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Telepathy • Chapter 08

Echo•L•Chen:

莫比乌斯环

Chapter 08 远意:你可以看别人杀了我

TM给出最新的号码是一个姿容出众的心理医生。

Caroline Turing.

John Reese远远地跟踪了她两天,暂时没有发现威胁的来源,但他基本断定,新号码是受害人的几率更大一些。

到第三天,威胁来源仍旧无法确定,Turing的客户不是富商就是权贵,男性居多,要说动机,就以心理医生的外貌和掌握的权贵私密来说,几乎每个人都有嫌疑。

无措之下,Reese不得不亲自登门,Turing一袭蓝色职业套装,头发盘起来,妆不浓,却有些让人移不开眼睛。

Reese在镜头里看了她两天,吃早餐时细长的腿优雅地交叠,捏着叉子的手指骨分明,走路的时候目不斜视,鼻尖到下巴勾勒出流畅的弧度,面对顾客时得体地交谈,偶尔微笑,进退得宜。

镜头和现实究竟尚有差距,Reese坐在椅子上,颇不自在地瞥了眼身后的落地窗。Turing在帮他准备喝的,短暂的时间里,他发现宽大的办公桌下面有呼救铃,而桌子上的客户档案里面只简单标注了预约时间及姓名首字母缩写。

Turing转身过来,唇角勾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服役过的人员总是不放心将背部暴露于未知的威胁。”

Turing将咖啡杯放到Reese手边,一面说一面拿起遥控合上落地窗的香槟色厚重窗帘,办公室的灯光同一时间亮起。

咖啡的香气馥郁浓厚,Reese猜Turing的手艺不坏,他想起Finch在通讯器里跟他说目前尚未发现威胁来源。

他当时下意识反驳了句:“有可能她就是威胁。”

可等他跟踪她半日,这个可能性就被他自己排除掉了,他对这个女人有好感,她让他记忆深处那抹渐渐模糊的倩影又清晰了几分。

Reese没发觉自己嘴角的隐约笑意:“而你也不差,应急措施至少伸手可及。”

他的眼神往桌子下面扫了下,Turing僵了僵,耸耸肩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鼻子皱起一点纹路以示无奈:“好吧,我猜我们扯平了,不过我不确定你是否需要我的帮助。”

“怎么说?”

“你不相信任何人,不是吗?”

Reese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味道果然没让他失望,于是他笑意多了几分:“Miss Turing,小心一点,你这么说似乎在变相地否定自己的专业水平。”

Turing收敛起表情,右手手指屈起来在桌面上不规则地敲击几下,面容里泄漏出一丝掩藏不好的不以为然来。

“而我不认为自诩可以帮所有人解决心理问题就是所谓的专业。”

“你甚至不问我要咨询什么问题。”

“很简单,我缺少这么做最基本的前提:得到你的信任。”

“Miss Turing,你玩过背摔游戏吗?”

在心理医生错愕的表情中,Reese的笑容终于完全绽开,他对Finch不由分说让他前来咨询问题的安排怒气全消。

Reese放低姿态,终于在Doctor Turing的办公室建了一份属于自己的档案,从那栋楼出来,他按了下耳中的通讯器,Finch略显郑重的声线适时传了过来。

“Mr. Reese,我恐怕你要找我们共同的朋友帮个忙了。”

“说吧Finch,有什么是我独立解决不了的?”

Finch在图书馆的展示架前用马克笔往刚刚固定好的照片旁标注信息,闻言不由叹了口气,似乎对光头戴着眼镜的历史老师感到很抱歉。

“Carl Elias,我们的第二个号码出现了。”

Reese低头看手机上传过来的照片,很普通的一张脸,但微微透着笑意的眼睛即使有镜片遮挡,也显出一点睿智的感觉来。

Reese阅人无数,这样的人作为受害者,牵连必定盘根错节,而作为施害方,被他针对的对象也绝非善类。

按照任务挑战难度,他应该把心理医生交给胖子来上演一出癞蛤蟆拯救白天鹅的戏码才对,然而按照感兴趣程度,他更愿意自己去守护天鹅的纯白和优雅。

“Joss Carter不是一直想跟我面对面聊聊么,Finch,你转告她,只要她处理好Elias这个麻烦,我就和她会面,到时候如果她要把我关进去,我也不会反抗。”

“Mr. Reese,你明知道……”

“Bye,Finch.”

明知道什么呢,Reese苦涩地笑了笑,当然是明知道我已经没有求生的意愿你却将我硬生生拉回人间,而以你的能力和我的身手,Joss Carter并不能拿我怎样。

可是即使加入了你的阵营,偶尔选择的自由,我还是有的吧。

Sameen Shaw新完成一个任务回来,凌晨时分回到自己的顶楼公寓,冲个澡喝了瓶啤酒就躺在了床上,她睁着眼,耳边是钟表发出的滴答声,了无睡意。

Michael Cole最近很不对劲,Shaw能感觉到这种不对劲会搅起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可是又阻止不了他。

Shaw纷乱的思绪被门锁发出的轻微声响打断,门锁被撬动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手伸到枕头下面握住枪,Shaw在落地窗洒进来微弱的月光下合上眼帘,等待门外的倒霉蛋进来自投罗网。

门开合的声音极轻,哪怕作为专业的特工,在入睡的情况下,这种动静也未必能惊扰她,比开门声更轻的是脚步声,若不是刻意去听,Shaw几乎便怀疑根本没有人进来,一切都是任务后遗症。

可随之淡之又淡,却又无比熟悉的冷香传入鼻端,Shaw的心跳快了半拍,枕下握枪的手慢慢地松了。

Root就站在她的床边,Shaw闭着眼,努力控制自己的呼吸,尽量像熟睡中规律的起伏,这并不很难做到。

真正艰难的,是她一面忍不住去猜测Root深夜前来的动机,一面却又想要眼睛偷开一条缝,勾勒那个女人此刻的轮廓。

Root隐在夜色里,呼吸比Shaw的都轻浅,而这或许就是她为什么敢于在一个精英特工面前肆无忌惮地挺立良久,不动作,不发声。

Shaw感觉不到Root的情绪,或者此刻Root确实没有情绪。

但是该死的,凭什么她就得辛苦装睡?

Shaw猛地睁开眼,墨黑的瞳仁里燃烧着三分怒火。

Root显然并无意外,她的棕卷发散在肩头,冲Shaw勾出一个甜甜的微笑,晃了晃右手握着的香槟酒。

“记得吗,泡沫塌掉之前口感最好。”

“像穿过一场华丽的幻觉?”Shaw冷哼了声,音色因为夜半干渴而略带沙哑。

“就知道你记得。”

Root看Shaw坐了起来,眼睛里都盛满了摇晃的的笑意,她快速地去厨房转了圈,又遗憾地原样返回,顺手把香槟递给了Shaw.

“我不爱用杯子喝酒。”

Shaw咕哝了句,香槟的木塞『乓』地一声弹开去,Root吓得吐了吐舌头,双手下意识去捂耳朵,惹得Shaw翻了个白眼。

Root又笑起来,她坐到Shaw的床沿上,在Shaw灌了一口之后接过酒瓶依样举起,放下来之后猛咳了两声。

Shaw瞪她一眼,眼神却渐渐柔和下来,出口的话却仍旧忍不住嘲讽。

“比起泡沫塌掉之前入口,直接让泡沫进肚子是不是更爽?”

Root看着Shaw微笑,事实上,遇见Shaw的那一天,她第一次成为Root,她告别了Samantha Groves,告别了那个每日浸在书堆里却毫无用处的自己。

可是什么才是有用的,她能轻易识别出一个个错误代码,能截获别人私密的邮件,清空对方的银行账户,套现股票,把那个人在百慕大的豪宅地址发给他的前妻,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而她参与设计的Smanritan即将上线,那将迎来一个全新的纪元,Root却累了。

两人一人一口灌完那瓶香槟,Root酒量浅,双颊染上淡淡的绯红,Shaw盯着她看,不想问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也不愿去想明天醒来这个女人又会离她多远。

至少此刻,她触手可及。

Shaw甩掉空了的酒瓶,勾了Root的衣领拉过来亲吻,Root双睫轻颤如羽翼,却难得的服帖温顺。

Shaw浅吻几下,Root唇间甜软的香槟味道引她浑身燥热。

多汁的桃子。

Shaw小兽般哼了声,翻身将那个女人压在身下,急急探索十二年前那场华丽的梦。

Reese在Turing公寓外面守了一夜,他亲眼看她拉窗帘,熄灯,而他仍不放心,蜷缩在车子里放着音乐回忆过往,和过往里那个含泪望着他的模糊身影。

Root在清晨七点拉开自己公寓的窗帘,楼下那辆黑色的车子像是一个守护天使。

可有谁知道,她给自己设了一个双重杀局,而Shaw也无从得知,昨夜缱绻,是她对她的告别。

Harold Finch坐在电脑前,对着TM短短几天之内吐出来的第三个号码头痛不已。

Sameen Shaw,还有谁可以去拯救或阻止这位女士呢,莫非得他亲自出马了么?


——TBC——

莫比乌斯环完结了,Root从遇到Shaw那天正式出道,从未放弃过自毁,而Shaw是她摇晃的黑暗世界中唯一一点清亮
。她想起始于她而终于她,但Shaw不肯杀她,她只能自设杀局。别问我她为什么不自杀🧐

Smanritan即将上线,一个人工上帝终将与另一个正面碰撞,Root作为Smanritan的核心研发者,将更有立场去跟Harold较量。

她可以被感化,被救赎,但不可以被他的排斥和恐惧所贬斥。

okay,就说这么多,下章见,2018见。

















评论

热度(74)

  1. No.20160418Echo•L•Che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