕竟好几年来他们一直都是敌人的立场。但心情才刚平静下,看到Reese身上扛着的Shaw时,原先平复的心境又再次上扬,”喔,你最好赶快把Shaw放下来,Grace可不喜欢看到这个画面。”


 


“她说的对,John,快放我下来。”


 


“妳真是我见过最有行动力的伤患,Shaw。”John揶揄了几句,他知道凭Shaw的伤势(和身高)是无法反抗的,”照理来说妳的伤根本不可能下床走动,妳是怎么跑到外面的?”


 


“你总不能指望我一整天都躺在那,什么也不干吧。”


 


遭遇Samaritan后,伤势最严重的就是差点被打成残疾的Shaw。除了右肩与左腿骨折外,胸骨与肋骨各断了几根,脏器严重破裂产生的内出血,这些伤势照常理来说应该是短期内都无法自由行走的。


 


“Root呢?”双脚重新回到地面,Shaw扶著床沿,一边问著几十分钟前还在这里的人。


 


“Harry把她带走了,她需要散散心。”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是一团糟。”Zoe摇了摇头,对Reese和Shaw说,”在这基地,应该没有人比你们更懂M.R.D.的行动模式。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不是我的直属上司,关于她的传言也是毁誉参半。”Shaw努了努嘴,”要我说?那女人就是个疯子。”


 


“我怎么以前好像也听过类似的话。”Zoe意有所指的隐喻,让Shaw毫不吝啬的翻了个又大又精準的白眼。


 


“但这一系列的事情不像是Control会做的事。她是心狠,但所有行事的目的都是为了国家。”Reese提出他这几年在Control身边观察到的,”方法可能偏颇,但Samaritan近日的行动已经完全折损了白宫的形象,不太像是Control…”


 


 


 


“因为没有人这样命令他。”站在医护室门口的Claire打断众人的言论,跟在她身后的是Martine和Harold,以及站在两人身后,憔悴面容上挂着难看笑容的Root。


 


“我找到Daizo了。”


 


 


 


 


 


 


 


 


“虽然花了点时间,我想既然对方利用烧坏的主机板重新复制了Arthur大叔的Samaritan,我也有办法做到一样的事。”


 


一群人围在狭窄的医护室内,看着Claire和Tomas搬进一台又一台的仪器。电源重启的同时,高频率的爆音震裂了玻璃的落地窗,Claire赶紧将旋钮转到另一端。


 


“技术问题。”Claire尴尬的看着其他人的神情,尤其是Shaw因为高频音而扭曲微恙的脸,让她咽了口口水,”这一次不会出错了。”


 


 


 


 


虽然失败了一次,Claire还是那名为Ghost的天才骇客。


这一次,她成功了。


 


 


“听得到吗?我…”熟悉的声音透过扩音器传进室内,但在声音主人打算表明身分之前,大家就已经听出是谁。


 


“Daizo!” “Taisa?” “这是怎么回事?”


 


声音的主人的确是他们所熟知的Daizo,但Daizo的身体同样也躺在那儿一动也不动。看出了大家心中的疑惑,Claire尝试用浅显易懂的方式解释清楚。


 


“离开德国时,我偷偷带走了一块Samaritan的硬体…那毕竟是Arthur大叔的杰作,我不希望他就待在烧毁的废墟中腐朽。”Claire回想起当时的心境,也许当下她并没有想那么多,却意外的透过这救了Daizo,”几周前我开始尝试侵入式的网路连接,透过Samaritan本来的数据序列作为钥匙,打破了对方的防火墙。”


 


“所以有办法控制哨兵…”Martine的问题还没问完,就Claire硬生生的被截断。


 


“没有办法,他马上就注意到我的侵入,光是把Daizo救出来就已经是极限。”


 


“但连接过程中产生中断,传导并不完全。”扩音器传来了Daizo的声音,”我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导出对你们最有帮助的情报。”


 


“你的意思是?”Greer冷静的询问著。


 


“「一部分的我」还被Samaritan囚禁著。”


 


“如果现在就把Mr. Tatsuro移转回他自己的身体里,我们无法确认这对他来说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这太科幻了…” “这就是变种人能力有趣的地方。” “倒像是喝醉时的醉言醉语。”


 


 


“Daizo.”各种意见声四起,让Shaw加大音量,把讨论的话题拉回到最重要的地方,”什么是「有帮助的情报」?”


 


“Samaritan近日来的行动都不是任何人的命令。”Daizo说明着他在Samaritan里看到的一切,” 他最后收到的指令是在三周前,由Control亲自下令,要他歼灭所有的变种人。”


 


“所以你是指他最近的动作都是自己的独断?跟M.R.D.或Control没有绝对关联?”


 


“不,Samaritan的确完美的执行了Control下达的指令,只是他的认知与Control有著极大的差异。”Daizo停了几秒,直接一语道出重点,” Control死了,而M.R.D.也被瓦解。”


 


 


 


“什么?!”


 


长期与变种人敌对的组织,竟然这么轻易的被摧毁,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Shaw的脑海中却浮现出她先前看到的那些画面,这让她不自觉的望向正前方的Root。站在Root的身后,Shaw无法看到她此刻的表情,但Root的反应却显得非常平淡,没有一丝惊呼,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站著,仿佛游魂一般。


 




“解释清楚!Mahoney!”当中反应最强烈的就是Greer和Reese了,被他们的语气给震慑,这让Claire迅速的吐出了接下的话。


 


“Samaritan把所有的人类都判定成「可能突变的变种人」…毕竟以生物学与进化论来看,演化本来就是不断的突变。”


 


“白宫那边也很紧张,他们只能让O.N.E.做到牵制的动作,尽可能慢下Samaritan的脚步,但能力还是有限。Samaritan已经控制了M.R.D.底下所有的哨兵机器人,并且掌控了他自己的外部硬体。”


 


“Great.”Shaw冷哼了一声,”完全自由、不受控制的人工智慧,以及他底下的机器人大军,这听起来有点网路末日天启的感觉。


 


“妳还笑得出来?他是我们的敌人。”Martine回想起几周前的那场战斗,Shaw应该是最能体会他的强大的人,”随时就能使出与我们相克的变种能力,还有打不坏的躯壳。如果对象是电脑,可能还简单不少…”


 


 


“外部硬体。”突然,只是一直默默在旁听着的Root发了声。


 


“Mr. Tatsuro.” 听见Root的提醒,Harold脑中有了新的想法,”你提到的外部硬体。那是云端资料库吗?占比多少?


 


“什么意思?”


 


“Harold你真是天才!”被Harold一语点醒,Claire向其他人解释,”简单来说,那就是Samaritan的大脑。如果能够骇入,可能可以瘫痪他的行动。”


 


“也就是他的弱点,对吧?”


 


“他的外部硬体储存在O.N.E.的一间海底实验室里,但是那边戒备重重。”Daizo分析著局势,继续吐露出了不利的消息,”Samaritan几乎是让他手下的哨兵机器人都守在那个地方。况且根据他目前的运算反应速度,就算是植入木马,也只能让他的云端运算停止短时间的活动。”


 


“但还是有反击的机会吧,可能性不全然是0。”


 


”只剩那个钒金外壳…”


 


“关于外壳,我想我有方法。”Claire从箱子里找出了另一个铁盒,”其实这几个月,我都在研究Arthur留下来的东西,刚好基地里也有素材。”Claire将铁盒里的东西取出,是两把匕首、一把手枪,和好几枚形状特別的尖锐子弹。


 


“这些是我用钒金原石合成出的武器,除非O.N.E.有找出比大叔的方法更有效率的合成方式,否则这些武器应该伤得了他。”


 


 


 


 


周遭的讨论持续进行著,总算是在一片黑雾中找出了前行的方向。但Shaw的心已经不在接下来的任务上,她望向不知何时已经躲在人群中最后面的Root。


 


 


***


 


 


寂静无人的深山地带,震耳欲聋的引擎声显得格外的明显,优雅的黑色弧线划过山林之间。重型机车穿过了树林、越过了土丘,最后停驶在一栋废弃的小木屋前。


 


“妳还好吗?”Root摘下了头上的安全帽,并不急着下车,而是关心起她身后的Shaw。毕竟Shaw的身上还带着重伤,体力不支,就连走路都有些不稳了,但还是坚持让Root带她来到这个地方。


 


 


Shaw只是挥了挥手,逞强的跨下机车,扶著Root的肩维持重心。


 


Sourland Mt.,Shaw不顾Samaritan的威胁也要来的地方。八个月前,Root就是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了Gen,以及当时昏迷著的Shaw。这里也是Shaw和Gen的母亲--Oksana丧命的地方。Root并不清楚Shaw前来这里的原因,但她也没有读取Shaw的心声。


正确来说,自从从Control口中听到了Ethan的死讯后,Root就无法像过去那般随心所欲的使用能力了。




这几年她不断的欺骗自己,为了复仇拋下一切,为了目的放弃所有。但最终到头来,所有的行动在一瞬间成了徒劳。Root只是逃避著她自己真实的情感,她得不到她真正想要的事物,而且蒙蔽著内心伤害了许多的人。


 


简直验证了Harry常常说的话:使用能力需要透过情感,所爱的人、所喜欢的事物、想要守护重要事物的决心,这些就是最为强大的力量。


然而如今的Root已经什么也不剩…


 


 


 


 


“嘿。”


 


见Root又失了神,Shaw高举右手在她的眼前挥舞着,试图将Root唤醒。但拉高的姿势却又再次伤到胸口,痛得让Shaw的脸扭曲成一团,抱着胸呜鸣,变相的让Root回了神。


 


 


“妳太勉强自己了。”Root的手伸向了Shaw,这一次Shaw没有逞强或是拒绝,任由她搀扶著自己。


 


“有东西要给妳看。”冷冷地扔出了这句,Shaw举起手,指向废弃的小木屋门口,”带我进去。”


 


 


 


八个月前发生的事,仿佛已经过了数年。小木屋在那场惨烈的战事过后,仅仅只被封锁了几天。M.R.D.的事后完善做的很好,除了地上少许遗漏的血迹外,已经完全看不出当时的惨况。


 


“Oksana已经…”


 


“我知道。”Shaw打断了Root的话,”她是变种人的直系血亲,会被带到实验室。”


 


冷冷地表示,语气虽是满满的不关心,但当Root牵着Shaw经过客厅时,Shaw却停下了脚步。


 


 


要加入吗?”Oksana10岁外表的Gen互相拥抱着,同时转头问向Shaw


 


 


 


“Sameen?”


 


“妳先上去阁楼。”


 


 


 


 


Root在地上找了只废弃的木条给Shaw充当拐杖后,便爬上了有些损毁的木制楼梯。阁楼里是个完全没有墙壁阻隔的全开放式空间,少量的家具上布满了厚厚的一层灰,看的出来这里的住户已经离开很久。Root不懂Shaw坚持她上来的理由,如果只是为了悼念Oksana支开她,那大可可以让自己在外头等她。


 


於是Root漫无目的的在阁楼乱晃,直到看见窗边画架上的画作时,一股寒意猛然袭来。


 


 


上面有著幅简单的油画,是张写实的人物画像。金发的女孩笑得开怀,抱着一叠厚重的书本看向远方,身上穿着的是女孩最喜欢的格子衬衫…Root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幅画像里的主角就是年幼的自己…看到画作右下角的署名,Root瞬间红了眼眶。


 


上面是她母亲的名字,笔迹也是母亲的亲手笔迹,更重要的是署名的日期。


 


 


 


“这里是Louise Groves的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Root的身后,Shaw的手抚上了Root单薄的背,”那个圣诞夜后,她并没有死。”


 


“Sa…我…”心情处在一种混乱的阶段,Root连完整的词都说不出来。一方面,得知母亲仍活着的消息让她既是感动又是错愕,湧上的情感让她想继续问下去,却又对Shaw拥有的资讯感到畏惧。就像是潘朵拉的盒子,妳无法得知里面的东西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我是个变种人。”看着Root难得的惊慌,Shaw叹了口气,直接切入主题,”我可以看见一个人的过去。也看到了妳的,Samantha。”


 


 


咚。


也许是太久没有人这样称呼她,Root再也无法支撑住脚步,她跌坐在地上,迷濛湿润的双眼已经让她完全看不见Shaw的表情。


 


“Louise并没有死,而M.R.D.伪造了妳和Ethan的死讯。”Shaw回忆著她最近几次看到的画面,”在无法承受的状况下她崩溃了,隐居在这间小木屋。Oksana偶然来到这里做采访,而透过她的过去,我看到了Louise的生活。”


 


“她…还在吗?”


 


“直到五年前,她的旧伤复发,行走不再那么方便后。Oksana帮她找了间不错的疗养院,我让Claire查过,她现在还住在那里。妳想的话,待会我们可以顺道绕过去那里看看,她就住在费城。”


 


 


听到这些话后,Root再也无法隐忍。她抱着膝开始流泪,热泪止不住的溃堤。


她总算清楚Shaw带她来这里的目的。即使不顾危险,Shaw也希望Root能振作起来,不要再为Ethan的死而裹足不前。


 


 


“…Ethan也是,他的死讯可能只是Control的片面之词,妳没必要放在心上。”安慰人并不是她会做的事,但Shaw还是扔下拐杖、缓缓蹲下,握住了Root的手。


 


像是透过掌心传达能量般,她紧紧握住了Root的手。


 


 


“我无法感受妳的感觉,能为妳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不要放弃生存,那是对需要妳的人的一种亵渎。”


 


 


 


 


 


 


 


 


 


 


 


 


“妳确定不去看妳妈?”


 


“这么急着见家长啊?Sameen。”


 


 


Root不合时宜的调情又再次出现,这让Shaw的心情既是复杂。一方面找回本来的Root让她松了口气,但要不是因为身上的伤,她可真想狠狠揍Root一拳。


 


 


“至少等末日天启结束后。”毕竟心里充满感激,Root收回了那玩味的态度,”我不想让她担心。”


 


“妳知道,如果妳这时候要逃,没有人会说什么。”


 


“但是我的朋友、我的生活都在那里。”Root的语气不像是勉强,她下定了决心,”如果无法拯救世界,要怎么享受它呢?”


 


“哼。”听到Root的话,Shaw忍不住笑出了声,”该回去了,否则Harold他们又要开始喋喋不休。”


 


 


 


“在这之前,妳不想谈谈吗?”


 


“谈什么?”


 


“为什么妳那么抗拒谈论感情呢?”


 


“感情?我反社会,我没感情。”


 


“但妳却带我来这里。”


 


“也许我只是需要个一起出任务的同伴,而妳是个很好的同伴。”


 


“妳并不是妳想的那样,总有一天妳会明白的。”


 


“好吧,也许某一天。”


 


“Maybe someday?”


 


“Maybe someday.”


 


 


 


 


跨上了机车,两人抱持著不同的心情离开了山区。再过不久,她们即将遭遇最为严酷的恶战。


 


 


 


 


除了Louise的画面外,Shaw还看到了其他的东西。


她必须要做出抉择。


 


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


 




(TBC -> CH6.2)


 




***


 


 


 


怎么说呢…基本上这一系列文同序章所言,还是走考据风格的。一切的故事发展都尽可能的合情合理,并适时的致敬。因此Samaritan会变成这样完全不意外,就是照着本传电影「逆转未来」的剧情发展。


 


下一章就是分歧点,预计再三个章节便可以正式掛上完结二字,算一算时间,从今年五月底开始连载,到现在也已经半年。之后还会继续写文吗?目前没有太多想法,只确定未来不会再写长篇文章。耗时太多加圈子渐冷,写的过程中常常会失去热情或灵感,不如短篇脑洞来的适合。


 


感谢这七个月来一路伴我成长的各位,在这丟出预告,下一章真的非常重要,请千万別错过!


 



评论

热度(59)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