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Dragon of Interest 龙语者(一)

一个水郎:

第一章:美人鱼


作者的话:这是一篇POI全员向奇幻AU,背景大致遵守DND设定。计划每章一个独立故事,同时展开主线剧情。





“国王悬赏!有通晓人鱼语言者,赏五千金!授公爵封号!”声音洪亮的传令官在菲克恩派都城的布告板前不断重复着这几句公告,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过路人围观。在过去的半天里,已经陆续有十个人前来报名,其中包括两个精灵和一个矮人。


一个小个子的年轻女人坐在布告板对面的酒馆门口,通过窗户默不作声地关注着这些应征者,慢慢呷着今天的第七杯松露酒。


突然,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走进酒馆,侧身避开了一个妩媚迎上的红发女郎,径直走到小个子女人的对面座位:“怎么样?Shaw。”


“Reese,谢天谢地,换班。”小个子女人迫不及待地起身披上毛毡外套,端起酒杯,仰头饮尽最后一口酒沫,“和之前一样,全是些投机的家伙。连传令官都骗不过。”


“可怜的王子。”男人感叹道。


“要我说,可怜的是国王殿下。”被拒绝的红发女郎并没有死心,端着一杯酒绕到桌前,继续尝试吸引男人的注意,“我们多情的王子殿下,出海遇见一只漂亮的人鱼,然后坠入爱河,夜夜在礁石上幽会,全不顾国王的反对。可当人鱼真的向海巫婆讨来药剂,把王子的双腿变成了鱼尾,伟大的王子殿下就害怕了,愤怒地甩开小爱人,拼命游回到岸边。可怜的国王陛下哟,被变成人鱼的王子吓得晕厥了三天三夜。”


女郎讲完一段后,特意停顿下来,可眼前的两个人却并没有像预期一样好奇发问。女郎只好接着讲起来:“仁慈的国王陛下醒来后就立即在宫殿里修了一个大鱼缸把王子养起来。唉。王子殿下失去了人类的声音,只会发出尖利的怪叫。可怜天下父母心,国王又四处寻找讲王子变回人形的方法,可哪有这么容易。在吊死了二十多个故弄玄虚的江湖骗子之后,国王陛下只好退而求其次,寻找能与王子说说话的方法。算下来已经快一年了呢。 ”女郎刻意掐算着,向里斯展示涂着艳丽指甲油的手指。


“谢谢这个充满劝诫意义的故事,可以让子女们看到不听长辈劝告的恶果。“男人扫了一眼桌上的七个空酒杯,对女郎点头致意。


“女儿?”女郎诧异地打量起这个小个子的黑发女人:约莫二十五岁上下,面无表情的脸有着好看的五官,但眉眼间有些异族面相,和眼前这个男人并不相像。这半个月来,小个子女人和这个男人每天都会轮流来到酒馆这个可以观察布告栏的位置,一切看起来都像是又一个筹谋从国王那里骗取赏金的团伙——女郎这才发现这个“女儿”翘起的耳尖——哦,半精灵,人类与精灵的后代,女郎似乎明白了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对爱上人鱼的王子表示同情。


“那么,为王子的健康干杯。”女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然后知趣地转身走开。









Shaw离开都城的酒馆后,驱马向莱布瑞郡赶去。


二十年前,五岁的Shaw在一场战乱中失去了双亲,被莱布瑞郡Finch男爵(更为人所知的称呼是“瘸子男爵”)的骑士Reese收养,也被培养成为一名骑士。虽然Shaw从小被Finch看着长大,但在十五岁后就加入了极光骑兵团受训,直到十个月前的一段不愉快经历,才回到莱布瑞郡,开始为Finch效力。


Shaw一边骑马一边回顾起过去十个月的工作:疏通被食腐怪堵塞的下水道、驱赶偷吃玉米的科洛鹦鹉、抓获术士家中逃出的变异月光鼠……然后就是坐在都城的酒馆监视这些骗取国王赏金的江湖骗子……再想到自己此前在骑兵团冲锋陷阵,猎杀巨嗜鲨和泰坦恶灵,保卫整个菲克恩派王国的平安…… “宝剑当作锤子用”,Shaw想起一句谚语,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栗色母马的脖子,加速向Finch的城堡赶去。




Shaw来到男爵的书房门口,敷衍地敲了一下门,直接走进去。


“Shaw,很高兴见到——”Finch男爵从书架前转过身来,然后皱眉嗅了嗅,“虽然骑士契约并没有规定工作期间不能饮酒,而且精灵血统确实具有更好的酒精耐受性,但从健康的角度出发……”


没等Finch说完,Shaw直接禀报:“仍然没有发现。”


“我正想告知你们,今天上午有人直接来到国王的殿前,声称自己能和王子殿下对话。”Finch补充说,“Carter长官传来的信息。”


“所以我猜这个人真的有两把刷子,没有当场露馅儿被国王吊死,或是被恼怒的王子拖进鱼缸里淹死。他成功让大家相信自己会人鱼语,以至于我们看惯了罪犯和骗局的Carter长官也信以为真。”Shaw饶有兴致地分析起来。


“猜的没错,只有一点除外——这个报名者是一位女士——无论如何,现在恐怕还要请你再回都城一趟,和Reese先生一起探查一下这位翻译大师。”Finch说。


“乐意之至。”Shaw好像很是愉快,并指轻点额头,致以一个告别礼仪。


“Shaw——”Finch在Shaw走到门口时叫住了她。


“嗯?”


“我很高兴你又找到一个新的兴趣。”









广阔的议事厅,国王坐在王座上,两边站着十来个宫廷大臣。


大厅中央立着一个十五英尺高的巨型玻璃鱼缸,薄薄铺着一层珍宝。王子极力端坐在缸底珊瑚座椅上,但鱼尾老是在椅子上打滑,让他显得有些滑稽。


鱼缸的水有些浑浊,因为半小时前王子刚吃完午餐——一筐活鲶鱼——由于王子追捕和撕咬食物的样子实在过于可怕,所以王子用餐时只能清退旁人,只留一个衣袍掩面的哑巴在旁侍奉。现在,这个可怜的哑巴被Reese捆在了充斥着鱼腥味的厨房里间;而Shaw正穿着他的掩面衣袍,静静候在议事厅的后侧。




“好了,开始吧。”国王摆摆手,示意士兵把候在殿外的女人带进来。


Shaw悄悄掀开帽兜的一角,向前望去——


进来的是一个约莫四十岁的灰发妇人,身材略微发福。


“在下术士帕皮,见过国王殿下与王子陛下。”妇人行了一套繁琐的宫廷见面礼,显然是宫廷主管的速成教学成果。


王子面容威严地抬起一只手,示意妇人平身,但这个动作却使得他再次失去平衡,险些飘出珊瑚椅,旁边的一个身着紫衣的大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咳咳……”国王将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这里,对妇人说:“帕皮大师,您在前两天已经向我们显示了您的神通。今天,我希望正式聘请您担任王子的御用翻译。”


“我的荣幸。”妇人谦逊地点了点头。


“嘶——嘶嘶——嘶——”,鱼缸里,王子发出尖利的叫声。Shaw注意到在场的众人都强忍着倾听着,只有那个紫衣大臣毫不掩饰地捂住了耳朵。


“王子说,感谢父亲为他做的一切。虽然身体受到诅咒,但他的心灵还是如从前一样。”妇人翻译道。


“你现在感觉还好吗?“国王问。


“嘶嘶嘶——嘶——”,王子的回答被翻译为:“这是我应当承受的痛苦。”


国王点了点头,又问:“你还想念那条人鱼吗?” 


“——嘶——嘶嘶——”,王子犹豫了一下,妇人的翻译为却颇为干脆:“完全不。”


“这番磨难让王子成熟了,不幸中的万幸……”,国王兀自感叹。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在一段很长的尖利叫声之后,妇人转述道:”不仅如此,王子还意识到了这些蛊惑人心的人鱼可能会对菲克恩派带来的威胁,请求将自己作为诱饵,把人鱼一举消灭。”


这句发言引起了在场众人的窃窃私语。而Shaw注意到王子在听到妇人的翻译时脸上瞬间闪过了诧异,而后才切换为一副镇定的表情。


“王子殿下的决心令人感动,皇家骑士团全力支持!誓死保卫菲克恩派的安全!誓死保卫王子殿下的平安!”皇家骑士团的首领带头表态。


“研究院也将献出一臂之力!”术法研究院也随之发声。


“为了王子殿下!为了菲克恩派!”议事厅里的众人纷纷附和起来。


Shaw目睹着王子在激昂的群情中慢慢兴奋起来,摆出一副英勇无畏的姿态。


“好,好样的。”国王同意了王子的请命。Shaw注意到国王的声音有一些哽咽,而一直充当助推者的翻译大师也低下头,掩藏起片刻的复杂表情。









深夜的海边,冰冷的海水拍打着黑色的礁石。


Shaw与Reese坐在一块巨大的礁石上,远远观察着海滩边上打着灯火的浩荡人群。


“那个翻译大师肯定有问题。”Shaw看到人们把大鱼缸抬到了海边。


“王宫里面没有傻子,他们只是需要一个人帮助他们说出想要听到的话,达到他们想要的目的。”Reese回应说。


“王子希望国王不要放弃自己。大臣们想要看热闹,或是借机除掉王子。可是国王呢?他在想什么?”


“这个王子对于国王而言意义非凡,”Reese说,“他是亡故的王后留下的唯一的儿子。国王一直对王后的死心存愧疚,早早立誓要将王位传给这个儿子。直到王子出事变成人鱼,国王也没有收回这个誓言。”


“王后是怎么死的?”Shaw问。


“二十年前的一场事变。一名巫师受邻国指使,用龙鳞占卜预言王后为邪灵,将为国家招致毁灭厄运,半信半疑的国王为保全王位,处死了王后。之后巫师的阴谋败露,国王悲愤难当,亲手杀死巫师还不够,甚至还下令屠杀所有的龙。好像这样就能为王后复仇似的。”Reese说到最后冷笑了一声。


“王子如果活下来,那么就可以为国民面前立下战功,重树这个储君已经丧失殆尽的威信。”Shaw分析道。


“如果王子战死,那么国王就可以将王位传给其他的正常儿子,同时也不违背为亡妻立下的誓言。”Reese补充说。


两人随后陷入了沉默。




突然,海面上闪烁起鳞鳞的夜光,数十条人鱼浮出了水面,在离海滩三十英尺米开外远远围成一圈便不再靠近。只有一条女性鱼人独自游到岸边,岸上的灯火照到她的脸上,是一张美丽的面孔。


“嘶——嘶——嘶——” 女性人鱼说话了。


“她想见王子——” 妇人扯着嗓子向人群翻译,声音大到远处的里斯和肖也能听到。


“嘶嘶——”妇人又转过来翻译王子的回应:“王子说放他下去——”


岸上的人群于是撬动杠杆把王子的鱼缸倾斜,像放生小鱼一样把王子倒进了海里。


女性人鱼还浮在原处,并没有靠近王子。等着王子主动游过去。


“嘶——嘶——”,女性人鱼又说话了。妇人为了听清人鱼的声音,走进浅水区,半条腿都没到了海水里。


“她问王子为什么现在才来——”妇人继续向岸上转播。


王子游上前拥抱人鱼,低声说了句什么。


妇人正准备凑过去听清楚,突然发现一道匕首的寒光,赶忙用最大的声音呼救:“保护王子——“


一时间,岸上的士兵纷纷涌向王子,原本停在远处的人鱼们也急速游来作战。金属碰撞的声音与浪潮声交织在一起,血液的味道让海水变得更腥。Reese和Shaw闻声跳下礁石,追进海水,拦截住准备趁乱逃跑的妇人——


“不好意思,劳烦您再跟我们走一趟吧——”Reese在一片混乱中仍然不失绅士地发起邀约,Shaw却直接抬起手肘,将妇人击昏过去。









安静的客房,妇人躺在床上。


Finch坐在床边的书桌旁,翻几页书就往床上看一眼。Reese和Shaw坐在角落的小板凳上,背对Finch打磨匕首,唰唰的磨刀声让房间显得更加安静。


突然,妇人睁开了双眼。Finch赶紧放下书:“帕皮女士,您终于醒了,我为我的同伴们的冒犯向您致以最诚挚的歉意……”


“你们是谁?”妇人警觉地问。


“需要请您帮忙翻译的人。”芬奇推了推眼镜。


“你也爱上人鱼啦?”妇人怀疑地打量了Finch两眼,又说,“看在老天的份上,你不喜欢人鱼,而我也不懂人鱼语,放了我吧。”


“那您——?”Finch问。


“我只会读心术,读人的心,而不是人鱼的心……上个月一个古怪的女人找到我,要挟我去国王面前演这么一出好戏……剧本都是她设计的,我只不是顺着国王的心思挑一些恰当的台词。我的戏份已经结束了,该做的都做到了……我要去找她要回我的东西了,你们要是真对人鱼语感兴趣,可以跟我一块儿去。当然,你们要是想教训教训那个女人,我也不会介意。”妇人嘟嘟囔囔地说。




幕后主谋的据点竟然就在莱布瑞郡的一处还算繁华的街道上,这让Finch等人大感意外。跟着妇人来到了房门前,Reese与Shaw示意众人噤声,然后各站一边踢开房门。不想房门根本没有上锁,这让Shaw踢开门后险些摔倒。


Shaw敏捷地用一个帅气着地的姿势化解了尴尬,抬头却看见一个棕发的女人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


“我就知道你会信守诺言,帕皮——”,棕发女人朝妇人挥手打了个招呼,“如约带回来了这几个新朋友,Finch、Shaw,以及,呃、Finch的手下——”


“你是谁,找我们做什么?”Reese问。


“在我回答之前,你们先告诉我王子陛下的结局。”这个棕发女人故作好奇地问道,仿佛是一个真诚关心浪漫爱情故事结局的小女人。


“王子杀死了人鱼,人鱼的血让他变回了人腿。”Shaw简单直接地回答了她。


“唔——”棕发女人撅嘴摇了摇头。


“现在轮到你回答了。”肖反过来提问。


“你们可以叫我Root。”棕发女人轻松一笑,“我知道,你们在给一条龙寻找翻译。”



评论

热度(110)

  1. No.20160418一个水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