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翻译】Love, hunt me down——Chapter 21

LongDu-:

原作者:Shadowkira


原文地址:Chapter 21


电梯间→ Chapter 15 (转乘)  


Chapter 16  Chapter 17  Chapter 18  Chapter 20


【强烈推荐英文原作】


Chapter 21 Straight for the Knife


本章分级:M


概要:


“背叛”主题。


作者前言:


似乎文中不只存在一种背叛?


如果你从本章标题看不出端倪,那我就明说吧,这次的单镜中会出现刀play。还会有暴力镜头描写!我不确定我喜欢自己在这篇中的描写手法……出于一些原因,我换了一种文风来适配我脑中的影像。我喜欢这样的脑洞,所以或许以后我也会再尝试这种文风……我想知道你们觉得怎么样!


(这是一篇平行世界文,背景设定于Samaritan下线后…我本来打算解释下这个事件,但是我只发现它比其余所有的情节更困扰我)


【ps:此章是作者在第四季放出之前写的……】




正文:


 


Root不太确定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对于两人来说,刀的用途已经不容忽视了。


 


她曾不止一次睡眼惺忪地看到Shaw用锋刃划过皮肤,仔细品味紧随其后的灼烧痛感。


 


这景象带给她的感受和当Shaw用唇探索她的肌肤时的体验相似。当次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屋子,因对方一次温柔的抚触或是一阵尖锐的刺痛(就像当Shaw出于兴奋变得粗鲁,齿舌并用的时候)而留下的愤怒的红色痕迹会提醒她。


 


——


 


其实,她第一次看到Shaw手中拿着一把刀的时候,对方正拿刀抵在她的喉咙上。那把刀是从她手中抢去,用来对付她的。


 


那个动作是一种威胁,一个警告,而且是她自找的。


 


第二次,她因掩护Cyrus而中枪,需要用刀挖出肩膀里的子弹。在她开口说话前,Shaw的动作都很轻柔。她从未习惯过被人照料,这对她来说太过了。


 


第三次,是因为她催促Shaw快速穿过栅栏(3x23),Shaw的上臂被划伤而做的无声的道歉。然而,那其中也已经包含了一些别的东西。那时的Root无法顾及的东西。


 


Shaw担心她,尽管她面对前特工时总是一副开玩笑的样子,但她内心却确实在挣扎这个概念可能是真实存在的。


 


她们从位于泽西岛的Decima的基地逃脱后,接下去的几小时里,她们藏匿到了一家糟糕的旅馆里。


 


当Shaw抓过Root的前臂,卷起对方的袖子时,她的动作是轻柔的。手法平稳且从容不迫地在Root的皮肤上划开一个小切口,从中取出了RFID芯片。


 


而Root一帮Shaw取出嵌在手腕里的芯片,她们就变得粗野起来,Shaw把黑客按在墙上粗鲁地吻了她。


 


就在那天早晨的晚些时候,她们就分道扬镳了,然后在接下去的六周里都保持着距离。


 


等待几乎已经到了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步,尤其是当她同时也失去了与The Machine的日常交流。如果用以往的交流方式就太危险了,然而Root也无力采取任何行动去改变现状。


 


所以她一直都保持着低调,顺从地过着The Machine为她置办的平凡而乏味的生活。


 


那天,她拿到了一个号码和一条暗示,兴奋感如电流一般贯穿了她的全身,她终于得以与Shaw相见。她坐在化妆台旁,整个人都几乎飘起来,等着那个女人发现她。


 


她们的第一次重遇不得不是公事公办的,Root给Shaw捎去了一个小任务,也告知了她在哪儿能找到Reese。


 


她不确定自己是否对Shaw在当天晚上出现在她家门口的情形感到惊讶。


 


Shaw仍在兴头上,立即把她推进了公寓,舌齿与她的交缠在了一起。


 


门被砰地关上了,Shaw被Root按在了门上,而她随即又夺回了主导权。


 


她把Root推到了客厅,她失去理智的迫切心让两人险些绊倒在沙发上。


 


她们第一次这么做时一口气都没歇,所以当Shaw打断她俩的吻,简单地问着“卧室(在哪儿)?”时,Root感到惊讶。


 


作为回答,她在Shaw的唇间得意地笑着,然后拉着矮个女人的裙子,把对方往卧室的方向拽。


 


那晚,Shaw没有用之前她们用来取出芯片的小刀,而是让她的海军陆战队的卡巴专用格斗刀派上了用场。


 


这把刀的刀刃更长更锋利,Root暗自欣赏着Shaw的技术,并注意到Shaw有很用心地打磨保养她的私人用刀。


 


Shaw慢慢掀开衣角,露出了她的腹部,然后随意在其上开了一个小口。她用手掌捂住了伤口,然后把血抹开,使得伤口的形状变得更模糊不清。


 


Root最喜欢Shaw用柔软的唇粗鲁地碾压着她的,带给她阵阵刺痛感。她把这份心情藏在心底,以防这是她最后一次体验这样的感受,


 


这不是。


 


她们抓紧每一个可以见面的机会,在那些夜晚里,她们会留下一些细小的伤疤作为纪念。她们俩都在思虑何时会是最后一次。


 


——


 


Root笑了,她终于找到了答案。


 


她走在漆黑的人行道上,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接着她闪身进了一条小巷。


 


不需要The Machine给她警示,她就已经知道自己被跟踪了。事实上,她很惊讶自己过了这么久才被跟踪。


 


“John的情况如何?他已经入土了么?”她边冷冷地问道边放慢脚步停了下来,巷子尽头的栅栏让她稍微改变了计划。John被子弹射中了腹部,而她把他抛在路旁流血。


 


他们被抛弃了。


 


The Machine正在演化,他们没有与‘她’结盟,而是疏远了‘她’。他们做了他们的决定,Root也做了自己的决定。


 


Shaw放缓脚步,在Root身后几步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放低了她的枪,“真要感谢你。他还活着。”


 


Root不由得爆发了讥讽的笑声,她回过头看向身后人,“所以你准备怎么做,Sameen?你要向我开枪么?”


 


即使周遭一片漆黑,她仍能察觉到Shaw握紧了枪,并微微眯起了眼睛。


 


自从她被下达了撤离的命令起,她耳中的The Machine就一直沉默着。那条消息是警示她——她的处境危急生命。


 


Shaw怀疑其实Root和她想的一样,也和他们一样无力,所以她无法执行对离她仅有几步之遥的这个女人开枪的射杀命令。她正思虑着Root沉默的原因时,顿感后背一凉。


 


黑客迅速转身,掏出了武器。枪声回荡在小巷里,而Shaw在火花四溅的时候倒发出一声嘘声。她的枪从手中滑落,掉在了她身后。


 


Root笑道:“你根本没想到我会这么轻易得手,对么?”


 


Shaw的脸因愤怒而扭曲,她突然倾斜身体,踢掉了Root手中的枪。Root尽力表现得很吃惊,似乎她是因为武器离手了,不过她俩得这么做…她青睐更为亲近和私密的方式。


 


她扬起双臂,尽全力地躲闪着Shaw有力的挥拳。以她被教予的姿势,Shaw向她演示过的防御姿态。


 


她打出了一记右勾拳,看着Shaw的眼睛因此略微瞪大,流露出了迄今为止她在其脸上看到过的最接近震惊的表情。矮个儿女人边擦拭着嘴角从脸颊内侧的伤口流出的血,一边跌跌撞撞地转过头。


 


Shaw笑了,摇了摇头,接着发动了第二轮攻击。


 


Shaw照着Root的小腹就是两下重拳,差点把对方打背过气,Root吃痛地后退。


 


Root快步向前,再次与Shaw交战,她躲闪着Shaw的拳头,但又不出拳。这似乎惹恼了她的对手,Shaw咬紧牙关,更用力地挥拳。Root想知道Shaw这次会不会因她不出手反击而震惊。


 


然而她发现这次很难辨明,她感到眼前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然后她忽地紧闭上了眼睛——她被Shaw重重地撂倒在了冰凉的地面上。然而与此同时,她发觉胸腔内某种强烈的情感正在苏醒。


 


黑客徐徐睁开双眼,费力地调整着呼吸。


 


Shaw正在发呆,片刻过后,她抬眼与Root对视了。如果说那把卡巴格斗刀算某种端倪的话,这个目光让Root明白了原因。


 


Root在注意到Shaw的表情时嘴角扬起了微笑。


 


除非你知道要找的是什么,否则你察觉不到有什么不同。


 


Root知道,而她现在的表情让Shaw能够清楚地辨别出她的状态。她几乎能感觉到Root的身体快撑不住了。“Shaw,怎么了?我记得你说过你感受不到痛…”尽管她企图出言伤害Shaw,但她的声音听上去又勉强又虚弱。


 


Shaw的眼神在听到这个问句后变得冷酷,然后她握紧了身侧的刀柄。这个举动让Root紧皱起了眉头。她轻声呜咽着,在Shaw拿出武器的同时紧闭上了双眼。


 


刀锋刮骨,更深地陷入了她的肌肤。


 


Root想睁开眼睛,想看Shaw在发动这致命一击时的眼神。但她发现自己做不到,害怕和压抑的情感让她喉咙发紧。


 


Shaw迫使她的左脸贴在了冰冷的地面上,粗糙的地表擦伤了她的脸,她这才猛地睁开眼睛。


 


撕裂般的疼痛从她头部右侧蔓延开,卡巴格斗刀的锋刃刺入了她耳蜗内的移植物,她耳后的装置伴随着疼痛短路了。


 


Root心中满是恐惧感,接着她开始竭力地挥拳,用紧攥着的拳头锤击Shaw的胸膛和肩膀。


 


身形小些的女人把刀扔到了一边,抓出了她的手。Shaw紧握着她的手,在她哭泣的时候,从上方抱住了倒在地上的她。Shaw知道过不了多久Root就会失去意识昏过去。


 


——


 


Root的眼睛颤抖着睁开,接着因胸腔内剧烈的疼痛发出了一声闷哼。


 


“你好,Miss Groves。”Harold的声音离得很近却又很冷淡。她忽略着喉咙的干涩感,抬起眼来与他对视。


“我确信此时的你很困惑为什么自己还活着。”


 


“Harry,我不是傻瓜。这是因为你需要我。”她答复道,她讨厌自己的声音这么柔和而又虚弱。她每一次吸气都会刺激到她受伤的肺部,带给她撕裂般的疼痛感。


 


她的目光越过他,飘向别处,在超出她的视力范围之外的地方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形。Shaw正背靠在对面的墙上,脸上戴着令人难以捉摸的表情面具。


 


和她看见Shaw时的疼痛不同,Root胸腔内还存在着另一种疼痛。然后事情的发展脉络渐渐变得明朗起来,她势必幸免于死。


 


“你需要我帮你找到The Machine。”




TBC?——


- -然而作者至今没有写这章的后续......


感觉自己这两个月懒癌越来越严重了......恢复周更吧。


 传送至:Chapter 22&Chapter 23

评论

热度(66)

  1. No.20160418LongDu-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RiLongDu- 转载了此文字
  3. 赵子坷2012LongDu- 转载了此文字
  4. JFMLongD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