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Dawn

奇妙的感觉

J.Diction:

纽约刚刚下了一场大雨,但在不夜城的夜生活即将拉开帷幕的时候,适时停了下来,并未打扰太多的兴致。 


这条酒吧后门的小巷路面有些不平整,所以显得泥泞。残留的水珠从屋檐滴滴答答落下来,相对室内震耳欲聋的环境,这里静谧的有些突兀。


咚的一声,后门被谁撞开了,音浪从门缝里迫不及待地冲了出来,打乱了节奏。一对拥吻着的男女跌跌撞撞走了出来,架势如同饿狼一样要把对方吃干抹尽。




男人显然是更加迫不及待,毕竟不是每个夜晚都有艳遇的幸运,更何况还是被这个美丽的女人主动勾引。接吻已经不能满足体内的欲火,把女人压在墙上胡乱的又吻了一阵后,他有些粗暴地把女人转过去趴在墙上,然后开始快速地解自己的裤子。


女人趴在冰凉又肮脏的墙壁上,身后的人像野兽般喘着粗气,她突然清醒了过来。想到曾经被另一个人无比温柔的细心对待,她眼角闪过一丝失落,果然,还是没办法吗。


她转过身,男人已经咬破了他掏出的避孕套包装,但在没反应过来前,肿胀的下体就被狠狠踹了一脚,剧烈的疼痛让他站立不住倒在了地上,他估计永远也没法想透为什么刚刚还热情如火的女人会突然变了脸。




Root怅然若失地走在车水马龙之间,偶尔有车驶过把路边的积水溅到了她身上,她没有在意。径直而来的车灯照着她的眼睛,她感觉很孤独,她很想念某个人。


在曾经他们还可以自由行动的时候,那个会保护她的人,那个和她一起拯救世界的人。可是到现在为止,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


--Where is she? 她鼓起勇气,终于问出了这个她想了很久也没敢开口的问题。




"Sarah,吃冰淇淋吗。"柜台前的男人问道。


Shaw从货柜中间慵慵懒懒的走了出来,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自己的新名字。接过了他手上的甜筒说,"废话。"


"差不多了,不如我们今天也提前关门吧。"在男人问完话的时候,Shaw已经三两口就吃完了它。


"好,反正再过一会儿迎来的也只有酒鬼。"




这是一家号称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但是每当Shaw值夜班的时候,只要她觉得没意思了,就会提前关门。反正这家店的老板夜里从来不会出现,也没有检查监视器的习惯。


偶尔和他一起当班的男人叫Carl,是老板的儿子,正在读大学,所以经常来这里帮忙。他和Shaw有着同样闲散不羁的秉性,完全没有在乎过什么遵守规矩,更何况是自己家的店。这也是为什么他和Shaw能一拍即合。一个不在乎,一个压根不在乎。




至于为什么要在便利店工作,Shaw最初的考虑是,既然要躲过他们的追踪,隐姓埋名,那她也要干一份不让自己别扭的工作。除了杀人,她唯一的爱好应该只有吃。她曾经在一家餐厅当过几天服务员,当她第无数次不小心把盘子砸坏以及送餐的时候把食物撒到客人身上后,老板"客气"地请辞了她。


再后来她跑到了这家店,虽然便利店的食物不是热腾腾的,也没有牛排,但至少可以随时吃到零食。也可以经常享受夜里不被旁人打扰的时间。




Shaw和Carl把店门关好,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两个人并不顺路,但Carl认为Shaw一个女孩大晚上回家不安全,所以总是送她。Shaw强调了无数遍,她不怕,她不怕。但是Carl还是固执地坚持着。


"我帮你背包吧。"Carl发觉Shaw每次上班都背着一个鼓囊的书包,光看起来就很重。


"不用了,这个很重。"Shaw不想让Carl知道,这包里装着她的几柄枪,她需要让自己随时准备好,以备有突如其来的袭击来临。


"重才应该让男人帮忙。"他二话不说抢过了她的包。


Shaw依旧把手塞在口袋里,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自己有很久没有被人关心过了?也许是从来没有吧。自从和Finch还有Reese分散了以后,这种感觉更是稀薄。Carl的无微不至,即便冷血如她也还是知道是什么意思。自己是不是也在无形之中接受了这一份温暖。




"哎呀糟糕。"Carl突然愣在原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怎么了。"Shaw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忘记去修浴室的花洒了,今晚又洗不了澡了。"


"那又怎样。"Shaw挑起眉。


"Sarah,看在我们也是好朋友的份上,借你的地方给我洗一下好吗。"Carl鼓起勇气问出这句话,并且尽可能想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单纯又诚恳。


"不要。"


"求你了,我周末带你去吃牛排,去你上次提到的那家......"Carl觉得这个女人的软肋其实显而易见。


"那好吧..."果然,对于吃货来说,食物面前,原则如草芥。




"不愧是我的好朋友。"Carl激动地抱住了Shaw.


"你想试试肋骨断裂的感觉吗。"Shaw面无表情站在原地轻轻在他耳边说。Carl吓得向后退了一步,虽然知道这个女人平时就这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风格,但听到她说出口还是觉得她能说到做到。


"走吧。"看见他吓傻的样子,Shaw嘴角又忍不住上扬了。




"Satisified?" 耳机里传来一个声音。


Root楞在原地看着两个人渐渐走远。她在心里告诉过自己很多次,也否认过很多次。但此时此刻她还是深深的觉得,Shaw已经在向前走了。


她看起来对新生活适应的很不错,如果真的到了需要的那一天,她还会不会愿意和自己一起去出生入死?她第一次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感到恐惧。




Shaw趁着Carl去浴室的时候,把她的书包藏进了衣柜,她可不想这个可怜的男人再次被自己吓到。她住在一间小小的公寓里,除了单独隔开的浴室+厕所,剩下的只有一个房间。好在她的家当不多,这里看起来不算拥挤。


她又觉得饿了,于是扔了一块冷冻的披萨到了微波炉,并且打算给自己泡杯咖啡。在微波炉运转的声音中,她听见门被敲响了。按照常理来说,她这里是不会有客人的,尤其是在这种三更半夜。但是如果是敌人,会这么友善的敲门吗?难道是邻居?虽然这么想着,她还是拿出一把手枪藏在了手里。




门打开的时候,她在看清来人之前听到了一句:Did you miss me?


Shaw楞在原地,和Root静静的对视。她曾设想过无数次,有一天他们也许会在枪林弹雨里重逢。现在这平和的状态,老友般打着招呼,让她不禁有些失落。




"你来干什么。"


"来拜访一下老朋友不行吗,真香啊。"Root说着话走进来环顾了一下这空间,整体都很是Shaw的风格。虽然简陋,但也比居无定所的她好多了。


"机器给任务了吗。"Shaw还是没想明白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没有啊,真的只是单纯来看看。你都不想我吗。"Root冲着她眨了一下眼。




"Sarah,沐浴露没有了!"Carl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柜子里应该还有一小瓶。"Shaw朝后方开口,然后继续转头直视着Root.


"I see."Root的表情有几分戏谑,"看来你真的适应的不错,甚至可以说有点太好了。"


Shaw明白她的讽刺,也懒得回嘴,面无表情目送Root走出了门。




Root走到楼下,突然觉得被抽干了力气。虽然一路跟着两个人回来,但真的亲眼看见了以后,还是觉得心里有些极致的疼痛。她坐在黑暗里,握拳的双手被自己挤压的通红。




大概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她抬头看见了那个男人走了出来。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她都决定要跟着他看看这到底是何许人也。刚走出没几步,就被一个熟悉的身影挡在了面前。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


"我不懂你的意思。"


"他是无辜的。"


"你就这么担心他。"Root的嘴角有些抽搐。


"至少,他关心我。" Shaw转身走到楼梯口,"还有,你总是这样想消失就消失,不留一句解释,然后想回来就回来,妄想搞乱别人的生活。我真的很不喜欢。"


说完话,Shaw走上了楼,言已至此,就算Root还是要去跟踪,或者干脆一枪崩了Carl,她也不在意了。




快凌晨四点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虽然Shaw很不喜欢这些通讯设备,但鉴于她难免要和Carl以及老板联系,她接受了Carl送了她的一个手机。那个号码只有他们两个知道。


可是为什么这个时间会找自己,难道是老板发现了自己偷偷溜走了?她接起来,听到了一个机械的声音,冰冷,熟悉。


它说出了一个酒吧的地址。听到那个店名,Shaw皱了皱眉,那附近是墨西哥黑帮聚集的地方,典型的鱼龙混杂不安宁。上次去那里执行任务就差点受伤。为什么机器要自己现在去那里?




没有多想,她立刻出了门,赶到的时候,她透过玻璃门看到里面的景象,立刻清楚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她看见在六七个叼着烟,满身刺青,腰间几乎都别着枪的男人中间,有一个女人正趴在吧台,笑嘻嘻地喝着酒。


Root喝多了,迷迷糊糊对着周围散发着暧昧的笑意。这些男人显然是没受过这种惊喜,都围在她身边,有一个看起来最高大的干脆把手搭在她肩膀上,然后肆无忌惮的在她背上游走。


Shaw突然怒火中烧。太久没活动的筋骨每一块都开始蠢蠢欲动。




她一脚踢开酒吧的门,那些男人看到又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女人,顿时更加疯狂,有人高喊出了lucky night这个字眼。


有人嬉笑着凑上前,却感觉到肋骨传来剧烈的疼痛随后倒在了地上。一阵推搡以后,几个人连枪都来不及掏就已经纷纷失去了意识。


那个刚刚把手放在Root肩上的男人是唯一还站着的人。Shaw大步向他走过去,反向掰住他的手腕,他感觉自己应该是脱臼了。


"Don't touch my girlfriend." 这是他昏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喝醉酒的人不可怕,喝醉酒不安分的人最可怕。


Shaw不知道Root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只知道在自己艰难的把她弄到车上的路上,她一直在笑嘻嘻的喊着,sameen,sameen, I hate you!


把她塞到座位上扣好安全带的时候,Shaw的后背全部被汗水浸透了,照顾这女人怎么比自己刚刚打架还累。


"你住哪?"她问Root,随后立刻发觉自己是在徒劳。她犹豫了一下,靠近了她的耳朵问,她住哪?


并没有任何回应,只是让她觉得自己滑稽透顶。




Root突然把她拉住,抱住了她。


"我想看日出。"说完,她彻底睡了过去。


Shaw在浓重的酒精和尼古丁的味道之间,还是分辨出了她熟悉的发香。她伸手紧紧搂住了她。




Root不知道自己是眼前的光芒亮醒,还是被耳边轻轻的呼唤声叫醒。总之,她睁开眼的时候面前是毫无遮拦的一大片玻璃,透过它,她看见一轮红日缓缓升起。


多少日夜不分的时间,多少东躲西藏的日子,此刻终于能仔细欣赏她曾经最爱的风景,她震惊得说不出话。




"满意了吗。"十几分钟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Root这才醒悟过来,发觉自己正躺在一个柔软的沙发上,被人从后面搂着。


"Sam..." 她没有回头,依旧保持原姿势躺在她怀里,只是把她环住自己的手臂搂的更紧了一些。


"你可真能折腾人。"Shaw早起的声音总是异常低沉性感。


"你可以不来的。"


"没有下次了。"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Shaw看到屏幕上Carl的名字,皱了皱眉头。


"喂。"


"Sarah, 你起床了吗?我买了很好吃的三明治,我给你送过去啊!"男人的声音听起来精力充沛。


"我..."


Root靠得很近,所以可以很清楚地听见Carl的声音。她翻过身把手机从Shaw耳边夺了过来。对着它淡然地说了一句:


"Don't disturb my girlfriend."


然后她把电话挂掉扔到了房间的另一边。




"你这样会害我丢掉工作的。"Shaw的表情却也看不出任何可惜和震惊。


"没事,我可以给你找到更好的。"


Root俯身用力咬住她的唇,企图用狂热的吻宣誓主权。Shaw也不想处于下风,伸出手用力搂住Root让她整个人都靠近自己。两个人的紧密贴合让她觉得温暖。




于是她发觉,那些飞蛾扑火的事是无论如何也没法退却的,即便会燃烧自己,就像这壮烈的朝阳。



评论

热度(122)

  1. FaithShoot Archive 转载了此文字
    同感
  2. No.20160418J.Dictio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奇妙的感觉
  3. RiJ.Diction 转载了此文字
  4. JFMJ.Dicti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