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时尚顾问(三)

Noramyw:

Root走进咖啡厅的时候,Shaw正玩弄着手机,屏幕向着那个女人,显示着通讯人Hannah Frey的界面——就Shaw个人而言,她觉得Root飞快向她走来的样子,脸颊不自觉鼓起,眼睛瞪大,有一种狗狗式的可爱。




狗派,这相当好。


Shaw思考着,尽管魅力上比猫派少很多,但更容易形成忠诚稳定的关系。


这也是Frey的需要。




“你好呀,恶魔。”


Root在她面前落座,双腿自然地交叉。


她的头发更加凌乱了,这让Shaw有些不满。




3、2、1。


Shaw扬起职业微笑,率先站了起来。


——Root,理所当然地惊讶了,她显然是打算坐下来好好谈一番交易的。




“在你来之前,我谷歌了同类型职位的招聘启事,你的年薪应该在50万左右。根据这个,我给你定了相应价格的美容院和专业发型师。因为插队,要多付百分之二十的费用,但我猜你是不会介意的。”


Shaw很清楚肥羊到底是谁。




“如果我拒绝付账呢?”


Root抬起头,有几条额头纹很明显地挤在一起。


Shaw忍不住伸手把它们压回去。




于是Root的神情更像个吃不到糖就绝食抗议的孩子了。




“如你所知,我喜爱暴力。”


Shaw把手轻轻放在Root的肩膀上,她更倾向于抓住那女人的脖子,但现在是公开场合。Root对这一点并不买账,于是Shaw加了点力气,几乎要把她提起来了。




Root翻了个白眼,自己站了起来,难受地动了动肩膀。




“很好,顺便把帐结了。”


Shaw叫来了侍应生。


Root从牛仔裤口袋摸出信用卡,交给对方。




这么乖,Shaw有些疑惑。




“这家咖啡厅太便宜了,亲爱的,你得多花一点钱。”


Root突然搂住Shaw的腰,低下头看着她,又露出了Frey式的微笑。


“你知道,像我这种平凡的人,唯一能对你好的也就是金钱方面了。”




Shaw几乎能听到四周的窃窃私语,即使Root演技十分拙劣。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亲爱的。”


Shaw自然地拿过侍应生带回的信用卡,在Root眼前炫耀式地晃了晃。


“准备好大花一笔。”




Shaw可没有羞耻心,她当模特那会儿,摄像师们一致认为她天生就该吃这碗饭。




“你是决计不会放过我了。”


Root在她耳边说道。


她的气息温热又干净,没有人为的香气,这让Shaw很舒坦。




“当然。”


Shaw挽着(或者说拽着)Root的手,来到楼下。


一辆亮黄色的敞篷跑车正等着她们。




“Oh, 宝贝。”


Shaw眼睛发亮,实物比她在租赁网站上看到的要漂亮多了。


“你坐副驾驶。”




“为什么,这是拿我的钱租的。”


Root抢先一步跳进了驾驶座,转过头,唇角嘲讽地挑起。


“据我所知,甜心宝贝们才是乖乖坐副驾驶的。”




Shaw打开车门,直接跨坐到Root的腿上,她一手看似暧昧地抓着Root的脖颈。




“我懂了,好了,你下来,我坐副驾驶。”


Root僵着身体,几乎是慌忙地逃到一边,脖颈还残留那个女人的体温,忍不住犟嘴道。


“......不过,你够得到踏板吗?”




跑车几乎是弹射而出。




Shaw是架着Root进入美容院的,倒不是那个女人抗议,而是一通飙车下来,她腿软了。Root的体型比Shaw要大一号,可她的体重很轻,Shaw估量着,她可以把那女人拦腰抱起来。


“甜心宝贝们的体力都比你好。”




Root抬眼蹬她,但水汪汪的,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乖乖坐着。”


Shaw把Root安置好了,向她伸手。


“有零钱吗?”




“怎么,你需要买赎罪券?”


Root还没来得及环视周围,耳边就开始充斥喋喋不休的女人声音。


她皱着眉拿了两张绿钞给Shaw。




“我饿了,买牛排吃。”


Shaw理所当然地道。




“......我也没吃晚饭。”


Root终于找到了吵闹的声音来源——那是后方的一个女人,穿着么,挺好看的,脸上敷着惨白色的面膜,嘴巴不断地动,似乎是在和美容师炫耀自己新交的男朋友。




“如果你当个好孩子的话,我会考虑给你买一份中国菜外卖。”


Shaw顺手摸走了Root的手机。


“你得吃点肉。”




Root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谴责她,而Shaw无所畏惧。




TBC


注:赎罪券,是指古代西方有一段时间教会缺钱,然后印发赎罪券,称买了的人可以赎罪上天堂什么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评论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