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脑洞 16

H缺钙:

十六


Fusco有时会被Root和眼镜儿他们这拨人亦敌亦友的关系搞糊涂。眼镜儿他们遇到难过的坎儿时,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就会从天而降,指哪儿打哪儿。但据说任务完成后眼镜儿又软禁了Root,除了第一次软禁是被Sameen Shaw拖去的,第二次竟然是疯女人自愿。


 


“我觉得Root看上了眼镜儿。”Fusco在酒吧里盯着酒吧里和几个妹子眉来眼去的号码对象小声和Reese交谈。


 


Reese貌似轻蔑地眨了眨眼睛,嘴角微微向下撇着,“Nice matching.”


 


“还真有这么回事儿?”Fusco在吧台前弹直了胖乎乎的肚子,“眼镜儿艳福不浅啊。”那一头连线的Reese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在这个时候Fusco还将Root对某人的青睐称之为“艳福”。但Root被眼镜儿放出来后和他的一次次交集让Fusco将“艳福”这个词活生生吞下,再吐出句“我再也不想见到这个神经病。”


 


就像某日他们NYPD在车里盯着毒贩,这个神经病就忽然拉门进来,举着手里好看得不行的证件照一脸官僚式的严肃:“FBI,我有事要单独问下Fusco警探。”


 


她那双冷冰冰的眸子射向了副驾驶上的同事,这个菜鸟竟然脸红了片刻然后连连点头离开车子。Fusco不满地摊手,“我在等着抓现行呢,等这个人做污点证人已经几个月了,你可别来搅浑我的工作。”


 


疯子女人下巴微微抬起,用恢复到平时软酥状态的声音小声道,“放心Lionel,我就一个问题—— 明天我有一车货要进城,但要避开审查,我需要你以调查的名头将车押到这个地址。”疯女人递给Fusco一张名片,大眼睛反射着近乎纯真的光芒,“谢谢。”


 


Fusco可烦死了这班人说话的调调,“我需要你——我们要你——你要——”


 


“我可不是端茶递水的。”Fusco 才不想替Root做什么,他不接名片,Root的嘴角升到了好看的角度,颇有些无奈地抿了抿嘴。眼镜儿的电话不期而至,“Fusco警探,我想Ms Groves的要求还是请你答应。”


 


Fusco不情愿地接过地址,“我可把话说在前面,要是又整什么幺蛾子我立马撒手不管。”


 


“Lionel我知道你一直是可靠的同事。”Root笑着,还伸手替Fusco整了整歪掉的领带,Fusco承认那么一两秒的享受。当天晚上则要在两帮黑帮的枪火中带走那辆神秘的卡车,外加自己的脑壳上还挨了枪把子一下。


 


“没有一次我帮你们做事有好结局。”Fusco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捂着脑门上贴的止血贴在电话里吼着眼镜儿。


 


“哪一次你不是屁颠屁颠地答应了。”后座里直接坐起一个人把Fusco吓得差点撞车,“Shaw?你干嘛不直接来替我?”


 


“我负责将前司机敲晕,再去码头换了货啊。”Shaw百无聊赖地摆弄着自己的M9,“你在哪儿?无聊,你就拿这么点儿活来搪塞我?”


 


Fusco从后视镜里看到Shaw翻得要冲破车顶的白眼,“麻烦也帮我问问眼镜儿,别告诉我这里面是什么毒品枪支,要不我这警察也别当了。”


 


Shaw将脚架在前面的座位上,好像还继续着对话,“什么,不是你指派的?”她又放下腿,不可置信地问,“Root,你他妈最好和我说清楚。”


 


Fusco又看了眼后视镜,也不知道疯女人对Shaw灌了什么迷魂汤,反社会的前特工竟然只是气呼呼地将M9放进口袋里,“好吧,你最好给我一个下一轮游戏精彩无比的保证,如果我用不上我的宝贝M9,相信我,我会对你使用。”


 


Fusco露出丝了然的笑,“是那个疯女人耍了你吧。她不是有一堆FBI,CIA,NSA,国土安全局的假证吗?她自己来开车运货不更好,没准你们俩还能再货车车厢里聊点儿闺蜜的爱好,黑指甲油,把男人揍上床之类的。”


 


Shaw双眼含着丝威胁地笑意直射Fusco, “我可不知道你比娘们还八卦。”


 


“哈,我可不是八卦。这趟活不应该是我,知道吗?西装男,眼镜儿,Carter,都有驾照的对不对?”Fusco不满地嘀咕着。


 


“可是他们都没有你的network啊,两大黑帮都有你追查的案底,你来做和稀泥的最适合不过了Lionel,”疯子女好听的声音穿到耳机,Fusco白眼递过,“对,挡子弹,和稀泥我最擅长了,头上给砸了个窟窿我还不能报销医疗。”


 


“Sameen,货送到后要麻烦我的亲亲你——保护那几个装零部件的小子。”Root的话同时被Fusco听见,“我的-亲亲-你”,他微微张了嘴,瞥见Shaw在无可奈何地拨着自己的刘海,“那你究竟在哪儿?”


 


“我很安全sweetie, 知道你担心我。”Root回答。


 


Fusco眼皮子跳了下,听到Root继续道,“我在去多伦多的飞机上,所以这件事只有麻烦我的Sameen了。”


 


Shaw似乎对“亲亲”、“sweetie”、“我的Sameen”之类的话头习以为常,她只是耸了耸肩,“你最好活着好好得回来,你还欠我两把枪。”


 


“不好意思,时间紧张我只好借用你的弹药库了。”Root说。


 


Shaw无奈地摇头,按了下耳机。看到Fusco此时张得更大些的嘴,她压根不打算解释什么。前特工小姐伸手将额头的刘海勾到耳后,眉头却微微蹙起。


 


“你, 你们,我是说——”见Shaw不太开心的阴郁脸,Fusco还是将话忍了几天。终于在和牵扯狗的眼镜儿在公园碰头后忍不住问,“我觉得,Shaw和Root?她们俩,你知道的?”


 


“是的,我知道的。”Finch回答,习以为常般。


 


“哈,额,Nice matching。”Fusco说。他心头还有那么一点点,一丝丝,好吧,是那么些惆怅。


 


啧啧,艳福不浅的竟然是Shaw。哦,Root也有艳福。


 


啧啧。


 


哎,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不是他Fusco?


 


“你愿意被M9顶在脑门上做爱?”


“你愿意动不动被揍上一顿鼻青脸肿?”


 


想到这两个严肃的问题,Fusco微微松了口气,喝了一大口咖啡,终于明白了自己对Root的那股子无名火来自哪里——这么个美好的人儿,老是不珍爱自己动刀动枪,打家劫舍,溜门撬锁,骗人诓事。好吧,她算走运,现在身边多了个Shaw。


 



评论

热度(27)

  1. FaithShoot Archive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佚名啊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
  4. 赵子坷2012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