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Ch.4 (3)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电梯楼]






***


 


 


妳睁开眼睛。


 


不同于以往,这一次「妳」明确的察觉到了。


现在是场梦境,妳并不是「妳」。


 


五感所感受到的,脑袋所思考的,那些都是真真确确的属于妳。


但「妳」不是这个人,即使「妳」一再的体验妳现在所经历的真实。


 


 




 


妳尝试支起身子,但腿上的重量让妳停下动作。


Sam枕在妳的大腿上,头上缠著的纱布’又’有些出血。她的额头被铁锹击中,虽然有做些紧急处置,但她需要医生,她的伤口需要缝合。


 


妳有些不忍,做母亲的到这个紧要关头都无法好好照顾自己的女儿,这让妳眼眶有些发热。妳抚摸着Sam的金色发丝,轻柔的顺着她的头发。妳看着Sam白皙的脸蛋,因为疼痛而紧皱在一起的眉心。她只有11岁,但却坚强的不像个孩子,甚至都没有哭泣,只为了不让弟弟担心。


 


 


 


「妳」觉得在哪里看过这个女孩。


 


 


 


怎么了?Ethan,睡不着吗?” 感受到身旁的温度与重量,妳伸手搂住了他,将他环抱在怀里,”赶快睡吧,明天还要继续赶路。”


 


我不懂。”妳听见儿子怯懦的语气,早些时间发生的事情让他几乎失控了,之后就像是洩了气的气球动弹不得,”为什么大家那么害怕?我只是想救人,是因为我跟其他人不一样吗?”


 


你喜欢你的能力吗?”


 


恩。可是它害Samantha受伤了,我…”


 


恩恩,错啰。”妳宠溺的轻拍著他的头,”不是你的能力害的,是那些攻击你们的人。”


 


但是…他们不是坏人啊,村里的那些叔叔他们…”Ethan支支吾吾的说着,”这是我的错吧,因为我…”


 


他们不了解你,Ethan。你的能力不可怕,你也不可怕,只是他们先入为主的攻击你,你不用自责。”


 


要是我没有逞强就好了…隐藏好能力的话,就不会害妈妈和Sam也要一起逃跑…”


 


 


“Ethan,没有这个能力,你今天就没有办法拯救那么多的生命。你是个天赋异禀(gifted)的孩子,不要把这些负担(burden)当作是否决自己的理由。”


 


 


***


 


 


喀擦。


门锁顺利的被解开,Shaw跟著Root走进了漆黑的房间内。即使她们闯入的建筑物内人潮众多,但透过Root的读心能力,她们还是一一避过了人群,最终来到了地下室的这个位置。


 


“我看不到任何东西。”Shaw话刚说完,Root就打开了房间的电灯。依据四周众多的铁柜和长木椅判断,这里应该是间更衣室。


 


“穿上这个。”Root丟给Shaw一袋衣服,”妳需要换身衣服。”


 


虽然还搞不清楚要做什么,但Shaw可十分乐意换下衣服,毕竟身上穿着的还是那沾满垃圾残渣的连身工作服。Shaw拉下拉鍊,脱下上半身套著的工作服并让它自然地垂掛在腰间,里面只穿了件黑色的无袖背心。






就在这时候,她发现Root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怎样?有看到喜欢的吗?”Shaw翻了个白眼,眼前的Root仍然是早上的观光客装扮,简单的深色雪纺上衣、牛仔长裤及深灰色羊毛呢大衣,”妳不用换装吗?”


 


“不用,伪装是妳的工作。”Root拿出了手机,正当Shaw还在想她要做什么的时候,Root对着Shaw按下了快门。突如其来的举动让Shaw愣住了,而抢在她反应之前,Root解释道,”职员证需要照片。”


 


 


Shaw翻了个白眼,转过身继续换装,她注意到Root扔给她的袋子里的衣服:黑色的直条纹西装背心、同款西装裤、白色丝质衬衫,还有一双搭配的黑色亮面皮鞋。至少这一次不会是清洁员了,Shaw心里默默想着,同时脱掉了上著。


绑好皮鞋的鞋带,Shaw随手套上西装背心,走到了Root的身边。拍完照片后,她就坐在长板椅上,埋首於手机屏幕前。


 


 


感觉到身旁的身影,Root也放下手机,看见站在她身旁、已经换好装的Shaw。身材好的人穿什么都好看,不管是工作服底下的单薄背心展现的健美身形,还是这种高级订制合身西服衬托出的完美曲线,这让Root有些忌妒。


 


“妳这身装扮非常适合妳,让人难以想像几小时前妳还躺在垃圾堆中。”带着有点羨慕的情绪,Root开始贫嘴的调侃她。


 


“Shut up.” Shaw站在Root身侧,瞄了眼她手机上的画面,是这栋建筑物的平面结构图,”妳要潜入?”


 


“我需要妳帮我把风。”Root将手机放在椅子上,而双手则靠近了Shaw的腹部。


 


“妳要干嘛?”这个问句脱口而出的同时,Root已经开始了手上的动作。


 


“西装背心要将扣子扣上比较好看。”Root仍然坐在长椅上,帮Shaw扣上背心的钮扣。由下至上、不疾不徐地一颗颗帮她扣上。


 


 


这一连串的动作让Shaw突然想起几个月前,她和Root在夜店里的那段热舞,以及当时Root纤细手指游移在腹部上的触感。Shaw凝视著Root,她不知道对方是故意还是无心,但此刻的她确实被挑起了。眼前的人仍然持续著手边的动作,但耳根却逐渐地染红,甚至连扣着扣子的动作也有些不稳,还掉了几次。


 


 


很好。对方是无心,现在很紧张,而且还读得到自己脑中的画面。


Shaw突然有了种优越感。


 


 


 


手机的震动声打断了此刻的氛围。


 


“我…我接个电话。”Root的声音有点心虚,她低著头拾起了长椅上的手机,垂下的长发遮掩住了她此刻的表情,有点可惜。


 


“啧。”Shaw注意到了自己的想法有多可笑,她摇了摇头,继续扣完身上的扣子。


 


 


 


***


 


 


 


“谢谢妳,Root。我会小心的。”掛断了电话后,她松了一口气,毕竟这是她第一次说谎。


 


 


“Report to your parents? You’re a kid?”


“I am.”


“You’d better.”


 


 


Gen望向她,自称是Arthur实验室女研究生的Mo,此时已经卸下了重重的伪装,毫无虚假的站在她的身旁。


带着鳞片的蓝色肌肤,过短的亮橘色短发,还有如同猎豹一般的亮黄色双眼,都非常清楚的告诉自己,她是一个变种人,一个有著「变化身形」能力的变种人,就跟大家所熟知的、旧时代的那位一样。


 


 


“Mo,还是我…”


 


“Ghost,妳可以这么叫我。”Ghost头也不回地继续领著Gen向前走,她的声音不断从前方传来,”真正的Morgan Sanders 13岁就死了,我只是借用她的外表。”


 


“Ghost?那是妳的代称?那为什么妳要…”


 


“Quiet,我让妳跟著是因为我们是同类。”也许是手臂上的伤口又疼起来,这让Ghost稍微收敛了些那愤怒的语气,”妳那到底是什么能力?我手臂还在痛。”


 


“Well…吸收生命力?”


 


 


 


 


几十分钟前,她们还在市中心的死巷内。所幸巷内没有任何目击者,不管是情急之下使出能力的Gen,还是因为剧痛而变回原形的Ghost,在公开场合使出能力是件相当危险的事。


也因为这样,当Ghost意识到眼前的少女也是同类时,她便停止了对Gen的攻击,并且带着她来到了这条废弃的地下铁管线内避避风头。


 


 


 


沿着路线走到最底,向下的阶梯末端是一扇铁丝网门,遮挡住了整个去路。


 


“进去后別乱碰。”Ghost对着门外的号码机输入了一连串的数字密码,封闭的门也跟著打开。


 


“这里是?”走进门里面,Gen仰头望着空旷的空间。这是个偌大的老旧月台,甚至在铁道上还停著辆电车。


 


电车上摆满了各式的伺服器与资料硬体库,沿着电线的方向往深处看去,则是一台高端终端,搭配上数十个萤幕的电视墙,以终端设备上来说几乎是完全不输给Algernon基地。当然也不只有设备,一张简单的皮制沙发,几个装满藏书的书架,还有一台冰箱,和随便摆在桌上没吃完的披萨盒…看得出她也住在这里。


 


 


“这是妳的基地?”


 


“基地?”Ghost冷哼了一下,”这是我家。”


 


 


Gen跟著Ghost走进了里面,突然听见后方传来气阀的声响。


同时,原先开放的铁门再次自动封闭。


 


“妳家挺酷的。”Gen看着身后的铁门,隐约听到些滋滋作响的声音。


 


“给妳个忠告,乖乖坐在沙发上,不要乱动,不要接近出口。”Ghost脱下了身上的大衣,随便扔在了一旁的架上,并指向另一旁的书架,”那些是大叔的资料,虽然我不知道妳要找什么,不弄乱的话随便妳看。”


 


“咦?”Ghost的爽快让Gen充满疑惑,这可跟刚才杀气腾腾的状态不太一样。


 


“有什么好疑惑的。”Ghost笑了,露出了尖锐的犬齿,”妳对我来说不构成威胁,何况我现在有其他重要的事要做。”


 


 


Ghost切开了终端的屏幕,而上面出现的影像,是Gen相当熟悉的两个人。


 


 


“Game time.”带着期待的口吻,Ghost坐上椅子,凹了凹喀喀作响的手指,按下了Enter键。


 


 


***


 


 


人潮来来往往,络绎声不绝,实在难以想像这是间隐藏在知名俱乐部内,非法营运的高级赌场。


Sameen站在台桌的另一侧,一边洗著手上的扑克牌,一边冷冷地观望着周遭的人群。来这间赌场消费的多半是些社会的中坚份子,年纪约落在30-45岁的区间,虽然赌本不高,但赌金之间的流动相当频繁。除了这些基本客群外,还有一部分的客人是有著背景的、帮派的人。


 


换言之,这是一间洗钱用的赌场,背后有个帮派支撑着。


 


 


 


“Smart,这么快就有结论了。”Root的声音从耳机内传出,显然她已经读到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观察力真好。”


 


(找到妳要的东西了吗?)既然对方也听得到自己的心声,Shaw也就直接在脑内回应她。毕竟’Sonya’还在工作,而’发牌员’又是个容易被盯着的职业。


 


“还要一点时间,待会需要帮忙时我会通知妳。”


 


(了解。)


 


 


 


 


“甜心宝贝,下班后有没有空?”


 


Shaw将注意力放回台桌,喝得醉酊酊的中年男子坐在她的正对面,从刚刚开始就不断用著下流的眼神看着她。事实上,来她这一桌的客人并不是很多,但到来的多半都是来搭讪的。Root帮她选的这套衣服过於合身,让她的好身材展现的一览无遗,也因此吸引了许多没必要的苍蝇。


 


“如果我这局赢了,老爷带妳去玩。”男子迷迷糊糊地说,他伸手抓住了Shaw还在洗牌的手。要不是身分伪装,换作是平常,Shaw肯定就把他打倒在地了。


 


“请你坐好。”Shaw忍住了心里一千种折磨他的冲动,一个反手甩开了对方。


 


“唉唷,不错,挺呛的,我喜欢。”男子并没有放弃,他带着浑身酒气的脸靠近了Shaw。


 


 


 


正当Shaw已经打算赏他一拳…


“看来新工作适应得不错,Shaw。”熟悉的声音,暴露的真名,这些都让Shaw提高的警觉,她望向声音的主人。


 




“Riley.”


前一阵子在东非遭遇的M.R.D.干部,Shaw不免有些惊讶,毕竟她以为他已经死了


 


 


 


Riley走到了Shaw的正前方,顺便将酒醉的男子拉回椅子上,带着那咧嘴的笑容,看来也是相当亲和。


 


“你做什么!”轻轻松松就被往后拉的男子显得相当没有面子,酒也醒了一半。他动作笨拙的站了起来,却发现对方更加人高马大。


 


“她是我的女孩,请不要骚扰她。”虽然还是带着亲和的笑容,但褐色墨镜下的蓝灰色双眼带着不容拒绝的威吓。


感受到眼前的人并不好惹,醉汉最终只是摸摸鼻子,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


 


 


 


这桌就只剩下Riley一个客人了,这也让Shaw不再伪装。


 


“I am your girl? ”


 


“你是我们追捕的对象。”Riley坐上椅子的同时,手也伸进了长裤的口袋,正当Shaw以为他要掏出枪时,他握拳的右手放上了台桌,摊开的手掌则是在桌面上放了几枚筹码。”放轻松,我正在休假。”


 


仔细一看Riley的打扮,不同于平日西装侠的称号,他现在一身简单的休閒打扮,polo衫、贝雷帽,看来的确不像是他会有的打扮。


 


“前一阵子差点死掉,进来M.R.D.后最长的一次假期。”Riley毫不在意的对自己前一阵子的遭遇开玩笑,”只要我不说,妳也不提,我们就没有见过面。”


 


“你在想什么?John。”Shaw挑了挑眉,虽然在M.R.D.的日子里,她鲜少有机会与Riley合作,但对方的事蹟她是多少有听过的,他不是那种卖弄小伎俩的人,”上面如果知道这件事的话,会有多生气?”


 


“別忘了,我背后可是有个金主,Control可不敢动我。” Riley看着Shaw手中那叠快要被洗烂的牌,”所以,妳到底要不要发牌?”


 


 


***


 


 


Bottom up,冰凉的液体顺着上唇流进了食道,气泡刺激著每一个感官。Gen将装盛著三分之一果汁的玻璃瓶握在手里,冰凉的触感让她维持清醒。已经是晚上十点,而这对她来说已经是平常就寝的时间了,但她仍保持著意识,看着坐在电脑前不断敲打着键盘的Ghost。


 


来到这个基地,简单寒暄几句后,Ghost就坐在那里,并且只字未提的做着自己的事。屏幕上尽是些密密麻麻、不成字句的英文字母与代号,她只能从对方透露的讯息,隐约猜到她正在对Shaw和Root做些什么。Gen尝试过偷打电话给Root,但奇怪的是,自从进来这个地方后,她的手机就失去讯号。什么也不能做的状况下,她只能从冰箱找了瓶果汁,边坐在沙发上,边环顾著Ghost的家。


 


 


掛在墙边的相框里,一张照片吸引了她的注意。那是看起来年纪略小的Morgan Sanders,以及一名老人的照片。


Arthur Claypool.


 


“妳认识Mr. Claypool?” Gen开口询问Ghost,但Ghost依然不为所动,完全没有要搭理Gen的意思。


 


Gen站了起来,来到了相框前,照片里的老人的确是Mr. Claypool。偷看了一眼Ghost,确定Ghost仍死死的盯着萤幕后,她打开了相框。


 


 


照片的背面只写了几个字。


给我最亲爱的外孙女,Mo


 


 


“看完了吗?”一个毫无情感的声音,从Gen的背后冷冷地传来。


 


“Gho…”Gen察觉到Ghost在她身后,但她还没说完,Ghost就将她压制在地。还来不及喊痛,Ghost的双脚跨上了Gen的身侧,Ghost低下头,亮黄色的双眼狠狠的瞪着对方。


 


“我说过了,只准妳在书架上找资料,不要乱动我的东西。” Ghost架住了Gen的脖子,但Gen这时并未展露出丝毫害怕,她认真地看着Ghost。


 


“妳是Mr. Claypool的孙女?”


 


“我说过了,Morgan 13岁时就死掉了。” Ghost仍然压在Gen的身上,她将照片拿在手中,看着照片上的人,叹了一口气。


 


Ghost起身,将Gen也一把拉起,扔在沙发上。而自己则将照片塞回相框,然后静静地盯着挂着相框的墙面。


 


 


 


“妳怎么认识大叔的?”晌久,Ghost询问道。


 


“大叔?”放下空的果汁瓶,Gen擦干了嘴角的液体,”妳是指Mr. Claypool?”


 


“我看过妳们的资料,妳、美国甜心,还有那个看起来像是別人欠她一顿饱饭的坏脾气。” Ghost走向终端,敲了几下键盘后,她们的假身分通通呈现在屏幕前,”但是我只看得见妳们的假资料,妳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找Arthur?”


 


 


“我…我叫Gen。”脑袋一热,Gen吐出了脑中的想法,”那是我的同伴,Root和…Shaw,我们都在一个变种人的互助组织里工作,叫做Algernon。”


 


 


(TBC -> CH4.4)






 

评论

热度(44)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