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肖根脑洞 15

H缺钙:

Fusco对Root的第一印象是“美”,其次是对纽约西装男的妒忌——“凡是要我去盯的人都要和一些奇葩打交道,而这位义警老能碰上些漂亮妞。”


 


被HR黑手们盯上的心理医生Turing照片被发到了手机上,Fusco不会告诉任何人他查了资料后还没删除,中午出门买了热狗边吃还边掏出手机再看了好几眼这个养眼的妞。


 


Fusco嚼着鳄梨热狗看着手机里的小美人,“我去和这位女士打交道也未必合适,她的长相一看就是那种拿了哈佛或者耶鲁全额奖学金的,出身在那种每年去Saas-Fee或者什么地方滑雪的家庭,也许还还在和某个华尔街的西装家伙或者讼棍在谈恋爱,”Fusco耸耸肩,“也许好几个。”


 


Fusco大口咀嚼着热狗,领带上沾了奶黄酱也浑然不觉。当看到Reese护着心理医生在FBI和HR的夹击中四处觅路,Fusco看着盯着心理医生的背影有那么一会的失神,“好吧,从身材看还是西装男和医生般配点。”他在和内心吐槽的那个自己交谈着。


 


当得知英雄Reese终于带着美人脱离困境,Fusco终于松了口气,还有那么点的失落——医生Turing女士要从他们的视野里消失了吧。


 


和Carter消解误会后的Fusco端起咖啡笑了笑,开始思考这天下班晚上去哪里喝一杯,没准儿能遇见个更合适自己的人。


 


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手机屏幕上西装男的代名“unknown”又在一闪一闪,还有完没完了,Fusco不耐烦地接了电话,“怎么,都不沉浸在英雄救美的故事里多一会儿,又什么事?我晚上可是有约会的。”


 


“Fusco, Finch被Turing绑架了。”Reese明显不再掩盖他的焦急情绪。


 


Fusco有点莫名其妙,“什么?Turing?”小妞的照片他还没删除呢,怎么又来这门子神反转?眼镜儿被这妞儿绑架了?”Fusco真是好爱纽约,每天都能遇到这么多神经病。


 


在自己被雅利安黑帮的捆绑play后,Fusco颇感丢了面子,好在西装小子没空嘲笑他,只是要他保持对Turing的网内信息追踪。哦,不,那个妞儿叫Root。


 


Fusco真是好奇,当个心理医生赚钱买衣服安心生活不好吗?为什么这妞要用假身份骗眼镜儿?眼镜儿满身的秘密里肯定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吸引着这妞儿。


 


后来Fusco对于Root的认知拼图一点点丰富起来了:


 


黑客出身,专业杀手,拿钱取命,没准儿自己手上的一些没头绪的凶杀案子就和这个女神经有关系。有即战力的黑客才可怕啊,头脑极其狡猾,还能动刀动枪。Fusco还觉得Root对眼镜儿非常感兴趣,据说绑架案后还不是骚扰他们下。可那书呆子一点也不性感啊。


 


“你说像Root,也就是那个Turing医生,她是因为脑子有问题才不好好生活天天做这些出格的吗?”他问过Carter这个问题。


 


“没准儿在那样的人眼里,我们才是‘出格’的呢。”Carter满脑子都是HR,显然对这位黑客小姐不怎么上心。


 


Fusco表示认同,愚昧人喜欢愚昧,出格人钟爱出格。当听说Finch将黑客女神经关进精神病医院后,Fusco还对治疗效果表示过怀疑:“那种人能治得好吗?”


 


当那个尸袋里冷面前特工又被从疯人院里飞跃的女神经绑架后,Fusco觉得这事儿比想象中更好玩了,“这俩货凑一起要搞什么?”Fusco好爱纽约啊,这里的神经病还有team spirit。


 


然后就是FBI和什么神秘组织街头混战造成交通瘫痪,死了好些人还得NYPD来擦屁股,神经病们倒是爽完了,Fusco掀开一只只尸袋检查着,电话又响了,这回是把他当肉盾的前特工,“Fusco,要麻烦你帮我运个人。”


 


“怎么?你自己不对流程了如指掌吗,上次的尸袋还有多余的吧。”Fusco晚上还要去看儿子的比赛,真不想和这些人多唠叨。


 


“满大街都是NYPD,我拖着个人太显眼了。”前特工小姐说。


 


“什么人,你在哪儿?”Fusco翻着白眼。


 


“Root,我们就在这条街下面。”


 


啧,Team Sociopath 的小船说翻就翻。Fusco去安排了救护车来接这个组完队就过河拆桥的女神经组合,前特工肩扛加搂抱,靠着Fusco搭手将黑客杀手小姐拖到了救护车上。


 


“她怎么了?”Fusco还是忍不住看了这张脸一眼,发现了黑客脸上的肿淤。


 


“被我揍晕,外加一针强力安定。”前特工嘴角浮起,调皮地挑了挑眉毛,“Finch决定不送她回疯人院了,我要带她换个地儿治疗。”她看向疯子黑客的表情却似乎带着猎奇和餮足,笑咪咪地又搬着女黑客的头躺正了,“谢谢。我得走了。”


 


“锁好了,下次别让她又跑出来绑架你。”Fusco说。


 


女特工摆出“搞定”的手势,“下次她再绑架我,就不是现在这么舒服了。”


 


但这是纽约啊,神经病的乐园呢。Fusco 还是见到了女神经被放出来带着他们突突法警,冷脸女特工在女疯子举起双枪爽利地放倒一地俄罗斯黑帮后赞不绝口。还听说女特工为了给疯子买瓶合适的指甲油顺便扫荡了三个抢劫的小混混,当然擦屁股的又是Fusco。


 


偶尔Fusco问过眼镜儿将那个绑架他的女疯子又怎么着了。


 


倒是女特工抢在前面回答,“锁家里,给点吃的,让她看看书修身养性。”女特工灌下一大口啤酒,“啧。她能养性才怪。” 眼镜儿被惊得一愣。


 


“说得你好像很了解她似的。”Fusco说。


 


女特工无所谓地笑了笑,招来服务员,“Salsa酱Taco打包,谢谢。”


 


“你不是重口味要芥末酱吗?”Fusco随口来了句。


 


“是给她买的。”特工小姐说。


 


Fusco“哦”了声,端起苏打水后喝了个干净,又后知后觉到某种不对劲,“喂,你们成闺蜜了?”


 


“放屁。”特工小姐回答。

评论(1)

热度(71)

  1. FaithShoot Archive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佚名啊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
  4. 赵子坷2012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
  5. 琴瑟和鸣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
  6. tianshengqs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