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肖】民以食为天

阿扁和阿灯:

就是谈个恋爱 @叮叮叮柠 宝贝来吃糖




 


1


-你确实知道这样很幼稚对吧?


 


-嗯哼,你是指喂Bear吃甜甜圈?


 


-我是指假装喂Bear吃甜甜圈,在它凑上来的时候丢到自己嘴里。


 


-反正Bear也不是真的能吃甜甜圈。


 


-你又知道了。


 


Root把手里的咖啡放到桌上,和她对话的那位还在坚持地干着幼稚事儿,束起来的头发散了一点,和湿漉漉的一绺刘海混在一起,乱糟糟地主人被一股脑儿别到耳后。


 


-老板呢?


 


-和他家保镖出门了。


 


-我给你带了喝的。


 


-看到了。


 


-没有谢谢?


 


-想都别想。


 


-真的要这么不友好?


 


-这是毁了我休息日的人说的话?


 


-你明明喜欢那部电影,还有晚饭,还有…噢!


 


Root停下来,因为马里努阿犬终于扑到了那半蹲着和她对话的女人身上,把她直接掼在地上,在她下颔骨那儿蹭来蹭去。而那个幼稚鬼,Sameen Shaw,仰起下巴躲开Bear的爪子,还挺艰难地伸出手拿过原本叼在嘴里的甜甜圈伸过头顶,快活又挑衅地盯着Bear瞧。


 


-Bear会讨厌你的。


 


Root试图继续对话。


 


-不它不会。


 


说着Shaw利落地躲过Bear的扑击在地上打了个滚站起来,咬了一口甜甜圈之后又蹲下来,还是看着小狗乌黑的豆豆眼——Bear可怜兮兮地把头落在她的膝盖上。


Root上前一步从她手里拿过甜甜圈,转身回桌边就着还冒热气的咖啡吃完剩下几口再回头,好啦,这下她要面对两副一模一样目瞪口呆的表情了。


 


-我在帮你呢。


 


-什么?


 


-至少现在你们两个在同一战线啦。


 


她伸手在一人一狗间比划了一下——他们此刻正并排蹲在台阶上,看起来一般高度,都是一副乱七八糟打闹过的样子,瞪圆了眼睛,脸上沾着巧克力酱,嘴张得大大的。


 


她甚至还能看到对方露出的一小截舌头,既然她原本想要扮个鬼脸的话——该死——她能感到还没随着吞咽消散的甜味在口腔里爆炸,如果能咬一口……


 


端着枪也不会手抖的Root女士把咖啡洒了,她貌似淡定地收拾,一边赶走了脑子里冒出的奇怪念头。


 


 


2


Root没有办法不去注意Shaw的舌头,不是说她没事就一直盯着Shaw的舌头瞧,自从上次甜甜圈事件之后(所以这事儿的严重等级已经上升到事件了?),其实那事儿之前Root也不是没注意过Shaw软软的嘴唇,但这又不是说——


 


你瞧,这事儿解释起来很复杂,还是不要解释为妙。总而言之,Root发现自己对Shaw有了一些奇怪的想法,她一直都很喜欢亲近Shaw,把她拖出来过个正常人的周末啦,对她那一副谁也不喜欢谁也不在乎活脱脱一个性格缺陷的模样加以挑衅啦,没事儿抱抱她甚至亲亲她什么的。她一直都很喜欢Shaw,但现在,好像要多了一点什么。


 


她没办法不去注意Shaw的舌头,但说起来,这事儿其实是Shaw的错。


 


-你最近天天含着这玩意儿。


 


-我…什么?


 


-它把你的舌头都变红了。


 


-噢,它很鲜艳嘛。


 


-所以?


 


-我买了挺多的。


 


Shaw说着又用力吮了一口嘴里的玩意儿,redvines,好吧,然后咬断抽出来捏在手里。这下连她的嘴唇都被染红了。


 


-来一根?


 


她没等Root回答就把那剩下的半根塞进Root手里,探过身去够Root背后桌上的一叠纸。她简直像是故意的,Root想,但她不是,看起来越像越不是。毫无芥蒂的、没有距离的、终于熟稔的Sameen,靠近到远远突破划定私人空间范围的Sameen,多年好友般的理所当然,虽然对方一定会否认。


 


可是还不够。


 


3


 


-莴苣?


 


-不要。


 


-西红柿?


 


-嗯哼。


 


-红咖喱?


 


-嗯哼。不要这个牌子的。


 


她推着手推车往里塞东西,被她拖来超市的女人手揣在兜里跟在她身后一两步的地方,嘴里嚼着一根红蜡糖,哼哼唧唧地发表意见。


 


-薯片要原味的,多拿几包。


 


到了零食区就开始指手画脚地指挥。


 


-最多两包哦。


 


-求我收留她不然就会无家可归的女人没有资格提意见。


 


-那不给你煮晚饭了。


 


-随你。反正我可以自己做三明治——喂你推着车要去哪里?


 


-买牛奶啊。我要给你煮咖喱做晚饭,煮巧克力当夜宵,每天早上热好牛奶等你起床,你觉得呢?


 


-…


 


-不讨好你就要无家可归了啊。


 


她伸过手,越过稍矮一些的女人头顶取下一罐酱汁,转着瓶子查看营养成分表,稍微低下一点头的话,余光能撇到对方耳后那层薄薄的皮肤。稍微收拢手臂就可以圈在自己和货架之间的身体,充满力量的,却陷在这样居家的场景里也毫不违和。


 


转过身半弯下腰挑着花生酱的Sameen稍微皱起眉头,像是有点困惑。她看着她,从侧面看过去牙齿抵着嘴唇的样子很认真,小孩子一样,做不出决定的时候会有细微的小动作。她伸手把她落下来挡住视线的额发拨开。


 


对方的视线转过来,像是还不习惯这样稍稍有些越界的亲昵。靠近拥抱,开玩笑一样亲吻她的脸颊都好,只要不是这么温柔,没有胶着的眼神和若有若无的触碰,只要没有仿佛体温升高的错觉。


 


她把手指撤离她的皮肤,拖着她的手站起来。


 


-就买你手里这瓶好了。


 


-…


 


-还有要洗碗。


 


-…


 


-虽然我是寄人篱下,不过碗要你来洗。


 


-随你。


 


4


 


任务中的Shaw很爱吃东西。虽然是号称靠微波食品就能打发早午晚餐的人,实际上却对吃的有奇怪的执念,会在工作的时候含着糖果走来走去,跟踪目标的时候也能趁机在路边的冷饮车快速买一份冰激凌偷着吃完。


 


反倒是休息日的时候坐在甜品店的阳伞下安安分分吃完一份冰比较罕见。


 


-觉得别人碗里的东西比较好吃是不到十岁的小朋友才有的毛病吧。


 


Shaw打开那只伸到自己碗里的勺子。


 


-我本来就喜欢草莓味的嘛。


 


-那干嘛不自己点?


 


-你先点了啊。


 


-我点了你就不能再点吗?


 


-就是想要点不一样的。Sameen你看那边。


 


-什么啊?


 


-你为什么不转头?


 


-我为什么要转头啊。


 


-我让你看那边啦。


 


-所以我问你那边有什么。


 


-可是你不转头我就不能偷偷亲你啊。


 


-什么?


 


-也不能假装告诉你是因为你嘴角有没吃干净的冰激凌。


 


-有吗?


 


-什么?


 


-冰激凌啊。


 


-没有啦。


 


Root戳着自己的那一份,明明是三十好几的成熟女性了,摆出一副毫无顾忌的恹恹的样子。Shaw叹了口气从自己碗里舀了一勺递过去,看对方像是有特异功能一样瞬间换上一副得逞的机灵表情,咬住了勺子就不放开。


 


-松口啊。


 


-唔…Sameen我好爱你。


 


-…


 


她没有回答,伸出手擦过对面人的嘴角。


 


-你吃到脸上了。


 


她看着Root一脸意味深长的笑,连眼睛都弯得亮晶晶的,又补了一句——


 


-是真的。


 


5


 


-换个台。


 


说话的人脚翘在沙发扶手上,遥控机明明就在她手边不远的地方也不愿意挪一下。


 


Root趴在Shaw公寓的小床上抱着PAD玩单机小游戏,手指在屏幕上划得飞快,公寓主人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眯着眼睛有一搭没一搭地看晚间新闻。


 


-不要,你自己换。


 


-那就算了。


 


她把PAD丢下挪到沙发边,new record在尚且亮着的屏幕上耀武扬威,礼花爆炸的声效盖过了电视里男主播平淡的叙述。Sameen扫了她一眼,任由她挤上本来就不算宽敞的沙发,把自己的腿抱起来搁到怀里。


 


-晚饭想吃什么?


 


-外卖披萨。


 


-菠萝口味的?


 


-不要上次那家。


 


-那要哪家?


 


-不然吃中餐?


 


答非所问了好多次,Sameen一副心不在焉昏昏欲睡的样子,还要时不时撇两眼电视机——明明刚才要换台的也是她啊——Root干脆够到遥控器把那个小盒子关掉,按着Sameen的头逼她看着自己专心讨论。


 


-到底想吃什么?


 


-都可以。


 


-不然出去吃好了。


 


-…


 


-快点起来你都睡了一整天了,就附近两个街区的样子有一家超好吃的汉堡店,没带你吃过。


 


-明明这是我家附近啊…怎么搞的好像你比我还清楚。


 


-快起来。


 


-你出去买回来。我不要动。


 


-快起来。


 


Root干脆把对方从沙发里抱起来,没成功,两个人叠着跌在沙发上,于是Shaw也只能无奈地把两个人从一堆软垫里弄出来,又被Root拖到房间里,让那个人得寸进尺地趴在她身上给她画眉毛。


 


6


 


醒过来的时候,Sameen好像也已经醒了,趴在她身上,鼻尖贴着她的鼻尖。


 


她睁开眼,Sameen往上蹭了蹭,柔软的嘴唇贴过来。于是她又把眼闭上,感受睫毛上微微濡湿的接触。


 


那两片温暖的唇瓣动了动。


 


-你的眼睛。


 


-嗯。


 


-睁开的时候像融化的焦糖巧克力。


 


-你知道这种说法很俗。


 


Sameen没理她,嘴唇又向下挪了一点,温热的吐息落在她的挺翘的鼻尖上。


 


-鼻尖是樱桃枝。


 


接着往下,就落在她的唇上。


 


她抵着她的嘴唇,磨磨蹭蹭地说话。


 


-嘴巴是樱桃。


 


-听着一点食欲都没有。


 


她佯装反驳,原本说话的人却从她身上一个翻身滚到旁边,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好像根本没睡醒的样子。她忍不住把自己挪到对方上方,也不用力把对方的脑袋从织物里解救出来,只是凑上去亲了亲对方露出的头发和一小片光洁的额头。


 


这是她时常嘴硬,却也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学会甜言蜜语的情人。她那假装自己毫不在意、没有感情、没有好恶却会为了她奋不顾身的爱人。她靠近她,原本是出于好奇,却变成了相互取暖,她想要保护她,消除彼此之间的距离,用语言用身体用所有一切介质来传达并非孤单的讯号,从冷冰冰的怀疑和杀戮里走出的温暖的拯救。


 


她那不肯说出我爱你却偷偷把家门钥匙留在桌上的幼稚鬼,她的Sameen。


 


Root打了半个哈欠,抖开被子把爱人抱起来,两个人一起团成一个被子卷。天还早,还能再睡一觉,再磨磨蹭蹭地爬起来,弄一顿让人满足的早午餐。





评论

热度(121)

  1. FaithShoot Archive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阿扁和阿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