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Back to life

一顆冰糖梅子叮:

原作:Person of Interest


配对:Sameen Shaw/Root(斜线前后不表攻受)


特殊题材警告:无


Notes:


写在506之后。


一生,一世,一双人。


视角有切换,先大锤后根妹。


祝她们一切都好。


 


『那是你一辈子无论如何也踏不破的深渊与城池。』


**


你从未畅想过你们会有这样的生活。


被困在Decima总部的时候你的全部时间被分割成小块,零零星星地散布在各式各样的模拟里。每一次睁开眼睛头顶过分明亮的灯光都让你忍不住皱眉,你听见耳边有模糊的碎语,侧耳分辨之际你发现自己已经走在纽约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没有颤抖也没有擦不尽的汗,你劈手夺过袭击者手里的枪,他在你精准的射击下痛呼着捂住了膝盖。


你便知道这不过又是一次新的模拟。


偶尔你也会在模拟里给自己寻点乐子,你很想回地铁站去看看Bear再顺路买一份加了双倍黄芥末的三明治,但是那不行,于是你兜兜转转地绕着弯,直到她慌慌张张地找到你然后捧着你的脸颊把你搂进怀里。


你在那一秒总是温暖得想要叹息出声。


偶尔醒来的时候你会闭着眼睛伸出手去在身旁摸摸索索,摸到枕边人下巴的那个尖儿然后顺着向上,你用指尖勾勒出她薄薄的嘴唇,它们常在碰到你黑长的睫毛的时候微微地上扬并且颤抖,你继续回想着每一次你们肌肤相亲之时她扑在你脸上的鼻息,然后你就笑了,你侧过身去捏着她的下巴给她一个吻,看着她微闭的眼睛听见星光撞进自己的胸膛。


你曾在偶有的几个甜鼾的梦里被硬生生拉扯出来,你的眼眶灼热而刺痛,头顶的灯光仍然明亮得让你烦躁。你等了很久期待推开门的人对你说一句你得救了,终于回归的理智却引得你又摇了摇头,你觉得那不妥,你只是拨弄着手臂上深埋的针头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计算着Decima的布防。


你想就这样吧,这就是结局了。


没什么不好的。


你没想到你终于跌跌撞撞地走出了那里,更没想到你和她终于有了那些长到无法用几句话言说的以后。


你在清晨醒来,肩膀被彻夜开着的空调冻得有点僵又有点疼,你咕哝着翻了个身,一条胳膊蛮横无理地搭在枕边人的身上,你把脑袋往她裹成一团的被子里凑了凑,小声地埋怨她半夜揪走了大半的被子。她在半梦半醒之间蹭过来,温暖的额头抵上你微凉的,她均匀的呼吸吹过你脸上细小的绒毛,酥酥麻麻的有点痒,你便别扭地往后缩了缩。


你搂着她迷糊了一小会儿还是忍不住早起,起床的时候你把自己缓慢地从被窝里抽离出来,继而缓慢地把那个支棱起来的被子角塞回黑客分明的颈窝。她动了动,睁开眼睛看着你,而你抓了抓她的手让她多睡会儿,她顺从地点点头,深棕色的头发弯弯绕绕,打出一个可爱又毛躁的旋儿。


你在厨房敲开一只新鲜的蛋,打进碗里耐心而专注地搅拌,等待油热起来的空档里你想起她喜欢吃奶油胡萝卜浓汤,于是你顺手从冰箱里拎出两只胡萝卜丢进清水里泡着。你想冲咖啡,烧好热水的一瞬间却又换了主意,你热了牛奶,一杯加了一点点的糖,一杯没有。她的身体不算好,而牛奶有益身体健康,这你是知道的。


早饭差不多做好的时候你在围裙上擦了擦手,重新扎了一下散落下来的头发,然后你走回房间去喊她起床。你俯下身子来叫她的名字,而她越来越像个小孩子,抓着你的手眯缝着眼睛就是不肯放开。你索性坐在床边,她便裹着那团乱七八糟的被子挪蹭过来,把脑袋放在你的大腿上心安理得地继续睡。你跟着她的呼吸调整着自己的,就这么过了一会儿她赖够了似地睁开眼睛,看着你咧开嘴就笑起来。


她坐在你对面安静地咬开一个溏心蛋,你看着她咬了一小口,很快又咬了另一小口,像是什么在野外觅食的小动物。你莫名地觉得有些好笑,不知道是因为每到这时候她都显得格外乖顺可爱像个小女人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你可能就是喜欢她坐在晨光里的样子,那让你把盘子里的煎蛋塞满了自己的腮帮。


和她一起出门的时候你走在前面,阳光异常强烈,你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她跟在你的身后,高跟鞋的声音滴答,滴答,快了几步跟上来,你的肩膀上便有了她为你撑起的阴凉。


你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你曾被困在重重虚无与围堵里,连心跳声都荒唐得像是一场闹剧。每每在一片缥缈之中看到她弯起的嘴角含泪的眼睛,甚至听见她细碎的耳语她的呼吸声她的脚步声,你都知道那是你一辈子无论如何也踏不破的深渊与城池。你看着她的眼睛亲吻着她的皮肤,你以为诀别便是你和她最好的结局。


你在盛夏闷热的空气与聒噪的蝉鸣里抓住了她的手。


你决定亲手为她做一份撒了巧克力碎的冰激凌。


**


你畅想过很多次你们会有这样的生活。


从第一次见到她到失去她到终于找回她。


你做过很多很多的梦,它们破碎又漫长,絮絮叨叨的好像人到老年时最爱干的回忆往事,你在一寸一寸的时间缝隙里游走,看着自己金黄的头发一点点变成深棕色。你偶尔会遇见Hanna,她把一摞书放在你的桌上,裙角轻轻地擦过你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你在一行行复杂的代码里看见她,她固执地缩起自己的肩膀,周围是雪白的墙壁、床单和反光的镜面,她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看,就是不肯抬起头看你。


你费尽周折想要参加一场陌生人的婚礼,甚至为此新买了一身晚礼服裙。你在礼服店里挑挑逛逛耗掉了大半天的时光,年轻的店员小姐跟在你的后面热情地说深酒红色很适合你,你歪了歪头对她表示谢意,然后你在挤成一排的衣服架子后面找到一件黑色的长裙。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起你和她去买衣服的时候她对于黑色的执着,你弯起了嘴角点点头对自己表示满意。


宴会承办人的身份意味着你要花费不少的功夫准备好几桌丰盛的酒宴,你低着头用削皮器有一搭无一搭地刮着手里的胡萝卜,烧热的水在黄铜的锅里咕噜噜地冒着泡泡。你想起在这一切还没那么糟的时候你被派去和她组队处理一个号码,她神清气爽地废掉一大票膝盖,枪一扔就拉着你去街边吃晚饭。她最爱的餐厅因为婚宴被预定得满满的,你摊了摊手转身准备去小餐车买两个三明治随便打发一下,她却不由分说把你推上了去往她家的车。你翘着两条长腿陷在她的小公寓柔软的沙发里,隔着玻璃看见她在厨房里忙忙碌碌,你听见她清洗蔬菜的声音,你看见她盯着调料罐子小心翼翼地往锅里加了点盐,天色黑下来的时候她啪地一声开亮了房间里的灯,你闻到奶油胡萝卜浓汤的香味,惊讶于她竟然知道你最爱的食物。


Harold没有拒绝那一支舞的邀请,他向来绅士而且善解人意。你听着悦耳的钢琴声不自觉地走神,宴会上酒杯相撞的声音在你的脑海里叮叮咚咚地敲下涟漪。你想起终年不见阳光的地铁站,想起你挖空心思给自己布置了一张柔软舒适的床,天明之际却总是周身冰冷。你想如果你能把她找回来,也许你们就能一起参加随便什么人的婚礼,她也许会对你黑色的礼服大加赞赏,而如果她愿意,你就能亲手为她做一桌丰盛的晚宴,再拉着她的手笨拙地跳一支舞。


你们甚至能有属于你们自己的婚礼。


你不敢相信你真的找回了她,你又一次听见她的呼吸看着她站在你面前对你随意套上的愚蠢T恤指手画脚,你突然就很想哭。


一切归于平静的日子里你们开了一家咖啡店。你不必再换各种各样的身份,她也不必再躲在逼仄的阴影里。你又是那个从小镇里走出来的女孩,她又是那个早已在系统里不存在的前特工。你厌倦了东奔西走的生活,有一天你握着她的手在街上乱晃,看见她盯着橱窗里新出炉的面包挪不动脚的样子顿时来了主意,你看着她的眼睛说Sameen我们开一家自己的咖啡店吧,我还可以烤新鲜的苹果派和焦糖面包。她愣了两秒,随即痛快地点了点头。


你们会在吃完她亲手做的早餐之后出门,她总是纵容你赖一会儿床,收拾完之后她会坐在门口的沙发上等你和她一起出门。她总是习惯性地走在你前面,冬天下起雪来常常很冷,她走了两步想起了什么似地停下来,转过身踮了踮脚重新给你系紧了厚厚的围巾。


店里的事情并不多,你和她一句一句地聊着天,把搅拌发酵好的面团做成圆滚滚的面包,在等待它们走出烤箱的时候冲一壶浓浓的红茶。你托着腮帮子看着她认真地帮你擦干净柜台上的水渍,你想了一会儿,自作主张地往她的杯子里加了一块方糖。


她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多了一个习惯,每每过个几十分钟都会喊你停下来休息。你叼着一把沾了面粉的勺子从工作间里探出头来,正好看见她一脸严肃地帮客人点单,你擦了擦手从背后搭上她的肩膀,长头发不安分地在她的脸上蹭来蹭去。你明目张胆,她恼羞成怒。


你们也时常会有争吵,大多是她先发起,也是她先认输。她不满于你花了太多时间在电脑前不肯好好休息好好运动,生气于你趁她不留神就馋嘴地喝掉她杯子里的咖啡,抗议的方式是第二天不帮你给店里的工作打下手。你不接话,一个人闷头使劲把碗里的面团搅得一团糟,她站在旁边看了没几分钟,立马缴械投降嫌弃地夺过你手里的工具自己来。


你就这样跟她一起过了很多很多年,放学回家的小孩子们都知道在某条不起眼的小巷里有家味道很棒的咖啡店,店家一共只有两个人,对待小孩子总是特别和气,偶尔家里没人的时候还能跑过来蹭个晚餐,店老板煲的奶油胡萝卜汤和千层面味道很好。


你们终于也举办了属于你们自己的婚礼,在你们有一个家很久很久以后。你说你不在意那些俗气的小女孩儿才会喜欢的形式,她一脸我才不信把结婚戒指小心翼翼地为你戴上。挑婚纱的时候她终于没有嫌弃你的品位,任你把她打扮得温柔又大气。你们在教堂里握着彼此的手说我愿意的时候,你发现她的鬓角已经有一点银丝了。


你一直觉得自己的生命是场闹剧。在你无法把控的时候开始,也将在流离颠簸之中结束。你没想到你终于找到一个愿意陪你流离颠簸的人,更没想过你在黑暗中苦苦等待了那么久,她终于在长达九个月的空白之后有了回应。你们在寒风呼啸的日子里一起坐在壁炉前烤火,喝一杯温热的酒再跳一支舞,你对Harold说你曾那么希望有一生一世一双人,却从未想过你竟真的等到了。


木柴正噼噼啪啪地响着。


而凛冬啊,就这么消失了。


**


你说我爱你呀。


她说她知道,她都知道。


【END】

评论

热度(301)

  1. Faith一顆冰糖梅子叮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一顆冰糖梅子叮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一顆冰糖梅子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