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AU】我饿(中)

狮老虎:

冰箱?
巧了。Root不仅有冰箱,她的冰箱还是一个能塞下两个完整成年壮汉的高功率大冰柜,专门用来冷藏那些她拖延症犯攒着处理的尸体和组织。等到冰柜塞满了不得不处理尸体的时候,她开车,一个月左右出一次城。
Root再一次对人类科技的发展水平赞叹不已。


其实Root并不是非得每次都把人弄死,但她必须找清醒和干净的猎物,无论是醉鬼、毒虫还是血液里有麻醉成分的血液都会让她难受到呕吐。要生存下去的最基本条件就是Root必须保证自己的身份不被泄露,被抓起来实验解剖从来不是她计划中的人生体验。
Root掀开冰柜门,确定了里面闻起来没有很难受,然后把一大袋牛排和速冻水饺塞在其中一具冻得青紫发黑的尸体的脑袋瓜边上。Root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放得下。Root如释重负地掸了掸袖子上沾到的冰碴,又重新合上了冰柜门。
当务之急是——她要在跟Sameen Shaw建立起一段愉快又平等的关系之前,就能够给到Sameen Shaw一个好的起始印象。Root对这事儿颇有些在意,她当然不希望Sameen Shaw把她当成一个独裁者、一个单纯的绑架犯,这会让她感觉很糟糕。她希望自己能做得很好,但在求爱这方面她还有很多东西要学。比如食物是她向Sameen Shaw示好的一种方式,一个途径,她很早就注意到Sameen Shaw对食物有一种非凡的执念。可虽然Root在长期的窥视和资料的直接调取下(全部都是违法的),她对Sameen Shaw的生平、性格和生活习惯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还是不得不承认,Sameen Shaw一醒过来给出的反应是超出Root预判的。


她既没有表现得惊恐,也并不对Root的讨好小把戏感到意外或喜悦。她对于自己被绑架了这件事情的给出的反应近乎木然,可也并不全然是随遇而安的那种木然,她就只是……看上去好像并不在意,就好像她只是睡了一觉,又如同往常一样从自己的床上苏醒过来。她看着Root,有点茫然,好像Root是一个什么走错门的钟点保洁员。


Root以为Sameen Shaw起码会愤怒——Sameen Shaw早年的档案记录显示了她在青少年时期的暴力倾向要远远高于常人。Root甚至做好了被她狠狠打脸的准备。但没有,Sameen Shaw没有用任何东西打Root的脸,别的部位也没有。
Sameen Shaw是个让人很难猜得透和事先就作好行为预设的有意思生物。这让Root字面意义上地更加心动了。同时她也像一个破解难度远高于平均水平值的冷酷程序,这种不易攻克的特质对于Root来说毫无疑问地有着强大的吸引力。


Root妥善地放置了为Sameen Shaw采购的食物,她看似平静地走进自己的房间,给自己换了一身没有沾满鼻血的衣服——一件质感让她非常喜爱的黑色吊带睡裙,她觉得Sameen Shaw也会喜欢的。然后她走进洗手间,仔仔细细地把自己脸上已经开始凝结的血痂洗掉。


Root看着镜子,她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性冲动,好像她的青春期姗姗来迟。她的心脏还在她脆弱的胸腔里不断地不规律跳动,这让她觉得自己开始像个人类。她的内心深处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驱使着她,让她无比确信自己能把这事儿搞定。


Root重新走进房间,Sameen Shaw还在那里。她坐在床边,看上去清醒多了。她啃着刚刚从Root那里得到的黄芥辣墨西哥卷饼,正在盯着被Root合得紧紧的窗帘看。


她当然还在那里,因为Root用一个钛钢制的项圈锁链把她拴在床上了,她要走的话必须得拖着一整张床一起走。这太蠢了。Root有足够的理由相信Sameen Shaw不会那样做,并且如果她那样做的话,Root会知道的。


她推开门的时候,Sameen Shaw的注意力立刻从那些繁复的窗帘花纹上转向了她,Sameen Shaw打量着她,粗略的那种。


Root很少出汗,但现在她的前额和胸口正在渗出细密的汗液。这让她感觉有点奇妙。她觉得自己湿漉漉的,刚才洗脸的时候无意打湿的发尾还在滴滴答答地落下水珠,在她黑色的睡裙上留下几滩不明显的水渍,她就这样湿漉漉地走向Sameen Shaw。
“我看过你的小说,”Root说,她看着Sameen Shaw的脸忽然变黑了,意识到自己开了一个不太好的头,她不确定自己要不要接上下一句。过了大概一秒钟,她说了,她说:“它们非常精彩,我很喜欢。”
然后她看到了Sameen Shaw的脸上终于呈现出了一种人类该有的情态。愤怒,厌恶,难堪,尴尬,那些十分矛盾的东西在她的脸上不断地闪现。
“老天,”Sameen Shaw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她,“别说你绑架我的目的是想要我给点什么剧透,因为我一点也不介意告诉你Daniel死了David是凶手。”


Sameen Shaw对自己作品的否认不让Root感到意外。从她那些反复删改最后电脑里留下的完稿版本和发给编辑部的版本截然不同的剧情走向就能看出来——Sameen Shaw其实不是一个乐于分享精神世界的人。


那她为什么还要写小说呢?好奇像一阵细微的瘙痒,又扫过Root还在像人类一样跳动的心脏。


“当然不是。”


她回答道。


Root第二次在Sameen Shaw的身边坐下,这次她尽量挨得更近,她希望Sameen Shaw闻到了,并且能够有点喜欢她身上的香水味。因为她可是一下子就爱上了Sameen Shaw身上那种类似新鲜咖啡豆的,让人有点上头的苦涩味道。


“别担心Sweetie,我会尽量简单又详尽地告诉你事情的前因后果。关于你现在为什么在这儿……”Root无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不是因为她现在感觉到的燥热,“以及即将发生的。”


她看着Sameen Shaw,Sameen Shaw于是也凝视着她,这是她们第一次严格意义上的对视。


在Sameen Shaw的注视下,Root的大脑正在迅速并大量地分泌一种激素,这给了她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她在漫长的岁月里也曾不止一次地尝试着和一些人类建立关系,摩擦火花,但很快她就厌恶了情人们自以为是的角逐。虽然这听起来非常种族主义,当然不是冒犯。从前她在上流社会的舞会穿梭,从中物色年轻健康的肉体,现在的聚会派对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人们总是热衷于假装热闹这件事,然后她会带走一个大家都会很快忘记(根本没记起来过)名字的人。人类有时候实在无聊得让她倒胃口。


但这次不一样,她就是知道,Sameen Shaw不一样。她必须得坦诚。
“你说你是吸血鬼。”
Sameen Shaw盯着Root的眼睛,被项圈锁着的脖颈上天青色的动脉正在突突地跳动,像某种伺机而动的小型食肉野生兽。但她实际上很平静,脸上更多的是怀疑Root是个狂想精神病的神情。


Root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折叠水果刀——听上去很难令人信服,但那真的是她用来削苹果的。Root还怀有一项特别的技能,就是可以把苹果皮削得很连贯很漂亮。这真的是她在前后都很难看到尽头的岁月里,一件无心插柳的小事。她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道,她要让Sameen Shaw看着她的伤口在短时间内飞速愈合。Sameen Shaw的注意力如愿地停留在她的伤口上。


爱人的凝视让Root的脸在此刻兴奋地泛起红晕,她知道她现在看起来真的像一个狂躁的精神病人。但她不在意,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能打消这种误解。时间这个概念对Root来说一直都太慢了,她的思维列车生平第一次正在往脱离控制的轨迹奔跑,她想要加快和Sameen Shaw共同坠入爱河的速度。


Root开始好奇,假如她现在就拥抱Sameen Shaw,她们之间会产生什么。这次Sameen Shaw会狠狠地击打她的脸吗?还是也会伸出手臂拥抱她?




*




Sameen Shaw判断现在应该已经是凌晨了。外面一片寂静,听不到车流或者任何人类活动的细微动静。但她不确定自己睡了多久,她浑身的骨头都在疼痛像被人拿松肉锤锤过至少两遍。
她对自己被绑架了这件事没有多意外。毕竟这座城市的犯罪率一点也不低,从小就频繁接触犯罪这档子事也让她明白——一个生活在日常轨迹上的人,遭遇罪犯的可能性和随机性也都是非常大的。如果恰巧是你运气不好,那就调整好心态,然后近乎徒劳,不抱希望地尝试着喊一喊“我还有家人啊”之类的蠢话吧。
但,被吸血鬼绑架?她很想知道除了她还有谁试过被吸血鬼绑架?吸血鬼为什么不直接吸她?她够吸血鬼吃几顿?她刚喝完酒,对一个吸血鬼来说,含有酒精的血液还可以直接饮用吗?会致醉吗?


她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Root。”
Sameen Shaw撅着嘴唇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是有一点别扭的。在她的刻板印象里,吸血鬼应该都是一副苍白贫血的样子呲着牙,穿着很不方便行动的丝绒长袍或者羊毛斗篷,在清晨阳光照不到的小巷里他们就变成蝙蝠倒挂着睡觉。男的叫一般叫德古拉,女的统称莉莉丝。
不是说吸血鬼叫“Root”新时代意味这么强的名字就不行,反正这跟她也没什么关系。毕竟在今天之前,如果有人走到她面前对她说:“嘿你知道吗,那种不用定量摄入碳水蛋白质以及各种各样微量元素,光靠吸收健康人类血液就能活下来并且还是永生不灭的超科学生物是真的存在哦!”
Sameen Shaw八成会尽量让自己保持寻常冷酷无情地对此回应道:“无论你接下来要推销什么,答案永远都会是不买。”
她现在在内心已经决定好,要以对待任何一届她曾遭遇过的(遭遇过她的)推销员的态度来对待Root,这个看上去有点疯的吸血鬼绑架犯。
“听着,Root,不管你抱着什么目的,不管你想要什么,”Sameen Shaw单刀直入,“我都满足不了你。”
Sameen Shaw的众多行为准则里,有一条就是“就事论事”,当下的情况,她只能试着谈判,并期望Root是一个讲逻辑的吸血鬼。


就在刚才,她看着Root手臂上的伤口上一秒还在淌血,现在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愈合到连伤疤都快找不见了。


Root真的是个吸血鬼,牛逼。


显然这不符合Sameen Shaw这么多年来给自己塑造起来的世界观,但她是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用不了多久她就能说服自己既定事实高于一切。


那么从Root真的是个吸血鬼的出发点来看,她不过就是一个体力弱鸡,生命短暂,每天不吸收定量血糖就会变得很虚弱(这点倒是和吸血鬼还有点像)的待淘汰小可怜物种的其中一份子。假如Root并没有拿她当晚餐的计划,那事实就像她说的,她什么都提供不了给Root。


她实在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活着。


紧接着,Root忽然紧紧地搂住了她,又一个突发事件。Root的这一动作让拴着Sameen Shaw的链条发出了金属摩擦的寂寞响声。


Root的身体非常柔软,好像没有什么棱角,Sameen Shaw被这种柔软包围了,一时间不知道做出什么反应比较合适。Root轻轻地把脸颊贴在她的颈侧偏后方,贴着她的那部分皮肤很凉,和人类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她很快就透过Root平坦的胸部和像少女一样突出的肋骨感受到了Root胸腔里的心跳,缓慢地,沉重地,一下,一下,一下地跳动着。


她真的是吸血鬼吗?Sameen Shaw的大脑里颇为不理性地闪过一丝疑惑。


毕竟她是那么好闻。


 


TBC

评论

热度(122)

  1. Faith那不勒斯黄金虎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那不勒斯黄金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