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我饿(下)

狮老虎:

“我需要你。”Root说。


Sameen Shaw开始认真地思考这整件事的可能性。首先,如果她放任自己继续被绑架,那么在这段绑架的期间,她就不用交稿了。


一个被绑架的人要如何交稿呢?


Sameen Shaw的嘴角甚至都上扬起来了。也就是说,如果Root的绑架在她的有生之年都一直进行下去,她就永远都不用交稿了。只是一点血液而已,她的身体每天都在矜矜业业地造出新的血液来供她更好地生存下去,做Root的长期或者短期饭票这都没什么。虽然听上去很古怪,但Sameen Shaw没有那么抗拒。


Sameen Shaw岂是蓬蒿人?


“我同意。”


Sameen Shaw听见自己说。她还没有打算好在这里呆多久,反正她知道她早晚是会走的。


她幻想着Root会怎样咬破她,吸她的血。Root现在的牙齿看上去就和普通人一样,并不尖利,那些牙齿是伸缩的吗?吸血鬼的身体靠吸人类的血就能生存下去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机制?吸血鬼可以吸吸血鬼吗?Root到底会不会变成蝙蝠??


Sameen Shaw表面上盯着Root的脸,看起来很像在等待她的下一步动作,实际上思维已经跑远了。


“但我现在改主意了。”


她看着Root重新咬破了自己的手腕,Root的犬齿亮了出来,有锈红色的血从她的嘴角直往外溢,这至少解答了Sameen Shaw的一个疑惑。但Sameen Shaw皱起眉,她不确定Root还有多少类似这样的趣味在等着她来适应。毕竟,她从来没有过室友。


然后Root凑上前来,吻了她。


Sameen Shaw在接触到那双削薄嘴唇的同时刻舔舐到了Root嘴唇上的腥甜血液。她吞咽了一口唾沫,突然地,倏忽之间就掉进了一个巨大的万花筒。最初袭来的是一种绝妙的体验,Sammen Shaw开始觉得自己能够真实地感受到这种幻象中不断被制造出来的“快乐”了,这感觉有点像高中的时候她尝试着吸大麻,只不过比那厉害得多。她的身体悬浮在半空中,接近无限的轻盈,接着这种愉悦感愈发强大和清晰,高频次地,像不断增幅的电流刺激着她的大脑。


“更接近一万次性高潮产生的多巴胺同时在你容量有限的小脑袋瓜里同时爆发。”——如果有机会,她会这样描述。


她意识到她的眼睛开始不受控制地失焦了,她的睫状肌开始无力,可能只是短暂地如万分之一秒之后,她的世界迅速从令人头晕目眩的五彩缤纷里跌入一片昏沉的黑暗。她要死了。


她的大脑比她有生之年的任何时刻都要清醒地告诉她——“你要死了。”


Sameen Shaw紧紧地扼住Root纤长的脖颈,这是属于人类生存的可怜本能,也是一种无用的挣扎。不再有了,这都不会再有了。


Sameen Shaw的手指收紧又松开。


Root的舌尖带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像是一条灵活的蛇在她的口腔里游走,一股带着铁锈味的冰凉液体直灌进了Sameen Shaw正痉挛的喉咙。那些液体有一些被挤压进了Sameen Shaw呼呼作响的气管,惹得她揪着Root的肩膀不断要命地咳嗽。


Root抱着她的脑袋轻抚着她的后颈。


“shhh……你会没事的。”


最后Sameen Shaw感觉自己的心脏像被一头成年水牛猛踢了一脚,在一阵疯狂过速的跳动之后,骤停了。


Sameen Shaw看了很多文学作品,始终对“人在死前的最后一刻脑海里会有种种短暂一生的走马灯过场”这件事存疑。终于真实的死亡到来了,并告诉她——“没有。”


Sameen Shaw死的时候,没有看到任何想象中或者记忆中的画面和什么关于今世来世天堂地狱的念头。伴着Root简直完美无瑕的脸在她的眼底越来越模糊,Sameen Shaw要死了,她没什么可说的,她的脑海中冒出的最后一句话只有——“他妈的。”


Sameen Shaw死了,终年30岁。


 


*


 


Root从没尝试做过这样的事,但她不怀疑自己做得很好。她允许自己得意忘形地小声哼哼,她重新打开冰箱,意识到Sameen Shaw现在不再需要那些东西了。


这是一场激情作案,甚至连Root自己都有点被自己惊吓到了。这完全和她的计划背道而驰,但她一点也不后悔。


她从没有这么失控过,她被激素支配了!她实际上慌乱的同时,还愉悦极了。老天,就光是来回地想“失控”这个词就足够让她亢奋了。


只有恶趣味的造物主知道她冷静自持了多少个岁月。


这次Sameen Shaw醒过来的时候终于不再是平静的样子了,Sameen Shaw表现得很愤怒。她轻易地挣脱了脖子上的项圈(这是Root预想到的结果)动用暴力地把Root摁在床头。Root的脑袋磕在墙上,她竟然在这种要命的眩晕中获得了一丝久违的,类似醉酒的快感。


“你对我做了什么?”这是Sameen Shaw的第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个卷饼现在他妈的闻起来像屎。”这是第二个。


Sameen Shaw的脸近在咫尺,她滚烫的呼吸喷吐在Root的脸颊和嘴唇上,像是要在Root的身上燎起一团火。不受控制地向外顶的獠牙向Root展示着放大版的愤怒。尖利的犬齿是武器,Sameen Shaw还不懂得怎么使用它。Sameen Shaw不像吸血鬼,倒像个狼人——极其性感的那种。


只是被这个女人干燥炙热的手掌紧紧扼住咽喉,Root就觉得自己已经湿透了。


Root胸口剧烈地起伏,急促地从气管的缝隙里置换那一点点可怜的氧气,呼吸之间喉管里溢出濒死的悲鸣。


“放松,小豹子,你这样……我…可没法回答问题哦。”


“你是在隐晦地求我干脆弄死你?”


愤怒到变形的Sameen Shaw又在手下加了两分力道。


“要杀掉我你得换种方式,这样不行的啊,我教你……”Root撅了撅嘴,笑眯眯地伸出右手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心口,给出了一个诚挚的眼神,“要捅这里。”


随着Sameen Shaw松开手指,Root脖子上的淤青指印也迅速消失了。


“只要完全穿透,最多三秒。”


Root知道Sameen Shaw这么机智,应该很快就能够在这个房间里找到能够捅死她的东西的。


“问题一,我把你变得跟我一样了。问题二,你不再需要人类食物了,这是一种身体自我产生的保护机制,所以对于我们来说人类食物有些闻起来和吃起来会有令人难受的味道。”


话音刚落,Sameen Shaw重新扑了上来。


“我从来没有允许过你这么干,”Sameen Shaw从牙缝里挤出她最高级别的憎恶,“你最好是有办法把我变回去。”


“这种转化是不可逆的。”


Sameen Shaw从Root的铁艺床靠背上扯下一根空心金属管抵在Root的心口。这条Root最喜欢的睡裙在拉扯的过程中已经完全被毁坏了,金属管就尖锐无比地抵在她光滑又惨白的皮肤上。


Root假装是这个动作让她的身体开始轻微地颤栗,她观察着Sameen Shaw的反应。Sameen Shaw没有反应,Sameen Shaw只是很生气。


“我的小甜心,别总是这么怒气冲冲,我们在一起可以找到更多乐趣的。”


Root干脆地推开那根碍事的管子,两条光裸细长的手臂缠上了Sameen Shaw的脖子。她赤裸得像个等待被宰杀的无害小动物,用柔软的胸膛虔诚地紧贴上Sameen Shaw的,以求交换缓慢的心跳。


“你看,我们现在是一样的了。”


Root闭着眼,把侧脸贴在Sameen Shaw温热的脖颈上。




*


就像我说的,我需要你,Sameen。”


Root轻咬着她的耳垂,獠牙造成了一个小事故,Sameen Shaw感觉到自己温热的血液在顺着脖子往下流。


……


你确定你想看点什么不可描述的车祸全文吗?点进来吧。




FIN




写的时候没带脑子,写完觉得很白痴。不管,反正我写完了。坚持产出垃圾,坚持做网螺同人文化的毒瘤。

评论

热度(120)

  1. FAQ三岛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