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 Algernon Ch.4 (2)

穿皮衣的二轴:

X-Men AU & OOC






[电梯楼]




***


 


 


“Hey, Root. “


 


 


背对着商业大楼的外墙,Shaw低著头,对着领口上的隐藏式麦克风说话。然而,耳机只能收到一些杂音,她所熟悉的软腻声音并没有给她任何的回应。十二月的冷风呼啸而过,逼得Shaw直打了个哆嗦,高楼大厦把冬日的暖阳完全挡住了,此刻的她衣著单薄,恨不得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到室内。


 


 


“Are you there? “也许是因为这样,Shaw比起平时更加没有耐心,她不断呼唤著没有回应的对方,”Answer me!”


 


 


“Miss me already?”带着截然相反的语气,Root轻松愉快地询问著对方,仿佛还带着点期待,似乎希望从对方身上得到肯定的答案。


 


“Already your ass.”直接无视了Root的调情,Shaw恶狠狠的回呛了她,”Where are you?”


 


“莱茵河畔,Arthur住的小区一带。”Root的声音忽然停顿了下,取而代之的是舒适的鸣吟声。


 


“What are you doing?”听见耳机直直传来了Root暧昧柔滑的嗓音,Shaw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我在伸展身体。这边的阳光挺温暖的,都让人有点想睡了。”Root语调悠閒地强调著,就像是她已经知道了Shaw「此刻的状况」。


 


“听起来妳还挺享受在其中,妳是来玩的吗?”听得出对方的炫耀,Shaw咬牙切齿的回应。


Root绝对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


 


“对啊,毕竟Grayson办了45天的簽证,就是希望可以体验当地的生活嘛。”


 


“那是妳的名字?真土。”


 


“那妳呢?Sonya,喜欢妳的新工作吗?”


 


 


“我不是要抱怨。”Shaw忿忿地将手中的玻璃刮刀扔进水桶中,溅起的汙水刚好沾湿了自己的靴子,她厌恶的仰头怒斥,”但为什么我是清洁工?”


 


“没办法,妳太晚加入这次的任务了。考虑到’Sameen’还被通缉,’Sonya’已经是Taisa能找的、最适合的身份了。”


 


 


Sonya Aragen,一个清洁员--高楼外墙清洁员。


高达24层楼的商业大楼、19楼整片的落地窗外,身著过大连身工装的矮小女性正背对着窗户不停地自言自语,这倒是吸引了建筑物里面其他职员的注意力。


 


 


 


“妳告诉我,一个清洁工,要套什么情报?怎么有效率清理玻璃上的水渍吗?”


 


“相信我,Sameen。Daizo不会安排一个无用的角色的。”


 


“那告诉我,他要我干嘛?”


 


“我很高兴妳总是那么依赖我,这样真的很可爱,但是…”


 


为了不让对方的言语再激怒自己,Shaw先掐断了与Root的通信。


与这些人相处也有段时间了,当Root的语调变成拐弯抹角的调情时,就代表Root接下来讲出的话百分之百会激怒她。但相对的,这代表她早已经留下一点资讯给她思考。


 


Root提到Daizo,而Daizo是整个组织里最墨守成规、正常无害的人。这样的人会故意给自己这么没有用的身分吗?


像是猜想到了什么,Shaw重新打开了通信设备。


 


 


“在吗?Root。我…”


 


“我很高兴妳想到了,Sameen。” Root柔软的声音从耳机传出,顺便回答了她準备要询问的问题,”尽管使用妳的身分,只要不被逮到就可以了。”


 


 


***


 


 


一边低头看着手上的字条,一边比对着架上的编号,她抱着整叠的文本,却没注意到身旁的人。不小心撞到对方,她发出了惊吓的尖叫声,在静谧的图书室内显得格外明显。手上的资料全散了,而她则差一点点就向后倾倒,还好善意的手及时抓住了她。


 


“谢谢。”幸好对方握着自己的手,她才不至於跌倒…也幸好带着手套。Gen松了口气,虽然她比较能控制自己的能力了,但像这种突然的时刻,她偶尔还是会错用,“抱歉,撞到妳了。”


 


Gen找回重心、重新站稳,而眼前的人也松开了手。


 


“不用谢。”对方显得相当热心,看着满地的纸张,几乎是没有多想就帮她蹲下身捡拾。这让Gen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她也连忙跟著一起蹲下。


 


“我、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虽然外表有15-16岁,但毕竟Gen的内心仍然只有10岁,这让她感到相当丟脸。


 


“没关系,举手之劳。”对方蹲在地上,一边捡著纸张,同时向她温柔的询问著,”新生?好像没有见过妳?”


 


“我,我叫Gen…Danielle,是…”Gen差一点报错了名字,这让她更加慌张,原先準备好的角色台词也差点忘得一干二净,”我我…我是美国来的交换学生。”


 


“好吧,口吃小姐,別那么紧张,我不会吃了妳的。”对方被Gen紧张的态度逗笑了,而那笑容相当具有感染力,舒缓了Gen不安的情绪,”Morgan Sanders,妳可以叫我Mo。不过看妳的年纪感觉还未成年耶,真的是大学生吗?”


 


“我…我跳级。”Gen随口胡诌了个理由,心里忐忑不安起来。


 


“好吧,跳级生。”Mo露齿微笑,看表情似乎是不怎么相信。她已经站起身来,伸出手想扶Gen起身。


 


 


Gen趁机偷偷观察了她。Mo的外表看起来是个大学生,五官长得十分清秀,有著高挺的鼻樑、深邃的轮廓和让人印象深刻的琥珀色瞳孔。她一头棕色的长卷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看来更像是…。


 


“Hey,妳还好吗?”Mo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这让Gen不争气的脸红了。她不小心看的太入神,忘了对方的手还举在那里。


 


“Sorry,妳有点像…我认识的人。”Gen拉着她的手爬起身来,对方的身高比她矮些,看来还真的有点像Shaw。


 


“要不是妳太容易脸红,我会以为妳在追我,这台词好老套。”Mo又露出了笑容,而这笑容看在Gen眼中,算是她和Shaw最大的不同了。没错,家里的那位姊姊,可不会一天到晚都笑个不停。


 


一想到这,Gen忍不住笑了出来,”不是,妳跟她真的很像,除了她的脾气没妳那么好。”


 


 


“So, freshman.” Mo看了看手中的纸本,”真是认真,都要放假了,还来找教授的论文看?而且还是Claypool的,他的研究可不好懂。”


 


“Mr. Claypool曾经是我父亲的私交的好友。”Mo的亲和力让Gen不自觉消除了紧张的情绪,她总算是顺利的讲出了早已经準备好的台词,”我中学科展就有受过他的指导,所以对他后来提出的论文也有点兴趣。只是图书馆好像不能外借。”


 


“如果是这样,要不要去他的实验室看看?虽然那里现在已经是储藏室了。”Mo将整叠纸本递给Gen,”妳可真幸运,我曾经是他实验室里的学生。”


 


“好啊。”也许是因为对方的长相太像Shaw了,当下Gen并没有多想,她兴奋的点了点头。


 


 


***


 


 


当越忙碌於自己的生活,对于周遭每一个支微细节、每一个默默在身边付出的人,就越不重视。即使天天出现在面前,也不会对这个人有任何上心的举动。


 


Shaw戴着口罩,推著清洁车穿过了人群遍布的长廊,而这些人甚至连一眼都没对上。利用这种’优势’,她成功的混进了户政机关内部。


 


 


趁四下无人,Shaw剪断了房间外头闭录监视器与警报铃的接线,绕进了她的目的地。房间的主人刚离开这栋大楼,短时间内都不会回来,也不枉她在大楼外墙外吹了数十分钟的风,Shaw输入了在窗外偷看到的电脑密码。


 


登入成功。预期的结果。


 


 


Shaw敲着键盘,调出了Claypool来到德国后的相关文件建档编号。Daizo毕竟不是万能,虽然取得数据资料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困难,但纸本资讯就只能靠人员现场自取了。


照着编号,Shaw从档案柜中找到了几本资料,浅略翻阅过后,对于Claypool来到德国的经历大概有了些初步认识。


 


 


Claypool没有在世的亲人。


他直到死前都独自一人住在莱茵河畔的公寓内。


他多次尝试领养,却因为年事已高而频繁被拒。


 


多份领养文件上都盖了红色的Deny(拒绝)印痕,而这些文件的领养对象都是同一个人。


这代表这个人可能与Claypool相当熟稔?


 


Shaw依照文件上的名字,开始在资料库中搜寻相关的资料。


然而萤幕上的画面却有了变化,原先的系统画面逐渐像素化然后剥落,从侵蚀的破口中冒出了四种不同颜色的鬼影,开始沿着整个画面不停的乱窜。


 


 


“Pacman的Ghosts?”Shaw认出了那些图示,是经典电玩游戏中的敌人角色。


 


 


随着4个鬼影的迅速移动,萤幕的正中央冒出了一行字。


 


 


「Time to run, sucker.」


 


 


 


 


顿时警铃声大作,随之跟上的是数名闯入办公室内的警卫。


 


“Damn!” 连找到的资料也来不及拿,Shaw急忙的推开了挡门的警卫,沿着长廊不停狂奔,却发现一开始来的路线已经被封闭。


 


原先的通道被封死,Shaw只能改走另一条岔路,而更多的防火铁门缓缓下降,阻挡着她的去路。对方俨然透过闭录来观察她的行动,她只能顺着对方的引导继续向前,最终来到了个死胡同。


 


“你开玩笑吧!”Shaw翻了个白眼,身后的追兵就快追上她,而唯一可以逃脱的路线就只剩下墙边的垃圾滑道。眼看就要被追上,Shaw果断地打开盖子,纵身跃入里头。


 


顺着拥塞的铁管下滑,她最后落入了地下室的垃圾集中箱内,幸好里面并非空无一物,这让从七层楼高滑落下来的Shaw没受到太重的伤。趁着警备还没追上,她顺着地下室的紧急出口往地面上爬。一出建筑物外,一台黑色的轿车快速的停在一旁的车道上。


 


“快上车!”Root人还在车内,弯身帮她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但Shaw接近时,她稍微皱了点眉头,”这什么味道?”


 


“心疼妳的车吗?”Shaw一股脑门的坐上了车,关上车门前,忿忿地将身上的水果皮拍落下来。


 


“车是偷来的。”Root边说边脚踩油门,加速远离了现场。身旁狼狈的Shaw正努力的将身上的秽物往车窗外丟,Root忍住了笑意,”Daizo联络我,说妳有危险。”


 


“我以为他被屏蔽在城市外面。” Shaw翻了个白眼,将黏在头上的方便面杯扔出车外。


 


“「他的能力」被屏蔽在外面。”Root更正了Shaw的语病,”就算不用能力,Daizo也是名及格的骇客。”


 


“那他查到什么?”


 


“Pacman Hunting,妳刚才遇到的防御机制,Daizo侵入时也遇到类似的状况。”Root从口袋里掏出手帕,递给身旁的Shaw,”这套防火墙用了四套不同的加密方式,多重处理所有外部资讯,一旦惊动就会出现刚才的防御机制。”


 


“那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公家机关的网路里?”接过手帕,Shaw擦着自己脸上的脏污。


 


“这段时间Daizo都在调查杜塞尔多夫的数据网路,妳猜他找到了什么。一个挟持了整座城市网路数据的强大骇客,而且用的技巧跟我们认识的人十分相似。”


 


“什么意思?”


 


“Daizo的骇客技术是Arthur教他的。”


 


“妳是说Claypool还活着?” Shaw停止了擦拭的动作,看着直视前方、开着车的Root,”而且还躲在某个地方操纵著这座城市?”


 


“还不能确定,毕竟只是相似,而且对方似乎不想被找到。”


 


“Daizo找不到他?不是个及格的骇客?”


 


“对方稳扎稳打了好几年,强行突破并不是最聪明的作法。”Root看了一眼身旁的Shaw,露出了玩味的笑容,”这也是我来找妳的原因,有个比较危险的作法,但是需要妳的帮忙。”


 


 


***


 


 


孩子,妳的事情我有听Root说过。我并不清楚实情,但有些事情妳必须知道。


 


我的能力只能删除掉记忆,但是情感没有办法一并删除。


 


 


“……”


 


 


所以我希望妳能先好好想想,妳也不希望之后什么也想不起来,但却莫名的有厌恶感吧。


 


 


“Dan.”


 


 


 


好好整理自己的情绪,等妳决定了再跟我说。


 


 


 


 


 


 


 


 


“Dan,妳有再听吗?”看见Mo近在咫尺的脸蛋,这让Gen著实的吓了一跳,只差没有摔倒。


 


“妳真的很爱发呆耶,”Mo亲暱的用笔点了一下Gen的头,”在想些什么?要不要休息下?”


 


 


Gen和Mo从废弃的实验室中搬出一整叠的研究结果后,整个下午都在大学附近的咖啡厅内研究著Mr. Claypool生前的实验成果。复合材料与生体工程学,这些对于年仅Gen来说过於艰涩的文字,让她的心思不自觉的开始神游。


 


她本来的任务就只是扮成学生,调查Mr. Claypool留在大学内的资料,找到跟他有接触往来的人事物…一切相当顺利,她认识了Mo,也得到了Mr. Claypool的所有研究纪录,再来只要联络Root就可以了。


所以当她们来到这间咖啡厅后,她就不只一次的联络Root,然而对方却没有任何回应。


 


“说真的,我很怀疑妳真的看的懂这些东西。妳好像都快睡着了。”Mo指了指表面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了,要不要一起去吃个晚餐?我知道这附近有间不错的披萨店。”


 


Gen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看了看,Root仍然没有任何的回音,而她和Root约定好会合的时间是晚上八点,这代表她们的确有点时间一起吃饭。


 


 


“好啊,一起吃晚餐。”Gen开始整理起桌面上的文件,”不过得先把这些东西搬回实验室吧。”


 


“对啊,如果妳只让我一个人收拾,我肯定会…”


 


 


这时候,Mo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响起,她迅速的伸手拾起看了看,”抱歉,Dan,晚餐约会要取消了,我有点事情要办。”


 


“没关系,不过这些东西…”


 


“可以请妳帮我搬回去吗?我有点急事要处理。”Mo似乎显得相当着急,穿上大衣后就飞奔似的离开了咖啡厅,留下了Gen一人。


 


 


 


Gen只好一个人将剩下的文件收拾干净,但她突然想起自己并没有实验室的钥匙。


於是Gen连忙跑出门外,幸运的是,Mo似乎刚等完红绿灯,正穿越过马路。


 


 


对方的脚步看来非常急切,但幸好自己有一双大长腿,Gen快步的跟上了Mo,一个转弯,却发现她来到了个死胡同。


小巷的尽头是片高耸的瓦墙,然而并没有看到Mo的踪影。


 


“Mo?”但她明明就看到Mo来到这条巷子,Gen继续往前走了一点。


 


 


 








来到巷子的最深处,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架住了Gen的脖子。


 


“果然发现了吗?为什么要跟着我?“Mo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同于Gen所认识的、温柔且有着温暖笑容的那个人,取而代之的人却有着冷冰冰的口吻,且丝毫不留情的武力胁迫。


 


“Mo,为…要…“被架住的Gen几乎是吐不出一句完整的字词,她脸色惨白,吸不到空气让她几乎脱力。


 


 


 


“啊!妳做了…“突然,Mo尖叫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而原先紧紧钳制住Gen咽喉的手也猛然松开。


 


 


“咳咳…“Gen背对着Mo大力的咳嗽着,但同时感受到一股暖流从身体流过,舒缓了原本因为严重缺氧,差点昏厥的意识。


对了,整个下午都在读书,她早就把手套脱了下来。看来是无意间发动能力,攻击了架住她的Mo,救了她自己一命。


 


 


呼吸平稳后,Gen转过身来想要向对方询问个清楚。她刻意卷起袖子,举着手摆出架式,做出了反抗的动作。


 


 


 


身后的人双脚跪地,身体开始有了变化。


 


外观剥离的手臂下,露出了蓝色的肌肤。顺着被Gen碰到的地方,Mo的身体逐渐转化,蓝色的手臂上有着一片片明显的蓝色鳞片,一路延伸到了躯干、四肢、头部…


 


 


 


眼前的人已经不是她认识的Mo了。


一个蓝色皮肤,亮橘色头发的怪物,瞪大著她亮黄色的双眼,恶狠狠地看着Gen。






(TBC -> CH4.3)







评论

热度(49)

  1. No.20160418穿皮衣的二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