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AU】我饿(上)

狮老虎:

吸血鬼和小说家。


私设多,OOC,有点神经兮兮的小甜饼。


不会长,最多三章。


真的不懂LOF的G点,玩不下去了。


=======================


Root是一个吸血鬼,同时还是一个黑客。这事不仅不矛盾,某种程度上听着还挺厉害的。


在非常久以前的非数据时代,Root还需要通过不停地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的迁徙来保证自己不被木桩捅穿心脏钉死在十字架上。现在就不一样了,在同一座城市里她也可以通过不停地给自己制造身份来保持实际上大脑发达程度和金鱼没有差多少的人类对她的遗忘。


纽约是座遗忘之城。这很好,Root已经有点厌倦了从古至今的飘扬远渡,一个大陆到另一个大陆,机场的摆渡车。于是她就决定留在纽约了。


Root成为一个极品黑客,是因为每一个吸血鬼都拥有漫长的生命来保证他们可以不停地提升在同一件事情上的熟练度直到登峰造极,就像普通人的咀嚼和走路一样吗?


不是的,Root成为一个极品黑客,是因为她在还是人类的时候就有了智力超群的基础。


Root不喜欢杀人,不是因为她自愿遵从人类的道德体系。纯粹是因为处理尸体实在太麻烦了,那些骨头和僵直的触感让她感到厌恶难当。她不喜欢诸如此类麻烦的事。有时候她想,自己要是食人魔的话就会省去不少繁枝末节的麻烦事。可惜她不是。


Root喝过一段时间血库血。但那让她浑身无力,成天成天地窝在被窝里睡觉,甚至还想养猫了。


这可不行。养猫的是中世纪女巫,她一个吸血鬼养猫,这不符合身份。


于是Root决定折衷一下,养一个人类做她需求血液的长期供应。这样她既能随时喝到新鲜的血液,也能满足这种突如其来的想要养点什么的原始欲望。


 但Root是个吸血鬼,她拥有吸血鬼的很多特点(毛病),她挑剔。


她的人类不仅要看起来要年轻,健康,表皮光滑,血液黏稠度恰好。最好是孤僻,独居,自由职业的无社会地位者。


其实要找到这样的人选也不难,Root立刻就将目光锁定到了住在自己对面楼的拉美女人。


她其实观察她很久了。


黑发的拉美女人几乎不出门,每天一个人坐在窗边吃速冻牛排,其余的时间就用来睡觉和盯着电视看,有时也打电玩。深夜的时候她会穿着睡袍趴在床上一边喝酒一边对着电脑屏幕敲敲打打,好像在做什么不得不做又极度令人痛苦的事。偶尔也会带一两个辣妞回家,拉美女人没有拉窗帘的习惯,于是Root就看着,她经常看着她们做完全程。拉美女人很少留人过夜,她的后半夜通常要用来赶稿。


Root放下望远镜。她黑进了拉美女人的电脑,看了她的小说,知道了她的名字,调了她的生平。


于是Root不可避免地,被吸引了。她立刻就觉得这种感觉是,恋爱。


Root在一瞬间陷入了单方面的热恋,她本人倒是觉得这一点也没有不可思议。


Sameen Shaw太合适了,作为Root盯上的唯一饲养人选。她不嗑药,还很性感。


Root咬着手指,她看着那扇窗户。黑发的拉美女人又紧皱着眉盯着电脑,杯子里的酒已经空了。她合上电脑,站起来脱掉睡袍,她的身材很好,肌理紧致,肤色均匀。哪怕Root已经看过无数遍了还是要赞叹冥冥中造物的——不管是哪位,都很有审美。


拉美女人开始颇有些草率地给自己化妆,最后她换上低胸的紧身连衣裙,给自己涂了颜色绝对算不上低调的口红。。


Root也站起来,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棕色鬈发,迷人的深褐色眼睛,身材虽然不算前凸后翘的那种火辣但也还过得去。重要的一点是,她的脸蛋一点也不像上千岁的人。


她试了试对着镜子微笑,友善的微笑,带着性吸引力地微笑。她笑着说:“嗨。”镜子里的女人因为兴奋而隐隐泛红的脸看上去有点孤单和神经质。Sameen Shaw会爱她的声音的,她想。


她认为自己应该会是Sameen Shaw的菜,她决定要尝试一下。


于是Root在手腕和耳后擦了一点淡香水——她不想用什么太过侵略性的味道惹Sameen Shaw的讨厌。她赶在Sameen Shaw离开公寓去找些什么乐子之前,敲开了Sameen Shaw的门。


Sameen Shaw并不高兴Root的到来,可以看出来,她有些焦躁不安,但不是完全针对Root的。有一部分是坏天气,有一部分是她挤不出来但已经踩到死线的稿子……Root想不出更多了。


Root觉得自己的不请自来有点突兀,难免冒犯到了Sameen Shaw,但她会让她改观的,她可以成为Sameen Shaw的乐子。她们可以互相成为对方的乐子。她们在一起会很有趣的。


于是她对着Sameen Shaw露出了一个刚刚练习过一下子的微笑——她不确定是哪一个。


“嗨。”她说,“我是住在你对面的……算是邻居吧。你可以叫我Root,我是来绑架你的。”


说着Root掏出一把新买的泰瑟枪把Sameen Shaw电翻在地,没有给Sameen Shaw任何的反应时间。


Root是如此热爱日新月异的人类科技。


她原本几年才选择动弹一次的心脏,现在在她的胸腔里紧张又雀跃地砰砰直跳,弄得她不得不蹲下来才能将这种陌生的,极具冲击性的情感慢慢平复。


*


追溯到几十年前,Sameen Shaw的祖父母带着Shaw的父亲…………


全章节请诸君点进来看吧。

评论

热度(130)

  1. Faith那不勒斯黄金虎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那不勒斯黄金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