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Comfort

一顆冰糖梅子叮:

原作:Person of Interest


配对:Sameen Shaw/Root(斜线前后不表攻受)


特殊题材警告:无


Notes:


被502炸了一天炸出来的产物,根总的小兔子拖鞋和丑娃娃2333


总之恋爱中的少女啊,就是这么傻白甜w


 


『她拉过床头上那只黑漆漆的丑娃娃抱了一会儿,就又想起了那个晚上Shaw带着汗味与玫瑰味的嘴唇。』


 


**


和留给人们的那种冷冰冰的印象不同,Root其实很喜欢柔软的东西。


她有一只紫色的帆布登山包,拉链上挂着一只毛茸茸的淡紫色蘑菇,她走在处理完一个相关号码回地铁站的路上,唐人街里总是有这种杂七杂八的小店,她伸长了脖子往里张望了一会儿,在面对那只淡紫色小可爱的时候掏掉了皮衣口袋里哐啷哐啷响了好半天的硬币。


再比如那双在逃亡中被她丢弃的雪地靴,靴口有米黄色的绒毛,里面也是一样。她穿着它踩在雪地里,脚底下咯吱咯吱的声音让她觉得纽约的冬天其实也没那么难熬。


她并不知道对于柔软的偏执来自何处,毕竟一个常年孤身漂泊在外、靠着电脑与枪支获得生活来源的杀手兼黑客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似乎都更像是永远都不会碰那些带着绒毛的、可爱又少女的玩意儿的人。


毫不意外地,Shaw也这么觉得。


“你知道折磨一盘刚烤好的面包挺不地道的对吧?”前特工单手撑着下巴趴在木质工作台前,整张脸写满了嫌恶和不耐烦。


“当然——不。”深棕色卷发的女人歪了歪脑袋拖了个长音,“恰恰相反,”她把目光集中在桌上那盘新鲜面包上,停了两秒又挑了挑嘴角看向另一个女人,“你不觉得它们软绵绵的很可爱么?”


刚出炉的面包乖顺地趴在热度还未散去的托盘里,新入职的面包师别出心裁地在里面加了更多的椰蓉和乳酪,又在表面铺了一层淡淡的糖霜,现在它们浑身散发着比恋爱还要甜蜜的气息圆滚滚地一呼一吸,似乎每一个洞孔里都有一片味觉的小天地。


Root带着厚厚的手套随便选了一只面包双手捧起来,饶有兴趣地对着那个柔软的小家伙审视起来,她坏心地深吸一口气,面包的香气和店里刚煮好的咖啡味道混合在一起,让黑客的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


然后她满意地听到了另一个人咽口水的声音。


“我是说,当然不,”Root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Shaw正坚持不懈地试图继续刚才的话题——来掩饰她已经钉在那些面包上的目光,“新鲜的面包只有在吃进肚子里的时候才显得尤其的,呃,可爱。”她带着抗拒和嫌弃重复了一遍Root的用词。


“真是不巧,亲爱哒,”Root故作遗憾地嘟了嘟嘴,“一个面包师忙活了一整个下午的成果可不是为了养宠物。”


“Root.”单手撑在柜台上的前特工早已经整个上身趴在了柜台上,而这次她难得地没有发火。


翻白眼除外。


“Rooot.”又是一声。Root端起温度降了不少的铁质托盘准备装袋。


“Alright,alright,”前特工认命似地低下头在黑色运动裤的口袋里翻找起来,Root憋了半天笑眯着眼睛看她,紧接着一把硬币噼里嗙啷地落在柜台上。


“亲,爱,的,面包师小姐,”Shaw盯着那些就要被出售的面包咬牙切齿,“现在,能给我一个面包了吗?”


Root不慌不忙地把那些硬币一枚一枚地收进掌心里,那些金属的小圆片还带着前特工的体温。


她取了个塑料托盘为柜台前焦躁不安的女人倒了杯浓浓的咖啡,继而歪着脑袋认真地夹了一只面包放进盘子里。


想了想,又加了一只。


“请慢用。”她故作严肃地冲着面前的人鞠了个躬。


“切。”Shaw又一次咽了咽口水。


**


“讲真?毛绒小兔子?”


“像个正常姑娘点儿亲爱的,”黑客的声音从耳机那边传来,“这可是我从幼儿园辞职的时候孩子们送我的礼物。”


“如果那些小鬼知道他们的老师是个神经病杀手,”Shaw拎着那只粉红色兔子玩偶的耳朵抖了抖,“我保证他们会哭着再也不想看到这种蠢玩意儿。”


“别这么消极嘛Sameen,”黑客的呼吸声有点急促,“虽然我很想跟你说声情人节快乐,不过现在我得先挂断了。”


“Root?”


回答Shaw的是耳朵里的一片寂静,她叹了口气靠在车座上,知道她一定又在忙着处理那一连串的相关号码。


Root寄来的毛绒小兔子被她丢在大腿上,粉红色的毛绒玩具脸朝下耷拉着耳朵,Shaw盯着那两条长耳朵之间的空隙,发了会儿呆终于还是无奈地把那玩意儿翻了个面。眼睛红红的小兔子仰面朝天看着她,阳光勾勒出它细软的绒毛。


Shaw又一次捏了捏它的长耳朵,把这个再愚蠢不过的小玩意儿摆在了车窗的正前方。


她常常在各种任务的间隙收到Root寄来的礼物,那些快递包裹像寄出它们的人一样黏人,总是在她一个人的时候恰到好处地出现在她身边。她无数次地研究过那些一路被剐蹭得破破烂烂的包装,它们无一例外地没有回寄地址。


她不太想承认比起这些包裹,她还是比较想见到寄出这些包裹的人。


暮色渐沉总是悄无声息的,黑夜降临的时候,这座熙攘的城市往往会显出比白天更多的柔情。星星点点的灯火开始亮起来继而很快连成大片,那些亮光朦胧地笼罩着归家的人们,和渐落的夕阳一起在他们身后拖出漫长且倦怠的影子。


处理完最后一个相关号码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The Machine留下一个地址之后就没了下一步的指示。Root思考着也许更多的线索要依靠她自己发掘,顺着地图兜兜转转走到目的地的时候才发现那里是一家购物中心。


“真有趣,”她对耳朵里的上帝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话,“下一个目标是谁?服装店的老板?送外卖的小哥?还是和上次一样,腰缠万贯的清洁工?”


耳机里一片安静,Root放慢了脚步观察着四周,她习惯了把The Machine的每一个指示当做命令,这意味着即使商场里看起来平安得要命,她也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可是这一切都太正常了,牵牵小手逛逛街的情侣,抱着打折面包神色匆匆的年轻女人,还有手持鲜花四处分发给小朋友的玩偶……一切平安无事。


Root并不想多问,她相信The Machine派她来这里一定事出有因,而当她刚刚转过一个拐角的时候耳机里终于响起的声音证实了她的猜测:


“停下。”


她下意识地握紧了腰间的枪。


“从前面那扇门进去。”


她谨慎地走近她的目的地,有些讶异地发现那是一家很不错的餐厅,与此同时她的手机震动起来。


『已预订。


VIP号码:100202207


预订人:Sameen Shaw』


与此同时她隔着玻璃窗看见一只巨大的、粉红色的兔子玩偶正笨拙地向她走来,餐厅暖黄色的灯光照出它细密柔软的绒毛。


兔子怀抱着大大的一束玫瑰花,缓慢地穿过用餐的客人与周围的小桌挪动过来,她愣在原地,不想承认她从看到那只兔子的第一眼就猜到了那里面究竟是谁。


然后她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那只毛茸茸的庞然大物。


“咳,咳,”被抱得太紧的兔子摘下了头套,Shaw被汗珠打湿的头发正歪歪扭扭地贴在脸上,她有点不自在地从硕大的玩偶服里揪出了一只黑漆漆的丑娃娃,又把手里的花往Root那里凑了凑,“喏。”


“Root,生日快乐。”


**


她很久,很久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一觉了。


地铁站里的灯光昏黄而温暖,她枕在被她揉成一团的小花被子上,Bear安静地守在她旁边。看到她醒来的时候,马里努阿犬支棱起耳朵冲她摇了摇尾巴,继而叼起了那只毛茸茸的兔子拖鞋。


她拉过床头上那只黑漆漆的丑娃娃抱了一会儿,就又想起了那个晚上Shaw带着汗味与玫瑰味的嘴唇。


就像Reese告诉她和Finch的那样,他们会修好机器,拯救号码。


他们会找回Shaw。


然后一切如常。


她深信不疑。


【End】

评论

热度(208)

  1. Faith一顆冰糖梅子叮 转载了此文字
    算甜吧!兔子玩偶好暖🐇
  2. No.20160418一顆冰糖梅子叮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一顆冰糖梅子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