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Archive

疯狂存档/囤粮

时尚顾问(一)

Noramyw:

作者:是的,我又开坑了,还差一些坑没有填,等暑假过后不忙了慢慢来吧(深沉地叹气)




“我不认为你需要一个时尚顾问。”


Sameen Shaw笔直地站在酒吧柜台旁,花了五秒钟上下打量她的任务对象。


那是一个三十上下的女人,眼周、嘴角及手背几乎没有皱纹;她的皮肤颜色晒得正好,身上是只系着一边肩膀的火红色长裙,恰到好处地突出漂亮的锁骨,显然是定制的;她的手腕上配了金色镯子,线条简约,和一字带的鞋子呼应。




“不,你的帮助对象是我的伴娘。”


女人温柔地笑了笑,目光自然地转向酒吧的角落。


Shaw顺着看过去,只瞧见一个瘦骨嶙峋的背影套着一件偏紧的黑色皮衣,仅仅一眼,凭借它的领口设计,Shaw可以断言,那一定是五年前的旧款。




“Ms. Frey......”


Shaw问道。


就在此刻,她真正的任务对象敏锐地察觉到了两人的视线,立刻转过头来。




首先抓住Shaw视线的是一副老土的黑框眼镜。


它当然没有什么不好,镜片价值不菲,眼镜腿旁边的标志彰显了上千美元的身价,麻烦的是隐藏在镜片背后的棕色瞳孔。




警惕,戒备,十分沉默。


她看上去可不好搞。




“Sam,过来!”


Ms. Frey友善地挥了挥手。


Shaw不太确定地收回视线,低头抿了口威士忌。




啧,酒保居然给她加了冰。




“嘿,未来的新娘子。”


被称作Sam的女人站了起来,Shaw的余光告诉她,这女人应该比自己高一个头,皮裤长靴,浑身上下都是黑色——这倒不会出错,况且她身材不错,长腿走动起来简直是在鄙视全酒吧的人。可惜的是,所有的衣物都是基本款,最惨的是打底的T恤,上面还粘着番茄酱。




“见见Shaw,她是我的时尚顾问。”


Ms. Frey说道,同时向Shaw眨眼。


Shaw则回敬了个白眼,她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Call me Root.”


Sam或者Root,紧抿的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了一个介于轻佻和蔑视之间的笑容。


她伸出手,指尖不出意料地染成黑色,Shaw握上去时能感到她指腹和手心的茧子,这对一个女性来说几乎是不可原谅的。




“偷偷告诉你,Hannah已经把婚礼设计师弄哭三次了。”


Root没有立刻放开Shaw的手,反而低下头,依旧微笑着的嘴唇凑近Shaw的耳朵,用旁人能听到的音量说话。




Shaw没说话,眼睛定定地注视着Root的颈纹。


Oh, boy,她得好好弄一下这个女人。




“事实上,她现阶段的主要任务是搞定伴娘服。”


Hannah Frey用一种轻松又自然的语调说道,可惜她的眼睛转动了一下,那是说谎的标志。


Shaw发现Root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头歪向一边。




显然,这个女人的颈椎和肩膀也需要调整。




“我想逃婚了。”


Root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Shaw确定她一直这么阴阳怪调,因为Hannah Frey回以宠溺又无奈的摇头。




“Sam,你知道的,新娘最大。”


Hannah Frey说道,随即转向Shaw,棕色眼睛里流露出温柔又担心的神色。


“我现在正式把管制你的权利交给Shaw。”




“随便你。”


Root耸了耸肩,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鲁莽地塞进Shaw的手心——她倒是不害怕和人接触,Shaw想。许多人甚至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而这个女人已经连续触碰了她两次。


这是个优点。




Root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她的步伐有些飘,腰肢摇摆,臀部颤动,但这算不上引诱,也不像很多女孩儿刻意训练出的模特步伐,只有一种让人担心她是不是喝醉了的感觉,把刚刚的优点压了下去,除了部分心思下流,自身又懦弱胆小的男人,应该没有其他人想和她上床。


起码这回应该能赚很多钱,Shaw安慰自己地想。




“你怎么看?”


Hannah Frey忧心忡忡地问。


Shaw只说了三个字。




“糟透了。”




“唔,至少Sam很喜欢你,这是个好现象。”


Hannah Frey笑起来,露出一个过分乐观的酒窝。


“她甚至主动给了你名片!”




Shaw暗想,Hannah以前一定在啦啦队呆过,现在还保留着会随时随地为了小事欢呼的性格。


再说,给她名片算是哪门子的喜欢?




“你的目标是?”


Shaw单刀直入地问道。


她不害怕挑战,特别是Root的手腕纤细,腿脚过长,撂倒她只是五秒钟的事情(是的,Shaw完成任务的时候喜欢加入一点点暴力元素)。




“让Sam能像模像样地出席我的婚礼。”


Hannah Frey说道,又不好意思地补充了一句。


“另外,最好能够失去她的贞//洁。”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Shaw险些僵住脸,要不是她在Hannha说第一句话时就皱着眉的话。


“她得多大了?三十岁?”




“三十四。”


Hannah Frey小声地说道。


“她是做电脑方面的工作的,我也不太清楚,总之周围是毫无吸引力的宅男的那种。我在她生活中见过最辣的男人是送披萨的,然而Sam讨厌没有脑子的人。”




Sameen Shaw第一反应其实是Root的皮肤情况比她想象的好,其次才是一个大大的惊叹号。


这个女人简直是奇迹。




“其实大学时候Sam很受欢迎,她那么漂亮。”


Hannah Frey不无遗憾地说道。


“可惜她学了IT。”




Shaw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她好像没怎么注意Root的脸。


她记住了这个女人的皮肤状况,衣着风格,走路的习惯,但忘记了多瞄几眼她的长相。


好像,眼睛是棕色的?




Shaw端详了Frey几秒钟,只能确定Root和她的眼睛截然不同,其他什么都不记得。




“呃,当然。”


Shaw努力挤出一个称赞的笑容。


她拿起Root留下的名片,排版和字体都印刷精致。




Root,技术经理,Thornhill公司。


Shaw觉得有点眼熟。




“五千美金。”


Hannah Frey用一种壮士断腕的语气说道。


这笔资金对一个新嫁娘来说,相当多了。




“成交。”


Shaw往Root离去的方向瞄着,却只看见酒吧侧门外一抹黑色影子。


居然跑了。




TBC

评论

热度(216)