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Dragon of Interest 龙语者(二)

一个水郎:

 


第二章:精灵商铺


 



Shaw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今天。


现在,她正和这个自称Root的女人,手挽着手,逛商铺。


“Shaw,谢谢你的礼物。”棕发女人低头凑近Shaw的耳边,指了指挂在胸口的那片闪着灰色磷光的吊坠。


“再说一遍,这是Finch给你的,而且也不是礼物。“Shaw试图抽开被紧紧挽住的手臂。


“保持专业,骑士小姐。”Root把Shaw快要挣脱的手臂按了回去。


“欢迎光临戎行魔法商铺,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一个脸上有道刀疤的精灵伙计走过来。


“我想挑一些贴心的东西给我的朋友,就像她送给我的这个礼物。“Root微笑着,炫耀似的摸了摸自己胸前那片吊坠。


“不是礼物。“Shaw坚持纠正。


刀疤伙计提起右侧嘴角,笑了笑:“这款‘密语耳钉’怎么样?矮人工匠手工打造的乌晶耳饰,只要八十金币。如果两个人同时佩戴,即便远隔千里也能听到对方的声音,如同亲口在耳边低语……”


“这就不用了。”Shaw不想再继续听这个恐怖的描述。


“嗯,我们喜欢更‘有趣’一点的东西。”Root的语气富于暗示。


“那么看看这个,”刀疤伙计又拿起一件白色的麻布袍子,“穿上之后,一旦说了违心话,袍子就会立马透明——绝对趣味盎然。”


Shaw确信这个刀疤伙计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决定不再兜弯子:“听说你们这里在卖一种新奇的药剂,可以招来爱情的‘拉克水’?”


本来还带着职业微笑的刀疤伙计突然严肃起来:“抱歉,我们已经不卖了。”


“听说邻国王后过去是一个连裙子都买不起的穷姑娘,就是因为喝了这种药水,招来几只陌生妖精上门为她免费裁剪衣装,还用南瓜变出马车把她送到了国王的舞会上。难不成是这位王后担心别的姑娘偷学了这招?”Root半是调侃半是追问。


“哈哈!说笑了!”一个老板模样的高壮精灵从商店里间走了出来,声音粗放。Shaw注意到他穿戴体面,但精致的棉织衣领下,隐约露出一些淤青。


“都是行业恶霸害得!我们新搬来这个地方,抢走了本地商铺的一些生意,再加上我们又是精灵……该死的本地人,自己出不了好货还不许别人卖了!”精灵老板恶狠狠地把手里的账本拍到桌上。


“谁干的?”Shaw注意到周围很多地方都有修缮的痕迹。


“还能有谁?兄弟商会!”精灵老板气鼓鼓地坐进椅子里,“就是个他妈的本地黑帮!”


“而守卫本地平安正好是我们Shaw爵士的职责之一。”Root顺手戳了一下Shaw的胸口。


“哦?”精灵老板有些吃惊。


“呃……可以帮你们去看看。”Shaw意识到自己又被Root摆了一道。


“慢着——”精灵老板大声一喝,冲刀疤店员使了一个眼色。


Shaw警戒起来,伸手摸向腰间的匕首。却见刀疤店员麻利地用一个布袋子包装起刚才的乌晶耳钉和麻布袍子,双手递到Shaw和Root的面前:


“请先收下我们的心意再走!”


 





Shaw拎着布袋子走出商铺,迅速把自己的手臂从Root身侧抽开。


三天前,这个疯女人把他们骗了过去,宣称自己懂得龙语。Finch在思考了两天之后,决定让Shaw拿一片龙鳞给她作为测试,而今天上午,这个女人就找上门来,说龙预言了一场不幸,指示她探查一种爱情药剂,并且必须得到一位精灵血统的、女性、骑士的帮助。虽然Shaw很怀疑龙的预言会如此事无巨细,但还是在Finch的授意下接受了这项古怪的任务。


“所以龙发现的‘不幸’就是不正当商业竞争?”Shaw讽刺地问。


“Shaw,龙不关心人类的不幸。”Root领着Shaw穿过了又一条狭窄的小巷,“一些人的不幸是另一些人的福祉,龙不在意这些无聊的利弊计算。”


“却在意少女们的爱情药剂。”Shaw揶揄。


“所以我们需要找到原因。”Root在快速穿行的同时小心观察着四周。


“我说,有没有可能,龙只是想自己喝一口这个药水……如果一头龙突然没理由地发脾气,会不会是因为……我不知道,龙一般是怎么寻找同类的?”Shaw似乎想到了什么,语焉不详地问。


“那么带我去见你们的龙,我可以告诉你她在想什么。”Root突然转身,站定在Shaw面前。


“不用再试了,Finch不会同意的。”Shaw耸耸肩,“至少在你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之前。”


“他很快就会想清楚的。”Root加快步子向前走去。


 



兄弟商会对外的门面贩卖着各种杂货,时至下午也依然人头攒动。


Shaw和Root假装普通的顾客混在人群之中。


“喜欢狗?”Root看到Shaw拿起一个铆钉样式的大号狗项圈。


“嗯。”Shaw敷衍地回答,并不打算继续这个通常用于社交破冰的话题。


“还有更大的尺寸吗?”Shaw招呼来附近的一个伙计。


“小狗的脖子大概多粗呢?”伙计问。


“嗯……和人差不多吧。”Shaw略作思考后回答。


就在这时,Root不合时宜地咳嗽了一声。


伙计心领神会地笑了:“好的,我明白了,请两位跟我一起去库房取货吧。”


“Root……”Shaw狠狠瞪了一眼幸灾乐祸的Root,然后转身跟着伙计向库房走去。


库房里的烛火很暗淡,Shaw和Root跟着伙计穿行在货物堆之间,暗中注意着可疑的迹象。转过若干个甬道之后,一间灯火敞亮的房间出现在他们面前。


“请进——”伙计止步在门口,却示意Shaw和Root进去。


Shaw摸了摸藏在裤子里的匕首,把Root轻轻护在身后,然后谨慎地迈步进去——


“欢迎光临,Shaw爵士,以及这位新朋友。”一个光头男人坐在空旷的房间中央,桌上放着一个包装得很精致的狗项圈。


“初次见面,希望你们会喜欢这个礼物。”光头男人抬了抬手,房间后侧马上走出一个人将狗项圈递送到Shaw的手边。


“你是谁?”Shaw注意到房间四周已经有好几把弓箭瞄准了自己和Root。


“Elias,兄弟商会会长。”光头男人彬彬有礼地回答。


“早知道我们会来?”Shaw问。


“生意人总是需要消息灵通。”Elias站起身,向Shaw和Root走来。


“你们砸了精灵的魔法商铺?”Root开门见山。


“为本地治安略尽绵力。”Elias冷笑了一声。


“Carter长官恐怕不会感激你用这种方式帮她的忙。”Shaw讽刺道。


Elias又笑了笑,走到一个储物架前,捏起一小瓶淡红色的试剂:“知道拉克水的价格吗?”


“三个金币,”Root评论,“物美价廉。”


“还有三滴血液,”Elias摇晃了一下试剂瓶,“这才是那些精灵真正收取的费用。”


“寿命转移?”Shaw反应过来。


“精灵秘术,一滴血转移一年寿命。”Elias拔掉试剂瓶的木塞,品酒似的闻了一下。


“三年寿命换来真爱,听上去也挺划算的。”Root说。


“与其说是真爱,不如说是,情欲。”Elias重新塞好试剂瓶的木塞。


“在我看来也没什么差别。”Shaw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Elias像一个体谅年轻人的长辈那样笑了笑,拿着试剂瓶走到Shaw和Root的面前:“想要么?”


就在Shaw准备开口的瞬间,一直拎在手上的布袋子突然巨声爆炸,刺眼的白光将整个房间吞没,在场众人来不及反应便纷纷倒地——


 


 



等Shaw再睁开眼,她和Root、Elias都已被麻绳紧紧绑在椅子上。二十来个高大的精灵守在他们前面,其中的首领正是戎行魔法商铺的老板。


“谢谢帮忙送货。”精灵首领把散落在地上的布袋碎片踢到Shaw的面前。


“欺骗女士可不是绅士的行为。”Elias用一种中学老师似的语气评论。


“闭嘴!”精灵首领一脚把Elias踹到地上。


“一个半精灵,为什么给人类卖命?”精灵首领半蹲在Shaw的面前,手里拿起一把短刀。


“啰嗦的上司、无聊的任务,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还没跳槽,”Shaw看到地上的狗项圈,又补充了一句,“可能是因为吧。”


“那么加入我们,”精灵首领继续注视着Shaw,然后踢了一下Root,“这个人类也可以一起过来。”


“这可不是一个诱人的价码。”Shaw一脸嫌弃。


精灵首领又上下打量了一遍Shaw:“那么你可以遇到更多的同类,热情和血液和开朗的灵魂,帮你找回一些……半精灵应该有的天性。”


 “还是上一个好。”Root迅速点评。


“没让你说话!”精灵首领把手里的短刀掷向Root,擦过她的肩膀上侧扎进了椅子后背。


Shaw瞬间从椅子上弹起,连人带椅子撞向精灵首领。


与此同时,窗户外面的阴影里疾速射出十几发支弓箭,精灵喽啰们纷纷抱住膝盖跌倒在地上,而Shaw也迅速用早已捏在手心的小刀割断绳索,起身反手将精灵首领击昏过去,然后死死按在地上。


Reese提着箭矢走进房间:“差点错过好戏。”


“你答应过,不在我出任务时跟在后面,”Shaw说话的同时在精灵首领身上绑了个死结,“不要说你是刚好买东西路过。”


“这次任务不一样,”Reese看了一眼Root,“我和Finch都不放心。”


“这人的确不让人省心。”Shaw从自己的袖子上撕下一块布,低头给Root包扎,刻意避开了这个女人不必要的享受表情。


Reese走过去把Elias扶了起来:“菲克恩派最精明的Elias会长掉进一群鲁莽精灵的拙劣陷阱,听上去可以登上《菲克恩派纪闻》明天的头条。”


“谢谢你,Reese爵士,”Elias整理了一下衣襟,笑了笑,“但相信明天还有更有趣的消息。”


 



第二天清晨,布莱恩郡城堡的实木餐桌前,Finch放下报纸,叹了口气。


《菲克恩派纪闻》报道戎行精灵商铺昨天下午被一场大火烧得一干二净,目击者称纵火者是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精灵,事发后逃向了兄弟商会的方向。也就是说,在精灵们倾巢而出准备端掉兄弟商会的时候,他们自己的巢穴正在被卧底端掉。


Shaw放下刀叉,拿起报纸念起来:“目击者还看到有人进入火场哄抢,但并未抢走金币,而是运走几箱药剂……”


“也是Elias的人?”Reese在Shaw的杯子里再次倒满牛奶。


“未必。如果是他们的人,在放火前抢走东西似乎更为明智。”Finch抿了口茶。


“你神奇的项链怎么说?”Shaw舔了舔嘴边的奶沫,看了Root一眼。


“龙鳞只能预示异象之物。至于具体会发生什么——”Root没有受伤的那侧手臂撑在桌面上,坚定地看向Finch,“我需要见到你们的龙。”


“看吧,我就说不该收留她在这儿养伤。”Shaw冲着Finch眨了一下眼睛。Finch向Reese略微点头。Reese随即起身,打开侧门,吹了一个口哨——


一只幼熊大小的灰色东西立马挥动着小腿冲了出来,径直跑到Finch的腿边蹭了一个来回,然后扑腾着小小的翅膀,试图飞上餐桌。Shaw一把把它抱起来放在自己盘子旁边,慷慨地分给它一块肉饼。


Root看着眼前的一幕,目瞪口呆:


“它脖子上的那个是……狗项圈??”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